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第749章 做不到   
  
第749章 做不到

g,更新快,無彈窗,!

走進地下室,何凝煙進了門,在牢籠里拿著酒瓶的約翰,一臉青灰,全身癱靠在床上.冷冷地看著她踩著高跟鞋,身穿修身長裙,以走紅地毯的姿勢走了進來.

一個醉生夢死,一個光鮮亮麗;一個階下囚,一個座上賓,這反差大了點.就連伯納德都看不下去了,這個女人也太會折磨人了.

何凝煙坐到正對鐵籠對面的沙發上,不但坐姿盡可能漂亮,而且還舒服地靠著,以欣賞一般地目光和約翰對視著.

約翰依舊躺靠著:"看來你過得很好."

"是的!"她冷淡地回答.看看就知道,她確實過得很好.而在鐵籠里的約翰,雖然條件改善了,沒有鐵鏈銬著,可看著清灰色的臉色,確實象是隔夜臉.

約翰猛地笑起來,咯咯笑得其他人莫名其妙,笑得幾乎喘不上氣.

可何凝煙依舊坐在那里,目光從未有過的冰冷.

"咳咳!"約翰因為笑得太厲害,咳嗽了起來,他拿起酒瓶灌了幾口後,才把咳嗽壓了下去.他側頭相對,斜眼看著:"你那麼恨我?你到底是恨我,還是恨金?"

何凝煙慢慢地站了起來,一步步走近了.

當伯納德伸出手阻攔時,她停了停:"知道,通了電."

這個女人應該知道她正在做什麼,伯納德放下了手.

何凝煙靠近了鐵籠,看著躺在床上,頹廢異常的約翰.如果光約翰個人來說,他是個大帥哥,否則也不會將奧羅拉公爵一下就迷上.

作為查爾斯的後代,加上頭銜,一定有非常多的帥哥包圍,討好.

這才是最為可怕的事情...這只是金的分身,無論是顏值和記憶都是只有一部分的分身.

她很是隨意地說:"哎,酒給我喝點."

約翰一愣,但還是下了床,光著腳,走到了鐵籠前.還行沒喝醉,或者設定就是讓他不會輕易的喝醉.

約翰看著她,此時的她穿上十公分的高跟鞋,而約翰則設定比金矮了十公分,所以終于可以不用低垂著頭看臉了.

"只有這一瓶."約翰還故意對著酒瓶喝了口.

"不要緊,我不嫌棄."何凝煙看似不是說笑,很認真的.

約翰先是不可思議,隨後搖頭:"不行,你正在戒酒."

何凝煙笑了:"還是多操心你自己吧,怎麼,不給我?"

都巴不得自己死了,還擔心對方干嘛?

約翰回應:"通著電."

"玻璃不導電."何凝煙此時哪里象一個肉身總壽命可能不到半個月,記憶總時間不超過二年的人.

酒瓶就是玻璃的,約翰又猛喝了口,隨後將紅酒瓶的瓶口,從鐵欄中間間隙伸出了出去.

何凝煙捏著瓶口,將酒瓶小心拉了出來,隨後手一抹酒瓶後,也不管酒瓶里是不是有口水,對著就"咕咚咕咚"喝.

象喝水一般的喝,讓約翰看呆了.

隨後對著站在後面的伯納德說:"你也不攔著?"

伯納德好似帶著幾分無奈,其實是推卸理由:"酒可是你給她的."

一口氣,將半瓶酒直接喝完了.何凝煙身形有點搖晃,笑著將手里的酒瓶拎著,手指一松,酒瓶掉在了地上,砸成幾瓣.

這個女人每時每刻都會有鬼主意,而且查爾斯也提醒過,她有輕生的念頭.

伯納德立即下令,將地面清掃乾淨,可不能讓這個女人拿到一塊玻璃,指不定能割開她自己脖子,或者約翰的脖子.

又偷偷做手勢,將電斷了,看看這微微搖晃的樣子,萬一被電到,查爾斯還不心疼得要死.

約翰笑了,好似氣氛一下好了很多.他微微搖頭:"原來你想死,想拉著我一起死."

"錯了!"何凝煙笑著搖頭,長長吐出一口氣:"知道嗎?你死不死和我沒關系,反正你早晚會死的,我是想我死."

伯納德心里暗暗叫不好,是不是又要刺激約翰了?

