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第65章 劫機   
  
第65章 劫機

g,更新快,無彈窗,!

黃偉國和幻境的捆帶不知道割斷了沒有,如果過去被發現他們手中拿著小刀,那結果可能是一下子死了兩個有經驗的領航員.

雖然可能以後還會派過來一個,但可能不會象黃偉國這樣罩著她.那麼她的存活率會大大降低!

關鍵時刻,也只有發揮她炮灰的地位了.何凝煙想到這里,也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裝瘋賣傻:"救命,我不想去,嗚嗚嗚,我要回家,我不想去..."

沒想到這樣一嚎哭,立即有人響應,原本這些人的神經都崩得緊緊的,處于崩潰邊緣.這些話,一下擊中了他們最為脆弱的地方.這次被抓去,說不定到了晚上就會變為變異種的每餐,不少人失聲痛哭了起來.

"不,我不去,我要回去~"甚至有一個人真的崩潰了,跳了起來,試圖往飛機艙門那里跑.

"回去,立即給我回去!"拿著槍的變異種,一個槍托就將這個家伙給打暈了.隨後對著所有人吼:"不准再發聲音了,誰再說話,立即死."

于是飛機艙里啜泣哽咽的聲音輕輕響起,沒人再鬧,而變異種也忘了剛才要干些什麼.

何凝煙微微低下頭,裝哭泣的樣子,其實是側頭偷偷看坐在另一排的黃偉國和幻境...黃偉國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變異種是否正在看著他,等變異種轉過身時,伸出一只手,對著她舉起了大拇指.

哈,搞定了!她頓時心中松了口氣,接下來就看黃偉國和幻境的能力了.

變異種時不時來回走動,觀察俘虜們是否有異常.當它來回經過黃偉國他們三次時,黃偉國和幻境同時跳了起來,兩個人好似商量好一般,動作一氣呵成.

一個人搶槍,一個人雙手抱住了變異種透明的圓形頭盔,給拔了.

"噗~"的,只一下,變異種的大腦在黃偉國的槍托下開了花,砸得四散飛濺,腦漿一直飛到前面二排人的頭上.

幻境跑了過來,一刀一個地割斷了並排坐著的何凝煙和狄克的捆帶,隨後又去割其他人的.

"怎麼回事?"在前艙的變異種好似感覺到不對勁了,立即拎著槍走了過來.看到這里的人類已經解脫束縛了,立即舉起了槍,對准了.

解脫束縛的人,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變異種的槍口嚇得往後縮.

幻境卻慢慢地走了過去:"我勸你還是不要開槍.知道飛機現在在什麼地方嗎?如果這個時候開槍,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一個胡子拉碴,頭發如同愛因斯坦一樣還髒兮兮的中年男:"飛機飛行時高空氣壓低,為了使人正常的呼吸,必須給機艙內增壓,並保持在一個標准大氣壓.一旦開火射擊打穿了飛機的艙壁,結果很可能是毀滅性的."

所有人看了看他,他習慣性地去扶眼鏡,才發現此時他的眼鏡早就沒了,尷尬地咳嗽一聲.看來也是知識分子.

幻境直接了當:"打穿了飛機,氣壓的作用,可能將整個機艙撕裂,飛機墜毀,大家一起完蛋."

隨後還將黃偉國的槍拿了過來,拿在手中,威脅性地慢慢往這個變異種走去:"反正我們早晚都會死在你們的嘴里,要不要我現在就開一槍,大家一起完蛋?"

"那你打算怎麼辦?"這個變異種顯然智商比地面上那些高很多,光口齒表達能力來說,這些變異種絕對強很多:"飛機是由我們控制的,難道你們想全身而退嗎?還是放棄掙紮,立即投降."

剛說完,狄克和何凝煙已經將能收集到的各種東西,全部往這個變異種的頭上扔.飛機上最多的自然是嘔吐袋,雜志,還有墊椅子的布套.

