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第92章 天坑   
  
第92章 天坑

g,更新快,無彈窗,!

"啊,我不去,不去...不,啊..."

好了,果然又有人瘋了.

埃爾法立即跑了出去看,過了會兒回來.何凝煙直接問:"跳樓了嗎?"

"沒有,但基本廢了."埃爾法說的話,讓她一個嗤笑.懼怕的結果就是,哪怕去了,也因為膽怯更容易死.

"嗯,今晚舞廳肯定會供應."她又補充:"如果不想抽的話,還有雪茄."

埃爾法看了看她,沒有說什麼,為什麼她能未卜先知,因為是資深了,對于這里的規律都知道,每當要出發前,都會有情緒激動的人,一個不小心就發瘋,跳樓的.

不一會兒,狄克來了,他打著哈欠坐了下來:"知道不,剛才有人發瘋了.這次沒跳樓,但跪在地上,用頭撞地面.被醫務人員抓去醫療室了."

"不是很好,舞廳里一定會有好貨供應."她提醒著:"吃完就去吧,痛痛快快玩一天!"

"嗯,好."狄克對著埃爾法問:"待會兒一起去?"

"我不去."埃爾法很認真,不拘言笑:"每次帶我去,又扔掉我."

狄克哈哈笑了起來,伸手拍著埃爾法厚實的肩膀:"誰叫你長得那麼壯,那些妞都被你吸引去了."

埃爾法確實很壯,身高比原本就土肥高的狄克還要高半個頭,身上肌肉一塊塊的.外加年齡比這里大多數男人都要打,看上去應該有三十五歲以上了,成熟的男人自然吸引了不少女人.埃爾法屬于一看就會讓人認為,一定會活得很久的人.

吃完後,埃爾法被狄克拉去玩了,而她去健身房.

"咔咔咔..."她擺弄著一把獵槍的保險栓,拉開後拉回,放在地上.長長吐出一口氣:"好緊,我還以為很松的,一拉就拉開."

"所以戰爭讓女人走開.女人的手不適合拿槍,應該拿針線."教官的話一定會讓很多女權主義者生氣.

而她卻笑了:"那麼為什麼非要拉我來呢?比起殺人放火,我更想在家繡花."

一切都是無奈的,真的需要時,是不分男女,全部都要上.

教官坐在那里,要不是伸手過去,會從全息圖像中穿過,還真以為是真人.他平靜地說:"明天要出發了,你還來這里干什麼,可以出去好好玩玩."

"怎麼,不可以來這里?"她反問:"不想見到我了?還是你根本見不到我."

"我能看到你."教官回答:"程序能讓我看到你,從你的表情,言行判斷出,你此時的心情.就跟人類判斷對方一樣,一切都是程序設置."

她帶著好奇地問:"那你有人類的喜怒哀樂嗎?"

教官好似想了想:"答案是,具有部分,那也是程序."

"至少你是有感情的,哪怕部分,人類也是一具最為精密和複雜的機器."她拿起地上的長槍,這種簡易獵槍也是很多不是很發達地區獵戶所用的.將長槍放回了遠處:"接下來是哪把?最好盡可能的教會我,否則下次看不到我,你會傷心的."

"我不會傷心的,沒這設置."但教官頓了頓後又說:"可能會稍微懷念你一下,畢竟你是學得最認真的一個,讓我天天都跑出來."

她笑了出來,站在原地轉身面對著依舊坐在地上的教官:"如果我不叫你,你會怎麼樣的?"

教官想了想回答:"就跟睡著了一樣,出來時就醒了."

很先進呀,她好奇地走到教官前面,伸出手,但手從教官身上穿過,就跟穿過投影圖像一樣.

教官也跟活人一樣,低頭看著她的手穿過身體:"這樣好象不禮貌."

她不可思議地側頭:"就象鬼魂,太有意思了."

"鬼魂?"教官想了想,他思考時應該使用了內部程序計算,就跟人類用大腦動腦筋一樣,需要一點時間:"好象有點象."

"那你會死嗎?"她問.

"任何事情都會毀滅的一天,我想應該比你存在得長點,畢竟我是程序,而你是壽命極短的人類."

"真是讓我感到難過的話呀,但至少你說得很坦誠,好了,選哪把槍?"她手朝上翻起對著滿是槍的槍,示意用什麼槍.

