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第93章 一槍   
  
第93章 一槍

g,更新快,無彈窗,!

"居然還能這樣!"杰克驚喜地接過眼鏡,翻來覆去地看.而此時的夕陽,正在往地平線上落下.通天塔在余暉之下,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粉色薄霧.

"看著火,別滅了!"何凝煙從杰克的手里,拿過了眼鏡,塞進了自己的口袋里.站起來,去找埃爾法.

戴芬看著埃爾法和她一起用藤條布置陷阱:"還能這樣,抓得住獵物嗎?"

弄完了,她站了起來,拍了拍手:"看運氣吧."

埃爾法往陷阱上再加了二把干草和樹葉:"這樣粗的,可能只有野豬之類的了,抓住了沒刀,怎麼殺?"

"到時再想辦法,實在不行就直接咬."她說得話,讓戴芬瞪起眼睛.一切條件都是自己創造的,總不能餓死,肚子餓了的時候,活啃野豬也只能啃.

回去的時候,埃爾法發現了什麼,走到一棵樹前面,小心地剝下了一塊樹皮後,從地上找到一根結實點的小草棍,樹干上的洞里掏,勾出一條肥胖的蟲子.

"天牛幼蟲,可以吃."埃爾法遞給了她.

她對著埃爾法示意,給戴芬.埃爾法將插在蟲子的草棍,轉而給了戴芬.

戴芬看著草棍頂上插著的肥肥胖胖幼蟲,正不斷扭曲著身體,猛搖頭:"我不吃."

蟲子的營養很豐富,埃爾法轉而又給了她.她問:"你吃吧."

埃爾法猶豫後,咽了下口水,艱難地說:"我現在還不餓,還是不吃了吧."

看來埃爾法還不是完全的科班出身,如果是陸戰隊員之類的,就跟片子里放的一樣,眉頭一皺,塞進嘴里,嚼起來了.

"給我."她接了過去,但沒有吃,而是拿著回到了篝火旁.

"是什麼?"在營地里跟著杰克看著火的狄克,看到她手中拿著東西,還以為是好吃的,結果一看,還是一條死了的大肥蟲子,立即不再說話.

拿著草棍,她將蟲子靠近火烤了起來.一直烤到看上去發黑,縮小了好幾圈,有點象放大版的冬蟲夏草時候,拿起吹了好幾口,確定已經不太燙時,塞進了嘴里.

閉著眼睛,幾乎沒怎麼嚼的,幾口就囫圇就咽下去了.咽下去後,這才長長吐出一口氣.不管怎麼說,只要能吃下去,就不要拘泥用什麼辦法了,至少沒浪費.

看著隊友們都看著她,也不管是佩服還是贊許,反正吃下去了.

"輪流值班,杰克第一班,埃爾法第二班,狄克第三班,我第四班,戴芬最後."她安排了下去.

狄克不樂意了:"級別是戴芬比我高,為什麼我要第三班?"

"因為你是男人,今天你值,明天你最後,戴芬第三班."隨後她就靠著樹干,閉著眼睛養神.

第一二班,都是讓給新人的.而最後一班往往能睡著,等一班結束,也天亮了.第三,四班往往是最累的,好不容易睡著了,馬上就要換班,等最後一個人接替後,剛合眼,眯了會兒後,又要睜開眼睛了.

第三,四班都是領航員干的,除非這個領航員只顧自己,撿最舒服的班.其實她無意去爭什麼領航員的位置,而是戴芬的能力顯然還沒跟上,而她一直跟著比較好的領航員,再加上健身房學到的東西,為了減少隊友的死亡率,還是先頂上吧.

這一夜睡得誰都不好,山里的氣溫,晚上會一下降溫十幾度,沒有毯子,也沒有床單,凍得有點發抖,只有盡量靠近篝火.有了床單和毯子包裹住身體,就會好很多.最後,五個人索性就聚攏在一起,對著篝火抱團取暖,這才勉強小睡過去.

天亮了,又饑又餓,要盡快弄到吃的,否則今晚更慘.

將火用土蓋住,撲滅後,開始趕路.

"我們是不是要去那樓里?"杰克問.

"會去的,但不弄清狀況前,盡量不要進去."她一邊用棍子探路,一邊往前走.

"呼嚕,呼嚕..."前面發出了一陣陣喘氣聲.

