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第84章 迂回   
  
第84章 迂回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下珍妮弗不敢再上來了,跌坐在地上,嚶嚶的哭.可哭有什麼用,現實就是現實,站錯了隊,是要付出代價的.

雖然狄克做得有點過火,可這樣也是徹底打消別人念頭的辦法.

大家繼續往前走,留下了黑珍珠的那一組.走出去好遠,還能聽到黑珍珠大聲罵隊友白眼狼的聲音.

其實這樣罵,反而更帶不好隊伍.搞了半天,黑珍珠為了拉人,說她是5級,結果是4級,還一晚上死了二個人,這樣一來,人心更散了.

現在的目標很簡單,就是想辦法從這個圍獵場出去,上山躲避.黃偉國帶著他們一路往西,不時看看太陽,辨別方向.

"如果沒有太陽,應該怎麼辦?"黃偉國適時地問.

何凝煙想了想後回答:"看樹葉,往往朝著南面的樹葉長得比較茂密."

"是個辦法,還有嗎?"黃偉國表示贊許:"但冬天樹葉全都掉了怎麼辦?"

大家正在想著,埃爾法先回答了:"尋找一棵稍微粗大點的樹,觀察樹皮,一般樹皮光滑的為南面;較為粗糙的為北面.也是利用樹木吸收陽光的原理."

"對!"黃偉國拿著棍子往前探路,哪怕在說話時,也不敢放松警惕:"埃爾法,很有可能你以前真是干特種部隊之類,有你加入,我們很幸運."

"謝謝."埃爾法只是道謝,其他的話沒說,少言慎語的樣子很符合硬漢形象.

其實埃爾法也看出了黑珍珠薄弱的地方,而不是一味追求人多.

突然黃偉國發現了什麼,立即停了下來,隨後示意有狀況.前面的樹後空地上,隱約有輛車,跟昨晚的越野車是一樣的車.

大家跟著黃偉國盡量不發出聲音地走到了一個樹後面,往車那邊看去.

這是一個大約有二十平米的空地,地上鋪著水泥.歲月的侵蝕和植物的強大生命力,讓一些草頂出了水泥,一些藤蔓也在地上爬.但如果要長出大樹來,應該還要個一百年吧.車的旁邊,是二頂帳篷,人應該睡在里面.昨夜捕獵了一晚上,現在睡覺.不知道晚上還會繼續不,希望他們醒過來後,駕車離開.

而帳篷前生著篝火,在篝火旁邊,堆放著一些動物尸體.

一只豹很倒黴的死了,皮被剝了下來.還有一頭羚羊,頭被砍下,頭可以拿回去,做個標本掛在家里牆上什麼的.肉已經分割開,一些吃剩的肋排隨意地扔在了篝火旁邊.應該已經烤了吃了點,嘗個野味.

這里沒有人的尸體,人頭當然不敢掛在家里的牆上,人肉也不打算吃,所以拍了照後就遺棄了.

看著篝火旁的各種戰利品和即將被扔掉的尸骨,就想起昨夜他們殺人的一幕,感覺帳篷里睡著的人,是食人族的.

黃偉國做了個手勢,讓大家悄悄離開.離這些人越遠越好,如果被他們看到,會立即拎著槍跑出來的.

大約又走了二十來分鍾,終于走到了邊緣,但大家被眼前長長的鐵絲網給愣住了!

這顯然是人為的,鐵絲網不是普通的,鏽跡斑斑,而是制作精良,就跟發達國家監獄里的一樣.高大約五米,哪怕跳躍得再高,也夠抵擋住袋鼠了.

"那就爬過去."狄克提議:"反正上面有洞,扣著爬過去不難."

"是不難,但看看那里!"黃偉國手指了指不遠處一只死掉的兔子,它躺在鐵絲網邊上.

埃爾法拿起一塊石頭,對著鐵絲網扔了過去.石頭觸及鐵絲網,"噗~"的一聲彈開了,還冒出火星來.

"通電的,媽的."狄克罵了出來.

這下慘了,做得也太絕了,鐵絲網攔一下就行了,為什麼還通電呀.難不成,以前這里也捕獵人類?

看著鐵絲網對面,就可以上山了.可看得到,過不去.

"走,再想辦法."黃偉國左右看了看後,朝著一邊走去.

黃偉國順著鐵絲網走,一路上,時不時能見到動物尸體.都是誤撞到鐵絲網上,觸電身亡的.

