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七,四面楚歌(4)   
  
二十七,四面楚歌(4)

g,更新快,無彈窗,!

青彥在左立于他的青葉法器之上,赫山在右盤腿坐與他拔地而起的巨石之上,兩人都神色肅穆的盯著眼前這只讓白三小姐發出救援信號的邪獸.

藥葉兒站在遠處看著天際里那兩個人,心中暗道,總以為白青兩家人在鳳城斗法,是死對頭,沒想到在這須彌山里白家遇險,放出了那只白色煙火,其他三家居然立即趕來救援!這著實讓藥葉兒驚訝了一番.

云清見藥葉兒驚訝的表情解釋道,"聽說鳳城四大家族當年在低于外敵的時候,也是同氣連枝,才抗住了那幾日的攻城.事情過去沒有多久,也就是上一輩的事情,這一輩的小輩自然也知道四家的情誼,紅榜不過就是個排名.比起這紅榜上的榮耀,他們更在乎的是帝國的榮耀.若是白三小姐都發了救援信號,那就說明這里確實有她對付不了的東西,為了保護帝國術士實力,他們也必須來救援."

"你說,四聖王族是不是也是這樣的?"藥葉兒忽然問了句,讓云清不知道怎麼回答.

四聖王族分治四國八百年之久,從未有過大災大難,但是在八百年前,他們確實是四聖帝國最忠實的守護者.與四聖獸一起,與天帝一起征戰四方.這種出生入死的境地想必他們也經曆過不少罷?

"人心,是最難猜測的東西."云清默然的回了這麼一句.

半空中,青彥率先發難,他手一揮,樹林之上的葉子盡數懸浮于空中,如下雨之時,所有雨滴在空中靜止那般絕美!青彥手一握,那些懸浮于空中的葉子紛紛卷成一個個細小的圓筒,一頭尖銳無比.青彥的手一散,那些葉子居然化成一道道綠線與殘影射向那頭凶殘的邪獸.

面積之大讓人無處躲藏!

那邪獸似乎也知道自己無處可逃,便張開嘴,朝周圍噴射出黑色的火焰.無數葉子遇火變成火球還在往邪獸的身上射去.只是那些葉子確實不經燒,還未刺到邪獸的身上就化成灰飛.

青彥皺眉之時,赫山一拍自己坐著的巨崖,巨崖立即碎成無數碎石,青彥手一揮,一片巨大的葉子在赫山腳下形成,拖著他的身形,浮與空中.碎石也如同方才的葉子一般,全部都變成的尖銳的樣子,化作一道道褐色的線條襲向邪獸.

那邪獸見狀,立即轉身,一擺自己的尾巴,啪啪啪啪無數岩石碎裂的聲音響起,那些襲向邪獸的岩石,瞬間被沒收的尾巴切成了粉末!

兩招試下來,看來青彥與赫山都已經明白了這頭邪獸是有智慧.它會根據襲擊的種類不同,選擇不同的防守方式.

忽然那邪獸的身形一閃,下一瞬就來到了青彥的身後,青彥頓時覺得自己背脊發涼!一種與死亡零距離接觸的駭人之感如同巨山壓向他,讓他動彈不得.邪獸抬起巨爪拍向青彥,青彥瞪大了眼睛,身體對巨大事物本能的恐懼,讓他無法移動!

他,只能等死!

轟隆一聲巨響,邪獸的爪子趴在一面陡然立起的牆面上,碎石亂飛.那面土牆,隔斷了邪獸的爪子與青彥的身體,赫山一躍而過,腳下蹬牆,一把拉過青彥,落回地面,後退十幾丈,悶聲道,"你怎麼了?為何不躲?"

青彥離開了那邪獸的范圍才喘了一口氣,"多謝--不是我不躲,是那邪獸威壓太大,我身子動不了!"

"你的意思是,不能近身了?"赫山看著青彥大口喘氣.

青彥點頭,"是,不僅我們不能主動近身,我們也不能讓那邪獸接近我們,不然我們會被壓的無法動彈."

很棘手.

四大世家的人已經盡數落下,藏匿在山林之中,邪獸狂躁的從空中踩下地面,頓時間泥土亂飛,草木亂晃.

邪獸還未發現人影,在山林間禍害草木.

赫山遠遠地看著那邪獸,心中翻出無數的念想.

他從未見過邪獸,不知道要如何處置邪獸,雖然術士們很擅長遠攻,但是這只邪獸似乎也不怕他們這些遠攻的手段.青家善長操控木靈,但是木靈畏懼火,那邪獸會吐火,青家的木靈術多半也是沒用的.

但是看方才藍家的水靈似乎也無法完全將這邪獸的黑色火焰完全熄滅,這黑惡火焰也是不怕水的.

究竟要如何才能把這只邪獸誅殺?

赫山看向那只邪獸,邪獸正在空中暴躁的亂跳,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邪獸的前爪上,邪獸的右爪哪去了?

正想著,白三小姐與藍涵向赫山青彥這里靠了過來,白三小姐臉色比之前好了些,應該是在藍涵的幫助下恢複了一些靈力.

"要怎麼辦?"赫山看著白三小姐.

白三小姐說道,"這里有臨山劍派的人,那個爪子,是臨山劍派的人廢掉的."

"臨山?修道法的門派?"藍涵問道.

白三小姐點頭,"之前我設陣法,傷了他,有些對不住他."

"那人呢?"青彥問道.

白三小姐看了看周圍,指向云清與藥葉兒的方向,"那里."

四個人齊齊向云清看去,云清衣服上還有之前青族人追殺留下的破損的痕跡,青彥看見云清臉色也是一變,小聲嘀咕,"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怎麼?"赫山回頭看向青彥.

青彥不好意思的扣扣臉,"我們青家好像也為難了那位道友."

赫山一臉無語的表情,但是意思很明顯,你們倆真的是,想拿第一排除異己,也不用非追著一個人殺啊?

藍涵性子倒是溫和,"我去請臨山的人來出手助我們罷?"

赫山皺眉,"這事明顯不是我們能夠解決的,請人須有誠意,我們四個人一起去賠禮罷."

"啊?"

青彥似乎是有些不樂意,白三小姐抿著嘴不說話.

云清此時正盯著半空中的邪獸,想法子制服,根本沒有注意到白,青,赫,藍四家人正在看著他.

他修行道法,心中正氣浩然,他當然知道天地之間的五靈是沒辦法制服這這邪獸的.因為邪獸也是因為邪氣,欲望,黑暗而生.

能夠驅逐的黑暗邪惡的,只有光明.

上篇:二十七,四面楚歌(3)    下篇:二十七,四面楚歌(5)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