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囚龍第二百一十一章 殺機愈濃   
  
第二百一十一章 殺機愈濃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天傍晚,一座私人莊園大門口,只見杜烽從一輛出租車上走了下來.

炎狼此時一身便裝,帶著樸智姬,鯊魚和丑鬼在門外迎接.

"龍,哈哈哈,你TM終于到了."

炎狼忙不迭地跑了上去,跟杜烽來了個熊抱,開心的笑道.

"呵呵,我也不是大姑娘,用得著這麼盼我?"

杜烽也是一臉笑意.

兩個人如同長時間沒見的兄弟一樣,見了面表現出一股說不出的熱忱.

"頭!"

鯊魚粗聲打招呼道.

而丑鬼走了過來,跟杜烽互相之間捶了對方一拳.

"老大,回來了?"丑鬼那遍布傷疤的臉上,露出一抹看起來有著猙獰的笑意,然而眼神卻是非常激動真摯.

"嗯,回來了.你這臉上的疤,我這次回來看看能不能給你治好."

杜烽笑著拍了拍丑鬼的肩膀說道.

然而此時他心中,看著這曾經的好兄弟,心里卻是閃過一絲殺機.

如果野獸沒有扯謊的話,秋陽……赫然就是死在了丑鬼的手里.

杜烽此時忍著痛心和憤怒,盡量不讓自己表現出來,看了看周圍問道:

"對了,秋陽和巴拉森呢?"

"哦,他們兩個啊,出去執行任務了.哈哈,這兩個家伙這次沒能看見你,估計知道了以後,能氣的跳腳."

炎狼眼神閃爍了幾下,然後笑著解釋道.

"哦?也是,要是都閑著,那咱們暗翼該喝西北風了,呵呵……"

杜烽挑了挑眉,笑著點了點頭.

"龍,你的眼里就從來沒有我,是嗎?"

這個時候,樸智姬湊了上來,轉移話題道.

只見她幾乎跟杜烽貼在了一起,一臉幽怨地嗲聲道.

只見她今天穿了一件露肩的緊身連衣短裙,將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都展露了出來,配上那妖冶精致的臉蛋兒,絕對是一個人間尤物.

"哪里?你今天很漂亮,呵呵……"

杜烽這時候上下打量了樸智姬幾眼,不咸不淡地誇贊了一句.

話音落下,樸智姬露出一副雀躍的樣子,沖杜烽拋了個媚眼:"是嗎?我以為在你心里,我一直很丑呢."

對于她的這副表現,炎狼在一邊笑著,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畢竟一直以來,樸智姬喜歡血龍那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此時再次見到血龍,她如果突然冷淡下來,也就讓血龍發現反常了,炎狼也就沒有多想.

在他看來,樸智姬現在已經成了他的女人,從身體到心靈上,都是!

半個多小時之後,莊園內擺上了一張露天的酒桌,五人坐了下來,開始品嘗著特色佳肴,痛快暢飲.

儼然一副,兄弟久別重逢後的畫面.

只見杜烽右手邊坐著炎狼,左手邊是樸智姬.

杜烽不動聲色地跟四人敘舊暢飲,心里卻一直有著一分提防.

不過炎狼深知下毒等手段對杜烽沒用,倒是沒在酒菜上做什麼手腳,免得打草驚蛇.

這個時候,誰也看不見的是,樸智姬在桌子底下,一只腳蹭上了杜烽的小腿,然後在上面來回滑動著.

杜烽的表情一動,朝著樸智姬看了一眼.

只見對方臉上露出一絲勾人的笑意,舉起酒杯,甜甜地說道:"龍,我敬你一杯."

杜烽笑了笑,跟她碰了一下,然後一飲而盡.

只見樸智姬也不含糊,將杯中的烈酒一飲而盡,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酡紅,看起來無比嫵媚妖冶,一雙桃花眼看著杜烽,洋溢著濃濃的情意.

見到這一幕,炎狼的臉色閃過一絲不自然.

就算他知道樸智姬是為了不讓杜烽起疑,而跟以往一樣,面對杜烽時無比主動,心里仍舊十分的不是滋味兒.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樸智姬看著杜烽的眼神,卻並不單純是在演戲.

