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第85章 一車醉漢   
  
第85章 一車醉漢

g,更新快,無彈窗,!

已經十點了,但帳篷里鼾聲由震.有一人抱著來福槍,坐在篝火旁,打著瞌睡.坐在經過昨天一晚上驚險刺激的捕殺,加上司機一共五個人都累了.

"嗖~"一支箭冷不丁地射了過去,直接射穿了坐在篝火旁的腦袋.這個家伙一聲沒吭的,直接身體往旁邊一倒,不再動.

黃偉國手中抓著軍刀,帶著所有人,彎著腰,飛速地跑了過去.

跑到篝火旁,狄克去拿倒在地上咽氣的家伙抱著的來福槍,而黃偉國和埃爾法已經是一人一個帳篷的沖了進去.

等到何凝煙跑到帳篷里時,黃偉國已經解決了一個,正在和另一個厮打.這個家伙吃得好,塊頭大,黃偉國沒有占上風.

想都沒想,直接軍刀捅了過去,對准腰椎偏上點,應該是肝髒部位,一刀下去,再一轉...這是健身房里教的,可以割破肝髒主動脈.

刀拔出來的那一刹那,血也噴射而出...她一看就蒙住了,沒想到會那麼多的血.

"嗯~"這個大個子手剛捂上被捅的部位,腳已經軟了."噗通"倒在了地上,哪怕下面有墊子,血依舊從身下淌出.這樣流血,不出幾秒就會昏迷,半分鍾就回天乏術了,就跟割破脖頸處的主動脈同樣的.

黃偉國喘著氣,看了看她後,就往帳篷外跑,留下帳篷里的一具尸體和一個即將成為尸體的.

埃爾法!何凝煙立即醒悟,埃爾法還在另外一個帳篷里.她也立即轉身,往外跑.

到了的時候,埃爾法已經解決了帳篷里的二個人.

"身手不錯!"黃偉國贊許著.埃爾法可沒她那麼血腥,弄得血流如注的,從二具尸體上看,一個是刀子直接捅進了心髒,而另一個是搏斗後扭斷了脖子.

埃爾法果然厲害,這活干得乾淨利落.他蹲了下來,開始在尸體上翻了起來,但沒有翻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嗨,看到我在車里翻到了什麼?"狄克從外面走了進來,一只手拿著沖鋒槍,一只手中抓著一瓶酒,眼睛都發亮了:"車里還有."

將尸體上的衣服扒了下來,按照身材往身上套.至于尸體就扔到了樹林里,交給那些野獸處理吧.這些家伙過來尋開心時,一定沒想到自己會成為食物.

"這樣能行嗎?"何凝煙從帳篷里出來,擔心地問,攤開手臂給大家看,她身上的衣服顯然很不合身.這次來捕獵的客人沒有女人,也沒有身材象她的男人,最小的衣服都可以當及膝裙了.

"不試試怎麼知道?"黃偉國拿起了酒瓶子,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漱口後才咽下:"嗯,這酒不錯,市場價一二千美金一瓶."

"嗯,確實好."狄克已經喝得臉頰微紅了.

"別喝醉了,等出去後再喝."黃偉國將他的酒瓶搶了下來.

"再給我喝一口,一口就行,還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呢."無論狄克怎麼樣說,黃偉國就是不理.

"你也喝."埃爾法將酒瓶遞給她.

她搖頭:"我不喝酒."

"行!"埃爾法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後,對著她"噗"地一噴.

一個猝不及防,噴得滿身就是.她一愣後,皺起眉:"干什麼?"

"想要出去的話,必須的!"埃爾法平靜地說.

"哈哈哈,喝喝呀..."一輛越野車,載著二個正在相互勸酒的醉醺醺客人往門口開去.

"停~"門口的看守站在門口舉起了手.

車停下了,看守走了過去,看了看司機:"你的臉很陌生,新來的?"

作為司機的埃爾法平靜地回答:"是的."

他們確實打算直接從門口出去,黃偉國和埃爾法說,作業看守已經交接班了,就是說這班的看守並沒有看到已經留在里面二天的客人.

看守皺眉:"你喝酒了?"

"沒辦法,客人硬逼的."埃爾法裝出很是無奈的樣子.

"哈哈哈,喝,喝呀~"狄克索性跳下了車子,拿起酒瓶就往看守的嘴里塞:"來來來,喝,喝呀!"

