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第810章 自私的男人   
  
第810章 自私的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克萊舒曼摟著她走出了指揮室,何凝煙心里開始發毛.雖然克萊舒曼不算什麼君子,但也不是什麼小人,算是有著君子風度的小人.看看四周投來的微帶詫異的目光,他應該從來沒有在眾人面前顯示如此的親密.

走到了實驗室門口,但克萊舒曼沒有進去,而是繼續往前走.

當打開一扇門後,何凝煙知道是什麼地方了--客房.

每個基地都會家屬或者訪客住的地方,就是基地的客房.但無論哪一間都象普通賓館客房一樣,雙人床外加一些簡單的家具.

克萊舒曼走到旁邊,拿起一瓶紅酒,酒已經打開了:"這瓶酒是我去之前打開的,現在喝正是時候."

說完遞給了她.

看著這瓶酒,何凝煙沒去接:"我戒酒了!"

克萊舒曼笑了起來:"戒得還真是時候,不要緊,喝吧,喝完睡一覺."

何凝煙回頭看了看左右兩邊的大兵,這是要鬧什麼,更是狐疑地不敢去接.索性就問:"博士,你想干什麼?"

不知道想要干什麼,肯定不是慶祝他又成為基地負責人的.

"聽話,喝下去,對你有好處."克萊舒曼靠近了一步,將酒瓶慢慢地塞在了她的手里,淡色的眼睛直視著她.

"只睡二小時嗎?"何凝煙看著手中的酒瓶,酒不算好,也不算差,反正喝到後來也分不清是伏特加還是白蘭地.

"也是,二小時可能時間太短了點,但總比沒有強."克萊舒曼手指了指,言語好似有點變得生硬了:"喝了它."

自己想喝酒是一回事,可這樣逼著喝...何凝煙搖了搖頭,滿是不解:"博士,你到底想要干什麼?"

"如果你不喝的話,後面發生什麼就不要怪我了."克萊舒曼好似是警告.

醉著解剖嗎?她想了想最後還是搖頭,她必須保持清醒,哪怕是解剖,也希望留下一條命,哪怕只有腦袋還活著.

"好吧!"克萊舒曼知道她肯定不會喝,伸手拿下她手里的酒瓶,對著她身後的大兵使了個眼神後,轉過身.

大兵立即上前,一個一下抱住了她.大驚之下,何凝煙還沒來得及掙紮,另一個一把針槍對准了她脖頸..."噗~"的輕微聲音響起,液態藥水以納米大小一下被噴射進脖頸皮膚內,隨著血液迅速流遍全身.

而轉過身的克萊舒曼則拿起酒瓶,口對口滴喝了口,隨後看了看酒瓶,微微皺眉.是不是酒不好,所以她不願意喝?哦,對了,他不喜歡喝酒,平時連啤酒就不喝.

等到克萊舒曼轉身時,何凝煙已經身體開始搖晃,她捂著脖子,可還是努力地試圖站穩.

克萊舒曼慢慢走了過去,在她跌倒前一把扶抱住了她,並把酒瓶遞給了其中一個大兵.依舊平靜而溫和地說:"出去別忘了關門."

大兵拿著酒瓶,出去了,後面的隊友輕輕地關上門.他們兩個相互看了看,其實他們也不知道博士想干什麼.于是左右站在了門口守衛,這瓶酒先放在地上吧.

克萊舒曼畢竟是男人,橫抱起何凝煙還是綽綽有余的.

他將何凝煙放在寬大的美式大床上,隨後到旁邊脫西裝外套.

"你到底想干什麼?"何凝煙試圖翻身,可發現身體動都動不了,可怕的是腦子還清醒著.

克萊舒曼將價值不菲的西裝外套脫下,套在了一張一張的椅背上,隨後來到床邊.輕輕地幫何凝煙脫鞋子,一只高跟鞋的鞋跟還沾有血跡,脫起來要小心點.

脫完了鞋,克萊舒曼就躺在了何凝煙的身邊,在頭頂的柔和燈光下,細細打量著這個已經無法動彈的女人,手指輕輕抹著她的臉頰:"世界即將毀滅,我並不在乎,宇宙既然有開始,也會又滅亡的一天,更別說是地球.可我卻不想死,就這樣死.按照我的壽命,我還可以活三十多年,如果運氣好那就四十年,極限也就五十年了.那時我躺在棺材里,被埋入墓地前,或許都無法逆轉我的衰老."

