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六,心死(8)   
  
二十六,心死(8)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世間萬物都有因果輪迴報應,單清雪居心叵測,如今落得如此下場,到底應該怪誰?"

"她誰都怪不著,只能怪她自己!孩子的死,是她一意孤行不讓藥葉兒醫治.拿掉宮房無法生育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如今落得如此下場,只能怪她想要的太多,卻能力平平!"

"嫁入帝王家三宮六院,她連你這種背地里陰她的人都防不住,還妄想生下孩子?簡直是癡人說夢!"

單清雪蜷縮在地上,嚶嚶而泣,"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是的,都是我的錯!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妄想得到愛情!天家無情,天家無情啊!我付出了我的孩子,我半條命,至死才明白這個道理……至死才明白啊……"

單清雪悔恨的哭喊聲回蕩在整個空寂的院子里,院子里每一處草木都隨著這哭喊聲,變得無比蕭肅.屋內的四個人,聽著單清雪的嘶吼,沉默不語.

聲嘶力竭之後,單清雪聲音斷了線,又暈了過去.

見單清雪又暈了過去,玄沐才松開腳,從喻嫻書脖子上拔下銀針,回複了她聲音.

藥葉兒看向邵子牧,"喻嫻書你打算怎麼處理?"

邵子牧目光緩緩的看向喻嫻書,喻嫻書接到邵子牧淡漠的目光,心中一沉,連連搖頭,"殿下!殿下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殿下……您看,我雖然毒害單清雪有罪,但實則是在幫殿下啊!若不是我下毒,讓單清雪孩子胎死腹中,她又怎麼會心灰意冷,為殿下所用!"

"她肚子里的孩子本就不是殿下的,死有余辜……"

藥葉兒胸臆里的怒氣不斷翻騰--再也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居然可以在這里就憑她三寸不爛之舌企圖顛倒黑白!

如此想,來這個人能夠爬上喻府嫡女的位置,也是算計了她人的結果.

毒害他人,草菅人命,居然死不悔改!該打!

"啪"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藥葉兒一個箭步上去,從地上拎起喻嫻書,給了她一個耳光,"這個耳光是我替單清雪未出世的孩子討的."

"啪"又是一聲響起,這耳光打的結結實實,喻嫻書避無可避,"這耳光,我是替喻府前夫人與嫡女打的!"

藥葉兒回手又是一個響亮的耳光,"這巴掌,是替那一日被你挑唆之後,死在我荀藥谷里青彌與暗殺女子要的!"

又是一巴掌落下,藥葉兒厲聲呵斥,"這一耳光,是我替自己扇的!居然敢挑唆單清雪拿匕首刺殺我,買通青樓里的小厮給我吃的東西里下毒!"

"真的是再沒見過如此狠毒之人,表面看上去人畜無害,實則這些事情,樁樁件件都是你在背後挑唆!現在居然舔著臉來求邵子牧開恩?你以為你做的這些事情,無人知曉嗎?啊?!"

藥葉兒氣急,使勁撂下喻嫻書,從地上站起來,指著她說道,"要不是邵子牧看在你一屆女流,他從不動手與女人一般見識.就憑你的這些不入流的小心思,還能放任你在這里活這麼久?"

這連續四個耳光,聲聲打得有理有據,喻嫻書根本反駁不得.

藥葉兒雖然也是女流,但是方才扇喻嫻書耳光的時候手上是動了心法的,下手及重,此時喻嫻書原本清秀白嫩的臉,被藥葉兒打的青紫不說,嘴里還流著鮮血.

喻嫻書吐了一口血,哈哈大笑,"藥葉兒說的你好像很了解鎮王一般?你倆既然情投意合,一起謀劃龍城之局,那你為什麼不回龍城就住回鎮王府呢?"

"我陷害他人,挑唆蕭雨晴,我罪該萬死!那你們呢!"喻嫻書抬眼看著站在她面前,趾高氣揚的三個人,"你們的手又能比我乾淨多少?!在這里爭權奪勢的每一個人!沒有人是乾淨的!但凡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手上都流著無數人的鮮血!"

"今日我說給單清雪聽的話,又有哪句說錯?鎮王知道單清雪甯死都不會讓你藥葉兒給她醫治,卻還是帶她去了,這難道不是鎮王殿下算計好的?"

"你早就診出單清雪肚子里孩子不是鎮王殿下的,為何不說?"

"你!還有你們!從一開始就做好了這個局,等著她一步一步的踏進來,一步一步的將她推向絕望之門!"

"我喻嫻書內心險惡,頂多下毒殺人,而你們呢--殺人誅心啊!這世上還有比這更惡毒的殺人方法嗎!?哈哈哈哈--"喻嫻書說罷仰天大笑.

邵子牧眼睛微眯,對外喊道,"邢武."

邢武從外面進來,抱拳,等待邵子牧吩咐.

邵子牧緩緩說道,"你去給帝君遞一道本王口諭--喻嫻書,陰險惡毒,嫉妒,毒害單清雪肚子里的孩子,損王族血脈,不配為鎮王側妃.即日起,休書遞懷,清除出王族玉蝶,驅逐出鎮王府,關天牢,等候處決."

"喻遷學,教女無方,即日起廢除官職,喻家九族發配北漠,永世不得回龍城!"

喻嫻書聽見邵子牧如此交代,心漸漸冰冷,緩緩地閉上眼睛,縱然是她也有謀事之才,但在邵子牧,藥葉兒更高一籌的傾世謀算面前,也不過就是雕蟲小技,不值一提.

這一仗,她敗得心服口服!

喻嫻書被龍影帶了下去,單清雪的婢女從外面被招回來收拾屋子,整理床鋪,給單清雪換上乾淨衣服.

邵子牧,藥葉兒,玄沐三人已經退到鎮王府的花園里,靜立無聲.

藥葉兒神色凝重,頷首看著花園里水池碧波清冽,反射著月光粼粼.

"單清雪,今晚會不會醒?"邵子牧不忍看藥葉兒如此消沉,出聲問道.藥葉兒似乎沒有聽見一般,愣愣的盯著一個地方看.

玄沐掃了一眼藥葉兒,替她答道,"應該不會醒,要且睡上一天.方才她蘇醒,是我用銀針催的."

邵子牧沒辦法引開藥葉兒的注意力,只能"哦"了一聲.

藥葉兒不知道為何對邵子牧說的話後知後覺,"就算今晚不會醒,你最好也是守著她,以她現在的心智,為恐她會自裁……我明日再來看她,給她換藥."

上篇:二十六,心死(7)    下篇:二十六,心死(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