何凝煙微微側頭看著一欄之隔的約翰:"哎,融合後,你就成了金的一部分.不是說,愛人要愛他的全部,那是不是說我應該愛你?"

約翰想了想:"可現在你不愛我,恨不得我死."

"你還是沒搞明白."何凝煙暴躁地揮了下手,手差點碰到鐵欄杆上,此時酒的後勁上來了,讓她臉一片緋紅.手指著約翰:"你雖然是金的分身,但你不是金.你對我也沒有愛!你都不愛我,我什麼要愛你?我們就象是陌生人一樣,我是不是有病才恨不得一個陌生人去死?"

約翰又想了想:"好吧,是你想死!"

"對了!"何凝煙收斂起笑容,好似帶著幾分憐憫,一邊說,一邊慢慢地靠近:"為什麼你不殺了我?要知道我是你的死穴,唯一的弱點.只要我死了,你就高枕無憂,沒人能影響得了你.之前你要殺我,為什麼不掐死,還要救我回來?不要擔心金不會吸收你,你只要不說,他就會把你吸收了,你就可以跟著金融合在一起,他還怎麼把你剝離開來?你就是完美無缺的,再也沒有弱點..."

看著何凝煙一點點地靠近,約翰不知不覺呼吸加重加快了,說得對,只要她死了,就沒有弱點,任何人都無法影響和左右他...只要她死了,死了...

何凝煙已經走到面前,輕聲提醒和慫恿著:"快點,這是唯一的機會了..."

知道電已經被拉掉,約翰猛地從鐵籠里伸出手,雙手掐住了何凝煙的脖子.

"放手!"伯納德一驚,但很快冷靜下來,這女人說得對,她不光是金的弱點,也是將軍的弱點.如果她死了,將軍不是也沒有弱點了?

而房間里其他的人都不知道怎麼辦了,有人手下意識地放在電閘上,可不能通電啊.一通,就連將軍的女人都要被電的半死.將軍還不氣得大開殺戒?反正是伯納德少將下命拉電的,現在他不下令通電,也不通電.

其實他不知道伯納德想點什麼,如果知道非要暈過去.

伯納德...是我下令拉電的嗎?我沒有,對,沒有.一個手勢而已,能證明什麼?

何凝煙靜靜地站在那里,一動都不動,眼中空洞地看著約翰.她就是一個工具,一個可以制約金的工具.只要她死了,查爾斯就會放棄去尋找她,查爾斯就安全了.而且她終于可以死了!

約翰卻沒有意料中那樣,掐死她.雙手掐著她脖子,隔著鐵欄杆,深深地看著她.

"快點!"何凝煙平靜到殘酷:"只需要一用力,扭斷脖子就行了,只需要一二秒..."

約翰卻慢慢地放開了手,放開了:"不,我不能.雖然我不愛你,但我知道愛你的滋味,當永遠失去你後,會是怎麼的感覺..."

伯納德都忍不住問:"什麼感覺?"

約翰對著何凝煙說出二個成語:"痛不欲生,萬蟻噬心..."因為芯片,他們都懂得多國語言和文字,如果其他人想知道這成語的意思,看完監控翻譯理解去吧,就是要讓消息滯後.

說的是什麼,為什麼不說英語?伯納德真有點火大,真不想和這些家伙打交道.

何凝煙也只有閉上眼歎氣了.

就聽到約翰跟她一般冷靜地說:"等我回去後,我就會愛你.我不會殺你,你就死了心吧."

何凝煙深深的吸了口氣,睜開眼,笑了.轉過身時,笑容就消失了.往外走去,象是要離開.

無話可談或者目地沒達到,那確實就不用再聊下去了.

伯納德正要跟著一起走,就看到何凝煙走到一個看守身邊,突然肘部一個對著人高馬大的看守腰側偏上點撞了過去.在對方疼得手捂著彎腰時,手飛快地抽出他槍套里的激光槍.

這槍已經會用了,她手指在槍口處一轉,槍就打開了保險,轉身就拿著槍,對著鐵籠里開槍.

"嗶嗶~"一槍打在了鐵欄上,因為電流,激起許多火星.一槍打進了鐵籠里,但約翰一個避讓,沒打中.

這畫風也變得太快了!不能讓約翰死,伯納德伸手就要去奪槍,可何凝煙直接就對著他開槍.

紅色的激光從槍口射出來,直接擦著他耳邊飛過,伯納德一時愣住了,真開槍呀?就在思維停頓的一瞬間,何凝煙已經墊著腳,沖到了籠子前面,槍指著約翰.

