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囚龍一百二十二章 我是你什麼人? (第四更)   
  
一百二十二章 我是你什麼人? (第四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杜烽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程詩雙聽見這話,頓時一臉黑線:"什麼沒跟陌生女人說話,我又不是那種占有欲變態的女人,什麼亂七八糟的……再說了,你跟別人怎麼樣關我什麼事!"

"嘿嘿……"

杜烽訕訕地笑了笑.

不過下一秒,程詩雙卻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美目一凌,盯著杜烽說道:"而且,你騙誰呢?你能老實了才怪,我剛才怎麼感覺,黎千藝一直在盯著你看呢?"

話音落下,某人咳嗽了一聲道:"我這麼帥,被人多看幾眼也正常.哈哈,她估計是看上我了唄."

程詩雙被某人的厚臉皮給打敗了,翻了翻白眼"哦?"了一聲:"人家一個大明星,會看上你?她看你的眼神也不對勁,一副要恨不得要剝你皮的樣子!說,你對人家做了什麼?"

杜烽扯了扯嘴角,想到昨天發生的事情一陣心虛,不過看程詩雙這樣子,好像還不知道.

于是他訕訕地笑道:"你都說了,人家是大明星,我能對她做什麼,真是的,哈哈……"

聽見這話,程詩雙暗道也是,黎千藝這種大明星,怎麼可能跟這個家伙有交集?

這個時候,杜烽轉移話題道:"對了小雙雙,這次回老家怎麼樣,順利吧?"

話音落下,剛才還在用一副審視表情看著杜烽的程詩雙,臉色頓時一滯,俏臉擠出一絲笑意:"挺好的."

杜烽挑了挑眉,察覺到了程詩雙的異樣.

"怎麼了,回去跟家里人鬧別扭了?"

程詩雙笑了笑:"沒什麼的……"

說著,只見她美目閃過一抹安然,無比複雜地看了杜烽一眼.

這一眼,竟然包含著許多東西……眷戀,不舍,無奈,茫然,依賴……

就是這一眼,竟然讓杜烽心里猛然悸動了一下.

他沒想到,一個人瞬間的眼神,竟然能夠複雜到這種程度.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眼前強顏歡笑的程詩雙,杜烽竟是感覺她整個人是如此的壓抑,好像什麼東西,一直籠罩著她一樣.

"喂,想什麼呢?來,為了慶祝我回來,我們喝一杯."

這個時候,程詩雙笑顏如花,好像再次變得開心了起來,舉起了面前的酒杯沖杜烽說道.

杜烽看著她那動人的嬌顏,卻感覺心里堵得慌,臉上擠出一抹笑意舉起了酒杯:"來,干杯."

下一秒,兩人碰了碰杯,同時一口喝掉了杯中的紅酒.

可能是喝的太急,只見程詩雙的臉蛋兒上,霎時間浮起一抹紅暈,看起來無比動人.

緊接著,她又給自己和杜烽倒上了半杯:"來,大流氓."

杜烽額了一聲:"詩雙,先吃點東西吧,這麼喝容易醉."

"怎麼,我都不怕你怕什麼?醉了多好,醉了就沒煩惱了."

程詩雙一板俏臉,露出一副不悅的表情道.

杜烽看著她,突然咧嘴笑了,點了點頭道:"好,今天我陪你."

他能感覺得到程詩雙有心事,清醒的時候一直壓在心里,並不見得是好事.

她的心事,杜烽以前就察覺到過,而在今天回來以後,似乎表現的更加明顯了.

或許,喝醉了能傾訴出來也不錯,而且,杜烽很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接下來,只見平時滴酒不沾的程詩雙,一杯一杯地朝著肚子里灌.

喝完了一瓶紅酒之後,她又從酒櫃里直接拿出了幾瓶度數不低的洋酒.

而杜烽在此期間,也一直陪著她,默默地干掉一杯又一杯.

兩個人不知道喝了多少,只見這時候的程詩雙,俏臉布滿紅暈,看起來無比動人,醉態已經十分明顯.

