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四十一,分崩(5)   
  
四十一,分崩(5)

g,更新快,無彈窗,!

"啊?"土芯下意識回了一句話.

黎瀟笑道,"晚上我們去放河燈吧!"

土芯看了看周圍岸上人流,有些擔心那個引走黎瀟的人會再次出現,"我們就在畫舫上放吧."

"啊?"黎瀟似乎根本不想在畫舫上放河燈,但是想想如果下船去,人那麼多,再來一輪刺殺,誰都不能保證這次也平安無事,只好點頭同意.

*

畫舫二樓有幾間小閣供來客聽曲議詞,有幾個軟塌,可供客人休息.

午膳以後,藥葉兒打著長長的哈欠,揉著眼睛,她這個午睡的習慣是沒辦法改了.鶯兒便帶著藥葉兒上了二樓去小憩.

黎瀟摸著藏在衣服里的小冊子,尋思了半晌說也要去休息片刻,于是也跟著鶯兒上了二樓.

藥葉兒剛上去,秋新就帶著幾個人上了畫舫,邵子牧把他們帶到了一樓的雅閣,聽秋新來回報烏族議和的事情.

一下子,人都散了.土芯一個人總覺得無趣,看著畫舫已經游到了荀金藥房附近,想著淦祈在藥房里住著,便兩三下跳下船,去荀金藥房找淦祈閑話.

黎瀟躺在小閣里面,聽著外面的動靜,鶯兒似乎已經下了一樓,二樓再沒有人.她坐起身來,悄悄的從懷里拿出那本之前撿到的小冊子.

那小冊子封面是土色的牛皮做的封面,沒有寫任何字.

黎瀟覺得奇怪,翻開小冊子一頁一頁的查看,最後翻動的手停了下來,指著其中一頁,慢慢看著--

全安三十年,三月一日,啟,黃金一萬兩,刺殺牧,于荀藥谷水道.

黎瀟看到這個一頁,立即瞪大了眼睛,全安三十年?去年!三月一日……荀藥谷……那不就是牧哥哥去荀藥谷之前的那幾日?

啟……這里指的是二皇子邵天啟嗎?

黃金一萬兩……

是賞錢?

原來牧哥哥去荀藥谷的時候,那幾批刺客是邵天啟派去的!

黎瀟繼續往下翻閱.

全安三十年,三月十日……

全安三十年,三月十二日……

這樣的日期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中間標記的人名不是啟就是翊,或者是後.

整整十五頁,上面記錄是邵子牧從回龍城開始,被人刺殺的時間,地點,賞金,但無一例外的最後任務是否完成,都填著否.

黎瀟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暗道,這本冊子果然是與牧哥哥刺殺有關!

越看越心驚,因為看到最後,刺殺邵子牧的賞金金額居然累計高達二十萬兩黃金!

"原來牧哥哥的命,這麼值錢啊."黎瀟看的感慨,卻也不知道這個小冊子是從哪里來的,左右為難之下,想到要不然找個人問問?

她想著,要不要把這個小冊子交給邵子牧.

仔細揣摩之下,還是決定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不交給邵子牧的好.

這些時日在黎府里,她經常看見邵子牧的書房到了三更還亮著燈,早上五更他又起來去演武場習武.

若是自己沒有把這些事情弄清楚,就去給牧哥哥說,只會給他徒增煩惱.

但是,她又不知道這小冊子是從哪里來的……

怎麼辦呢?

有了!

不然,一會去找藥谷主問問?她跟著牧哥哥多日,想必多少也經曆過這些刺殺,再加上她荀藥谷在江湖上的勢力,說不定她看了這個小冊子就知道這小冊子的出處?

等她找藥葉兒確認了這一系列刺殺的背後主使,再告訴牧哥哥也不遲!

對,就這麼辦,這樣也可以替牧哥哥分點憂!

想到這里,黎瀟就興奮的睡不著覺,她覺得自己上午追著那個小賊跑實在是太對了!雖然最後讓那個小賊溜了,但是他留下的冊子足以讓調查這些刺殺背後的始作俑者是誰了.

嘻嘻.

黎瀟想到這里就把小冊子又塞回懷里,抱著小冊子美美的睡去.

夢里,她夢見邵子牧輕輕的摸著她的頭,誇她機警聰慧.

*

黎瀟這一睡起來已經傍晚,天邊火燒云如流云奔湧,溺在遠處群山中浮動.滾滾的云流翻山而過,直瀉而下,似流水瀑布一般壯闊.

"啊!"黎瀟起床看著天際發了半天的愣,這才想起來,自己要去找藥葉兒問事情,連忙掀開身上的錦被,跳下軟塌,直奔一樓.

畫舫已經飄行很遠了,兩岸的商鋪已經開始點起了燈火.

還未到一樓就聽見瑤琴聲音帶著天際火云徐徐飄來,一曲挽歌悠然而出--

"海天東望夕茫茫,山勢川形闊複長.

燈火萬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

風吹古木晴天雨,月照平沙夏夜霜.

能就江樓消暑否,比君茅舍校清涼."

黎瀟從未聽過如此工整的詩詞,尋聲望去,她居然看見邵子牧正在低頭輕撫瑤琴,藥葉兒側坐與側,亦是撫著一把暗紅色的瑤琴.

余音繞梁,久久不散.

那兩人身後昏黃色的燈光,垂到了水里,印射著散光,反暈出一層朦朧的煙靄,暗暗水波,縷縷明漪.

到底有多久,她沒有聽見邵子牧的琴音了呢?

他善琴,她是知道的,只因為他的生母喜歡聽琴.但是他從未在人前撫過,就連她聽到也是因為夜半無人,她坐在邵子牧書房外,聽著他對著他生母的畫像撥弦.

而今不知道為何,看著他撫弄著琴弦,她心悠然.她從未覺得,這兩個人坐在一起,竟然如此的般配.

他如神明一般的面容,足以驚天動地.

她如詩如畫的安然,足以安撫一切動亂.

他聰慧機警,她蕙質蘭心.

好似這世間所有美好的詞語用在此時,都不為過.

曲終,音散.

她卻還在愣神.

鶯兒上前來對黎瀟行了一禮,"小姐醒了."

"哦,是."黎瀟這才從愣神中反應過來,應和著.

邵子牧看向黎瀟,"可是餓醒了?"

黎瀟搖搖頭走過去,"許久沒有聽你彈琴了,今日怎麼這麼好的興致."

"難得閑下來,無事,尋個樂子而已."邵子牧看向藥葉兒.

藥葉兒卻道,"只是想彈給一個朋友聽,有人說,它縱橫于天地,只要心誠,終能到達."

上篇:四十一,分崩(4)    下篇:四十一,分崩(6)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