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四,隕落(2)   
  
三十四,隕落(2)

g,更新快,無彈窗,!

因為那片一直籠罩在朱雀帝國上空的紅色的光,正在緩緩退去.所有人都知道,那片紅光是鳳洛守生命的象征,他在紅光便在,他死亦是紅光消亡.

人們無法忘記當年兵臨城下鳳洛守以十歲之軀扛起帝國興旺的重任,在那個王城里一待就是十九年.

也無法忘記他以雷霆手段平複了帝國戰亂的傷痕.不到一年的時間里,鳳城又恢複了一個強大帝國應該擁有的繁華與喧鬧.

朱雀帝國的所有人都對鳳洛守心懷感念,哪怕是在這個女子為尊的帝國里,只要提到鳳洛守,無人不是在他的名字與代稱後面加上"大人"兩個字以示尊敬.

在這里,他用十九年的他的生命,換取了所有人尊重.所有人都心甘情願為他驅使,為他做事.

現在他死了,魂歸九天,朱雀天網守護大陣消失.人們哭泣,因為鳳洛守的死而悲傷,但更多的是恐懼--朱雀帝國又一次暴露在外,這一次還有誰能拯救他們?

因為那片陰影又一次壓在了朱雀都城的上空,鳳城里的所有人,都看見方才藥葉兒與天網之外那一片陰影一戰的情景,心中深感憂慮.

但所有人都沒有想過,為什麼在看見那片陰影的時候,那些年長的人們身體都會止不住的顫抖?為什麼他們在得知鳳洛守死了消息時,恐懼居然大于悲傷?

他們從未發現,漂浮在天空之上的那片陰影,早就深深地埋藏在了他們的心里.

因為十九年前他們也經曆了同樣的事情,黑云帶著如潮的邪獸在朱雀帝國肆虐,邪獸五靈不入,帝國的術士們一個又一個的死在那些邪獸的口中.他們雖然記憶被替換,但是那種留在內心深處的恐懼是永遠不可能忘記的.

那片陰影之下掩蓋的是十九年前那場血海真相.

記憶可以被篡改,可以忘記那些邪獸攻城之下白骨累累,但是身體不會忘記那些累累白骨之上那種來自于死亡的催促--帝國將亡,何人可以拯救萬民眾生?

*

長風從遙遠的天際拂起,微微揚起藥葉兒的裙擺與發梢.

她站在洛宮前看著長階之下的這群朝臣,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穩住了心神,"鳳洛守死了."

長階之下一片寂靜,就連風也不敢從這里穿行,只能繞過.

藥葉兒走下一格台階,坐在台階之上,她實在是太累了.須彌山里與暗族一戰,幾乎損耗了她所有的心神.她逼退了天際黑影,便跟著鳳洛守一起去看了十九年前的那場記憶,更是疲憊之至.

但是現在,眼前這件事還沒有完,保皇派與新派之間的斗爭,這才剛剛開始.因為這場看似意外的殺局,其實是早有籌謀.

鳳洛守在的時候,新派不敢造次.現在鳳洛守為保鳳城安危戰死,最後一股牽制新派的力量消失,那些人自然不會在顧忌什麼.

果然國教院的那個老家伙不知死活往前一站,"懇請君上,傳位與國教院離選出來的新君."

聖冼眉頭一皺,厲聲呵斥,"放肆,你怎麼敢提出如此無理的要求?"

盧飛看上去很恭敬,實則很傲慢,他對藥葉兒時候一向很無理,"國教院認為不應該讓沒有學習過帝王課程的人,繼任新君,這相當于把帝國交給了一個未知.我國教學院要對朱雀帝國上下負責!所以在此斗膽請君上讓位."

盧飛對身後人行了一個眼色,立即有人跪下,附議.

聖冼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是藥葉兒微微側目看了他一眼,聖冼便領會了藥葉兒的意思--他是朱雀七宮的掌事,在帝國政權之上沒有發言權,繼續說下去,也不會有人聽.

聖冼皺眉,不再說話.

藥葉兒眉宇中盡是疲憊之色,她抬眸,冷冷的看了長階之下那群沉默不語,或站或跪,心懷鬼胎之人,緩聲道,"你們還有什麼後招,一起使出來吧.趁我現在力弱的時候,不要手下留情.因為我一旦緩過勁來,也不會對你們手下留情.帝國鳳脈只剩我這一只,你們今日若是殺的了我,日後那便是平安無事.若是殺不了我,當心你們自己九族生死!"

藥葉兒這句話一出,那便是威懾,威懾的是那些立場不堅定的官員.

她說的很明白,今日這場紛爭,就是你死我活.

若是摻和帝國奪權紛爭,就要做好相對的覺悟.那覺悟就是以天為敵之後,天神降下的雷霆之怒!

權力說到最後,就是力量的象征.

最後得到權力的一定是力量足夠強大的人,眼下國教院占著藥葉兒未曾受過帝王教育的理,強行拉她下位.後續自然會有支持者為之提供助力,比如說帝國軍部.

哪怕此時藥葉兒已經掌控了鳳羽神兵,是鳳羽承認的下一任女帝,這幫決心起事的人,也不會讓她如此安穩的坐上帝君鳳座.

這種事情,在過去的一年里,藥葉兒已經連續經曆了兩次.

有權術,有陰謀,有起兵造反,但是最後無一例外是能力更甚的那個人贏了最後的勝利.

現在在朱雀帝國,她也無法避免這場較量.只是朱雀帝國是靠實力說話的戰場,不需要耗費太多的心力,比那些玩弄權術處理起來要簡單許多.

果不其然,軍部大帥旗之行,也上前一步,雖未曾說話,但是眼眸里盡是堅定之意.

"還有嗎?"

藥葉兒一眼掠過旗之行,換了個姿勢盤腿而坐,雙垂手放在腿上,看著長階之下的人.眼神淡漠,神情安然,完全不像是一個被逼宮退位的新君.她似乎一點都不意外,此時站出來支持國教院的人是帝國軍部大帥,旗之行.

那些人蠢蠢欲動的目光不是全都在藥葉兒身上,有些落在白狐身上,有些落在聖冼身上.似乎是在權衡期間利弊.

今日誰能奪得這大權,尚未可知.

國教院這些年在帝國根深蒂固,但是藥葉兒此時也是樹大招風.

------題外話------

(大哭)我的結局綜合症又犯了,每天2000的龜速寫結局,寫的我崩潰....

太多的線索要整合,最後一場BOSS戰又不想寫的太倉促,然而留給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因為萬更存稿快用完了!

仰天長嘯一聲,救命啊!

上篇:三十四,隕落(1)    下篇:三十四,隕落(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