"當啷……"

她再次干掉一杯威士忌之後,杯子從手中滑落,人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只見程詩雙的美目,此時似乎噙著一絲淚水,無比複雜地看著杜烽,然後突然笑了.

似乎因為喝醉了在說胡話,她語無倫次道:

"大流氓,我多麼慶幸遇見了你……又多麼希望,從沒見到過你.呵……呵呵……"

說著,她有些神經質地笑了起來,笑著笑著,淚水不禁從眼角滑落.

從沒見到過杜烽,她大不了心如死灰,無奈地接受家族的安排,麻木地面對自己的命運.

然而,上天卻讓她遇見了這個家伙,這與其說是一種幸運,何嘗不是一種殘忍?

讓她心中更加的不甘,更加的悲哀無奈.

杜烽此時緊皺起眉頭,看著程詩雙,一股說不出的心疼,壓抑和煩躁湧上心頭.

下一秒,他一把抓住了程詩雙的手腕,把她從桌子上拉了起來,眼睛直視著她的美目沉聲問道:"詩雙,你到底怎麼了?告訴我!"

程詩雙打了個酒嗝,醉醺醺地看著杜烽傻笑了起來,一把推開了杜烽,搖頭道:"沒怎麼啊,我今天高興,所以要喝酒.喂,你不會已經醉了吧?"

"詩雙!你有什麼心事,說出來,我能幫你."

杜烽再次一把拉過她的嬌軀,攬在自己懷里,擲地有聲地說道.

程詩雙聽見這話,臉上露出了一抹嘲弄,指著杜烽笑了起來:"你?你能幫我什麼?沒人能幫我……呵呵……沒人能幫我的!這就是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告訴你有什麼用?真是……可笑……"

杜烽聽見這話,心里更加堵得慌,也喝了許多酒的他雖然沒醉,但整個人的情緒卻處于某種容易激動的狀態當中.

看著程詩雙這個樣子,他心里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下一秒,他猛然抓住了程詩雙的肩膀,晃了晃她的身子道:"告訴我,是不是你家里出了什麼事?你有什麼苦衷,我給你做主!"

話音落下,程詩雙整個人先是怔在了那里,然後一把推開了杜烽,有些神經質地嗤笑道:"你干嘛?你問那麼多干什麼?你以為你是誰,你是我什麼人?我用得著你給我做主嗎?"

說著,她的眼淚卻是像斷了線地珠子一樣落了下來.

"對不起,我喝多了!"

下一秒,推開杜烽的她,深深地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然後擦了擦眼淚,轉身就朝著包廂外走去.

然而剛邁出兩步,程詩雙卻是踉蹌了一下,整個人直接朝著地上摔去.

杜烽看著那嬌弱的背影,在這一瞬間湧起一股莫名的沖動.

只見他腳下一點,在程詩雙摔在地上之前,就一把抱住了她.

感受到懷中那溫軟但卻微微顫抖著的嬌軀,看著她美目中那種茫然和無助,杜烽的心狠狠地顫了顫.

在這一瞬間,那種沖動被他無限放大!

這麼多年游蕩在世界各地的他,並不是沒接觸過各色的女人,其中甚至也發生過某些情感甚至身體上的糾葛.

但最終,杜烽都選擇了讓彼此成為生命中的美好過客而已,並沒有干涉對方的生活和命運軌跡.

但此時此刻,杜烽從沒有像現在這樣,這麼想要真正進入到另外一個人的世界.

此時的杜烽或許沒醉,但在酒精的作用下,在程詩雙此時狀態的刺激下,他的理性幾乎被感性和沖動所淹沒.

他的呼吸前所未有的粗重,看著程詩雙的眼神,既帶著愛憐,又顯得無比霸道!

緊緊摟著懷里的嬌軀,杜烽沉聲道:"我沒有資格過問你的事,是麼?好,今天我就讓你明白,我是你的什麼人!"

"老子,要當你的男人!"

伴隨著一聲低吼,杜烽一把抱起程詩雙,朝著包廂內的沙發撲了過去.

"杜烽!"

程詩雙驚呼了一聲,美目在這一刻,充滿了迷茫……

"砰砰砰"

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規定,你懂嗎?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黎千藝的惱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