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囚龍第一百三十九章 哭的稀里嘩啦   
  
第一百三十九章 哭的稀里嘩啦

g,更新快,無彈窗,!

"藥味兒?咦?好像是有呢."

程詩雙聽見茵茵這麼問,也仔細地聞了聞.

下一秒,只見茵茵聳動著小鼻子,順著味道來到了客臥門前.

"程姐姐,是大壞蛋爸爸的房間里散發出來的."

"哦?"

程詩雙挑了挑秀眉,一臉狐疑地湊了過去聞了聞.

此時她們站在客臥門口,頓時清楚地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藥味.

這一下,兩人對視了一眼,臉上都露出了驚疑之色.

而白影仍舊趴在那里,懶洋洋地看了一眼,繼續興致勃勃地看著電視.

它是經曆過下午的事情的,自然知道怎麼回事,一點都沒大驚小怪.

不過那股濃郁的藥味,卻讓程詩雙和茵茵有些擔憂起來,不知道杜烽房間里怎麼了.

"進去看看."

程詩雙說著,擰了擰房間的門把手,卻沒有擰動.

杜烽之前走的時候,是把門給鎖上了的.

于是程詩雙在焦急之下,趕緊跑回二樓,拿上了客臥房門的備用鑰匙.

好不容易把門打開,下一秒,一大一小兩女臉上的表情,頓時都凝固在了那里.

"啊!"

緊接著,傳來兩聲尖叫,兩女那僵住的表情,幾乎同時變成了驚嚇,害怕以及擔憂.

只見一具渾身纏滿了紗布的身體,此時直挺挺地躺在客臥的創傷,還有絲絲血跡透過紗布滲了出來.

因為臉上也被紗布纏著,所以看不出這個身體主人的容貌.

不過在這棟別墅里,躺在杜烽的床上,程詩雙和茵茵自然而然的就把他當成了杜烽.

看著他這副模樣,兩女瞬間受到了一萬點驚嚇!

"杜烽?"

程詩雙花容失色,聲音顫抖著喊道.

"大壞蛋爸爸,你這是怎麼了啊?嗚嗚……"

茵茵哇地一聲就哭了出來,小小的身子一溜煙地跑了過去,看著床上的人,大眼睛里滿是淚水和擔憂.

而程詩雙也跟著跑了過去,一臉失魂落魄地坐在床邊,看著這慘兮兮的人,捂著嘴也哭了起來.

"杜烽,你怎麼了這是?你沒事吧?"

"汪嗚……"

這個時候,趴在那里的白影聽到里面的動靜,也來到了門口,見到哭的傷心欲絕的兩女,頓時沖她們叫了一聲.

不過她倆可不懂白影想要表達的意思,看著床上的人,依舊哭的聲色俱戚.

甚至喊了半天,床上的"杜烽"都沒反應,她倆哭的越發傷心了.

"嗚嗚嗚……爸爸,你醒醒啊,醒醒啊……"

"杜烽,你怎麼了?你這個傻瓜,傷成這樣還給我做飯,卻自己躲起來騙我說出去了,不讓我知道?"

"你干嘛要對我這麼好?醒醒好嗎?我知道錯了,我不該冷淡你的……"

程詩雙此時哭的梨花帶雨,美目看著床上的"杜烽",眼神無比複雜.

她這時候是擔心的要死,也感動的要命.

這個大流氓,竟然傷成這樣,還給她和茵茵提前做好了飯,怕她們擔心,就把自己關在臥室里,騙她們說有事出去了?

一時間,程詩雙想到她跟杜烽之間的種種,哭的更加淒然了.

"杜烽,我知道你今天是想跟我表白,我接受你了好不好?"

"你醒醒啊,我想通了,不管怎麼樣,起碼我們現在還在一起,我應該好好珍惜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我不會再不理你了……"

"杜烽……"

茵茵這時候小手也不斷抹著眼淚,哭的稀里嘩啦:"大壞蛋爸爸……嗚嗚嗚……"

一時間,別墅里一片愁云慘霧,回蕩著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的哭聲,簡直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就在此時,只見一道身影輕車熟路地走進了客廳,臉上的表情滿是驚愕.

杜烽這會兒一回來,就聽見程詩雙和茵茵哭的那叫一個傷心,心中一驚,趕緊快走了幾步.