其他人一看,也跟著一起做.變異種被扔過來的各種東西,砸得看不清人了,它兩條機械手臂亂揮著,雖然努力想把人擋在外面,但有人翻過幾張椅子,用腳踢中它的中段位置,一下將它踹翻了.

一倒下,幾個男人一窩蜂地沖過去,幾腳就將它的大腦象豆腐一般踩成個稀巴爛.

等到黃偉國剝開人群,這個變異種已經死了.他帶著遺憾:"至少要留個活口吧,否則怎麼談判."

"未必能談判,這些東西都自私得很."一個人說道.

現在飛機在一萬英尺上飛行,飛到哪里還不知道,開飛機的一定是變異種.幻境問:"誰會開飛機?"

所有人相互看看,終于有一個喏喏地開口:"我開過..."

"那就你了."狄克一下把他給抓了出來.

"可我從來沒開過民航,開的是撒農藥的..."這個人急了.

"現在也只有你了,至少你開過."狄克也只有趕鴨子上架.

"不是說這些變異種很自私嗎?那很簡單."幻境嘴角抿起:"綁架機長,槍指著它腦子,讓它開到我們要去的地方去,否則崩了它."

這辦法好,反正都是死,豁出去了.

"非常好."突然喇叭里傳來了一個聲音.嚇了大家一跳,都扭頭看著聲音所發出來的地方.

"是誰?"黃偉國試探著問.

"噢,請容我介紹自己一下,我就是打算請你們到我基地做客的最高長官."聲音很是清晰,聽上去應該是個五十歲左右的男性.

最高長官...大家面面相覷,變異種都發展到了有階級,有領導人了?

"我們不想去你的基地,只想要離開."黃偉國試圖討價還價:"在你們眼里,我們跟一塊美味多汁的牛排沒什麼二樣."

"嗯~,說得沒錯!"這個最高長官還有點幽默感:"但你們沒有選擇.你們別想沖到駕駛室,威脅機長該航線,門關得很緊.就算你們沖進去了,它也會選擇規定的航線,因為它改變航線的話,會死得更慘.所以你們還是乖乖地坐在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只要聽話,我保證,你們的生活沒有想象得那麼糟."

"不能相信."不用黃偉國說,已經有人表示極度的不信任,畢竟對方是異類.他慫恿著大家:"我們打死了二個變異種,還不一下飛機,它們就把我們給吃了."

"噢,這都是誤會,看來它們采用的方式比較粗魯,對此我表示歉意."這個最高長官很輕描淡寫的口吻,讓人感覺,這個家伙不簡單:"你們也看到了,我們和普通的,你們所謂的變異種不一樣.我們已經找到方法,麻醉後,在變異過程中沒有任何痛苦,如果被我們吃了,未必是件壞事.不用為了外表不盡如人意而擔心,反正我們的樣子都一樣,只是在前期不能接受外貌的改變罷了."

這是什麼樣的變異種呀,怎麼說話起來象個政客.

有些人動搖了,幻境當然不會同意這樣的事情發生:"我的樣子那麼帥,才不當變異種.做人類有什麼不好,非要去當一個腦殼一踩就爛,永遠不能洗澡的變異種.真不知道,你們分不分男女."

"人類已經很少了,剩下的人類變成我們是遲早的事情,但既然不想加入我們,也可以繼續當人類,這就是我們從各地尋找幸存人類的初衷,留下我們原本的模樣,並且已經制定了一條和平共處的辦法.你們將受到最高級別的保護."這個長官語氣一直非常的緩和,很懷疑他到底是不是變異種:"還有一點,你們沒其他選擇,如果非要不配合,那麼把飛機炸了吧,我還有很多架,也不缺飛行員."

一下點中了死穴,如果對方並不在乎飛行員和飛機的話,那麼他們手中一點籌碼都沒有.

此時傳來了其他變異種的聲音,口吻強硬,語氣和那個長官有著天壤之別:"現在聽我的命令,立即放下手中所有的東西,回到原來的位置上.飛機還有十分鍾就要降落,到時雙手抱在頭部,坐在位置上不准動.立即,馬上,否則我們將這架飛機用導彈打下來,聽到沒有,這不是玩笑!"

