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除魔使徒第96章 得來全不費功夫   
  
第96章 得來全不費功夫

g,更新快,無彈窗,!

老頭聽到張孝文的話,臉色一怔,隨即擺了擺手:"小哥,你走吧,這錢我不掙了!"

張孝文一聽老頭的話,心里就急了,這明擺著有事兒啊,這老頭怎麼就不說了呢?于是張孝文猛的站了起來,狠狠的拍了拍桌子:"給我來這手是吧?把我逼急了,信不信我拆了你的卦攤!"

許是張孝文的聲音太大,引起了路人的側目,老頭趕緊把手指放在了嘴邊,對著張孝文做了個禁聲的動作.張孝文這才又坐了下來等著老頭跟他解釋.

老頭左顧右盼,見人們的注意力都轉移了,才壓低了聲音對張孝文說:"我的小爺啊!你這是鬧哪出啊?不是我不告訴你,是這女人碰不得啊!是!比那臘梅還毒!"

張孝文皺起了眉頭:"有多毒?毒到你連說都不能說?"

老頭摸了摸自己的兩撇胡子:"那到不是,只是你這價錢不值得啊,早知道你是問她,給我200我都不答應!"

張孝文眼睛一眯,感情這老頭還是要騙自己錢啊,于是毫不客氣的指著老頭的鼻子說:"我跟你說,今天你說也得說,不說也得說,你要是不說,我就把你昨天告訴我的事兒,告訴給臘梅,你看她怎麼收拾你!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我說了吧,如果消息好,我這錢絕對不少!"

老頭一聽,胡子差點飛起來:"好啊,我看你面善才勉為其難的把臘梅的消息告訴你,沒想到你恩將仇報啊!哎算了,誰讓我看走眼了!"說到這兒,老頭賊眉鼠眼的看了看兩邊,確定沒人偷聽後,才講了起來.

"你說的那女人叫王素花,是外地人嫁到了我們村.你可不知道,這王素花年輕的時候俊著呢,可為什麼會嫁到我們村呢?因為她是天煞孤星里的孤星,她們當地人都不敢要她!這才瞞著消息嫁了過來!可嫁過來之後,不到三個月,她男人就被她克死了.後來她的消息傳到了我們村,她公婆才知道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兒子,差點沒把她打死.後來公安局的人來了,直接把她的公婆都帶走了."

老頭咽了口唾沫,又繼續說道:"邪門的是,她公婆在被公安放回來的路上,被車給撞死了!那叫一個慘啊,好好的一家人,都被她給禍害沒了!"

張孝文琢磨著老頭的話,看來這王素花和臘梅的身世都差不多,怪不得倆人能走到一塊.不過這也沒啥有用的線索,于是張孝文不耐煩的說:"別說那些封建迷信的事兒,說重點!"

老頭一聽便瞪大了眼睛:"小伙子,我跟你說,這事兒看起來是封建迷信,可傳了幾千年的東西肯定是有道理的!你還別不信,前幾個星期,有個人也不信邪,喝醉了以後居然敢去調戲王素花,你猜結果怎麼著?"

"結果他死了!"張孝文嘴上一邊說著,心中也興奮起來,看來這臘梅殺人的動機找到了,原來那翠玉生調戲了王素花,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老頭一看張孝文的表情,也猜出了張孝文的目的,心中也高興起來,看來自己又收集到一條有用的信息.

張孝文得到了滿意的結果,高興的給老頭留了100塊錢,迫不及待的回到了旅店.

老土和土石頭見張孝文高興的回來,好奇的問他:"怎麼?打探到啥消息了這麼高興?"

"自然是好消息了!我知道臘梅殺崔玉生的動機了!"張孝文得意洋洋的說

兩人一聽,立馬圍了過來:"動機是啥?"

張孝文神秘兮兮的說:"還記得那個崔玉生喝醉酒以後愛干啥不?"

"不是說愛調戲寡婦嗎?所以咱才會調查臘梅是不是寡婦啊."土石頭有些奇怪的看著張孝文.

張孝文嘿嘿一笑:"咱們都想錯了,其實他不是調戲了臘梅才引來的殺身之禍,他調戲的是那個大媽!"

隨即張孝文便把王素花的情況說給兩人聽.

土石頭聽完,先是興奮,可立馬又耷拉著臉說:"動機是找到了,可證據依然不足!咱們早就知道誰是凶手了,忙了這麼久還是在原地踏步!"

張孝文一想,土石頭說的對啊,調查來調查去,最終還是沒有證據說明臘梅就是那個幕後黑手!這其中的症結在哪呢?

老土看兩人的情緒有些低落,于是大氣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他們居然做了壞事,就肯定會留下把柄,只是我們還沒找到而已,我相信只要咱們耐心的查,肯定能發現線索!"

