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囚龍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先走,我隨後就來   
  
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先走,我隨後就來

g,更新快,無彈窗,!

蓬!

只見丑鬼的身體砸落在地,口中不斷湧出一股股夾雜著內髒碎塊的血沫,被杜烽一拳轟得已經處于瀕死狀態.

這還是在攻擊臨身的前一瞬間,杜烽臨時收回了幾分力道的結果.

在那電光石火間,杜烽也猛然意識到了什麼.

"額啊……"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瀕死的丑鬼,卻是發出了一聲無比痛苦的慘叫.

杜烽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他的身上,此時瞳孔劇縮.

只見一只如同蚯蚓般,卻渾身血紅的蟲子,竟然從秋陽頭顱的鼻孔當中竄了出來,瞬間鑽進了丑鬼的手臂當中!

緊接著,原本應該奄奄一息的丑鬼,竟是發出了一陣歇斯底里的痛苦慘叫.

以他現在的狀態,是要痛苦到什麼地步,才能發出這種聲音?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炎狼,樸智姬和鯊魚的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馬特三人則一臉驚駭,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而杜烽站在那里,看了看自己剛才轟擊丑鬼的拳頭,又看向無比痛苦的丑鬼,一臉的驚疑,駭然和愧疚.

"丑鬼!你……"

他的聲音顫抖著說道.

下一秒,反應過來之後,杜烽瘋了一樣朝著丑鬼沖了過去,牙呲欲裂地喊道:"丑鬼!"

只見此時的丑鬼,已經因為重傷和痛苦不省人事,嘴里像是不要命般向外淌著鮮血.

杜烽整個人不斷顫抖著,此時此刻,心中充滿悔恨和悲痛.

"呵……呵呵呵,丑鬼到底還是站在你這邊!他竟然替你擋下了這噬心蠱!"

炎狼這時候自嘲地笑了起來,眼神變得有些複雜.

有不忿,有嫉妒,有怨恨,也帶著一絲感慨.

下一秒,他摸向自己身上那個炸彈遙控器,卻發現那個遙控器剛才已經被杜烽一拳震碎.

炎狼頹然一笑,心里此時反而竟然輕松了一下.

"噬心蠱?"

此時杜烽聽見炎狼這話,臉色頓時一變,看著不省人事的丑鬼,更是流下了悔恨內疚的淚水.

"丑鬼!你他媽為什麼這麼傻?你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老子用得著你幫我擋嗎?你他媽給我醒醒!"

杜烽歇斯底里地嘶喊著.

下一秒,他陡然反應過來,將秋陽的頭顱從丑鬼懷里拿出來用衣服包好,掛在身上之後,他連忙從懷里摸出了九轉伏羲針,在丑鬼的幾個命穴上快速紮了下去,想要吊住他的生機.

"哈……哈哈哈哈……"

"好!好啊!"

而就在此時,只聽一陣刺耳的笑聲響了起來.

只見樸智姬咬牙切齒地盯著杜烽,臉上既帶著怨毒,又有著濃濃的快意之色.

"兄弟情深,好感人的一幕呢.丑鬼果然還對你這麼忠心,甚至為了你豁出命去.

哈……哈哈……就算他為你擋下了噬心蠱又怎麼樣?

他要死了呢,血龍,你的又一個兄弟要死在你眼前了呢.

看你這副樣子,是不是比你自己中蠱還要痛苦?

看到你這麼痛苦,我真的好開心呢,哈哈哈……

而且,不等噬心蠱發作要他的命,你就親手把你的兄弟給殺了?

今天,就算你不死,以後你也將永遠活在痛苦和悔恨當中!"

樸智姬說著,那張原本姣好的臉蛋兒,看起來是如此的扭曲,當中充滿了報複所帶來的變天快意.

杜烽此時給丑鬼紮下數針之後,感覺到丑鬼那依舊快速流失的生機,一顆心沉入了谷底.

正如樸智姬所說,那種悲痛和悔恨,此時讓杜烽幾欲發狂.

下一秒,他深吸了一口氣,輕輕地將丑鬼放在地上,聲音哽咽地說道:"兄弟,黃泉路上,我不會讓你一個人的.你先走一步,我隨後就來!"說罷,他眼神一凌,牙呲欲裂地看向了樸智姬,語氣森然道:"我會下去陪他的!但在這之前,你必先死!"

