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一,撥開云霧(23)   
  
三十一,撥開云霧(23)

g,更新快,無彈窗,!

玄沐又重新下筆,"我不允許我的畫作上,有瑕疵."

藥葉兒目光微沉,說道,"明日,我就找人來給你收拾後花園."

"內務府哪有多余的銀錢來替我打理院子."玄沐眼睛盯著自己的筆,目光隨著畫筆移動.

藥葉兒摸著玄沐前面的筆筒里的毛筆,說道,"簡帝妾賞了我不少銀錢,我用不著.一部分捐了,一部分留下來給你整理花園."

玄沐聽她這麼說,不由的停住了筆,抬起頭,"七弟的話,你不要當真.我腿腳不方便,這園子荒廢便讓它荒廢罷."

"可是怎麼辦啊,我已經答應七皇子了,難道三皇子要讓我做一個言而無信的人嗎?"藥葉兒轉過身,看著玄沐.

玄沐眼中一動,他淡然的問道,"我何德何能,能讓藥禦醫如此替我費心."

藥葉兒輕笑,"殿下的病多是環境不好引起的,把殿下後面的院子收拾好了,一來風起不會有那麼大的灰塵,二來殿下無聊時去看看花兒草兒,也是一件風雅之事.殿下不是最喜歡丹青,以後想采風,就去自己的後花園里,省的走那麼遠,沒人照顧."

玄沐知道勸說無用,便又垂下目光,低頭作畫去了.

*

下午,藥業兒一直在禦醫院里來回踱步,季豐羽看著她,只覺得頭暈.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孔德中派人來禦醫院通知她--容帝妾的宮殿已經清理出來了.

藥葉兒聽內侍說完,立馬起身,快步向容帝妾的宮里走去.

在宮殿門口的拐角處,藥葉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又慢慢地呼出,她努力平息著自己內心的情緒.而後下定決心,來到宮殿之內.

隨著藥葉兒腳步的挪動,宮牆慢慢退去,就在宮牆退去以後.藥葉兒眼前出現那片被燒的黝黑的宮殿,宮殿前面的地上並排擺著六七個燒的焦黑的人形尸體.

藥葉兒皺著眉頭,心里一陣酸楚,不自覺的抱著自己的手,把大拇指的指甲放到嘴里,開始一下一下的輕輕與牙齒摩擦.

這是她思考問題的一貫動作--果然是被燒死了,面目全非,全身碳化,根本就沒有辦法知道她們是如何死的.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肯定不是在意識清楚的情況下被燒死的.

沒有任何掙紮的痕跡,這些死者死狀幾乎都一樣,全部都是平躺,要麼被人下了迷藥,要麼就是被人直接殺死,而後放了一把火.

孔德中看見藥葉兒來,連忙過來行禮,"藥禦醫……尸體都在這里了,燒的面目全非,哪個是容帝妾的尸體很難辨認."

藥葉兒眯著眼睛,說道,"把那些尸體的手上手鐲洗乾淨,就知道哪個是容帝妾了."

孔德中轉頭看了看那些尸體,又有些不解看著藥葉兒解釋道,"真金不怕火煉,我去給容帝妾把過脈,容帝妾的手腕上有金飾,她臥病在床也沒有摘下來,所以我猜那個金手鐲對她來說很重要."

"因為是金飾,雖然有融化,表面烏黑,但是應該是煙熏的."

"擦掉外面黑色的灰塵,應該能露出里面黃金的顏色.侍女雖然也有手鐲,但都是銀子做的,金子很貴的,她們買不起.所以只要查驗下這些尸體上手鐲,就知道那個是容帝妾了."

孔德中恍然大悟,連忙派人去查看每一個尸體手上的鐲子.

"找到了."果然這個內侍在擦拭第三個人手腕上鐲子的時候,找到了金手鐲.

藥葉兒漫步走了過去,細細看著這個焦黑的尸體,骨骼大體還是符合女性特征,身高也跟她目測的差不多.

果然還是沒能逃出來……得出這個結論,藥葉兒的心便開始下沉.

剛剛找到的一絲蛛絲馬跡,眼看著玄和死亡的事情可能會水落石出,卻因為她大意,不僅害死了無辜的人,也讓目前唯一的線索消失.

藥葉兒看著眼前的尸體發愣,她的思路越轉越快.

這段時間,發生的這些事情好似一張張拼圖,開始在藥葉兒的腦子里重新出現,而後一一拼在一起.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玄和的死只是整張拼圖里一個很小的拼圖.

八年前,從玄逸一家被趕出玄城開始,就有人在謀劃一個天大的秘密.

那個策劃之人就是策劃了青龍帝國堰洲城水患的人,那人巧妙的利用的天時地利,企圖利用邵天啟邵天翊與邵子牧之間的矛盾,掃清青龍帝國最大的阻礙.

若不是那人用臨親王妃的暈倒來試探她的味覺嗅覺是否恢複,她也不可能發現這是同一個人所為.

而玄城內部看似是大皇子玄兮掌控了一切,但其實玄兮也是那人計劃的棋子.

利用玄和的死,把玄家趕出禦醫院,而後利用其他醫學家族的勢力把整個王城里所有人的性命拿捏在自己手里,利用蘊藉醫館把王城之外達官顯貴的命也攥在自己手里,這麼做是為了增加自己最後奪權的籌碼.

玄兮自作主張的刺殺玄然,讓邵子牧有機可乘.他又自作主張的在藥山刺殺她與玄欒,最終行動失敗.

因為玄兮越來越不聽話,所以被那人拋棄,強行讓玄兮帶兵出征,拋棄這個不聽話的棋子……自己親自來掌握這個戰局.

藥山之中那個朱雀帝國的女子……坤山之中那個白虎帝國笛族的孩子……從她出谷開始,四方帝國勢力其實早就已經開始逐漸顯露.

她總以為是自己想的太多,現在細細想來,其實是她自己想的太少.

有如此心思的那人,怎麼可能會執著于眼前的這一個帝國之主的位置,那人明明想得到的是整個幽荒大陸的統治權!

原本那人天衣無縫的計劃,卻早早的就讓邵子牧覺察出一些端倪,所以邵子牧便在這局對弈中投下了"荀藥谷"這張王牌.

因為她帶著荀藥谷逆天醫術的加入這局對弈,打的那人措手不及,堰洲城計劃的失敗,讓那人抓狂.

而後她又在玄然的庇護之下,強行進入玄城禦醫院,開始著手調查玄和死亡一事,企圖顛覆那人用了八年時間一手建立起來的秩序.

蘊藉醫館被玄然查封,那人無法在從外界獲取消息.

明明是一手好棋,卻活生生的讓邵子牧與她拆的七零八落,任誰也不會甘心罷?所以那人一再阻撓她前進的腳步.

上篇:三十一,撥開云霧(22)    下篇:三十一,撥開云霧(2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