當他站到客臥門口,見到兩女坐在那里,守著昏迷不醒的叢嘉偉哭天喊地的時候,嘴角不禁抽搐了幾下.

而白影此時蹲坐在客臥門口,見到杜烽之後,歪著大腦袋,露出了一個人性化的無奈小眼神,好像在笑話里面的兩個傻妞兒一樣.

"咳咳……你倆干嘛呢?"

杜烽咳嗽了兩聲,然後滿頭大汗地出聲道.

看著掛著淚水的兩張臉蛋兒,心里說不出的好樂……

聽見這聲音,正在哭泣的程詩雙和茵茵,同時頓了一下.

下一秒,她們轉過頭來,見到站在那里的杜烽時,臉上的表情頓時凝固在了那里.

程詩雙一臉驚愕茵茵眨了眨大眼睛,嘴巴微張.

"杜烽?"

"大壞蛋爸爸!"

下一秒,茵茵蹭地一下,從床邊跑了過去,直接撲到了杜烽的懷里.

"大壞蛋爸爸,你……沒事啊?"茵茵被杜烽抱了起來,眨巴著大眼睛,捏了捏杜烽的臉問道.

而程詩雙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又看向杜烽,臉上的表情有些精彩.

"這……你……"

"呵呵,你們以為這是我啊?放心吧,我才沒事呢."

杜烽哪還不明白怎麼回事,這時候一臉玩味地看著程詩雙說道.

接著,他好像突然想起什麼,壞笑道:"對了,我剛才聽見某人說什麼來著?"

程詩雙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冷哼了一聲:"什麼都沒說."

茵茵這個時候卻是抹了抹小臉,舉著小手道:"程姐姐說她接受了你的表白,要當爸爸你的女朋友哦."

話音落下,程詩雙俏臉頓時一紅,狠狠地瞪了茵茵這個小叛徒一眼.

杜烽哈哈笑了笑:"你看,還是茵茵誠實.哎……不像有的人啊,說話轉眼就不認賬,這怎麼為人師表?"

程詩雙又羞又氣地跺了跺腳,趕緊轉移話題,掐著小蠻腰質問道:"你少在那說些有的沒的.我問你,你干嘛去了?渾身這麼大的酒氣?"

杜烽額了一聲,想到那天喝了點酒,差點把小雙雙給欺負了,頓時一陣心虛.

"沒……沒什麼,跟朋友稍微喝了點兒."

程詩雙哼了一聲:"那這個呢?怎麼回事?這誰啊?"

說著,她指了指床上的人,俏臉上滿是氣憤.

這個混蛋把這里當成什麼了,怎麼什麼人都往家里放?

害的自己和茵茵嚇了一跳,要不是現在自己要對這個家伙保持冷淡,現在絕對上去掐死他.

杜烽見到程詩雙那不善的眼神,訕訕地摸了摸鼻子.

"他是我一個戰友,收了些傷,我就臨時把他帶到這里治療了一下.小雙雙,理解理解."

程詩雙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看見叢嘉偉傷的好像很重,也是于心不忍.

"哦,那他沒事吧?剛才我們……那樣,都沒醒?"

杜烽搖了搖頭:"問題不大,不過今晚可能要睡在這里了."

"哼,隨便,我是不介意,不過你可要睡客廳了."

程詩雙撇了撇嘴,無所謂地說道.

聽見這話,杜烽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不是吧?我記得二樓還有房間的,你給我收拾收拾?"

程詩雙翻了翻白眼,一副你想得美的表情.

杜烽見狀,"退而求其次"地壞笑道:"要不,你懶得收拾的話,我睡你房間也行啊.上次我見你床挺大挺軟的,我可以稍微委屈一下,跟你擠擠,嘿嘿……"

話音落下,程詩雙俏臉帶著一絲緋紅,無比羞惱地瞪了某人一眼,然後輕哼了一聲,抬腿就離開了客臥.

杜烽臉上還掛著壞笑,看著這妞兒離開,頓時撓了撓頭.

"誒?茵茵,剛才你程姐姐是不是沒反對?"

茵茵歪著小腦袋,好好想了想,最後點了點頭:"好像是呢,爸爸加油哦."

上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老大,你變了    下篇:第一百四十章 小雙雙,我來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