樸智姬臉色一變,下一秒,刷的一下,竟是閃到了炎狼的身後.

炎狼猛然一驚,猝不及防之下,竟是被一把寒氣逼人的匕首,抵在了自己大動脈上.

"別過來!否則我就殺了他!"

樸智姬狠聲說道,表情滿是猙獰和毒辣.

"賤人,你要干什麼?"

炎狼此時被杜烽打成了重傷,再加上被樸智姬抵住了脖子,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驚怒無比地罵道.

"干什麼?剛才血龍和丑鬼湊得那麼近,你為什麼不引爆丑鬼防彈衣上的炸彈?怎麼,你也被感動了,不忍心殺你以前的兄弟了?哈哈哈……"

樸智姬冷笑著問道.

說著,她惡狠狠地瞪著杜烽,臉上帶著瘋狂之色喊道:"血龍,你再向前一步,我就殺了炎狼.我可以實話告訴你,這一切,都是我在背後慫恿他做的.來啊,想讓你的兄弟繼續死,你就在往前一步試試!"

杜烽此時面沉如水,語氣冰冷地說道:"要殺就殺,他已經不是我的兄弟."

"是嗎?好!那我就殺了他!"

樸智姬眼神一狠,手里的匕首頓時在炎狼的脖子上劃出了一道血痕,只要再割深一點,炎狼的大動脈就將血噴如注!

杜烽的眼神閃過一抹猶豫,腳步最終還是頓了一下:"住手!"

話音落下,樸智姬臉上頓時露出一抹得意之色,而炎狼雙目當中滿是意外,似乎不敢相信,到了現在,杜烽竟然還在乎他的生死.

而此時,杜烽的聲音,如同亙古寒冰般響了起來.

"炎狼的確要死,但我要親手送他上路.樸智姬,放開他,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否則,我會讓你死的比任何人都痛苦."

杜烽說著,看著樸智姬的眼神,如同能夠噴出怒火一般.

他從來沒有這麼恨一個人,恨一個女人!

然而此時此刻,卻真的想把樸智姬碎尸萬段,也不能泄心頭之恨.

"杜烽!看看你現在的眼神,你是有多恨我?哈哈哈,很好呢,不能讓你愛上我,讓你恨我也不錯!"

樸智姬此時,好像沒聽到杜烽的警告,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緒當中,如同神經質般笑了起來.

杜烽看著這個女人,心里感到恨之入骨的同時,也有著一絲悲哀.

因為一系列的變故,杜烽的心神一直在受到巨大的沖擊,注意力一直沒有放在納瓦身上.

而從拋出秋陽的頭顱之後,一直站在門邊沒有出動靜的納瓦,雖然默不作聲,卻一直沒有閑著.

只見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懷中,掏出了那枚金色的陰牌.

這個時候,他的嘴巴不斷翕動,無聲的念叨著一些奇怪地字節和音符.

就在杜烽想要趁著樸智姬情緒激動突然出手的時候,他只感覺自己的後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整個人好像突然被一股無比陰冷的氣息鎖定.

"啊!"

下一瞬間,杜烽臉色大變,只感覺自己腦海當中,似乎響起了一道無比淒厲的尖叫聲,讓人毛骨悚然.

緊接著,他的腦海當中,傳來一陣如同針紮般的刺痛.

那種痛苦,就算是他都感覺無法抵擋,仿佛直接作用在靈魂上一般,讓他的三魂七魄都跟著悸動起來!

"啊!"

下一秒,杜烽捂著自己的腦袋,無比痛苦地嘶吼了一聲,竟是直接滾倒在地.

這一幕,頓時讓所有人都驚了一下,不知道突然之間發生了什麼.

不過緊接著,樸智姬,炎狼和鯊魚就反應了過來,目光同時看向了此時臉色同樣有些蒼白的納瓦.

"是陰煞!哈哈哈,是納瓦大師的陰煞!"

鯊魚這時候咧開了嘴,一臉狂喜興奮地笑了起來,臉上滿是得意和後怕.

而樸智姬恨恨地瞪著倒在地上,臉色無比痛苦的杜烽,咬牙切齒地說道:"想殺我?你以為我們的手段,只有蠱蟲嗎?嘗嘗厲鬼的滋味兒吧!"

上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含怒一擊    下篇: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後的醒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