教官頭扭向另一面牆:"格洛克所有系列拿過來."

格洛克系列,她都拆裝過好幾遍了,既然教官這樣說,那麼就拿過去吧.畢竟這是歐美配槍使用得最多的槍支系列,現在突擊惡補槍支已經來不及了,那索性就將這些弄弄熟吧.

領走時,她對著教官告別:"我明天就要出發吧,祝我好運."

教官回應:"盡量回來,否則的話,我會懷念你的."

她黯然笑了笑:"這是我聽到過最讓人高興的程序話,回見."打開門走出去後,教官和以前一樣,又站在了外面.

它也最後打了聲招呼:"回見."

一天最多四小時,超過時間就會強制終止.所以吃完午飯後,時間就空出來了.也就看了二部片子,又到了晚上.當吃完晚飯回臥房時,整個半球形空間,幾乎看不到什麼人,基本都在舞廳里瘋狂,或者酒吧里最後試著來一次豔遇.

換上真絲睡衣,飄在大床上,看著外面的星空.她胡亂想著,如果程序已經接近人類的話,是當程序好,還是人類好?

在這種舒服的條件下,會不知不覺,閉上了眼睛,沉睡過去...

陽光灑在臉上,隔著眼皮都能感覺得到,好似眼皮變成了紅色.何凝煙睜開了眼睛,慢慢地坐了起來.

此時其他人也醒過來了,除了她,狄克,埃爾法,還有其他二個人.

另外兩個人,一男一女,女人身體修長,眼睛里透露著精明.男人卻顯得有點膽怯,眼睛一直在四周緊張地觀察著.

"嗨,我是狄克!"狄克主動地打招呼了,對著女人伸出了手:"我3級."

女人伸出手,禮節性地握手:"4級,戴芬."應該是帶有混血,棕發,棕眸,白種人卻有著白種女人羨慕不已的細長身材.要知道白種女人一吃就胖,如果不鍛煉,一過十八歲,就跟吃了發酵粉一樣.

"我才過一關,1級,杰克."男人不光是菜鳥,也很年輕,瘦小,就跟未發育完全的高中生一樣,白種人.但他眼角的皺褶顯示,他應該二十歲以上了.

"1級,埃爾法."埃爾法也介紹了自己.

而何凝煙已經走到窗口這里,往外看.這里是一個山洞,在山洞的頂部有一個巨大的洞,陽光就是從這個洞射下來,照在臉上的.而洞外面,則是懸崖.

她站在洞口往外看,懸崖外面的世界簡直和這里是二個世界.那里豎立著一幢高樓,不是廢墟,而是真正的摩天高樓.就那麼一幢,但大得驚人.如此巨大的樓,她是第一次看到.樓如同旋轉的階梯,一圈圈的往上,大約有三四百層那麼高,遙看過去,想到的是...通天塔.

"她叫何,也是4級."狄克在後面喊:"何,過來見見新隊友呀,你在看什麼?"

當狄克走過來後,一看到那麼大一幢高樓,頓時吐舌頭:"這是什麼呀,大約可以住一千萬人了."

一個大城市的所有人都住在一幢樓里,只有科幻片里才有.其實科學家也想過這樣的一個整合形城市,一幢高樓,一個城市.但建築學家提出諸多問題來,比如大樓的選址,太高的樓會有危險等等.

但眼前這幢樓完全實現了未來夢想,在陽光照耀下,雄偉壯觀得異常.一群白色的鳥從大樓中央,緩緩地飛過,應該是仙鶴或者大雁之類的大型鳥類,可從這里看過去,如同螞蟻一般小,卻依舊能看到.可見這幢樓有多高,多大.

"看好了沒有,我們應該出發了."戴芬顯然是用命令式的口吻.目前4級的有二個人,都是女人,實力一時間也區分不出來,誰當領航員,都在前期的隊友決定.

何凝煙轉過身,往里面走.可這個洞好似沒有其他出口.要麼是懸崖哦,要麼就是...她抬起了頭,看著頭頂的洞.

千百年前,一粒樹種,可能因為風也可能是鳥,落在了坑底,它開始生長,經過漫長的歲月後,終于探出了洞外.但這個洞太大,它無法遮擋住所有,只有占據了一邊...在洞一邊,有一棵老樹,扭曲盤旋著一路長到了樹頂,上面還附屬寄生了很多藤蔓植物.