當手指輕觸在臉上,脖頸時,那不適的感覺又來了...何凝煙努力地忍著:"可博士,我不是科學家."

"噓~"克萊舒曼輕點著她的嘴唇,微笑著讓她不要說話:"你確實不知道.可你背後的那些'人’知道,金知道,查爾斯也知道.當然這兩個男人暫時無法找到你,可那些'人’需要你,非常需要你!"

看著克萊舒曼那張到了中年反而越顯成熟的臉,何凝煙頓時明白了什麼.

但克萊舒曼手指依舊點著她的唇,從她的眼神里看到了,笑了起來,此時笑得很壞,就象一只老狐狸:"好聰明,少校雖然很蠢,但有句話說對了,你的身上有解決問題的辦法,可他用錯了."

何凝煙簡直是滿嘴的苦澀,怎麼短短的功夫,她剛出了虎穴,又入了狼窩.

金的程序是對她有著絕對的愛,愛是自私而且瘋狂的.只要有人敢碰她,金會拆了這個人.

克萊舒曼好似看透了她此時的心理:"放心吧,他們會派人來的,否則這筆賬,金會算在他們的頭上.而我應該死了,就算沒死,他們之間還在算賬,不會來找我的."

尼瑪的,克萊舒曼這個算盤打得實在太好了,就是要管理員高層派出人過來,然後從這個人身上得到所要的東西.管理層如果放任她不管,那麼等到她回去後,以無法修改芯片的設定,遲早會被金知道.金肯定會發怒!

克萊舒曼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淡色的眼眸,卻帶著無比的溫和:"金也不會怪你的,他只能愛你.你也不用自責,以你的能力,已經非常不容易了.我肯定會讓你活著回去!"

她確實盡力了,基因設定原本就是讓她有點小聰明,沒有多大智商,只需要會開槍就行的工具.比起這種拿博士學位象拿白菜的家伙,她的腦子簡直就是渣.

比有文化的流氓更難對付的就是這種智商情商都雙高的人,他們更聰明.

這一吻,讓她越發的難受,如果她的頭可以動的話,一定會側頭.可現在她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克萊舒曼很貼心的問:"要不要幫你注射一些無感覺藥物,這樣你會好受點.剛才勸你喝酒,你不肯."

要知道是這樣的,那瓶拿來,她全部喝了.

當手從脖頸處滑到了肩膀,她實在是受不了,叫了出來:"博士,不要這樣,求你了."

"噓~"克萊舒曼手依舊不急不慢著:"外面有人,我不希望不相干的人打擾."

這叫什麼事,何凝煙忍著難堪和不適,簡直氣得半死不活.等回去後,她一定把那些管理層殺個片甲不留.

她也只有靠屏住呼吸,和深呼吸來忍受.

克萊舒曼帶著幾分惋惜:"看看他們把你變成什麼樣子?如果我不知道的話,還以為你很討厭我.其實你真的討厭我的話,我會給你選擇.你是要外面不會知情識趣書呆子,還是比較粗魯,只有肌肉的戰爭機器?"

哪一種都不好,但無疑是給她提個醒,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作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來說,克萊舒曼已經是夠客氣的了,還親自上馬.

何凝煙只能苦澀地說:"還是你吧,博士,辛苦了!"

這下克萊舒曼一下就笑出來了,這個女人真是聰明,雖然智商不高,讓她學個化學,物理公式,未必能學會,但是個明白人.

感覺她不喝酒也好,聊天比看到她醉醺醺的樣子有趣多了.克萊舒曼想了想,決定說出更多一點來:"我覺得他們一定會來,這才第五天,現在過了午夜,充其量也就第六天.可今天夜晚10點時,世界就要毀滅了,這個說不通.所以為了地球,你我應該做點犧牲."

為地球而獻身嗎?還真是獻身...

何凝煙咽下一口口水,恢複了呼吸,長期屏氣的讓她呼吸加快,可唯有這樣,才能將難受轉移出去.

"如果沒人來呢?"她喘著氣問,幾乎帶著絕望.

克萊舒曼很是平靜,而且帶著幾分風趣地說:"那對我也沒什麼損失,這里很安全,我會一直和你在一起,直到你離開.我會一直想你的,直到死去.你也會想我的,對嗎?畢竟我是你第一個男人..."

