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囚龍第二十一章 你被解雇了   
  
第二十一章 你被解雇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聽見江月顏這略顯親昵的稱呼,白翰飛頓時一呆.

"白少,實在抱歉,其實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的心意月顏只能辜負了."

江月顏這時候一臉歉意地說道.

"不,不可能!你什麼時候有男朋友的,我怎麼不知道?"

白翰飛有些激動地說道,一時間根本接受不了這件事.

"因為種種原因,我只能對外隱瞞."

江月顏一臉淡然,接著朝著車內的杜烽瞪了一眼:"阿烽,還不下車!"

杜烽這時候終于反應過來了.

阿烽?

擦,原來是喊老子呢?

他沒想到,自己原本想著看戲呢,竟然被江月顏給拉進來擋箭了.

見到事情避無可避,他只能暗歎一聲,不情願地下了車.

"阿烽,你躲在車里干什麼?沒見到有人追求我麼,你就一點反應都沒有?"

下一秒,只見江月顏這冰山女神,竟然挽住了自己的手臂,語氣帶著嬌嗔的味道埋怨道.

就算心知是假的,也讓杜烽一陣心神搖曳.

打個比方,如果一個平時就很浪蕩的女人,沖著你撒嬌發浪,你可能沒什麼太大的感覺.

但如果是一個對任何男人都不假辭色的高冷女神,竟然對你笑了一下,這感覺就刺激大發了.

現在,就是這麼個情況!

感受到身旁嬌軀帶來的觸感和芬芳,以及江月顏那嬌嗔的語氣,就算是杜烽的定力,也有點兒酥了半邊身子.

而受到刺激的,不但是杜烽,白翰飛更甚!

只見這位白少看著江月顏手腕杜烽,臉色頓時猙獰了起來,就好像杜烽搶了屬于他的東西一樣.

"小子,你是什麼人?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把月顏騙到手的?"

杜烽挑了挑眉,不爽道:"什麼叫我用手段把她騙到手?我這麼風流倜儻,人稱女神殺手,是月顏千方百計把我追到手,好麼?"

話音落下,旁邊的江月顏一臉黑線,差點忍不住"呸"出聲來.

不過這個時候為了演戲,她也不能戳穿杜烽這不要臉的謊言,只能配合著沖杜烽"溫柔"地笑了笑.

只不過,這笑容怎麼都感覺像是藏著刀……

而白翰飛此時臉色直接扭曲了:"你算什麼狗東西?會讓月顏主動追你?"

說著,他紅著眼看向江月顏:"月顏,你是騙我的是不是?這人你是找來演戲的,別以為我不知道."

話音落下,江月顏眼神頓時閃爍了一下.

杜烽當然只是個擋箭牌而已,這時候被白翰飛說穿,她一時間有些心虛.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她只感覺自己的腰肢,被一只有力的臂膀攬了過去.

只見杜烽一把摟住了江月顏的嬌軀,沖白翰飛揚了揚下巴:

"騙你?你真是想多了.看好嘍!"

說罷,杜烽霸道地掰過江月顏的腦袋,然後嘴巴狠狠地印在了她那嬌豔的紅唇上.

見到這一幕,白翰飛蒙了,緊接著臉色更是扭曲地嚇人,眼神當中充斥著瘋狂的嫉妒.

而江月顏更是傻眼了,被杜烽強吻著,美目瞪得滾圓,腦袋一片空白.

她一直潔身自好,除了商務上的握手之外,甚至連根男人牽過手都沒有.

江月顏為了擺脫今天白翰飛的糾纏,無奈之下,才拿杜烽擋箭的.

然而此時,自己的初吻,就被眼前這個臭司機給奪走了?

短暫的發懵之後,江月顏反應過來,就想要推開杜烽,美目當中滿是羞憤和寒意.

不過不等她有所動作,杜烽就先停止了這次強吻,主動把她給推開了.

下一秒,只見這家伙非常嘚瑟地沖白翰飛笑了笑:"怎麼樣?現在信了吧?趕緊滾蛋,以後別打我女人的主意."

白翰飛這時候妒火中燒,見到一直連手都牽不到的女神,竟然被杜烽當著他的面親吻,他幾乎失去了理智.

"狗東西,你給我去死!"

怒罵著,他一拳朝著杜烽的面門打了過去.

從他的拳風看來,這家伙竟然還有點功夫底子.

如果是普通人被這一拳打中,鼻梁骨肯定要斷,打出個腦震蕩也不稀奇.

