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第136章 教導傳承   
  
第136章 教導傳承

g,更新快,無彈窗,!

"擔心後面有追兵?"她對此嗤鼻:"他們怎麼追?這里是深山,等知道派特種部隊來,還需要一段時間.要追也是先追那些逃跑的人,而我們,他們知道個屁.哪怕派來專業的搜捕隊,也很難找到我們.知道為什麼嗎?"

路德搖了搖頭,看到埃爾法來了,她站了起來:"你不是說他們不帶狗很奇怪嗎?其實不光他們,城市里,你沒發現大街上沒人遛狗了?"

這是很奇怪的事情,哪個地方沒有養狗的人,但就是沒狗.以前那些城市沒有狗,是因為狗都被怪物吃了.

杰克果然想到了:"這些異類吃狗?"

"吃不吃狗不知道,但有一定是知道的,主人發生了變化,這些狗肯定知道的."她見埃爾法過來了,站了起來,慢慢往前走:"越是聰明的狗,越是認主人.哪怕搜捕隊,也不會帶狗."

如果狗發現主人變了,一定會狂吠,如同對待陌生人一樣,不服管教和口令.如果沒有了狗幫忙搜尋,那麼大的山,想要把人搜出來,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該死的人都死了,那些被快抽干的人,要等到抓捕到了,才會知道有他們這些人的存在.

看到路德和杰克有所領悟的樣子,她感到了一絲欣慰.

"小心點!"隊友們都仰著頭,馬丁站在樹上,小心翼翼地伸著手,樹上有一個鳥窩.

"好了,拿到了!"馬丁在樹上高興地舉了舉手中帶著斑點的鳥蛋.

"好,吊下來."她也很高興.

埃爾法喊著:"留下最大一只."

她翻了翻眼,自己都顧不上了,還想著鳥.埃爾法這個人看似粗糙漢子,其實心善得很.最大的一只鳥蛋是第一個生出來的,後面生的鳥蛋越來越小,第一個生出來的鳥蛋,可能最先孵出來,成活率也最高.

馬丁將鳥蛋小心地放進了塑料袋里,用釣魚線掛著下來了.

拿到了鳥蛋,她舉著一只對著即將西沉的太陽看了看,好象里面有東西.

"小心點,慢慢下."其他隊友喊著讓馬丁小心點.

埃爾法對她只要鳥蛋不聞不問地態度有點不滿意了:"哎,你不管人了?"

"有你們三個大男人看著就行."她將釣魚線從塑料袋上解開後,連鳥蛋帶著塑料袋包好後塞進運動服的口袋里,將釣魚線一圈圈收起來.嘴角意味深長地淺笑著:"如果摔斷了腿,要感動的也是你吧,以後你會對他更放心的,管我什麼屁事."

埃爾法緊鎖的眉頭松開了,不快消失,苦笑著搖頭:"你這家伙,心眼真多."

回到了原來的駐地,將背包取了出來,還好,有塑料布蓋著,雨水只淋濕了外面的樹枝樹葉.

她左右看了看,天快晚了,除非晚上摸黑找地方,否則只有在這里留夜:"大家幫忙搭個帳篷!"

將繩子在半空十字交叉,再鋪上一條毯子後,放上塑料布,這樣一個簡易的帳篷就搭好了.加上上面的樹枝樹葉,應該能遮擋住火光.如果新的直升機送人過來,會發現一個巢穴被搗毀了,胚胎全部在火里烤得連渣都不剩,惱羞成怒倒是不會,他們看上去也是沒什麼感情波動的,為了他們種族的生存,可能會派直升機連夜搜索,只希望他們的直升機沒有配上夜視熱感應.

在小帳篷下面生上了火,塑料布鋪在了潮濕的地上後,再放上了墊子,大家全部圍攏在篝火四周.

將蛋烤好後,她小心地從火里取出來,放在旁邊稍微涼了下,拿給了埃爾法:"吃了."

埃爾法看著小小的三個鳥蛋:"大家分著吃吧."

原本是四只,還非要留下一只在鳥窩,她沒個好氣地說:"你先吃一個,再確定其他人是不是願意吃.快點吃了,否則抽去的血液和脂肪怎麼補得回來."

哪怕獻血過三天或者一周時間能補充回來,也是需要營養下去的.

埃爾法剝開了鳥蛋,看到里面的東西後,杰克先叫了起來:"還是你吃吧,我不吃."