"別,我...咚咚咚...不能喝...咚咚咚..."看守說不能喝,已經灌下去幾口了.

"哈哈哈,好酒吧,這送你了!"狄克將剩下的半瓶子就塞進了看守的手里,跳上了越野車.

而黃偉國"醉得"也差不多了,用力拍打著座位靠背,滿嘴噴著酒氣的大聲嚷嚷:"開車,快開車,外面一群小妞還等著我."

看守拿著半瓶酒,這酒確實不錯,剩下的還送給他.他往車里看,這些狩獵結束,開心異常的客人,身上的衣服雖然有疑似血跡,但他們玩的就是狩獵,應該是動物的血.還有一個已經喝醉了,一身的酒氣,直接躺在了後座下面,帶著迷彩帽子呼呼大睡著.再後面的車廂里,放著各種戰利品,殺死獵物的皮,頭.

看守于是後退二步,對著房間里的人喊:"開門."

自動鐵門開了,埃爾法發動車子,不急不忙地均速開了出去,而車里的"客人"還在吵吵鬧鬧的喝酒.

終于逃出來了,逃出這個鬼地方.

埃爾法開著車,後面兩個喝醉的"客人"等到出了大門五十米後,立即酒醒了.而裝睡的何凝煙也爬了起來,坐在了位置上.她身材矮小,如果跟著一起演戲可能穿幫,不如就躲在車里,躺在地上裝睡.

"現在去哪里?"何凝煙將帽子拿下,中長發從帽子里滾落下來.

于是在車里就討論起來,狄克想索性出去,車里沒有現金,但有空白支票,還有一張這個人簽署的意外傷害風險自負的合同,上面有他的簽名.練熟了這簽名,去提出來個一二萬,就足夠混到剩余的十二天.

"不行."黃偉國搖頭:"兌現支票時,需要去銀行,那里有攝像頭.如果消費時用支票,被發現作假,會一路追查過來."

"查到又怎麼樣,大不了抓進去,還沒等到開庭宣判,這關已經結束了."狄克說得很讓人動心,畢竟拿著錢住在有人的地方,比躲在山上,風餐露宿好很多.

"等進了監獄,會讓我們活著嗎?一定會在監獄里設置一個土霸王,到時要麼揍死你,要麼撐大你的菊花."黃偉國雖然有點恐嚇和危言聳聽,但不是不可能.

"那麼投票吧,是拿著支票開車一路花,還是上山."狄克索性來個投票:"我選擇拿支票走."

"我選擇上山."黃偉國還是堅持著想法.

何凝煙已經聽到了現在,心中有點譜了:"我選擇上山,越是安逸,越可能是個陷阱."甯可在山上轉,要搜山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開著車在公路上,前後一堵,逃都沒地方逃.

二個人選擇上山了,于是狄克對准了埃爾法:"哎,你選擇什麼?"

正在開車的埃爾法回答:"我才來,還不清楚狀況,你們商量好結果,無論去哪里,我都沒意見."

這個皮球踢得好,誰都不得罪.于是黃偉國下了結論:"找個地方把車處理了."

一輛九成新的越野車,被推下了河,沉下去後,還在河面上最後冒了一連串的泡泡.

黃偉國很是可惜的語氣:"五十萬美元的車,就這樣處理了."

埃爾法拎著一桶汽油:"至少還留下來什麼."

"還有這個!"何凝煙拿著卷起來的羚羊皮.豹皮因為不知道當地是不是保護動物,還是不要拿了,有了羚羊皮,墊在地上可以當墊子.

"難道開到黑市改裝廠賣了嗎?"黃偉國反問.當然不行,如果一旦警方速度突飛猛進地快,查了過去,從買車的人嘴里就能知道是誰把車賣給了他.

"好了,背上東西,走吧!"黃偉國將背包背上,拿起了砍刀,往上山的方向走.

山上的生活是艱苦的,走了整整二天,翻過了二個山頭,走到了較為深的地方.找到了一處有乾淨水源的地方,暫時先安頓下來.

還有十天時間,希望不要出什麼幺蛾子.

干糧和水已經吃得差不多了,這里水里並沒有魚,只有靠打獵.于是挖陷阱,布置套索,最後還是靠埃爾法的箭,射死了一頭野豬.