杜烽的眼神冷了下來,在對方的拳頭打到自己之前,手掌後發先至.

"啪!"

一聲脆響,白翰飛的身子,打著轉地倒在地上,原本英俊的臉上,頓時多了一個五指印.

"真不知道誰是狗東西,不但能叫,還想咬人?呵呵……"

杜烽一臉冷笑,不屑地晃了晃手掌說道.

"你敢打我?小子,你死定了!"

白翰飛捂著側臉,牙呲欲裂地瞪著杜烽.

"曹,還敢叫?"

杜烽臉色一狠,還要上去盤他.

江月顏見狀,趕緊一把拉住了杜烽:"你給我住手!"

天吶,自己這是招了個什麼司機?

一言不合就強吻自己不說,動起手來更是毫不含糊.

這個人怎麼這麼暴力?

他知道他打的是什麼人麼?白家的大少,是你一個司機說打就能打的?

"白少,你別跟他一個粗人一般見識,你還是趕緊走吧,改天我一定登門道歉."

拉住杜烽,江月顏一臉苦笑地急聲說道.

白翰飛從剛才杜烽那一巴掌,就知道自己不是這小子的對手.

見到杜烽這架勢,他毫不懷疑這愣頭青敢給自己來第二巴掌.

"小子,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惡毒不甘地看了杜烽一眼,撂下一句狠話,白翰飛開著自己那輛保時捷卡宴,快速消失在了小區門口.

他知道自己再呆下去,只會在江月顏面前繼續出丑.

不過今天這仇,他絕對牢牢記下了,等待杜烽的,將是他白家大少瘋狂的報複.

說讓杜烽死,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

這邊,等白翰飛走後,江月顏回過神來,轉頭看向杜烽.

美目當中盡是寒意,憤恨和羞怒!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杜烽此時恐怕已經萬箭穿心了!

下一秒,她揚起玉手,朝著杜烽的臉頰狠狠地扇了過去.

啪!

然而,她的手卻在半空中,被一只大手給抓住了.

"你這個混蛋,流氓!放開我!"

江月顏咬牙切齒道.

一向心高氣傲,從不正眼瞧男人一眼的她,竟然被杜烽給強吻了.

可想而知她心里有多麼氣惱!

她這時候,真是厭惡痛恨極了杜烽,恨不得把杜烽的臉給抽爛也不解恨.

"我混蛋?我流氓?"

杜烽冷笑著反問道,看著江月顏的眼神,是如此的淡漠不屑.

"江大總裁,你是不是覺得能給你這樣的女神做擋箭牌,我應該感到受寵若驚才對?

但你想沒想過,如果我是個普通人,你這種做法,會給我招來一場災禍?

剛才你那個追求者,家世不一般吧?那麼對于我這個假冒男友,他會怎麼做?

打斷腿?沉江?制造一場意外?

如果我是個流氓,你這種無視他人安危的做法,又算是什麼?毒婦麼?"

話音落下,江月顏臉上的表情凝滯,張了張嘴巴,一時間啞口無言.

她剛才沒有想太多,只是想用杜烽來擺脫白翰飛的糾纏而已.

再加上她見到杜烽臉上的抓痕,本來就覺得杜烽不是什麼正經人,所以就想利用他一下.

但沒想到,這家伙竟然會直接假戲真做,強吻自己.

不但如此,還冒出這麼一番靈魂質問來.

江月顏被杜烽說的,都感覺好像是自己做錯了一樣?

這個家伙,竟然說自己是毒婦?

"你……"

一向冰冷強勢的江月顏,一時間委屈得淚水在眼眶當中打轉.

最後,她深吸了一口氣,咬著銀牙道:"就算我利用你又怎麼樣?你別忘了,你是我的司機.當初招聘的時候就講過,你有幫我解決麻煩的責任,所以我用你做擋箭牌,是你的份內之事,而你……"

"而我親你,就是盡最大努力,來做好我的份內之事.我不親你,剛才那小白怎麼會相信呢?做戲要做足,江總,您說對麼?"

杜烽接過江月顏的話,一臉邪笑地問道.

話音落下,江月顏怒極反笑,看著杜烽咬著嘴唇點了點頭,收起那種憤恨,表情變得平靜的嚇人.

"好!好!你說得對.但是抱歉,你被解雇了,今天是你這份工作的最後一天!"

上篇:第二十章 莫名躺槍    下篇:第二十二章 他,還在公司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