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第81章 拉人   
  
第81章 拉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如果是有毒的,那應該是蝰蛇,蛇好似已經醒了,正吐著蛇信慢慢地開始卷起粗壯的身體.

好大的蛇,如果不是腦袋看上去是有毒蛇,第一眼會認為是蟒蛇,碗口粗,有二米長.身上的花紋和地上的水泥碎石幾乎融為了一體.

何凝煙不動聲色地慢慢脫下了自己的運動衣外套,瞅准了,猛地扔了過去.而此時蛇也發動了攻擊,只不過它的頭立即被外套包住了.

她趕緊地上去,用棍子猛打了蛇一下,還要繼續打時,被黃偉國阻止了.

"我來吧!"黃偉國蹲下來.

"小心,有毒."剛才的緊張讓她微微喘氣.

"往後退."黃偉國讓大家往後退,隨後用樹枝小心翼翼地挑起了衣服.蛇豎起了頭,對著他們吐著蛇信,屬于禦防狀態,一直看到他們離開了,這次慢慢地游走.

"給!"黃偉國將衣服還給了她:"變得那麼冷靜,不錯."

"為什麼不打死,晚上還有蛇肉吃."她抖了抖外套後,將個衣服給穿上.

"有其他肉,就不要吃冷血動物的肉,病菌和寄生蟲多.它只是保衛它自己的地盤,任何生命都要值得尊重."黃偉國拿著棍子繼續往前走.

任何生命都要值得尊重,赫赫,那他們的生命誰又來尊重?何凝煙自嘲地笑了笑,跟著繼續走.

安德烈曾經說過,在這里生存的三大禁忌.一,不能犯傻;二,不能送死;三,不能動情.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有可能人都是假的,關鍵時刻,甯可一起死,也不能自己一個人死,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別人有沒有在利用你.

而黃偉國幾乎全都犯了,可他依舊是個很好的領航員.

這里簡直快成為野生動物的家園了,當人類的作用消失時,河流又重新回到原來的軌道,草木不用擔心修剪和除草劑,肆意地生長,動物也脫離了牢籠,遵循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自然規律,形成這里的食物鏈.

黃偉國好似發現了什麼,前面好象有個人,確實有個人.是個女人,她雙臂緊緊抱住了自己,抖抖索索地慢慢往前走.

黃偉國走了過去,問:"你叫名字?"

女人顯然是受驚了,一看到黃偉國,象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這里是哪里,我為什麼在這里?"

"不要害怕,以後慢慢告訴你,知道自己叫什麼嗎?"黃偉國的語氣顯然比以前安德烈好得多.

安德烈問完名字,扔下一句"不想死就跟著"就只管自己繼續走.

女人是白種人,臉型很小,據說這樣臉型的人,北歐居多,淡淡的金發,臉上留有小雀斑.在這里的女人,都沒辦法化妝,全部打回了圓形,而這個女人以前應該是畫眉毛的,沒有眉筆畫的時候,淡金色的眉毛,而且弄得很細,猛地一瞅,看上去象是沒眉毛一樣.

"我叫珍妮弗."女人回答,她突然很是驚訝:"我想不起來我姓什麼了,我幾歲,我是誰?"

老外也是有姓名的,名在前,姓在後.此時何凝煙他們的名字占了便宜,全能記得,而老外卻只能記住前面一段,後面全忘了.

看珍妮弗大約只有二十三四歲,雖然她眼角已經稍有皺紋,那也是白種人老得比較快,再加上沒有化妝.

黃偉國問:"除了你之外,還看到其他人嗎?"

珍妮弗搖了搖頭,手依舊緊緊抓著黃偉國的胳膊:"我是誰,從哪里來的,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

這些問題他們都回答不出,也是正在尋找著答案..

"跟著一起走吧,也有個照應."黃偉國帶著這個女人繼續往前走.

這層開始加人了,又走了大約百余米,又看到個人.只不過這個人是沒辦法問了...一只公獅正在撕扯他,已經斷氣了.

珍妮弗害怕地躲到了黃偉國的身後,聲音象蚊子叫:"我怕."

