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囚龍第三十章 這一刻,我的世界只有你   
  
第三十章 這一刻,我的世界只有你

g,更新快,無彈窗,!

程詩雙也不知道,杜烽這家伙什麼時候來到了自己身邊,更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地,被他拉著手上了台.

但她就是出奇地沒有反抗拒絕,在那雙溫熱的大手抓住她的小手時,一種說不出的安心湧上心頭,竟然讓她有些不知所措和無法抗拒,剛才的怨氣好像一瞬間都消失了.

然後,就只留茵茵站在那里,嘟著小嘴巴,一副好像被遺棄的小可憐一樣.

就算其他人再不情願,但在這種"要面子"的場合,在杜烽拉著程詩雙上台的時候,舞曲還是配合地響了起來.

台下的人,一個個看著杜烽,都恨得咬牙切齒.

一個個心中暗道,要是早知道這位程美眉這麼容易被忽悠著牽手上台,剛才老子也跳出來了!

麻痹的,台上那家伙也太無恥太花心了.

剛才還為了跟江月顏跳舞一擲千金呢,轉眼就去跟這位程美眉獻殷勤,什麼玩意兒啊?

太渣了,渣到了人神共憤哇!

說什麼就是沖著喜歡項鏈才競拍的,我們信你個鬼哦!

而不管別人怎麼想,只見此時的杜烽,已經握著程詩雙那白嫩的小手,在台上舞動了起來.

讓程詩雙想不到的是,杜烽的舞技竟然出奇地好,原本生澀的她,竟是被帶動的進入了狀態.

此時此刻,他們兩人,就是全場的焦點.

而進入狀態的程詩雙,美目看著杜烽,竟是有些迷離和依賴,只感覺在這一刻,整個世界,仿佛只剩下了眼前這壞壞的,卻能帶給他無線安全感的家伙.

在這一刻,她沉浸在仿佛只有杜烽的世界里,忘卻了自己所有的煩惱,忘卻了家族帶給她的傷痛,忘卻了那自己一直逃避,卻仿佛夢魘般籠罩著她的婚約.

……

天色開始暗了下來,距離江川市還有二百多公里的省道上,一輛猛禽越野皮卡急速飛馳著.

"汪嗚嗚……"

只聽車內,不是傳來一陣陣吠叫聲.

聲音當中仿佛蘊含著濃濃的興奮,焦急,期待.

"媽的,白影你個沒良心的,跟我在一塊兒,怎麼沒見你這麼興奮?

哎……後爹就是後爹啊.一要見到親爹了,心里立馬就沒我這後爹了."

皮卡駕駛位上,一名相貌英俊到可以用妖異來形容的青年,看著旁邊的大白犬笑罵道.

下一秒,只見一條濕漉漉的大舌頭,就沖著他伸過來了,對著妖異青年的嘴就是一陣狂舔.

"得得得,住口!我不說你了還不行?真是日了狗了!"

妖異青年連聲喊道.

然而聽見這話,白犬頓時呲起了牙,沖他嗚嗚地悶叫,一副凶巴巴的樣子.

白犬不知道是什麼品種,體長超過了一米五,四肢極其粗壯,但結合整個身軀卻給人一種勻稱健美的感覺.

這是一條軍犬,一條身經百戰的犬中之神.

對待同伴戰友,他可以絕對服從,也可以單純天真,撒嬌賣萌,但對敵人來說,他卻是一片白色的死神之影!

"干啥?嚇唬誰呢?要不咱倆下去比劃比劃?"

妖異青年見狀,頓時把眼一瞪.

白犬頓時把牙呲得更凶了,身上的白毛都立了起來,竟然一根根像是鋼針一樣.

"我靠,動真格的啊?我怕了你了還不行?老子日天日地日空氣,就是不日狗,行了吧?"

妖異青年一咧嘴,一副怕怕的樣子.

話音落下,白犬頓時收起凶相,沖著他的臉就舔了起來,換成了一副呆萌憨厚的模樣,然後繼續一臉期待地看著前方,一雙棕色的純真眸子當中,帶著濃濃的思念.

妖異青年也是一樣,雙目閃爍著精光:"哈哈哈,老大,你肯定想不到,我來了!還給你把白影帶來了!"

……

一曲舞畢,程詩雙從失神當中恢複來之後,面對杜烽,又換上了一副冷臉.

剛才拍賣時的莫名怨氣,仿佛瞬間又回來了.

