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六,心死(5)   
  
二十六,心死(5)

g,更新快,無彈窗,!

鬧的玄沐每搶她一口菜,藥葉兒都會用瞪眼神功看他許久.

邵子牧輕咳了兩聲,"玄沐,你要是喜歡,本王讓膳房再給你做就是.何必跟她搶?"

"邵子牧,你怎麼這麼無趣,我就是喜歡逗她,你這樣我還怎麼逗?"玄沐一點都不在意.

藥葉兒拿著筷子指著玄沐,"你可想好了,我兜里有好幾種可以讓你幾天吃不下飯的毒藥,你要不要嘗嘗?"

玄沐一聽藥葉兒要下毒,立即消停了,放下筷子,撐著下巴,看著她把整個桌子的菜都包圓.

看著滿桌風卷殘云之後的狼藉,玄沐不由咋舌,"真的,虧的是金方養你,經得起你這麼造."

藥葉兒放下筷子揉了揉肚子,"我就算沒金哥哥養,一樣可以憑著這一身醫術走天下!"

"嗯,這我倒是信.以你的本事,餓肯定是餓不死的."玄沐譏諷.

邵子牧在一邊頷首偷笑,自從藥葉兒離開他的府邸,許久都沒有人這樣放肆的在飯桌上閑話了.

玄沐雖然惹他厭煩,但是脫離了玄武王城那個金絲鳥籠,性子竟然如蘇鈺冉一般不拘小節,在大是大非上他心里跟明鏡一樣.

方才他雖然咄咄逼人,但邵子牧心里明白,玄沐只不過是想試探他的心思.藥葉兒怎麼說也算是他玄沐的救命恩人,他雖然一早就猜出了藥葉兒的身份,不也是沒有跟藥葉兒透露過半分?說到底,他還是擔心藥葉兒,才會那樣逼問他.

只要這個聰明的男子不在這里作妖,那邵天翊那里就不會出大的變故.

此時膳廳為外傳來腳步聲,荷葉撲通一下跪在台階上,猛磕頭,"請……請藥谷主去看看小姐罷,小姐……小姐她暈了!"

藥葉兒顯然沒料到單清雪身子這麼經不住造,養胎吃的那些大補的藥都補到哪里去了?二話不說拉起玄沐就往單清雪的院子奔去.

還沒進院子,就看見單夫人在門口焦急的來回踱步,看見藥葉兒拉著玄沐,邵子牧跟在身後也顧不得禮數,上前攔住邵子牧,"鎮王殿下,清雪她肚子里可是你的骨肉,你可要救救她啊!"

邵子牧皺眉,"夫人先去別院歇著,你在這里也幫不上忙不是?"

單夫人還想再說什麼,但是看見邵子牧那冷若冰霜的臉,也不敢再多話.畢竟單仁前幾日才下了大獄,此時沒有牽連單家其他人,已經是天家開恩.

再聽荷葉說,鎮王殿下已經把荀藥谷的人請來坐鎮,此時也就不好再說些什麼,只能欠身,出了院子.

藥葉兒腳下生風一般,跑到單清雪寢殿里屋,屋里床上一片狼藉,深紅色的血跡染了一床,血腥味撲面而來.

這個人!

藥葉兒氣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到底是沒喝她開的方子!

玄沐跟在後面進來一看,也是眉頭緊皺,"開腹取子吧,流血太多,她已經沒力氣自己落了."

藥葉兒深吸了一口氣,"只能如此了.你幫我去拿一個盆子,然後回來下針止血."

玄沐點了點頭,去單清雪梳妝的地方,找到一個盆子,端了進去.

邵子牧在屏風之外,神色凝重.

屋里,藥葉兒摸了摸單清雪的肚子,眉頭緊皺,她撩開單清雪的衣服,露出那個幾乎透明到發黑的肚子,歎了一口氣.然後抬起右手凝聚心法,手上出現紅色的光芒,只是輕輕劃了一下,單清雪的肚子就被刨開.

一瞬間,肚子里的羊水噴湧而出,濺了藥葉兒一身,隨之而來是一股惡臭!玄沐忍不住的用袖子捂住了口鼻.藥葉兒也是閉上眼睛,好一會才恢複動作.

此時對與藥葉兒來說是一種煎熬,她本來嗅覺就極其靈敏,此時單清雪肚子里的羊水散發的惡臭,直沖腦門,鑽的藥葉兒頭疼.

玄沐似乎是知道藥葉兒此時很難受,抽出一根銀針,"我幫你麻痹了嗅覺如何?"

藥葉兒是在忍不住,只能點頭,玄沐一根銀針下去,藥葉兒瞬間就聞不到任何味道.藥葉兒把身邊的銅盆拿了過來,接下剩下的羊水.

這羊水已經不是淡黃色,開始呈現發黑的樣子.

隨後藥葉兒伸手去把單清雪肚子里的死胎也拉了出來,這個孩子五官清楚,四肢已經長全,但是渾身斑駁,隨身可見黑色,青色的斑跡,這是在娘胎里中毒的症狀.

藥葉兒不忍把這個孩子丟掉,只能找了一塊布,把他包了起來,放在一邊.

藥葉兒以極快的速度把單清雪肚子里的東西清理乾淨,然後快速縫合,最後給單清雪嘴里塞進去一顆造血丹.

完成這一系列操作的時候,床榻之上已經一片狼藉--紅到發黑的血跡,黃色帶黑的羊水,以及一個滿身都是毒斑的死胎.

藥葉兒扶著床欞,喘氣,那邊玄沐已經從隨身攜帶的針包里抽出銀針.

"你要做什麼?"藥葉兒見玄沐手拿銀針,心中一驚.

玄沐看著床上的單清雪,"此時不讓她醒過來,讓她親眼看看你為了救她做了什麼事,恐怕她是不會幫你們的吧?"

"使不得!"藥葉兒一把拉住玄沐,"你這樣下針,讓她強行蘇醒,會加快氣血流動,有損心脈!會折她的壽!"

玄沐眼神淡漠,看著藥葉兒,"你以為她醒過來以後,看著這個孩子,會想獨活嗎?你為了保她的性命,摘了她的宮房,從此以後再也不能生育,你以為她活得下去嗎?"

"她還夢想著哪天給邵子牧生孩子,邵子牧會看在孩子的份上可憐她,看她一眼.你這麼做無疑是把她全部的希望都奪走!你現在不讓她蘇醒看看這一切,更待何時?"

玄沐說的沒有錯,她為了保單清雪的性命,摘掉了她的宮房,從此以後她不能再生兒育女.這無疑是斷了她後半身的希望,她一定不會獨活!

想到這里,藥葉兒無力的松開了手.

玄沐連著三針,單清雪便已經有轉醒的趨勢.

單清雪還沒有睜開眼睛,就聞到了這滿屋的惡臭,她閉著眼睛,有氣無力的喊道,"荷葉,這屋里怎麼這麼臭……"

上篇:二十六,心死(4)    下篇:二十六,心死(6)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