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四十,離析(6)   
  
四十,離析(6)

g,更新快,無彈窗,!

土芯眼睛睜的老大,抱著頭,臉上寫滿了委屈.

藥葉兒沒好氣的又敲了他一下,"東西准備的如何了?"

聽到藥葉兒提到這個事情,他立即嚴肅起來,"嗯,都准備好了,只需要明天去看看能不能成型就成了."

"有把握嗎?"藥葉兒眉頭微皺,這次實驗事關重大,沒有時間讓他們慢慢測試.

土芯撓撓頭,"不知道啊,應該沒什麼太大問題罷."

藥葉兒輕歎一聲,罷了,既然明天才能知道結果,那就明天再去看罷.

*

六月天,娃娃臉,早上日出東山還是晴空萬里,用個早膳的時間外面便下起了零星的小雨.雖然說入夏的天氣,但是今早起來,外面確是涼氣逼人.

邵子牧難得與藥葉兒坐在一輛馬車里前行,藥葉兒側著頭,看著窗戶外面.邵子牧則是一直盯著她看.

實在是被盯得不耐煩了,藥葉兒才冷聲道,"有話說?"

邵子牧問道,"沒話說?"

藥葉兒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樣子.

邵子牧開口,"你要帶我去看的,是什麼?這大半個月了,你與土芯成日往林府跑,你要那片桃林到底有什麼用?"

"現在跟你解釋不清楚,去了一看便知."藥葉兒似乎沒打算在馬車上與邵子牧解釋.

邵子牧斂了斂神,"那你去嗎?"

藥葉兒回頭,"你自己為何不來說?"

"我去請你,你就去嗎?"邵子牧問.

"當然不去."藥葉兒答.

"你到底要惱我到何時?"邵子牧皺眉.

"你到底要利用我到何時?"藥葉兒反問.

這一問,讓馬車里的空氣立即安靜了下來,邵子牧胸口的位置隱隱作痛.

"殿下,谷主到了."車夫聲音打破沉靜.

藥葉兒沒有等來邵子牧的回答,她已經習慣了,他這樣的反應意料之中.

邵子牧這個人心計頗深,討厭歸討厭,但是也不是全然沒有好處,比如說,他對她就從來不說謊.

他不答,只能說明他確實還有事情沒有她說清楚.他會沉默不言,但不會欺騙她.

藥葉兒知道與邵子牧僵持下去,今日這事就不要辦了,所以直接起身,撩起簾子,先一步下了馬車,邵子牧跟在後面為她撐起了傘.

邵子牧抬頭,看見面前這個院子門楣上掛的牌匾是"紙坊"兩個字.

做紙的地方?

心中雖有疑惑,但是看著藥葉兒直接推門進去,邵子牧只能跟上.院子不大,但是也不小,里面整整齊齊的排放著一排一排的紙靠.

每一個紙靠上面都鋪滿了白色的半透明的發亮的東西,在雨天之下,居然能看見那些白色透明發亮的東西之上,流下如小溪一般的水流.

邵子牧皺眉,怎麼這些紙……不透水?

藥葉兒快步走上前去,扯下一張紙,在雨水中甩了甩,邵子牧跟上去撐著傘替她擋著雨,"你與土芯這些時日就在忙著做這個?"

"嗯."藥葉兒把手中的紙遞給邵子牧,"你可以稱它為'塑料’."

"塑料?"邵子牧不解的接過來,來回左右翻看,甚至扯了扯,很結實,只是扯並不能讓這些塑料斷裂.

此時天際烏云已經慢慢散去,陽光又傾瀉下來,印在這半透明的塑料上,塑料反射著光.邵子牧沒弄懂,"這些是做什麼的?"

"烏族議和可以鉗制烏族的必需品."藥葉兒眉毛一揚.

邵子牧還沒領悟藥葉兒說這句話的意思,那邊邢武就急匆匆的從外面跑來,"殿下!烏族議和使團派人回來,說北烏族下了一場大雪!"

"大雪?!"邵子牧驚訝無溢于言表,六月飛雪?!

藥葉兒聽見邢武的彙報,嘴角確是掛滿了笑意,"果然下雪了."

"什麼意思?"邵子牧不知道這下雪跟藥葉兒花大半個月做這些塑料有什麼聯系.

"隨我來."藥葉兒轉身出了紙坊,上馬車.

邵子牧看了看邢武,邢武連忙搖頭,"我也不知道藥谷主想做什麼."

邵子牧想了想,立即跟著上了馬車.

車上,藥葉兒心情明顯比方才去的時候要好許多.

"你早就知道北境會六月飛雪?"邵子牧問出來才反應過來,應該不是藥葉兒知道,而是淦祈知道.

"嗯."藥葉兒心情頗好,"烏族議和,本與我無關,但是你為了讓我安心養病,許了青龍帝一諾--來北境平了十幾年以來一直困擾青龍北境的烏族問題.以你的性子,沒有十足的把握斷不會冒然行動.這一次若是議和失敗,你勢必要准備遠征.

挑起戰亂,生靈塗炭,那也算是有一半原因因我而起.所以,這次事情算我欠你一個人情,我自然要還."

邵子牧看著藥葉兒,沒有接話.

藥葉兒繼續說下去,"烏族議和,關鍵是如何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臣服與青龍帝國.在這件事情上,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地利之上,烏族本來很占優勢,但是,僅限于他們有糧食果腹的情況之下.遠居草原深處,本來對遠征不利,後續糧食不足.但是換句話來說,一旦發生什麼天災,他們也缺少糧食補給.

所以這一地利會因為天時的變化而變化,比如這一場六月飛雪,就會讓他們天大的地利優勢變成劣勢!"

邵子牧點頭,"是,這場雪下來,北境的草場上草應該都會被凍死,就算烏族以吃肉為生,但是牛羊在一夜之間沒了糧食,也活不長久.再加上夏日炎熱,大雪堆積以後會立即融化,會讓所有凍死的草木都腐爛,更加斷絕了烏族生路.

但是我不懂,這跟你做的那個'塑料’有什麼關系."

馬車適時的停了下來,藥葉兒跳下馬車,"跟我來一看便知."

馬車停靠的地方是平城的荀金藥房,邵子牧跟著藥葉兒來到荀金藥房後院,土芯正在把一個花盆搬出來,那個花盆上面遮蓋的就是方才在紙坊他看見的那些塑料.

藥葉兒示意土芯把塑料給掀開,里面露出一朵嬌豔的花.

上篇:四十,離析(5)    下篇:四十,離析(7)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