當然不是玩笑,核彈都開花了,別說導彈了.

沒有選擇,只有乖乖地聽話.看到其他人都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一臉死灰色地等待著未來未知的命運,何凝煙也只有和隊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光靠他們四個人,是無法做成事情的,更何況在飛機上.

說是十分鍾就會降落,但足足飛了半個小時,大家就伴著旁邊兩具被砸爛的變異種尸體,心中忐忑不安地等著.

飛機終于緩慢下降了,當在平坦地飛機場上猛地一沉,並且繼續往前滑行時,更沒有機會了.

"全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雙手抱著頭,不准出聲,不准站起來,否則立即槍斃..."廣播里一遍遍播放著這樣的話,強硬.

艙門打開了,從外面走進一大波穿著保護衣的變異種,但中間居然還夾雜著一個人類.

這下大家愣住了,只見這個男人,三十多歲,硬朗的臉上線條象刀一樣刻畫出來的.他雙手背後大步走進來後,環顧四周,目光炯炯有神:"我是詹姆士上尉,過來接你們的,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也為了你們的命考慮,最好不要做什麼蠢事.在這里,不光有變異種,還有很多象我一樣的人,你們將得到最好的保護,至于以後如何選擇,完全由你們自己決定."

哪怕這個詹姆士上尉並不是討人喜歡的家伙,但這話讓所有的人燃起了希望.這里居然能得到最好的保護,並且成為什麼可以由自己選擇,簡直是個避難所.

雖然變異種的話不可信,但這個可是人類,的的確確人類,他的皮肉沒有被啃掉,骨頭沒有被拆除,身上還套著一件陸軍制服,皮鞋擦得蹭涼,走起路來也是軍人作風.

這下所有人都不在試圖抵抗和逃跑,乖乖地配合著,被重新綁上了捆繩,一個個從飛機上下去.

飛機場上還有很多穿著防護服的變異種,也有很多機場工作人員.

那個舉旗示意一架戰斗可以起飛的,是個變異種.在戰斗機里的,前面駕駛員是變異種,後面副駕駛卻是個人類.一輛運輸客人車開來了,司機是人類...好似那麼的和諧,變異種和人類共同構建了這樣一個軍事化管理的飛機場.所有的一切都讓大家吃了定心藥,老老實實地上了車,坐在了椅子上.

車開了,往前面的一排房子那里開去.

車一路開進了房子里,看上去象一個巨大的倉庫.里面人類喊著:"男人左邊,女人右邊,洗澡,體檢,登記資料."

所有負責體檢什麼的都是人類,看上去並不象是凶神惡煞的樣子,讓人又放心了不少.

這次運來的人中,只有七八個是女人,其他的都是男人.可能,男人的體能比較強,跑步逃命速度比較快,才加大了幸存機率.

何凝煙坐在椅子上,有人過來,查看她的頭發,而前面的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人開始盤問:"姓名,年齡,國籍,原來的居住地址."

她也只有回答:"全忘了,我只知道我叫何."

"忘了很正常,災難面前,會有失憶的想象."這個女醫生居然還安慰她:"你現在很安全,以後會慢慢記起來的.何是姓還是名?"

"姓."何凝煙回答.還真希望什麼都記起來,可一切都忘了.

"什麼學曆,從事什麼職業,這個還記得嗎?"女醫生的聲音很柔和,一點都沒有剛才那個上尉的盛氣凌人.

她搖了搖頭,也確實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而後面的人對著女醫生說:"沒發現虱子和臭蟲."

天,送來這里的人可見有多慘.

女醫生打量了她一番:"很少能看到有乾淨的,看來你的朋友把你照顧得很好.好吧,現在你先去洗澡,換一身衣服,隨後還有食物.如果以後記起來,隨時可以補登記."

那麼好?當走進澡堂,里面已經有女人開始洗起來了.她這才相信,走進的確實是澡堂,而不是屠宰場,也不是毒氣室.(未完待續.)

上篇:第64章 被俘    下篇:第66章 避難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