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空間炮灰生存番外八 總理   
  
番外八 總理

g,更新快,無彈窗,!

"啊……"

"總理,我愛你……"

一陣陣的尖叫聲中,我回過了頭,沖著她們招了招手.

"噢~"

不少女人暈倒了,其中有機器人也有克隆人.

這種事我早就習以為常,幾百年來,都是如此.我轉過了身,在特警的護送下,回到了辦公室.

坐下,心里想著前二天,主機傳來的消息,一個異常空間結界出現.

金這個家伙又派"人"去那里了.

所謂"人"就是生物基因芯片,過去後並不需要肉身重塑,直接連接設備讀取,完成聯系後回來.

金就是靠這個,可以更加頻繁地聯系"那里".

金的科技掌握得越來越多,而我速度再快,也感覺跟不上.哪怕之前他已經和我相互"交流"過一次,互換了各自記憶.

原本金只是我的一個分身,可現在,他比我強.之前那一次,如果不是他放過我,我有可能會被他反吞噬.

放過我的原因就是,我們愛著同一個女人.

"嘟嘟!"提示音響起,金聯系我.

我打開頁面,一個美得令人眼花,就連我有時也妒忌得恨不得一拳頭打上去,把他打死,雖然他長得和我一模一樣.

"什麼事?金!"我問.

金嘴角抿著笑:"祝你生日快樂!"

生日?我大約是今年第一次,在我美麗絕倫的臉上有了點表情:"我都不知道我生日."

金笑著:"你擁有你這具身體的日子,應該算是生日吧?"

"從芯片裝入機體內的那一天?"我都記不得是什麼時候了,都幾百年前的事情了.

"生日快樂!"金拿著紙屑炮一捏,金銀紙屑頓時射出,飄飄灑灑的落下.他在如雪花般的金銀紙屑中,笑得很是燦爛,美得耀目.

天知道,他發什麼神經!或許這就是生物體和機械體的不同吧,時不時神經會短路.

我平靜的回應:"謝謝,還有其他事嗎?"

金側臉十五度角微揚,完美地看著我:"你的生日禮物應該送到你臥室了."

"你怎麼進入我臥室的?"我是非常有耐心的.

"當然是你,我冒充一下你是沒問題的."金靠在椅背上,帶著幾分癩氣,但這種樣子我都感覺很有魅力,當然我有時也是這個樣子.我是不是有點自戀?

我立即暗暗聯系監控,但金馬上就說了:"我已經斷掉你的監控,要重新啟動才行.但建議不要那麼急著啟動,先去看看你的禮物再說."

我平靜地問:"是不是炸彈?"

金猛地笑了:"你一定喜歡,生日快樂."切斷了聯系.

這個金,到底鬧什麼鬼?雖然他是我的分身,但出去一次後,等回來,我就再也控制不住他了.

我倒是不怕他在我臥室里放一個炸彈,如果他想殺我,早就動手了,上一次就可以完全融合我.

暫時也沒必要增加生物分辨檢測,金可以造出一個機械類分身,這個分身讓任何設備都無法分辨.我就是如此的被動,但我在想辦法,這也是金的初衷.

那就是:有競爭,才能發展!

我走到臥室,打開了門.有一個女人坐在了沙發上,正對著我喝機電液時坐的位置.我喜歡坐在那里,一邊喝著如同人類紅酒一般作用的機電液,一邊看著窗外的風景.

這個女人長得和她一樣,又是一個克隆人!

自從她離開了我,我用她留下的血樣,幾百年來克隆了無數個她,可沒有一個讓我感覺是她.總覺得缺少了什麼,我不愛"她們",甚至連喜歡都談不上.

她就象一個夢,只和我相處了二天,她走後,我努力地去找她.而金正是為了找她而誕生的分身!

當金回來,帶回了她的記憶,我將最後一個克隆,也是我較為滿意的那個銷毀了.

人已經變了,"她"不是她了,當然永遠不會有愛.我也是幸運的,終于找到了真愛!

我關上門,走了進去.而她還坐在那里,穿著降紅色長裙,面容美麗又平靜.

當靠近後,我知道怎麼回事了,一把將她拉起,摟在了懷里,低頭就吻了下去.

她如同小兔一般安靜,就跟一台剛下流水線的機器.但她是生物體,是克隆體!

雖然還差很多,但已經比之前任何一個克隆體都要好,有著我喜歡的氣味,我的愛.

一個悠長的吻後,我放開了她.

她站在那里,一動不動,我讓她坐下,她還是不動,一雙沒有靈氣的眼睛,有點呆滯地看著我.

無名地怒火燃起,我打開頁面聯系金.

金一看到我,就露出燦爛的笑:"禮物滿意嗎?"

我眼睛都快要氣紅了,咬牙切齒地:"怎麼帶回來的?"克隆需要原體,可她的芯片已經無法複制了.