她走了過去,拉起一根垂下來的藤條,用力拉了拉後,抓著藤條往上爬.

"哎,你怎麼說都不說一聲的就往上爬,有沒有團體合作精神?"戴芬很是惱火的沖著她叫.

她沒有回答,只管往上爬,等到上了最近一根樹杈,稍作休息時對著下面的人說:"你們隨意,可以從那里的洞口跳出去."

另外一個洞口外面就是懸崖,跳出去就是死,也沒有什麼可以攀爬的地方.也只有職業攀爬高手,才能爬下去吧.如果收集藤條當繩子放下去,也是得不償失的.

埃爾法走到了樹下,抓起藤條開始往上爬.

還用多廢話什麼,想出去就爬唄.其他人相互看看後,也開始爬了起來.

坑很深,樹很高,幸好樹歪歪扭扭,藤條也多.至少一小時後,終于爬到了頂部.

一看到坑頂外面,狄克長長吐出一口氣,放心了.外面是森林,還是挺平坦的.根本看不出這時在山上.或者正好是上下二級斷層,而那幢特別巨大的高樓,建造在下一個斷層上面.

就站在森林里,可手上什麼都沒有...何凝煙轉過身,將坑口邊掛著的很多藤條,選粗細合適的,拉起來一根,隨後用力的拔.

埃爾法看到後,過來一起幫忙,一下拔出了一條大約十幾米長,半指寬的藤條.

她將藤條卷成一個圈,交給了埃爾法,讓他背著後,開始往前走,而埃爾法一言不發地跟在她身後.二個人都開始走了,狄克對著戴芬聳了聳肩膀,也跟著一起走.

都三個人了,剩余二個就沒有其他選擇,也只有跟著.就這一下,基本選出了領航員是誰了.

目前除了一根藤條之外,什麼武器都沒有.走了一段後,看到地上有樹枝,大約半人多高,趕緊地撿了起來.拿著樹枝,一邊往前面探路,一邊繼續走.

這片是原始森林,地面上有著厚厚的積葉,還有各種植被.用棍子捅過後,可以將里面可能的毒蛇,毒蟲趕出來.否則被這種毒物咬一口,沒地方醫治的.

見到合適的棍子,趕緊再撿起來,不一會兒,每個人都有棍子.

但這些是不夠的,如果沒有武器,是無法獵捕動物裹腹的.

繼續往前走,看到了幾塊石頭,于是撿了起來.這片原始森林應該以前有人類來過,就看到有一個塑料袋正在地上,是超市常用的白色袋子,上面的印花早就褪色變花了,可塑料袋依舊還有形.象這種石油延伸產品,如果想要自然風化,至少要過三百年,甚至一千年.

也撿了起來,隨後過了一段路,居然看到了一副破了的眼鏡,鏡架已經扭曲,鏡片也只剩下了一個.但也撿了起來,繼續往前走.

正走著,何凝煙看到了什麼,是紅色的漿果,于是過去摘了起來.

"沒毒吧?"杰克有點不信任地問.

"有動物吃過了."她摘下一粒紅色的漿果,塞進嘴里.沒有苦澀,微微發甜,應該是這個味道.

其他人也摘了起來,一看到杰克,她提醒著:"摘紅的,白的沒熟可能會有毒."

杰克一聽,趕緊地摘紅色的.

很顯然,黃偉國以前教的經驗是非常有效的.走了大約半天,還沒走出這片森林.再過一二個小時,就會黑了.

這片森林還是挺大的,不知道能不能走出去.但所有人的肚子都吃得半飽,至少今晚不會太餓.

找一個地勢稍微高點的地方,這樣就不會太潮濕,撿干的樹枝和樹葉生篝火.

沒有打火機,需要點燃篝火需要一點技巧的.

杰克瞪著眼睛看著何凝煙,拿著破眼鏡,利用西斜即將落山的陽光,將光線通過眼鏡僅存的一個鏡片,聚焦在干樹葉上.而其他人都在忙著查看附近還有什麼可以用的東西.

十幾分鍾過後,樹葉開始冒煙,何凝煙趕緊地輕輕吹了幾口,火終于騰起,又加了幾把干樹葉,把火點燃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91章 最笨    下篇:第93章 一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