吃剩下的野豬肉一塊塊地割好,用繩子穿好吊起來,這些肉足夠吃到結束了.但這里的環境潮濕,用不了三天,肉發臭的話,就要扔掉.吃壞了肚子,得不償失.

大家過起暫時平靜的日子,有肉吃,有水,有一個避風的凹洞.埃爾法也從聊天中,知道了這里是什麼地方,剛開始時他有點不相信,但很快就接受了事實.因為只要活下去,熬過了這一關,到了休息區,就可以證實一切.

狄克拿起一根正在冒煙的樹枝,在山洞壁上又畫了一道.加上這道,上面已經有了三道痕跡了.他將樹枝又扔進了篝火里,坐下來,滿懷期待著:"還有七天就結束了."

時間過去得還是挺快的,都快過去一半了.正在慶幸時,突然聽到呼救聲.

"救命,有沒有人,有人嗎?來人呀,有沒有人?"是女人的叫聲,好似是陷阱那里傳來的.

于是大家起身,過去看.

兩個渾身都是泥,狼狽不堪的女人,在陷阱的底部,雙手扶著壁,朝上喊著.

當看清是誰時,狄克蹲了下來:"呦,這不是5級女領航員黑珍珠嗎?怎麼身上都是泥,都快變成泥珍珠了."

"麻煩,先把我們救出來."黑珍珠也沒了以前的趾高氣揚,哀求著.

"求求你們了,嗚嗚嗚..."還有一個在哭的傻白甜是珍妮弗.

"嗯.好吃,好吃..."黑珍珠吃完了肉,哀求:"能再給我一點嗎?"

"我也要."珍妮弗滿嘴都是肉.

黃偉國無奈地站起來,在烤肉上又切下二塊來給了她們:"原本是打算捕到吃的,結果來了兩個吃貨,你們打算把我們吃窮呀?"

"嗯,好香."珍妮弗咽下嘴里的肉,可憐巴巴地:"我已經好幾天沒吃什麼東西了,就昨天摘到了幾個又酸又苦的野果."

"行了,吃吧吃吧."黃偉國的想法一定是,反正這些肉再不吃,臭了也會扔掉,索性吃就吃了吧.

看著黑珍珠和珍妮弗的倒黴樣,何凝煙問:"你們是怎麼逃出來的?"

珍妮弗臉上也都是泥,眼淚還沖出一道道的:"原來那里是一個狩獵場,專門供給有錢人打獵用的.不但往里面放各種動物,有時還放進去人,那些捕獵的一定把我們當做故意放在那里供他們殺的."

"這些我們早就知道了."狄克不耐煩地凶巴巴折斷一根樹枝,並把樹枝扔進了篝火里:"我們問的是,你們怎麼樣逃出來的."

珍妮弗帶著幾分慶幸:"好象獵殺我們的客人失蹤了,好多人過來找.來來往往的車和人好多,幾乎所有人都去找這四個有錢人.我們就找了個機會,躲在了一輛車子里,逃了出來."

"那算你們運氣的."狄克一個冷嗤:"傻人還真是有傻福."

聽到現在一直一言不發的埃爾法突然問:"那麼你們為什麼會逃到這里來的?"

"我把車上的司機解決掉了."黑珍珠回答了:"誰叫他發現了我們,就喊著要抓我們,說我們一定知道那四個失蹤有錢人的下落,我也還有把他殺了.聽說為了找到這四個身價都是千萬富豪,這一路上都設置關卡,通過黑道查出來.我們又沒有身份證,又沒有錢.如果在路上被抓住,我們很難解釋清楚,索性就往山里跑.那些人找人都快找瘋了,進山至少還能留下一條命."

都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可這四個人,外加一個倒黴的司機,早就被野獸吃得七零八落.哪怕腦袋,也會被鬣狗叼走,咬開後將里面腦髓吃乾淨.或許能把骨頭收集起來,一塊塊DNA比對,剩下沒有找到的骨頭,不是在食腐動物的肚子里,就是在拉出來的大便里.

"你們不是還有二個人嗎?"何凝煙記得最後一次見到他們,黑珍珠團隊還剩下四個人.

珍妮弗怯生生地看著黑珍珠,聲音象蚊子叫:"都死了."

狄克立即翻白眼:"真是奇怪了,其他人都死了,可兩個最差勁的還活著."(未完待續.)

上篇:第84章 迂回    下篇:第86章 引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