是陷阱套住了什麼東西,她立即拿著棍子,一邊飛快在前面拍打著深到膝蓋的草,一邊往前走.哪怕再著急,也不能掉以輕心,否則被毒蛇什麼的咬了的話,付出的代價將是生命.

還未走到,已經看到時,她平靜地道:"埃爾法,借你吉言,果然套中的是野豬."

這頭野豬不算太大,但也有百來斤,剛成年.在繩套上時不時掙紮幾下,累了就停下來,喘上幾口.

"生火."她將破眼鏡從口袋里拿出來,遞給了狄克.于是狄克帶著杰克還有戴芬,去撿柴生火了.

她和埃爾法兩個人,就盯著這頭還活著的野豬看.

"現在怎麼辦?"埃爾法問:"要不我拿棍子,一棍子打死?"

她想了想後,左右看了起來.任何地方,多少都會有幾塊石頭.她拿起一塊來,顛了顛,隨後對著另外一塊狠狠地砸.

"啪~"的一聲,石頭還是老樣子,于是繼續砸.終于十幾下之後,石頭碎了.

她拿起碎掉的一半石頭,用手指摸了摸邊緣,還算可以.于是拿著石片走了過去,野豬正倒吊在樹上,血沖向了腦袋,脖頸處的根根血管,看得是清清楚楚.

對准了其中一條最大最明顯的血管,她毫不猶豫地割了下去.如果不想野豬多受罪,那麼就要下手重.

"嗷嗷嗷..."野豬發出刺耳的慘叫聲,血立即從割破的血管里噴射了出來.

她將帶血的石片塞給了站在一旁,看得有點發愣埃爾法:"死了後,接下來的活就是你的."死了之後,還要剝皮,分割.反正第一步已經完成,總比將活的野豬直接活烤的強.

野豬慘叫聲隨著鮮血的流出,越來越輕微,血快流干時,它也軟了下來,最後抽搐了一下後,不再動.

火已經生起來了,埃爾法將死了的野豬放了下來.她坐到了篝火旁,用火驅趕走,清晨尚未消退的寒意.

"何,吃點這個,剛摘的."杰克討好的遞上紅色的漿果.

看著他手中大約二十多枚如同枸杞一般的漿果,何凝煙問:"就這點?"

"是呀,你辛苦了,你吃."杰克嘴巴還是挺甜的.

她伸手取了四個:"其他人一起分一下,等一會兒吃烤肉."

"好!"杰克見她如此的大方,自然很是高興地拿著給別人分.

埃爾法用碎石片,艱難地將野豬肚子剖開,里面的內髒全都呼啦出來後投降:"沒刀,沒辦法切開."

她淡淡地回答:"那就不分了,三個男人過去搬,就這樣烤了."

野豬搬來了,埃爾法利用樹枝,簡單做了個燒烤架,就將整頭的野豬串在一根粗樹枝上,放在燒烤架上烤了起來.

什麼都沒有,這是很費工夫的,折騰到中午,野豬已經滋滋冒油.

烤熟的豬肉比生豬肉容易撕開,埃爾法跟狄克,用蠻力,將一條腿撕了下來,腿里面的肉還半生不熟的,于是繼續烤.

"先吃一點."埃爾法拿著豬腿單獨坐在篝火旁烤著,一邊烤,一邊撕下外面的肉,分給大家,里面的肉繼續烤.

"我們還要繼續走嗎?"杰克問:"大約什麼時候才能走到那大樓?"

"需要大約二三天吧."她如實回答,如果沒有吃,沒有喝,一邊想辦法生存,一邊找到通往山下的路,走個五六天都有可能.

"那樓真高,我從來沒見到過,那麼大那麼高的樓."杰克眼睛里閃著亮光:"真不知道,里面是什麼樣子的."

不要說杰克,哪怕生活在一線城市,最為繁華的城市,也從沒見到過,那麼大那麼高的,一幢樓,能容下一個城市的所有人口,這不是開玩笑的.

狄克壞笑了起來:"你想進去,大約是想看看里面的妞好不好看吧."

"看看你的想法."杰克豎起眉毛,但可能想想沒必要和一個資深的隊友鬧翻,于是反問:"難道你不想."

這下狄克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這樣一邊烤,一邊吃著聊著.不一會兒,整條腿全部給吃完了.吃下的骨頭,就扔在了地上.如果有食腐動物,會過來拖走的.