里面已經孵化了一半,能看得到剛成型的雛鳥.

"吃了!"她毫不客氣地命令著.不要說這種,沒吃的時候什麼都要吃.

鳥蛋只有鵪鶉蛋大,埃爾法索性一只全部扔進了嘴里,嚼了幾下吞了下去.

看得杰克一臉的表情,而她贊許著:"對,就這樣."

三只鳥蛋,其中一個沒有雛鳥,反而發臭了,臭蛋生怕吃壞了身體,只有扔了.

她背包里已經沒有午餐肉了,馬丁打開了一罐,全給了埃爾法.但埃爾法堅持一人一份,為此她沒有說話.埃爾法將是下一任的領航員,就是要讓這些人領埃爾法的情,要讓埃爾法的話開始具有權威性.

看著埃爾法消瘦的臉頰,只希望剛布下的陷阱能不能抓住點什麼.

晚上值班重新做了安排,讓埃爾法第一班崗,而馬丁頂替了埃爾法原來的班.所有人都沒有異議,而埃爾法也沒有說什麼.這就是埃爾法聰明理智的地方,目前他的身體需要盡快複原,如果還堅持守半夜,就是屬于爭強好勝的愚蠢.而讓馬丁守埃爾法這班,杰克會想是對馬丁的懲罰,而路德說不定會明白點.至于馬丁,從他感激的眼神中能知道,他已經知道等到下一關,他將成為埃爾法的助手.

路德雖然比杰克強點,但畢竟是新人.埃爾法需要有一個助手,目前情況下,也只有馬丁了.

就跟當時,雖然她能力不怎麼樣,可安德烈還是一出去就帶著她,可能就是因為安德烈看了所有人,除了她之外,沒其他人可以用了,而對黃偉國的能力已經放心,讓他能有機會多帶帶人.而黃偉國則努力地教導著所有人,但對她和埃爾法還是有偏向的.

側躺在地鋪上,面對著篝火,她好久才睡著.並不是因為地上的濕氣,有了塑料布作為阻擋,還有墊子,身上衣服有點濕氣也被火烤干了.

天亮了,她帶著馬丁去收陷阱,其他三人留在駐地收拾.

陷阱捕獲了一只大田鼠,已經吊死了.她抽出刀來,開始去皮去內髒:"這是苦膽,不要捅破,小心一點.反正我們吃的東西還有,否則的話,心肝什麼的都要留下來."

馬丁就站在旁邊看著,她將刀遞了過去:"去掉頭,別去得太乾淨,脖子上也有肉."

馬丁接過刀,慢慢地割了起來,但顯然不嫻熟.還需要練習個幾次,很快就能掌握了.

回到駐地,乾淨地插上樹枝,上火去烤.

她將一半留給了埃爾法,剩下的四個人分,每人也就那麼一小塊了.必須要給埃爾法,如果他身體不行,會拖累集體.其他隊友沒有什麼意見,就連杰克都接過他的一份後,沒說一個字的啃了起來.

吃完,將火滅了,收拾乾淨就走了.越快越好,只有遠離,才更安全.正在走,就聽到身後遠處有直升機的聲音,看來是開始搜人了.

走了整整一天,餓了就拿出水和壓縮餅干啃二口,一路上沒怎麼歇.終于翻過一個山頭,在山背後看到了斷帶.有斷帶就有山洞,選了一個比較隱蔽,大小也合適地作為晚上的營地.

杰克和路德抱著柴火進來,就看到剛才拿回來的樹枝已經均勻攤開,而她和埃爾法正在洞最里面的篝火那里烤著.而馬丁布置陷阱的也回來了.

路德看著奇怪:"是不是怕柴火潮濕,燃燒不起來?"

"肯定能燃,太濕有可能會有煙,稍微烤一下就好了."她將一根烤好得扔到一旁:"都回來了?"

從背包里拿出一塊床單來:"去,掛在洞口,擋嚴實點."

哪怕在山背後的半山腰,也要預防直升機半夜飛過時看到火光.

"其實可以用石頭擋在洞口."路德看看地上的石頭,這里的碎石挺多的,撿起來堆在洞口絕對能堆滿,專門挑選了洞口比較小的洞.

她站了起來,從篝火里拿起一根前段燃燒的樹枝,高舉著:"看到沒有,火沒動.如果這里有其他通氣孔,就可以堵住洞口.否則的話,只有滅了火,石頭中間的縫隙還可以補充氧氣."