張孝文點了點頭:"話是沒錯,只是咱們現在應該查什麼?人不是臘梅殺的,所以她有足夠的不在場證據,而殺人的劉震又是個邪教份子,根本無從查起,除非他們自己承認!"

土石頭猛的拍了下手:"對啊,既然咱們很難查出他們犯罪的證據,那咱們為什麼不來個引蛇出洞呢?"

老土和張孝文像個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腦,有些迷茫的看著土石頭,等待他的下文,土石頭則興奮的講起了自己的計劃:"臘梅現在一定以為除了孝文,那天晚上去妲己廟的人都已經死了!如果我和老土突然出現,那麼她肯定知道孝文給她傳遞了假信息,那麼她肯定也能想到劉震還活著!既然她能陷害劉震一次,就會陷害第二次,咱們只要抓到他陷害劉震的證據,到時候看她還怎麼狡辯!"

聽完土石頭的話,張孝文陷入了沉思,對呀,既然常規的辦法不行了,就只好用非常規的辦法了!張孝文仔細思量了一番,然後對老土和土石頭說:"我有個計劃,只要按計劃行事,保證讓臘梅露出馬腳!"

午飯過後,通常沒有香客,所以臘梅坐在妲己廟里打起了盹,王素花則比較勤快,在屋子里打掃衛生,看起來一個祥和的午後,被突如其來的"咣當"聲打破了.兩人尋聲而去,發現妲己廟的側窗被人砸破了.

臘梅正欲發作,忽然發現滿地的碎玻璃中居然有張紙條,臘梅趕緊撿起來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上面赫然寫著"害人之心不可有!署名:劉震!"

王素花並不關系紙條,看到一地碎玻璃忍不住咒罵到:"誰這麼缺德,連廟里的玻璃都敢砸,難道不怕妲己娘娘罰現嗎!"

王素花一邊罵,一邊開始收拾碎玻璃.而臘梅站在一旁,心中卻翻江倒海:這劉震不是死了嗎?難道是那個小子搗的鬼?不對,那小子怎麼會知道我要殺死劉震?

紙條的事整的臘梅一下午都心神不甯,王素花看出了她的反常,于是關心的問:"怎麼?有什麼心事?"

臘梅對王素花溫柔的笑了笑:"沒事,可能是更年期到了,最近總是心煩意亂!"

聽到臘梅的回答,王素花忍不住笑道:"我還以為你不會有更年期呢!"

慢慢的,開始有香客來到廟中,臘梅坐在供桌的右側,每當有人燒香磕頭,她都會在一旁敲磬祝福,說些吉祥話.

有一對母女正在妲己娘娘的神像前跪拜,臘梅正要敲磬,廟門口突然來了一堆小孩,小孩在廟門口開始嚷嚷:"寒冬臘梅舞,天煞孤星毒,妲己娘娘怒,害人終被捕!"

幾個孩子不停的在廟門口念著這幾句打油詩,臘梅卻越聽越心慌,這詩句不正是在說自己嗎?到底是誰?是誰要跟自己過不去?

臘梅猛的站起了身,怒氣沖沖的走向了門口:"說!誰教你們來說的!"

小孩子們看到臘梅出來,四下散開,臘梅眼疾手快,直接抓住了離自己最近的小孩,厲聲問到:"快說,是誰教你們說的,要不今天我就不讓你回家!"

小孩一聽,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指著不遠處的一個胡同說:"是個叔叔教的,他就在那個胡同里!"

臘梅眼睛一眯,松開了小孩,徑直向那條胡同走去.王素花一看臘梅的架勢不對,擔心她出事,也趕緊跟了過去.

臘梅走到胡同口,果然看到張孝文正在胡同里等她.看到張孝文,臘梅氣不打一處來:"說,你這麼做到底為了什麼?"

張孝文冷哼一聲:"為了什麼?自然是為了討回公道!昨天晚上我撞見了一個人,你猜是誰?"

"誰?"臘梅小心翼翼的看著張孝文,她忽然覺得眼前的年輕人有些領人恐懼的氣息.

"昨天晚上,我碰到了劉震!"

雖然已經猜到了答案,可聽到張孝文的答案後,臘梅還是忍不住的後退了半步:"你不是說他已經被妲己娘娘殺死了嗎?怎麼又活了?"

張孝文的臉上忽然露出的玩味的笑容:"這,我就不知道了,因為他已經瘋了!不過我從他那兒,得到了一條有趣的信息,這信息是關于你的!你想聽聽嗎?"

就在這時,胡同口響起了王素花的聲音:"怎麼又是你,你就不能放過我們倆嗎?"

臘梅見王素花也來了,神情有些慌張,匆匆的對張孝文說:"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我勸你最好先別亂說話,否則後果自負!"說完便轉身拉著王素花向廟里走去.

張孝文看著她倆的背影,喃喃的說到:"今晚有好戲看了!"

上篇:第95章 抽絲剝繭三    下篇:第97章 逼臘梅就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