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囚龍第十四章 詩雙有難   
  
第十四章 詩雙有難

g,更新快,無彈窗,!

杜烽此時觀察著江月顏的表情,繼續趁熱打鐵道:"江總,您看我一個新人,初來乍到,在公司里實在沒有底氣啊,應聘的時候搞不好還得罪了萬部長,以後您可一定得多多關照啊,要不然……"

"行了,我收下了!你趕緊走吧."

江月顏一腦門黑線,看著眼前這家伙,大有一副要喋喋不休的架勢,實在不厭其煩,干脆一把從杜烽手里拿過了電子表.

杜烽頓時咧嘴一笑:"妥了,不過江總,記得戴上啊."

江月顏這一次,直接把杜烽無視了,轉身朝著別墅內走去,只留給杜烽一個令人無限幻想的美好背影.

"小姐,回來啦?那我開始做飯."

來到客廳,別墅內的保姆劉姨笑著沖江月顏打招呼道.

"嗯."

點了點頭,江月顏換掉高跟鞋,舒服地往沙發上一躺,伸了個懶腰.

在人前冰冷強勢的她,只有回到家里,才會展現出柔弱慵懶的一面.

下一秒,她拿出杜烽給的那枚電子表,撇了撇嘴,隨手扔在了茶幾上.

……

杜烽這邊把車開回公司的路上,想到家里還有一大一小兩個美女,等著自己回去做飯呢,他就有種做夢般的感覺.

在國際上攪動無數腥風血雨的血龍,就這麼回歸平凡,成了現在的男傭和奶爸?

呵呵,不過這種感覺,貌似也沒什麼不好?

被逐出軍隊的那一刻,杜烽曾以為自己的人生,會完全暗淡下來.

但好像現在這樣的日子,過得也挺有滋有味的.

或許,自己無形中,也厭倦了每天都生活在生死邊緣,勾心斗角,槍林彈雨的日子吧.

此時的他,心情非常不錯.

成了江月顏的貼身司機,自己第一步的目的已經達成,不但如此,還能每個月拿到一萬的薪酬.

不過想想每個月兩萬的房租,這一萬塊錢的工資好像差遠了,杜烽還是一陣憋屈和頭大,尋思上哪去搞點外快才行.

媽的,程詩雙那小妞兒,真黑啊.

就在他琢磨著,怎麼在家里翻身做主人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陳隊長?"

把電話接起來,杜烽疑惑出聲.

昨天見面的時候,在陳東的懇求下,兩人留了聯系方式.

這家伙,今天就給自己打電話了?

這是迫不及待,想讓自己操練操練他?

"龍教官……"

電話那頭,陳東剛開口,就讓杜烽打斷了:

"叫我杜烽就行,有什麼事直說."

"程小姐出事了!"

陳東這時候沒廢話,急促地說道.

聽見這話,杜烽心中頓時一緊,但他語氣還算沉穩:"出什麼事了?"

"我也是剛剛接到消息,就在之前,旌旗路的XX銀行遭遇了搶劫,程小姐作為人質被匪徒抓走了."

一輛呼嘯著警報的警車上,陳東臉色凝重地說道.

"賀茵茵有沒有事?她有沒有在場?"杜烽沉聲問道.

"額,我現在也正趕往現場,不過據當時在場的同事報告,匪徒只抓了程小姐一個人,除此之外,有幾個銀行工作人員受了傷,倒是沒聽說有小孩子出事的."

陳東如實說道.

"行,我知道了,我現在就趕過去."

杜烽聽見這話,頓時松了一口氣.

茵茵沒事就好,起碼說明這幫匪徒,應該跟紅色颶風沒什麼關系,那事情就簡單多了.

不過,程詩雙那小妞兒的安危,杜烽自然也不會無視.

下一秒,原本在路上穩穩行駛著的賓利,陡然之間提起速來,直奔事發地點的方向而去.

伴隨著發動機的轟鳴,和一聲聲輪胎在地面的摩擦聲,只見這輛江大總裁的私人座駕,早杜烽手中仿佛化為狂猛的野獸,穿行在市區的車流當中.

"臥槽你嗎,怎麼開車的?"

"艾瑪,嚇死我了,剛才是有輛車開過去了麼?"

"哪來的瘋子,在市區竟然能開這麼快?"