"男人一人拿一條腿,女人撿肉多的地方拿一塊."何凝煙拿起了一塊帶著脊椎的長條肉排.其他人也拿起一塊,野豬頭放棄不要,基本大部分搬走了.

走了沒幾步,覺得手開始酸了,這樣捧著不是個事.于是扯了旁邊樹上的藤條,穿過肋排,拎著繼續走.

太陽就要西斜,今天總共沒走多少路,大約五公里有沒有都是個問題.可沒辦法,誰叫他們要填飽肚子.

突然她發現了什麼,停了下來,鼻翼里呼出一口氣.

在一棵巨大的杉樹樹根處,一個刷著鮮紅漆的店鋪鑲嵌在內...領取點!

她帶著走到門口,左右看了看:"准備好了嗎?"

看到所有人都點頭,于是她一聲令下:"走!"帶著人飛快地沖了進去.

先還是包,沒有背包,東西就沒辦法多裝.所有的物資,擺放的規律都是一致的.跑到有包的地方,先每人一個拿好,然後去放食物和水的地方.

這里沒有小溪,湖泊,所以又多拿了幾瓶水.接下來就是毛毯和床單,隨後就是武器.

沒想到,這里不光有軍刀,還有槍,只有一把.她拿起這把槍,拉開彈匣看了看,是滿的,于是一個伸手就塞在褲腰里.

軍刀,砍刀,最主要是最粗的釣魚線.

眼睛一瞥,看到了在顯眼位置,放著一排以前從未有過的東西,衣服.全是清一色,灰色的,就象是制服.

為什麼要放在顯眼位置,她想了想,走了過去:"一人拿一件,不要試穿,不行就拿大一號.時間不多了,跟著走."

每個人就象消防隊出勤一樣,速度極快地在貨架上,拿起用衣架吊起的衣服就走.而衣架上,原本就寫著大大的字母,表明尺寸"S""M",最大的可以有5XL.

"快!"已經是十五秒倒計時了,這是最後的時刻,再不出去就晚了.

她帶著物資往外快步走.經過空空無人的收銀台時,順手拿了二盒套套和二包口香糖.

也管不了其他人拿不拿,到了門外,沒多久,領取點的門就消失了,在斑駁,爬著各種寄生藤蔓的樹干上,什麼都沒留下.

"呼~"狄克松了口氣:"好了!"

這下物資就有了,今晚應該過得不錯.

正在大家慶幸時,何凝煙突然拔出了插在背後的手槍,拉了下保險栓後,對准了狄克.

"為了黃!"她說完就開槍了.而此時狄克的眼睛里剛冒出了恐懼和驚慌...

"呯~"的一聲槍聲,狄克的腦門出現了一個深深的血洞,他眼睛直直地,身體筆直地往後倒了下去.

埃爾法看了看狄克的尸體,隨後對著她道:"終于動手了."

這個時間點很好,外加這個時候是狄克最為松懈的時候.

何凝煙將槍保險好後,又塞進了後腰.

"你,你...為什麼?"杰克一時驚呆了,沒想到她殺人就殺人,眨眼間,一個人就沒了.

"呼~"戴芬飛快地掏出了軍刀:"槍不能放在你這里,拿出來."

"哦,你是想和我打?"何凝煙很是平靜地看著對方.

戴芬是一副防禦姿態:"你連自己的隊友都殺,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要麼離開,要麼過來打."她也很是直接了當,不想浪費任何時間和口舌:"反正我有足夠的理由."

戴芬拿著刀猶豫了起來,目前情景很尷尬,到底打還是不打?打了未必能贏,一看何凝煙絕對不是善茬.可不打,怎麼下台?

"我相信她."此時埃爾法開口了:"她是為了替以前的領航員報仇,對嗎?"

看著埃爾法信任的目光,她深吸了口氣:"是的,拿上東西,到了晚上,我會跟你們說的."

晚上到了,這次活得很滋潤.不光有野豬肉,還有水和壓縮餅干.身上也披著毛毯,底下有床單.

"原來這樣!"聽完整個事情經過後,戴芬也釋懷了:"那麼這個家伙,應該死,死的對!"

(幽幽弱水讀者群:25947656)(未完待續.)

上篇:第92章 天坑    下篇:第94章 搜索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