棍子打到草上時,驚動了一只田鼠,慌不擇路,"噗~"的一聲,田鼠撞在了鐵絲網上,立即斃命.

狄克看著鐵絲網旁的田鼠尸體:"吃嗎?"挺大的,都快成小貓了.

"怎麼吃?"黃偉國反問.

"當然是烤著..."狄克立即想到一個問題,不再說下去.烤需要生火,一旦生火,火光會吸引那些捕獵者.

順著鐵絲網走了大約十來分鍾,黃偉國又一次的躲了起來,因為前面大約一百米處有出口.

出口是一個關卡,門口有幾個拿著槍,穿著迷彩服的人把守.大家都不敢去,看守是什麼樣的態度都不知道.

一輛卡車來了,看守把門打開,車開了進來.隨後從車上下來幾個人,將卡車上裝的箱子一一打開,並用木棍驅趕.從箱子里跑出來大約十來頭野豬,隨後是四只狼,一只黑豹,一公三母四只獅子...

"呿,呿~"這些人大聲驅趕著.動物趕出來後,直接往里面跑去.

一車動物卸完,司機准備要走.看守大聲地問了:"哎,什麼時候再來?這次客人興趣很好,槍響了一晚上,他們還有一晚上!"

"過兩天再來!"司機將卡車的擋板抬起,插削插上.

"下次會不會有兩條腿的?"看守問.

"哪里有那麼多二條腿的?"司機從兜里拿出一瓶水咕嚕嚕喝了幾口,手背抹了下嘴:"給錢人家也不干,又是車又是槍的,根本逃不掉,就是來送死的,再缺錢,也要命呀.說是下次如果有二條腿的,不能用槍,只能用弓箭什麼的,否則死得太快了."

說完上車,走了.看著卡車出去,門又重新關上了.

果然這里也獵捕人類,而過來打獵的,都是有錢人.花了錢,以追殺動物為樂趣.這里是個野生動物園,更是個狩獵場.

那麼就不可能從門口出去了,那些看守有可能把他們當做獵物,如果硬要闖出去,就不知道會不會立即斃了.

離開門口遠了,何凝煙才長長歎氣:"想要出去,要麼電網斷電,要麼躲在卡車上."

好似目前也只有這二種辦法了,要麼還有一種...狄克說:"總共四個看門的,能不能解決掉?"

"不能硬解決,他們是指紋加密碼開鎖的."黃偉國看得更加仔細.

"這個不是問題."何凝煙覺得難度很大:"怎麼樣把四個人一下全解決掉,他們背的槍,可都是小型沖鋒槍,連發的."

這里野獸多,如果有野獸撲過來,就要在沒撲倒之前,一梭子彈撂倒.所以都配有精良的武器.

埃爾法突然說:"何,你的箭我看看."

何凝煙立即將背著的弓箭遞了過去,其實弩更好.弩只需要把箭搭上發射器,瞄准就行,技術含量低,而弓箭必須有射箭基本功才能對准.

埃爾法從她背後背著的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搭上後,對著一棵樹的樹干,"噔"的一聲後,箭"哆"的一聲,射入了樹干.

"厲害,很准!"她驚歎了起來:"你以前一定學過."

"不知道."埃爾法看著手中的弓箭:"反正感覺熟."

只要以前會的,憑著本能就立即上手,不用學.

埃爾法走過去,想將箭從樹上拔了下來,但以入木三分,為了不損壞箭,掏出軍刀將箭挖了出來.箭就那麼十來支,這里可不象是電視電影里,箭好似永遠也射不完.

看到埃爾法回來了,她從埃爾法手里接過箭和弓,埃爾法也會意地遞給了她.

捏在手里,試著象阿爾法一樣,可完全沒有感覺.

"這樣捏著,肩膀抬起來,要平..."埃爾法看她不會,旁邊指導著.

"噗~"的射出去,箭軟綿綿地掉在了地上.

"哈哈哈,都還沒拉足."狄克跟著大家都笑了出來.

"顯然我不會."她無奈,于是將弓遞給了埃爾法:"這個還是給你用吧."

埃爾法接過後,將掉在地上的箭撿起來,放回了箭筒,將箭和箭筒背在了身上.

黑夜總會來臨,今晚這些家伙還會打獵,所以先要找個地方躲起來.

"先吃點東西,呆會兒我們回去,少喝點水."黃偉國提醒著.