"就差幾厘米啊!"

看著杜烽駕車如穿花蝴蝶般快速遠離,一輛法拉利內,一名年輕人眼睛眯了起來,當中露出一抹興奮的光芒.

"在鬧事內,竟然能開的這麼快?每次都能抓住轉瞬即逝的空隙竄過去!江川市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厲害的一個車手?你的車牌號我已經記下了,別讓我找到你."

此時的杜烽,不知道自己無意間展露出來的一點車技,卻已經讓人惦記上了.

十分鍾後,旌旗路的XX銀行門口,杜烽見到了也剛趕到不久的陳東.

當他下車的一瞬間,見到陳東身旁,一名警察牽著哭花了小臉的賀茵茵時,心徹底放到了肚子里.

接下來,在其他警察不解的目光當中,陳東把自己所知道的案發經過,全部告訴了杜烽.

原來這次作案的,是一伙凶名赫赫的悍匪.

帶頭的叫做毒蜥,是一名A級通緝犯,實力非常強悍.

據說他出身少林寺,一身橫練功夫十分了得,並且曾在國外的某些組織,接受過軍事特訓.

回國之後,做過幾次轟動的大案,一直逍遙法外.

有一次他孤身被特警圍剿,都被他殺掉三人,然後逃之夭夭.

可以說,這是一個窮凶極惡,而又實力強大的亡命徒.

這一次搶劫銀行金庫,毒蜥一伙人做的非常乾淨利索,其實在警察趕到之前,他們完全可以全身而退,根本沒必要劫持人質.

但毒蜥臨走之前,卻依舊抓了程詩雙,其目的恐怕已經不言而喻.

女人長得太漂亮了,有時候,真的很不安全.

這幫亡命徒搶劫殺人都干得出來,還在乎糟蹋一個美女麼?

陳東簡明扼要,一臉沉凝地把經過跟杜烽講了講.

毒蜥的身手,絕對不亞于陳東這種退役特種兵,甚至常年刀口舔血的生涯,讓他比普通的特種兵還要強大而凶殘.

陳東雖然此時趕了過來,打算親自參與對毒蜥的追捕,但他自問,真的對上毒蜥時,也沒多大的把握.

"行了,我知道了,這個毒蜥交給我吧.他們是往那個方向逃走的,是麼?"

等陳東講完之後,杜烽臉色沉穩而淡然地問道.

聽見這話,陳東眼睛頓時一亮,連忙點了點頭,只感覺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氣.

"對了杜烽,歐陽晴那丫頭,之前自己一個人前去追趕匪徒了.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順便保證一下她的安全."

杜烽撇了撇嘴,腦海里想到了那個虎了吧唧的小女警,心里談不上對這個警花有什麼好感:"如果在我趕到之前,她還活著的話."

說罷,一腳油門下去,車子便直接竄了出去,急速遠離.

陳東站在那里,知道杜烽出手,心里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

同時暗暗豎了豎大拇指,心說血龍就是血龍,昨天還一身地攤貨,今天就開上賓利了,實在是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大壞蛋,你一定要救回程姐姐,拜托了……"

這個時候,茵茵小臉上滿是淚痕,一臉擔憂和期望地說道.

陳東過去擦了擦茵茵小臉上的淚水,安慰道:"放心吧,他一定會把你的程姐姐帶回來."

旁邊的一個警察,此時實在忍不住了,湊近了陳東問道:"隊長,那人是誰?我們的人還追不追?"

"先別讓兄弟們追了,有這位出馬,毒蜥這次算是栽了!呵呵……"

陳東臉上帶著篤定的笑意說道.

"可是,他只有一個人啊,能行麼?"

警察一臉擔憂.

他以為杜烽是某個部門的秘密人員,所以隊長對他這種態度.

但就算是這樣,杜烽也只有一個人而已,他面對的,可是一整個亡命徒團伙,帶頭的還是毒蜥這種強大的悍匪.

然而,聽見這話,陳東卻是搖了搖頭:"他一個人夠了.弱者才會成群結隊,猛獸永遠獨自前行."

話音落下,這警察汗了一下,心說隊長啊,咱們每次行動不就是成群結隊麼?你這是在埋汰咱自己麼?

上篇:第十三章 這個司機,不懂規矩    下篇:第十五章 來的不是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