下台之後,她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拉著坐在那里大吃特吃的小茵茵,就朝著會場外走去.

接下來就是一場俗不可耐的酒會了,是那些富豪,官員,二代們,形成各自的圈子,互相攀比或者拉攏人脈的時間了.

對于這種場合,程詩雙一點興趣都沒有,帶著茵茵准備離開.

至于某人,繼續去討好你的美女上司去吧,最好今晚也別回去了.

"唔……程姐姐,這里有好多好吃的,茵茵還沒吃飽呢."

茵茵嘴巴上還沾著奶油,不依地嚷嚷了起來.

"沒吃飽回家我給你做,這里烏煙瘴氣的,有什麼好呆的?"

程詩雙沒好氣的訓斥道.

聽見這話,小丫頭直接嚇哭了,哇哇叫道:"不要,我要在這里吃,我不要吃程姐姐做的,哇嗚嗚……"

程詩雙頓時臉色一黑,一臉挫敗.

自己做的飯,有這麼可怕麼……

"程小姐,你這是要走了麼?"

就在此時,一道悅耳的聲音響了起來,只見江月顏沖這邊走來,微笑著問道.

"哦,原來是江總."

程詩雙愣了一下,然後淡淡地打了個招呼.

不過本能的,她美目當中不禁帶著一絲敵意.

"程小姐,剛才那條項鏈讓你破費了,杜烽是聽了我的吩咐,才跟曹少龍競價,你千萬不要誤會.這樣吧,你把你的賬戶給我,我把錢轉還給你."

江月顏淡然笑道.

面對這美貌絲毫不輸于自己的美女老師,她也隱隱起了比較的心思.

此時表現的非常大度,實則是想要壓程詩雙一頭.

"不用了,我是真的喜歡這項鏈才拍的."程詩雙笑了笑,不在意地搖了搖頭.

"哦?我還以為你是因為杜烽,故意賭氣呢."

江月顏戲謔地說道.

"江總想多了,我跟杜烽又不熟,因為他有什麼好賭氣的.倒是你,好像對你這個司機很青睞啊."

程詩雙反問道,兩女之間,隱隱有股火藥味彌漫.

"青睞?從何說起?你指的是願意跟他跳舞麼?那是因為,我僅僅把他當成下屬看而已."

江月顏語氣表現的非常不屑.

這個時候,杜烽站在旁邊,聽見這兩個女人的對話,有種想吐血的沖動.

你們兩個,把老子貶得一文不值,有考慮過當事人的感受麼?

"不是,我說你們倆……"

杜烽扯了扯嘴角,想說點什麼.

"閉嘴!""閉嘴!"

幾乎同一時間,兩個互相之間,起碼表面上還笑盈盈的女人,異口同聲地呵斥出聲.

杜烽一個激靈,非常機智地從旁邊拿了塊糕點,塞進了自己的嘴巴,有效地緩解了不敢說話的尷尬.

而下一秒,只見兩女再次笑臉相對.

有時候,女人之間的友誼,來的就是這麼莫名其妙,或者說,江月顏在刻意為之的情況下,交際能力還是很強的.

剛才互相之間還隱隱有些敵意的兩女,在沖著杜烽同時大發雌威之後,好像突然成了同一戰線.

聊了一會兒之後,漸漸變得熟絡起來,最後江月顏表示今天讓程詩雙破費了,怎麼也要請她吃頓飯.

程詩雙推卻了幾次之後,見對方態度誠懇,也就應了下來.

十分鍾之後,杜烽駕駛著賓利添越,載著兩大一小三女,朝著江川市南郊駛去,目標是那里非常出名的土財主農家菜.

用江月顏的話說,就是那些大酒店做的菜,都是由統一培訓出來的廚師做出來的,吃起來一個味兒.

想吃點不一樣的,新鮮的,還是要去這種農家菜館.

車上,江月顏和程詩雙坐在後面,中間是茵茵那個熊孩子.

杜烽一個人,非常沒有地位的,在前面當著司機.

聽著後面不時傳來的說笑聲,杜烽都被弄的心怪癢癢的.

這平時都挺高冷的美女,什麼時候活躍起來吧,還真讓男人受不了.

就在杜烽尋思著,怎麼能插下嘴,彰顯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時,臉色突然變了!

上篇:第二十九章 敗家娘們    下篇:第三十一章 止不住的眼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