"別怕,我們慢慢離開."黃偉國帶著所有人,又一次的避開了.等走到較為安全的地方,才分析:"所有野獸都會護食.這個時候不要靠近和驅趕,而且它們有了食物,會先吃完,除非不夠吃,才會發動進攻.如果這些猛獸真的撲上來了,就拿著棍子往它們眼睛,嘴巴里捅,只要它覺得攻擊你會導致它有可能受傷,就會放棄.要知道野獸也不想死,它們在野外受傷的話,幾乎等同于死亡."

這些話在野外生存教程里也說過,還說過如果碰到熊去裝死,那麼就等著真死吧,熊也吃尸體.

再走過去一段路,前面迎面走來了一群人.沒錯,是一群,一共五個,而為首的是個女人.

"好象是另外一個隊伍!"狄克輕聲嘀咕.

看陣勢,確實象是另外一隊,而身為領航員,會走在最前面帶路.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為首的是個女人.

何凝煙一看到這個女人,腦海里就跳出了一個人,安娜.但這個女人不會是安娜,安娜已經死了.這個女人是個黑人,身材又高又結實,黝黑的臉上有著一雙犀利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手中拿著一根樹枝當做棍子,身上穿著和他們一樣的運動服,那是從休息區帶過來的.身後跟著的人,有的是隊友,有的也是新加入的.

這個也很好分辨,穿運動服的多是老員,而新加入的,都穿著白色圓領汗衫,一臉的惶恐.

何凝煙感覺這個黑人女人天生就是主角的料,從她平靜又自信的臉上就能看到.

這個女人看到了他們,直接走了過來:"我見過你,應該沒有說過話."

"好象是的."黃偉國自我介紹了一下.

女人回應:"我叫黑珍珠,他們的領航員,怎麼樣,一起走?我當領航員."

"憑什麼?"狄克叫了起來:"你幾級,等級最高的當領航員."

黑珍珠揚起了眉毛:"5級,過了這關,我可以去神域了."

狄克不服氣地辯駁:"黃也是5級,但他上一關優秀,休息區享受的是6級待遇."

黑珍珠一個不齒地冷笑:"正巧我也是.要麼你們過來,我當領航員,要麼自己管自己的人."

黃偉國考慮了一下後開口:"行吧,那麼..."

"那麼你們管你們,我們管我們!"何凝煙先一步打斷了黃偉國的話:"我只希望黃當領航員,他帶著我都過了二關了."

"我也是!"狄克立即跟上.

"那隨便吧,祝你們好運!"黑珍珠對著,抓著黃偉國胳膊的珍妮弗問:"那你呢,菜鳥,是到我這里,還是跟著他們?我這里已經有五個人了."

"這里是什麼地方?"珍妮弗還在迷茫中.

黑珍珠話說得很硬:"這里是什麼地方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算跟著這三個人在一起,還是跟我五個人在一起.好好看看這里的環境,如果碰到狼群的話,你覺得那里更強大,能保住你的命?"

珍妮弗左右看了看,四周的殘垣斷壁被一棵棵植物所包圍,剛才一頭獅子啃著一個人,已經吃掉小半...她慢慢地松開了手:"抱歉."說完就低著頭,走到了黑珍珠的那邊.

"不能這樣吧,把我們的人拉過去."狄克爆了,覺得不公平.

"不用!"黃偉國伸出手,示意不要說了:"要尊重別人的選擇,我們走吧."

"對了."黑珍珠冷冷地看著狄克:"大家都可以自己選擇,想走到哪邊隨便.誰的隊伍更強,自然呆在哪個隊伍里."

"說得沒錯."何凝煙也還了一句,否則黃偉國太受氣了:"希望能在休息區里再見到你,恕不奉陪了."

說完勾著黃偉國的胳膊,往旁邊走.

等走遠了,等到她把手放下來,跟在身後時,黃偉國這才輕聲道:"其實我當不當領航員不要緊,他們人比較多,人越多,活下來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們又不是猴子,越多越容易活.人家猴群是一個家族,團結一心的.看看黑珍珠這樣子,整天想著爭權奪勢,她隊伍里,還只有一個老員,其他三個都是菜鳥.我可不放心,把我的命交給一個不認識不熟悉的人手里."何凝煙是看清楚的,看起來黑珍珠的人多,其實老員只有一個,而且這個人勢跟著她能活下來的,還是後面增加上去的,還是個未知數.