約翰沒有逃,逃也沒用,鐵籠里就那麼大.

讓伯納德感覺到佩服的是,約翰這個時候依舊那麼鎮定自若:"死前給我一個理由.我打算多活幾天,等到最後二天給你的老情人所有他想要的."

"就因為這樣,你必須死."何凝煙槍指著約翰的腦袋.

約翰一下就明白了,猛然笑了:"你果然是個聰明的女人,女人太聰明,真讓人頭疼."

這話金也說過,查爾斯也說過.約翰此時說出來,讓她心一沉,但立即又猶如冰封,全面武裝起來.

約翰知道何凝煙會開槍,于是說:"有一件事,我死前非常想知道,希望你能告訴我!"

"說吧."何凝煙槍一直指著.

身後的人想動不敢動,這個女人真開槍,只要能達到目地,什麼都干得出來.

約翰問:"那天躲在櫃子里的,是不是你?"

何凝煙卻問了個問題:"圖紙是你拿的,還是從其他人手里拿的?"

約翰深深地看著她:"我的原名叫什麼?"

槍微微顫抖了...何凝煙把舉起的手臂放下了,同時也放下了槍.雖然深吸了口氣,但聲音里還是帶著顫抖:"奧茲!"

而身後的人都發愣地看著眼前一幕,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就跟一個人問:"你那天在哪里?"

回答是:"你手里的蘋果哪里摘的?"

這人反過來問:"我叫啥."

怎麼都是問句,而且根本沒啥關聯.聽都聽不懂,誰能解釋一下?

約翰突然笑了,開心的笑了,沒有一點虛假.笑容漸漸收斂後,帥氣的臉也漸漸變得異常陰沉.冰冷的言語卻說出這樣的話..."何,我愛你,只愛你..."

何凝煙好似變得越發的異常,臉色發白,嘴唇顫抖,全身都在微微顫抖.

這又是啥呀?是個看守整個一頭霧水,而知道大致情況的伯納德基本也猜出個幾分.

槍掉在了地上,何凝煙頭暈目眩,幾乎快支撐不住了,在她倒下來前,一雙手臂托起了她.

她眼睛模糊地看去,是查爾斯.大約看到監控里不妙,或者得知什麼消息,查爾斯趕了過來.

"對不起,對不起!"她雙手抓著查爾斯的制服衣領,全身癱軟地靠在查爾斯胸前,臉埋在他胸口,一個勁的道歉.

又怎麼了?難道是因為要殺查爾斯的犯人,而道歉.

"不要緊,不要緊,你沒什麼可以道歉的."查爾斯緊緊摟著幾乎快要崩潰的何凝煙,柔聲安慰著.

何凝煙慢慢地側頭看著在鐵籠里,看到的是,一臉陰鷙看著查爾斯的約翰.

歉意鋪天蓋地,可她無能為力:"我殺不了他,殺不了...我欠他的..."

"噓,知道,什麼都不要再想..."查爾斯一只手從口袋里掏出了麻醉槍,對著何凝煙的脖頸打了一槍後抬起手.

伯納德立即上去接過麻醉槍.這下又要用到麻醉槍了,雖然多打,對神經可能有影響,但對于這些人不要緊.反正回去後立即重塑肉身,神經立即恢複呈以前的巔峰狀態.

查爾斯將陷入昏迷的何凝煙橫抱了起來,轉而對牢籠里的約翰說:"看到沒有,她不是不會愛!希望你的人性不要因為格式化,而變成空白後永遠消失.我們的事情,我們自己解決,但你不要傷到她."

"可能不會受傷嗎?"約翰冰冷的話語里帶著冷嗤.

兩軍交戰,很難做到不傷及無辜,更何況何凝煙已經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查爾斯好似想了想,隨後溫和笑了笑:"那就是你能力問題."說完就橫抱著何凝煙出去了.

伯納德少將看了看站在鐵籠內,臉色絕對難看的約翰,心中簡直對這群人佩服到了極點,特別是將軍!

將軍這句話看似輕描淡寫,但絕對比重磅炸彈還厲害.

哪個男人會承認自己沒能力?特別又是領袖級別的男人!沒能力,開什麼玩笑?甯可無恥,卑鄙,也不會沒有能力!

上篇:第748章 備胎    下篇:第751章 找到備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