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四十,離析(12)   
  
四十,離析(12)

g,更新快,無彈窗,!

藥葉兒皺眉,翻開細細看著,越看眉宇間神色越來越凝重.她本就記憶力過人,看這些文字東西比一般人要快上許多,只見她手不停的一直在飛快的往後翻頁.

邵子牧淡淡開口,"朱雀天網,非朱雀之力不可開啟.開啟的同時,有許多限制條件.朱雀天網本來就是朱雀王族應急用的結界,本不可能維持特別長的時間."

藥葉兒指著書上一段話念道,"朱雀天網開啟需要朱雀七宮的宮主共同釋放靈力維持結界……需要祭獻朱雀之力……"藥葉兒指著這里問道,"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祭獻?"

邵子牧看了一眼,"需要朱雀王族的朱雀之力作為結界源泉,這如同蠟燭燃燒生命一般."

"可是,"藥葉兒想起之前游醫的時候聽路人閑話,"朱雀天網已經開啟了將近十九年了!"

"對."邵子牧抬頭,看向窗外,"朱雀帝國里,有一個人用自己的生命,撐起了那個天網十九年."

"……"藥葉兒一陣心驚,朱雀帝國的事情她聽說過一些,總以為那朱雀天網堅不可破,卻不知道那天網的存在竟然是有如此苛刻的條件.

祭獻朱雀之力,在朱雀帝國里,居然有一個人可以以自身為代價,撐起了那個結界十九年!

"所以你的意思是,"藥葉兒又想到另外一個問題,"只要那人朱雀之力衰竭,或者那人死亡,朱雀天網就不攻自破了?!"

邵子牧點點頭,盯著藥葉兒,"是,十九年,大限將至.他命不久矣."

"可是……可是朱雀帝國總還有別人有朱雀之力……"藥葉兒從未想過,原來自己猜測,僅僅是猜測而已,什麼法術的繼承人,那朱雀天網如此厲害,是因為朱雀之力!

邵子牧搖頭,"你知道為什麼當年其他三個四聖王族傾盡全力,也要滅了朱雀王族嗎?"

"為什麼?"

這是四聖王族內部的紛爭,外人無從知曉,藥葉兒當然也不可能知道.

"因為朱雀之力,只有少數的一些人可以繼承."邵子牧頓了頓,"只有得到朱雀聖獸承認的,靈力強大的女子,才可以繼承朱雀之力.那股力量如果完全釋放出來,有毀天滅地的效果.繼承了朱雀全部力量的人,可以以一人之力,敵三國之兵."

"也可以毀滅整個幽荒?"藥葉兒下意識的回道.

邵子牧緩緩點頭,"足以毀滅整個幽荒.火為萬物之源,是萬物起始,也是萬物的終結.四聖王族們因為力量而統治整個幽荒,卻因為害怕力量想要將可以威脅他們的力量盡數消滅."

藥葉兒愣愣的,"原來只有朱雀之力是這一切事物的起始.可是師娘,她有朱雀之力啊!她……我以為,我是她從朱雀帝國帶出來的人,我以為……"

藥葉兒開始語無倫次,之前她的猜想都被朱雀國史與邵子牧的對朱雀天網的解釋瓦解殆盡.

是她誤會他了嗎?

她身上沒有朱雀之力,她不可能是朱雀王族的人.

只要邵子牧按兵不動,等到那支撐朱雀天網的人靈力與生命耗盡,他一樣可以帶兵長驅直入,奪得鳳城,統治三國.

藥葉兒皺眉看向邵子牧,難道這麼久以來,她都誤會了他?

他是真心實意關心她的安危,所以才想讓她盡快收集龍九子的信物,去青龍塔問一問青龍獸她被召還到這里來的使命,然後盡快的回現世去?

如果真的是如此,那這些時日她對邵子牧的態度如此惡劣,讓她無地自容.

"我……"藥葉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微紅,"抱歉."

果然不出他所料,只要把朱雀帝天網的事情告訴她,再給她看看朱雀帝國國史,她就會不再多想.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上有朱雀之力.

這麼說來,她師娘其實應該知道她的身份的了?所以才在十九年前朱雀帝國面臨滅頂之災的時候,把她悄悄帶出來,養在荀藥谷?

可是……

邵子牧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臉色變得鐵青.

"喂,你要不要這麼小氣."藥葉兒忽如其來的喊聲強行把邵子牧的思緒拉了回來.

"什麼?"邵子牧以為藥葉兒說了什麼他沒聽見.

"我都跟你說抱歉了,你還想怎麼樣啊?"藥葉兒扣著杯子,"我是不應該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隨便揣測你,但是你也不對啊,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這些?"

邵子牧有些無奈,"前些時日你昏迷不醒.醒了以後又執意去長新鎮做了軍師還我救你的人情.回來以後你忙著烏族議和的事情助秋新一臂之力.前些時日,因為淦祈的事情,你又一直怪我.這些時日,你一直對我都態度都很冷淡,我想找你說,你哪次給我好臉色了?哪一次不是不歡而散……"

"行了!"藥葉兒不耐煩,邵子牧這一大段話,簡直是一個怨婦正在跟夫君抱怨最近受的委屈,絮叨的不行.

"我都說了我錯了,你還想怎麼樣?!你以前瞞我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現在還敢跟我抱怨!"藥葉兒皺著眉,沒好氣.

看著藥葉兒似乎化解了心結,邵子牧也難得露出笑顏,"過幾日,就是平城的大集市,我許久沒有在北境了,想趁著這次機會去體察北境民情.你既然知道錯了,就應該拿出一個知錯能改的樣子來,陪我出去逛逛?"

藥葉兒冷言冷語,"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們之間帳還多的是沒算的!"

"沒算就放到以後慢慢算.嗯?"邵子牧難得心情愉悅.

"無賴!"藥葉兒起身,轉身出了門.

身後邵子牧的笑顏,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手上摩挲著,眼睛顯出冷光.

方才他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讓他不寒而栗.

*

六月初六,北境平城一年一度的角力大會,平城中央廣場之上搭建了一個台子,台子是一個圈形的樣子,台下人來人往,人聲鼎沸,台上一個漂亮的摔,引來陣陣喝彩.

上篇:四十,離析(11)    下篇:四十一,分崩(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