黃偉國鼻翼里呼出一口氣,笑了:"那麼大家一起想辦法活吧."

又走了近半個小時,找到了一個人,是個男人,身體很結實,叫埃爾法.

埃爾法也是同樣的問題:"我在哪里,為什麼在這里?"

"以後就會知道的,現在要想辦法活下去."黃偉國在前面走著,用手中的棍子一直擊打著前面的路面,這樣做就可以將前面草里的蛇蟲給嚇走.

"那你們是誰?"埃爾法問.

"等等!"何凝煙好似看到了什麼,停了下來,轉身用棍子一邊打著草,一邊往旁邊走.

旁邊有條小河,而河邊長了不少野草.

"何,干什麼?"黃偉國問.

何凝煙拔了幾根草後,連著根在水里涮了涮,洗得較為乾淨後拎過來了.

"這草可以吃."埃爾法伸手接過一根,直接根部放在嘴里嚼.

"赫,不錯嘛,哪里學來的?"黃偉國表示出了欣喜.

"我以前好象見過,知道能吃."她為了轉移目標,轉而對著埃爾法:"你怎麼知道的?"

埃爾法一愣,想了想後繼續嚼著嘴里的草根:"忘了,反正知道能吃."

"還有點甜,味道還行!"狄克已經大口大口吃上了:"這下不用擔心餓死了."

"好象哪一關都沒餓著你吧."何凝煙戲謔了一句.

"哪一關...很多關,什麼關?"埃爾法很敏銳地感覺到了問題.

"以後..."正要糊弄,冤家路窄,黑珍珠來了.

黃偉國轉身,正要帶著人走.

"哎,大高個,到我這里來吧,我的隊伍人多."黑珍珠一手拿著棍子,一手插著健壯的腰肢.而此時她的隊伍里已經是七個人了,他們又找到了一個.

看到埃爾法站在那里,沒有什麼表示,應該是猶豫著,畢竟是新人,不知道狀況,黑珍珠鼓動起來:"剛開始,可以隨便選擇,你又沒有賣給他們."

"沒錯,誰都沒有賣給誰!"何凝煙也手插著腰爭鋒相對:"我們那里有句話說得非常好,話可以說錯,但人不能看錯."

埃爾法一愣,左右看了看,應該是對比了一下人數和實力.

"過來吧,明智的人都知道怎麼樣選擇."黑珍珠對著他招手:"這樣我們就有八個人了,哪怕碰到狼群,也能抵擋一陣."

黃偉國微微歎氣,對著埃爾法道:"你自己看吧,當然我還是希望你留下來."

什麼什麼呀,黃偉國這個爛好人,如果埃爾法再過去,他們又只剩下三個人,這里可是類似叢林的地方.埃爾法如果知道這草能吃,應該也有一點野外生存經驗的,哪怕他是個剛來的新人.

"我好象沒有聽到這里有狼叫,只有一只大黑貓在亂叫."何凝煙不客氣了,說什麼也要爭取一下,她將手里剩下的草全部塞給了埃爾法:"我氣都氣飽了,不想留在這里聽貓叫,我們走!"

說完,拿著棍子,就一邊打著前面的地面,一邊往另外的方向走去.走到黃偉國身邊時,推著黃偉國,對著他使眼色,讓他在前面領路.

黃偉國很接靈子,看了看她和埃爾法,拿起棍子一言不發地繼續領路.要去就去,要留就留,反正要走,怎麼說也沒用,索性高姿態點.

埃爾法又看了看對面的人,想了想後,拿著手中的草,跟上了黃偉國他們.

"笨蛋,居然不過來,就等死吧!"黑珍珠也不怕吸引野獸,河東獅吼了.

走到見不到黑珍珠時,黃偉國問:"怎麼不去她那里?"

"去才怪!"何凝煙先一步回答了:"也不看看她那里的人什麼樣子的,才多久,二個已經掛彩了,白汗衫上都是血.打一半都是菜鳥,一點經驗都沒有,碰到事情時只能當炮灰."(未完待續.)

上篇:第80章 休假結束    下篇:第82章 小做判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