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請君入甕(8)   
  
十,請君入甕(8)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在這里?"藥葉兒問他.

邵子牧看著藥葉兒,"等你."

"有事?"藥葉兒不解.

"沒事就不能等你了嗎?"邵子牧皺著眉,"葉兒……"他把身子靠近了些,藥葉兒下意識的往後退去,只是沒退多遠,後面便是馬車牆壁.

藥葉兒看著邵子牧越來越近的臉,"請你自重."

看著藥葉兒如此戒備的深情,邵子牧心中一痛,"我對你已經知無不言,你為何還是對我如此冷漠?"苦澀的聲音在藥葉兒耳邊響起.

藥葉兒側目不想看他,"單清雪已經懷胎五月,但是那孩子肯定等不到足月便會生產."

"與我何干?"邵子牧不滿藥葉兒岔開話題,他拉起藥葉兒的手,放在嘴邊輕喃,"我不奢望你能忘記欒,但是他已經昏迷不醒,你總不能讓自己一輩子就著耗在等他醒來的時間里罷?給我個機會,讓我照顧你……好嗎?"

"怎麼照顧?住進你府里,讓單清雪,喻嫻書看著我,怨恨我,算計我?還是讓邵天啟邵天翊算計我?"藥葉兒看著邵子牧,嘴角劃出一絲冷笑,"你不明白我們現在的處境嗎?居然還有心情想跟我花前月下……"

邵子牧猛地把自己的臉貼過去,藥葉兒下意識的閉上嘴,伸手抵住邵子牧的胸口,然而邵子牧只是輕輕的抱著藥葉兒,"你若讓我照顧你,我不會讓你如此辛苦.我們可以去北境或者西境住,遠離這里一切,直到我毒發身亡……我是認真的."

藥葉兒皺著眉,毒發身亡……

意思就是說,他只想跟她在一起,哪怕她心里依然住著另一個人,哪怕他們之間沒有床第之歡都可以.

只要她答應跟他在一起,他願意立即拋開一切帶她離開,把他余生所有的時間都奉獻給她.

但是聽著這麼深情的告白,藥葉兒居然想要逃,她撐著邵子牧身體的手蜷縮著,手里抓著邵子牧的衣服.

怎麼會不心動呢,這個男子從一開始雖然瞞她,但終究是沒有騙過她.甚至在她被人劫持的時候,他義無反顧的吃下沒有解藥的劇毒.這分心意她始終都記得,所以她才義無反顧的去為他試藥.

他救她一次,她還他三次.她不想欠他,但是好像在邵子牧眼里,帳不是這麼算的.

藥葉兒眉宇間凝重的氣息,讓她沉默.

只是片刻,她就下了決定,"邵子牧,你們父子都很擅長用各種方法試探別人嗎?"淡漠的語言,宛如一雙大手,把邵子牧推開.

邵子牧推起懷里的藥葉兒,"什麼意思?"

"今晚,青龍帝找我的目的,不也是為了試探嗎?"在邵子牧看著她的一瞬間,她已經收起了眼神里那無法決斷的柔情.

邵子牧不語,面對今晚的事情,他沒有解釋的余地.

但是藥葉兒的態度已經表明了,她不會在這里退縮,她心中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唯有這件事,沒有任何人可以動搖.

這個十九歲的身體里,裝著異世界的靈魂,這個靈魂跟這里所有的女子都不一樣.她沒有依靠男子的想法,也不會隨意跟任何人妥協,她的前路只有一個無論如何她都想知道的真相.

"你在這里等我,是早就猜到了你父皇用意,"藥葉兒看著他,"多謝,你在這里等我,我若出事,你會義無反顧的闖進去救我是嗎?"

"不算是猜到罷,是勢在必行."邵子牧沒有回答藥葉兒的問題.

藥葉兒輕笑,"身為帝君,被人逼到這種地步,我是該嘲笑他無能呢,還是該誇你兩個哥哥有本事."

"當年父皇坐上這個位置,本來也不是出于自願.或許在父皇的內心深處,他還是那個可以游蕩在外的那個青衣少年."邵子牧的眼睛越過藥葉兒,看向窗外月光漸出的那片朦朧之色,"葉兒,有一件事,我想你肯定能明白--生為王族,從出生開始肩上就擔負著千千萬萬人的生命.這份負重,讓王族的人,都有為天下蒼生付出一切的勇氣與斬斷小義的那份無情.自古天家無情,這句話說的沒有錯,因為王族心中沒有小家,有的只有一般人無法體會的,胸懷天下的大義."

"但這份大義會被一部分人曲解,當成是玩弄權術的借口.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所有這些拿大義當借口的人,滿足一己私欲的人,最後終將覆滅.哪怕他們終極一時,也會盛極而衰!因為他們背離了王族最原始的初衷,背棄了王族存在的意義.逆天而行者,終將天理不容!"

"逆天而行者……終將天理不容嗎?呵."藥葉兒輕笑,目光卻看向那深不可測王城宮牆.

方才在青龍帝的書房里,與之開誠布公的淺淡,居然知道了一些王族以外人不可能知曉的秘密--亦或者說是青龍帝年輕時候的事情.

原來,能讓一個胸無大志的男子扛起這千千萬萬人性命的,是那個被稱之為王族的使命.

這就是王族嗎?

哪怕自己再不想卷進這些血雨腥風里,哪怕自己極力遠遁江湖,只要聽見"王族有難"這幾個字,都會義無反顧的返回這個被億萬人膜拜的帝都,用自己稚嫩的雙手撐起這屬于王族的領地.

然後在這變幻莫測的朝局之中學會沉默,學會謀算,學會掌控,學會殺戮.

"命運的齒輪早就已經開始旋轉,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你也不可能."臨走前,青龍帝最後一句話,一直縈繞在藥葉兒的心頭久久揮之不去.

*

"主子!"藥葉兒身側的馬車窗戶外,傳來影襲的聲音,那聲音極力壓低,"單側妃胎動的厲害……身子下面已經見了紅……怕是……"

邵子牧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藥葉兒卻早一步拉起邵子牧的衣袖,掀起馬車車簾,琴胤立即勒馬停車,藥葉兒見馬車里的人還沒有動作,呵斥道,"發什麼愣!救人!"

邵子牧眉頭微皺,卻也動了身,轉手把藥葉兒拉入懷里,帶她跳上黑風,拉起缰繩,短鞭一甩,黑風絕塵而去.

------題外話------

心疼邵子牧幾秒~

上篇:十,請君入甕(7)    下篇:十一,秋邑(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