如果沒有了火,那會冷.路德點了點頭:"明白了."

"很好,以後有什麼問題盡管提出來,多問總是沒錯的,只要不鑽牛角尖."她將手里的樹枝扔進了火里:"馬丁,路德,你們兩個跟我走."

"去哪里,我也去!"杰克很是積極.

她沒有立即回答,看著埃爾法.埃爾法回答了:"去抓野豬吧?前面大約一公里的地方."周圍的小樹被壓倒在地,周圍還有新鮮的野豬糞.所以可能有野豬,抓一頭回來,能吃上一段時間.

她揚了揚眉,不用回答了.

埃爾法提醒著:"小心點,野豬很凶."

這話讓杰克立即將要去的話咽下去,就知道如此,否則也會帶他去.于是她帶著兩個隊友出去了.

走到野豬窩,她和隊友爬上了樹,並且示意不要說話,在樹上耐心的等著.

夕陽西下的時候,就聽到哼哧哼哧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野豬是群居的,一共來了三只大野豬,二十多只小野豬,還有三頭不大不小的.

她掏出了槍,並且用團團圍住的布遮擋在槍前面,看准了後,開了槍.

"呯"的一聲,子彈從布里射出,但有著布的遮擋,顯得有點沉悶.如果不擋著的話,會有更大的響動,能驚起所有歸巢,准備樹上過夜的鳥類.

"嗷~"的一聲,一只不大不小的野豬倒了下來,讓其他野豬嚇得到處逃.

等野豬逃光了,她才帶著隊友下來,從上射下去的子彈,穿過了野豬的頭蓋骨,但野豬還是沒死.對著腳還在抽搐的野豬,用刀抹了下脖子,徹底很快地解決它的痛苦.

"快點拖走,母豬回來就麻煩了."她警惕地朝著母豬逃跑的地方看去,那里還沒有什麼動靜.

帶著兩個人,就是為了解決野豬的.

出了野豬窩,走了大約幾百米,她停了下來.看到兩個人抬著野豬很吃力的樣子,連抬著的樹枝都彎了:"放下吧,處理一下繼續抬."

太陽快下山,為了加快速度,她自己動手,劃開了野豬的肚子,將內髒全部掏了出來.

路德有點發愣地看著她卷起袖子,將偌大一只野豬的內髒,呼啦的掏出來,腸啊肝啊的流在了地上.

將肝和心特別挖了出來,其他的也不要了,否則很多都能吃,但還是留給其他動物吧,這里也有狼嚎.

"走!"她將刀收好,繼續往前走.馬丁和路德趕緊地用繩子紮好野豬提子,捆在一起後,用粗壯樹枝穿過,抬了起來.哪怕內髒少了只是十來斤,也輕松了不少.

一遍走,她一邊教授著:"母豬會護崽,哪怕母豬的體型不如公豬,體力和爆發力也比人強.這是快成年的公豬,再過一年就會趕出群體,獨自生活.所以母豬大部分不會為了一只快趕出去自立門戶的公豬拼命."

她停了下來,轉身看看,身後的隊友跟得上不:"也不要輕易地去捕獵成年公豬,哪怕有槍,也要確保一槍斃命.一頭體重在二百公斤以上的成年公豬,就連獅子老虎都不敢惹,別以為自己比食物鏈頂端的猛獸還要厲害."看到隊友跟得上後,繼續往洞里去.

一百多斤的肉,足夠大家吃了.門口有門簾擋著,這床單是比較厚的,篝火也放在比較靠里面的地方,哪怕看到少許光,以人類薄弱的視覺神經,應該以為是眼花.

肉一放在火上烤,香味立即就來了.她將肝切了一小塊,用小樹枝串上烤了給埃爾法:"這個補血,多少吃一點."

埃爾法接過後吃了.而杰克喜氣洋洋地拿著樹枝烤著腿肉:"頭就是厲害,跟著頭不怕餓著."

笑了笑,跟著安德烈和黃偉國,她也沒餓著.

"從來沒有服一個女人."路德也烤著肉,感慨著:"我真是服了."

這些都是她學來的,埃爾法應該也都會.

吃著***里挺暖和的,滿是肉的香氣,還在烤著的肉在火上滋滋地冒油,外面應該是晚上了,聽到了狼又在嚎叫了.

杰克有點擔心了:"這狼不會聞到香味過來吧?"

上篇:第135章 臍帶    下篇:第137章 越發醒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