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七,奪回靈魂(1)   
  
三十七,奪回靈魂(1)

g,更新快,無彈窗,!

朱雀帝國,以術法為尊,術法能力強大者,最有可能成為那個既鳳洛守之後執掌帝國的人.

而他的女兒,只需要時間,一定會成為帝國術法最強大之人,在這之前,他必須去為她的前途鋪路.

旗家,便是他鋪路的第一個犧牲者.

那些年,他在旗家忍辱負重,終于奪得了旗家家產,勢力以及那把傳承了百年的帥旗金劍.他在後謀劃了那麼久的奪權計謀,終于將要在鳳洛守大限將至的時候得以實現.

卻不想鳳洛守已經找到了朱雀新君,並且把她帶了回來.

朱雀正統的王族血脈,生來就有無數家臣誓死效忠.朱雀大殿之上,旗之行看著藥葉兒站在鳳洛守身邊,眼眸中絲毫沒有畏懼,甚至有一種強大的氣場籠罩著她,讓她光芒萬丈.那種與生俱來的君臨天下的氣場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站在大殿之上,甚至就連他也覺得藥葉兒就是鳳洛守等待了十九年的那個人.

但,他已經籌備了這麼久,為井宿最後奪得帝君之位做了那麼多事,怎麼會允許自己在這里功虧一簣?

朱雀大殿之上,旗之行冷若冰雪一般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著藥葉兒--他要她死.

只要藥葉兒死了,鳳脈就會徹底斷絕,這一切就會重新回到原來的軌跡之上.這天下,這帝國還是他送給女兒最好的成年禮!

他不介意成為女兒成帝路上的墊腳石.

他與暗族合謀,在須彌山里逼得白狐與藥葉兒不得不全力一戰.逼的鳳洛守釋放生命最後的力量,命歸九天.他在洛宮之前逼宮意欲殺死新君,惡行昭著.

這個時候,井宿替天行道再將他殺死,之後井宿就會在國教院的扶持下成為帝國的英雄,坐上那個至尊之位.

這一切本該是這麼的完美,但誰能想到洛宮之前井宿會如此堅決的站在藥葉兒的身前,意欲親手斬斷他們之間唯一的羈絆.

誰又能想到那個女子,居然有本事調動其他三國軍隊圍城逼他出來一戰.

藥葉兒離開之前最後那一席話,又告訴了他,她其實早就猜到了他這麼做的目的.所以她洛宮之前,她制止了井宿與他搏命.

這樣一個女子,確實應該成為帝國執掌者.

是他太小看她了.

*

暗芯坐在鑾駕之上,看著外面不斷後移的景色眉頭緊鎖,"這不像是回王城的方向."

"這是去西面城門的方向."

自從藥葉兒上了鑾駕以後,就一直用手撐著額頭,靠在窗欞之上,一副神色倦怠的樣子.

暗芯心中擔憂,問道,"你身體可恢複了?"

藥葉兒閉著眼睛,一動不動的靠在窗欞之上,沒有回答暗芯的話.

她從須彌山出來,與暗族皇族墨生的那一戰幾乎讓她精疲力竭.她從未想過精神力恢複會如此之慢,休息了一天一夜,也只能勉強召喚出鳳羽,卻不能讓其化形.

玄然最後那一劍雖然沒有用全力,但是她動用鳳羽,讓她已經恢複的一點精神力又使用殆盡.她現在頭疼欲裂,腦子里有什麼東西變得無法控制,想要把她精神擊潰一般.

看來使用鳳羽,也不是完全沒有後遺症,最少現在她頭疼欲裂,無法集中精力去思考問題.

暗芯知道藥葉兒擔心井宿那邊的情況,但是看到她如此心力交瘁,也是心疼的緊,她道,"我去幫你看,你回去休息罷?"

藥葉兒搖頭,"我答應鳳洛守,會接任朱雀女帝,這件事,必須由我出面,才是名正言順.我未來是要加冕為帝的,我需要籌碼來讓我頭上的鳳冠變得更加沉重與榮耀.這事,我避無可避."

"丫頭……"

暗芯看著藥葉兒如此憔悴的樣子,心里陣痛.

如果當初,她不是一時興起,放邵子牧入谷,就那麼讓邵子牧死在荀藥谷外,是不是就不會有後來的那麼多事了?

可是暗芯又怎麼會想到這世間哪有那麼多如果,命運的齒輪一直都在旋轉,從未停息過.

就算藥葉兒不是因為邵子牧出谷,也會因為別的事情出谷,也會因為別的事情參與到這場聲勢浩大的奪權之爭中.

她從出生開始就如同一顆棋子一般,有人以這幽荒為棋盤,布下一局天局.執掌這場天局里的人,沒有走到最後一手,誰都不能提前從這里退出.

*

藥葉兒的鑾駕落在鳳城的西城門之上,她深深吸了幾口氣,壓制住了腦子里幾乎將要爆裂的感覺,走上城門.

微風輕撫,青衣獵獵微揚,那個女子身後是一輪剛剛升起的朝陽,更是一種名為希望的期盼.

朱雀帝國有傳音秘術,此時鳳城東城門那一戰解局已經通過傳音秘術傳來.所有城門之上防守的術士們都知道旗之行重傷,以及藥葉兒下了城門接了玄然一劍,勸退了青龍與玄武兩國的軍隊.

此時所有人看藥葉兒的眼神都無比的尊崇,許多活的長久的老術士們看見藥葉兒從鑾駕之上下來,眼角都微潤.

他們仿佛看見了十九年前的那個紅衣女子,在三軍圍困之下以一己之力擊退三軍的強大氣勢.

十九年後的今日,鳳洛守歸天,朱雀帝國又重新面臨三軍圍困的局面,又是那個紅衣女子的後代,站在這里與他們共存亡!

這就是朱雀帝國丟失了十九年的帝王的傳承,鳳脈的力量,當藥葉兒帶著這股力量歸來的時候,朱雀帝國的複興便指日可待!

所有人無一例外的單膝跪地,把自己的手放在心髒處,對藥葉兒行軍禮,"拜見君上."

藥葉兒抬手示意他們起身,她站在城牆之前看著城牆之外的井宿.

她腳下禦風,懸浮在空中,冷眼看著前方幾十丈之外的一群黑如潮水一般蠢蠢欲動的獸類,那些野獸在她鋪展了半里的綿延的冰刺之外低聲咆哮.

冰刺之上已經有無數野獸的尸首,冰藍色的冰刺已經被這些野獸的鮮血染紅.

上篇:三十六,帥旗金劍(10)    下篇:三十七,奪回靈魂(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