"回哪里?那棵大樹,這要走多久,天黑時走得到嗎?"狄克叫了起來.

"不,是回到門口那里,我們去那里過夜."黃偉國自信地說.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卻是最安全的.那些打獵的,一般性只會在里面翻,不會去大門附近找獵物.而動物因為電網和大門看守的槍,會盡量遠離.大家頓時豁然開朗,醍醐灌頂.

水喝多了,就要排出來.不想解手時被發現,就要盡量不尿.

吃完後,又休息了一下,黃偉國帶著大家往回走.走到大約約千米的地方停下來,等到天黑時,悄悄靠近,躲在了距離大門只有二百米不到的地方.那里沒有大樹,也只有躲在樹後的草叢里.

透過植物,遙遙能看到大門口亮著的燈.

野外蚊子很多,特別是在草叢里.大家都拿出了床單,將自己包裹住,只留下了二個鼻孔透氣.就看到十幾只蚊子時不時停在被單上,找著可以下嘴開餐的地方.

篝火當然不能生了,有時身邊會有悉悉索索的聲音,是小動物的腳步聲.

還是輪流值班,何凝煙換班時,用手拍了拍埃爾法.埃爾法一下就醒過來了,下意識就去摸刀.看四周無異常,就知道是換班了,對著她舉起大拇指,意思明白了.

是個好手,她暗暗慶幸,象這樣有實戰經驗的人越多,隊員的存活率就越大.將床單拉下來,遮住了臉,靠在樹干上,閉上眼睛.

槍聲時不時響起,也不知道是哪個動物倒黴,還是黑珍珠隊伍里哪個人大限已到.但離他們很遠,應該料不到,他們居然躲在大門不遠的地方.

就這樣,平安無事地過了一夜,天亮了.

醒了過來,她睜開了眼睛,正要直起身.

"別動!"黃偉國壓低著嗓子.

怎麼?她沒再動,眼珠子轉了一圈後,就看到了身旁盤著一堆東西...尼瑪,是蛇.

蛇受了驚動,醒了過來,吐著信子.頭是三角的,渾身碧綠,別看個頭小,毒性應該不小.

她眨巴了幾下眼睛,意思是明白了,就依舊靠在樹干上.

蛇一般不會攻擊人類,除非肚子餓了的大蟒蛇,否則咬死人類也吃不掉.只會在感覺有威脅時攻擊,一般都是因為夜晚寒冷,找個溫暖的地方.只要蛇感覺到了熱了,就會走.

反正現在還早,再休息一下.可隊友著急了,黃偉國想幫她趕走蛇,但只微微一動,蛇就頭扭過去,虎視眈眈地對著他.

埃爾法輕聲道:"別動,熱了就會走."如果冒然行事,萬一被蛇咬了,救命的地方都沒有.

就這樣等著,好似狄克比她還要緊張,大滴大滴的汗都從鼻翼上冒出來.

太陽慢慢升起來,火熱的陽光從樹蔭里射下來,斑駁地照在地上.這條綠色終于動了,要麼不動,一動起來就飛快地游走了.它也知道,如果不快點,這群人有可能把它打死.自然界就是如此,一般都不會冒傻氣,走錯一步,就有可能招惹殺身之禍.

"噓~"狄克手背擦著汗:"嚇死我了."

所有隊友都陪著她一起等,不敢動,生怕激怒蛇.她感謝:"謝謝,讓你們擔心了."

"沒事,沒事!"狄克裂開嘴笑了.

黃偉國帶著贊許:"何,你越來越沉穩了."

冷靜是活下去的首要,平時可以插科打諢,但關鍵時刻必須冷靜再冷靜,哪怕獅子已經撲上來,也要冷靜地拔出刀,趁著獅子撲倒自己時,將刀插進獅子的肚子里.

草草收拾完,黃偉國就帶著大家往遠離大門的地方走了一段,再坐下來吃東西.

看著黃偉國愁眉不展的樣子,何凝煙問:"為了怎麼出去發愁?"

"嗯."黃偉國歎了口氣:"要麼硬闖,要麼繼續留在這里到處躲."

硬闖的話,就要和拿著輕型沖鋒槍的看守死拼,他們四個人,經常是二個在外面,二個在房子里.而留在這里,還剩下十三天,不知道有多少有錢來尋刺激的人過來,有車有槍有各種裝備.

"我倒是有個辦法."埃爾法說話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83章 捕獵    下篇:第85章 一車醉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