看著杜烽那棱角分明,充滿了男人味的側臉,她的心里一陣恍惚迷失.

此時的樸智姬,一只腳在桌下不斷蹭著杜烽的小腿,對杜烽進行著赤裸裸的勾引.

她心中充滿了意外和驚喜,因為這一次……杜烽竟然……沒躲開!

她知道杜烽對她一直很反感,對于她的主動和勾引,一向避而遠之,甚至表現出厭煩和抵觸.

然而這一次,樸智姬蹭了半天,杜烽竟然沒反應,任由她在桌子底下作為.

這讓樸智姬的心髒快跳了幾下,心說血龍這次回來,難道變了?

"狼,還記得我們是怎麼認識的麼?"

這個時候,杜烽大口喝了一杯烈酒,仿佛帶著一絲酒氣和醉意,看著炎狼問道.

"記得,當然記得!"

炎狼也灌了一口烈酒,雙目當中帶著一絲追憶,感慨地說道:"想當初,我從華夏的猛虎特種部隊退役後,在東歐跟鯊魚組建了一隊雇傭兵,當時正值X國內亂,我們這支雇傭兵受雇于X國zf軍,跟作亂的武裝力量作戰.

結果我不慎被對方俘虜,還是你當時帶著華夏的維和部隊,把我從對方手里救了出來.

要知道……當時我可是馬上要被斬首示威了."

炎狼說著,雙目帶著濃濃的感情波動看著杜烽,緊接著一股鬧灌下了一整瓶威士忌.

下一秒,他重重地拍在了杜烽的肩膀上:"哈哈哈……就從那時起,我就發誓我炎狼這條命,就是你的杜烽的."

在這一刻,他回想起以前的事情,甩了甩自己的腦袋,心里對杜烽的殺意,竟是在這時候動搖了.

此時,看著這一幕,丑鬼坐在那里,眼神里閃過一絲痛心.

而鯊魚見到炎狼此時的狀態,卻是暗暗皺了皺眉.

"是啊,我們可是過命的兄弟,能在戰場上把後背交給對方的人.而且我們兩個還有丑鬼和秋陽,同為華夏人,而你年紀最大,做事最穩重老練,更是能讓我放心暗翼交給你.

而現在,暗翼成了全世界排名第五的傭兵團,這一切,都是你的功勞."

杜烽感慨著說道.

"哈哈,說這些干什麼?你把暗翼交在我手上,我自然不會讓你失望."

炎狼擺了擺手,笑著說道,然而聽見秋陽兩個字,他的瞳孔卻是縮了縮,一顆心抽搐了一下.

這一瞬間,他心里竟是湧起一絲悔恨.

"狼,可是我有一件事不太明白.我們暗翼,怎麼前些日子會接受天罰的雇傭?接應阿瑞斯,幫他們得到了華夏的聲納武器資料!

要知道,你我同樣出身華夏,我們暗翼的第一准則,就是不得危害華夏的安全,為什麼……會接這麼一個任務?"

這個時候,杜烽盯著炎狼的眼睛,沉聲問道.

話音落下,飯桌上的氣氛,頓時一緊,現場頓時安靜了一下.

原本一臉激蕩感慨的炎狼,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雙目當中的悔恨,情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閃而過的冷芒.

下一秒,他看著杜烽,臉上露出一絲自責和氣憤.

"龍,這事你不提,我也想跟你解釋的.接這個任務的,是下面的人.

你要知道傭兵團發展到現在,我不可能對每個任務都一一過問.而且之前對方並沒有讓接任務的兄弟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只是付了大額的酬金,讓兄弟們前往約定地點等著接應目標.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雇主竟然是天罰的人."

說著,炎狼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一副懊惱自責的樣子.

而與此同時,他心里對杜烽的殺機,再次前所未有的濃烈起來.

哈哈哈……血龍!

你終究提起這件事了,終究向我炎狼問罪了?

我做任何事情,都要遵循你的意志?

你不死,我永遠是你的傀儡!把暗翼交在我手上?

呵呵,我終究只是你的一個管家而已!

上篇:第二百一十章 樸智姬的心思    下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執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