啊~,何凝煙氣得簡直要叫出聲來了.這叫怎麼回事,為什麼是她,為什麼?如果她有選擇,哪怕一點點選擇,她甯可不要金的愛!

可事情就是如此,她被派去了金的世界,隨後被金看中,金為此花了五百年找到了她,並對她存在的空間產生了威脅...結果命運之輪無法遏制的轉下去,將她投入目前的處境.

"何~"克萊舒曼摸著她的頭,給了她暫時的平靜,這樣做不會給她不適.淡眸如水一般看著她:"我不否認,所有女人中,我對你的好感最多,或者說是唯一一個不願意解剖的女人."

克萊舒曼坐了起來,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時間差不多了."說完開始去除袖口釘,放在旁邊床頭櫃子上.

何凝煙躺著眼睛看到,兩個黃金制成的袖口釘,放在玻璃上時"叮咚"作響.

克萊舒曼開始解開黑色的襯衫紐扣,異常溫和地說:"我不想傷害你,如果他們放棄你,你要明白,你今後的路會更加難走.其實對你來說,我,金,哪怕查爾斯,都無所謂,愛對你沒用任何意義,你要的是能保護你的男人...很抱歉,目前我無法保護你,但我也不會把你讓給除了金和查爾斯以外的男人!所以請原諒我的自私!"

說完後,也沒脫去衣服,以很輕緩地動作輕輕抱住了她,並慢慢壓下去.只有這樣,才能將傷害減低到最小,何的基因將她設定得對異性接觸反感,也是有原因的.休息區她是為了身世之謎而保持單身,而到了神域,是為了讓她屬于金.

金會知道如何處理,可他暫時還沒找到合適的辦法,也只能盡量減少傷害...是的,他不會把愛的女人讓給其他男人,作為一個男人,就是這樣自私.

何凝煙的嘴唇都顫抖了,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無論說什麼都沒用,沒用,克萊舒曼早就打定了主意,除非有更好的理由,否則狼是不會放棄眼前的一塊肉.

時間到了,該來還沒來,那就這樣吧...她必須習慣...克萊舒曼安慰一般地輕輕吻了下,這不停顫抖的雙唇...

只那麼輕輕一下,頓時讓他忍不住長長地吸氣...這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任何女人身上都得不到!簡直讓人心醉...

怎麼會這樣...當如酒醉一般的感覺過去,克萊舒曼內心驚愕,並有種感覺,難道她的基因有一部分和他很匹配?就跟她跟金一樣,而查爾斯也是如此.人類的生存繁衍,其實都是靠基因,基因匹配度越高,感覺就來得更快,一見鍾情其實是匹配度相當高的結果.

是他之前就有了感覺,現在只是一個突破口讓感情決堤;還是基因問題?

不管這些了,時間很緊張.

想到這里,克萊舒曼立即緊緊摟著何凝煙,親吻了上去...

雖然白天已經卸過火,就是為了冷靜地對待,可他的身體很好,單身也非常久了,一天已經恢複,只有十天,必須要抓緊每時每刻,或許過了這十天,此生此世再也不得相見.

"不,不要這樣..."何凝煙心里喊著,努力地忍受著纏綿,幾乎都要哭出來了.該死的管理層,等著,全給老娘等著...

"咚咚咚~"一連串的重重敲門聲,門口傳來了大兵的聲音:"博士,人找到了."

此時何凝煙差點淚崩,尼瑪的,能不能早點找到呀?

幸好克萊舒曼有著足夠的克制力,用盡所有的力氣,這才停住了.抱著大口大口喘息著,調勻了氣息,平靜回應了一句:"馬上就來!"

坐了起來,坐在床沿邊開始整理凌亂的衣服,重新扣上袖扣,很是遺憾地說:"親愛的,你的運氣可真好,就差那麼一點點了."

幫何凝煙蓋上被子後,走到鏡子前,用手擼了把有點下垂的頭發,抓起椅子上的西裝,對著躺在床上的何凝煙:"其實我更想和你在一起!如果你不想,那麼趕緊禱告來的人就是我要找的人,否則我還會回來的."轉身開門出去了.

上篇:第809章 鄭重宣布接管    下篇:第811章 又多一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