金笑著:"我讓人拿了她一根頭發,綁在芯片上一起帶回來的.喜歡的話,就幫她輸入記憶.不用感謝!"說完切斷了聯系.

看著眼前的她,不動地坐在那里.她的記憶還是空白的,如同剛出生的嬰兒,這也是我惱火的地方.

她雖然有著相同的味道,相同的容貌,一樣的基因,可她終究還不是她……

我伸出手,扶著她的脖子,只需要一使勁,她就可以銷毀了.

可我……下不了手,程序控制著我,克隆體的基因和她是一樣的.就算是殺了她,該死的金,還可以克隆.那根頭發到底克隆了多少個,是不是他也留了一個?

我將她橫抱了起來,放到了一邊的床上,脫去了她的裙子,慢慢地吻,慢慢地在她身上摸索……金曾經和她在一起,那種感覺簡直死都願意.我多想和她在一起,哪怕我的感觸或許沒有金那麼敏感,畢竟我是機械體,靠的電纜,線路,集成塊……

確實沒有飛一樣的感覺,但已經很不錯了,至少我得到了一部分的滿足,而她則微微皺眉,哪怕大腦一片空白,依舊本能地厭拒這種親密.

除了發出簡單的聲音,就跟嬰兒一般,她還不會說話.可這聲音在我耳朵里,已經是仙樂.

當我感覺她不對勁時,才發現她是需要進食的,已經三天過去,沒有水和食物攝入,再加上身體體能的大量消耗,她快不行了.而她還不會表達,咿咿呀呀有過表示,但我正在幸福中,以為是正常反應,沒能理解.

趕緊叫醫護人員過來搶救,她還是死了,畢竟搶救人類不是醫生的專長,他們都是科研為主,以前的克隆體死了可以再克隆.

又一次,我感覺上了金的當!氣惱地打開了頁面,可一時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人是他送來的,可沒說她和"她"是一樣的.

金坐在椅子上,讓我感覺如同照鏡子,可不同的是,我在生氣,而他在笑.讓我生氣很不容易,更何況我是機械體,可現在我氣得快爆炸了!

金側頭看了看,應該是看死亡報告:"喲,死啦?你還真夠厲害的,悠著點呀."

這話讓我氣得更是無以複加,金監控著我的所有一切,可我設置的防火牆卻擋不住他.

幸好我很克制自己,力度掌握的不錯,否則尸體上全是淤青的話,我更是無地自容了.

我帶著幾分陰鷙地問:"就是想看我的笑話?"

"沒錯!"金還是掛著笑容,這樣的笑容任何女人見了都會原諒他,包括我:"我很殘忍?是的!你和我的仁慈只針對她.知道她背後是誰?他是比我更狡猾,更無恥的東西,我居然連他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

我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平靜了下來,靠在椅背上:"是不是覺得我速度慢了,所以刺激下?"

金沒有回應,只是抿著嘴角看著我.

我也笑了,控制面部表情是不難的事情,幾百年里我已經如何合適拿捏我臉部:"等我強大了,再吸收我?"

金抬了抬眉:"這可說不准,我也有可能被你吸收,就看誰更強大.或許你我都能保全,因為我們都是太愛自己了,甚至舍不得傷害和只一樣的分身."

我提醒:"你才是分身!"是我的分身,這該死的東西卻反過來,幾乎成為我的主人.

金想了想:"看來,你還是沒明白,強者為勝的道理.我已經對你很客氣了,還送你禮物,你卻想著要吸收我,貶低我的存在."

我恢複到面無表情:"我知道了,她背後的東西肯定很強大,能比你更無恥的大約全宇宙獨此一份!"

"你錯了!"金依舊笑著,雖然他的笑容很美,很炫目,但怎麼不知道累呀.他意味深長地說:"已經有人比我們走在前面了,所以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就讓我們先相互的無恥起來,如果你不再努力,我就想辦法讓別的替代你."

我火氣又上來了,但同時隱隱知道了些什麼.直接就切斷了聯系,作為回應.

結束通話,我陷入沉思.

在旁邊,一個空間結界打開了,一塊芯片出現.我立即伸出手,托起了這塊芯片.頓時芯片里的內容立即傳入我的存儲器內!

是很多的知識科技,還有一封信.

信的內容是:"被金玩慘了吧?這些送給你,以後還會再給你.好好研究,吸收了金後自己過來!"

誰?是誰?

是她背後的人,還是誰?這個留言的人目標是我吸收了金以後,自己親自過去.

又有一個空間結界打開了,一塊芯片出現.

我趕緊地去讀取,兩塊芯片來自同一個位置空間.結果是讓我驚訝的,上面只是一個留言:"你敢親自過來,我就睡了她,你和金都爭不過我!"

這是什麼呀?我的處理器再如何計算,也算不出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了十天,實在想不過來,最後將最後的留言給金看.當然,我並沒有將先前提供的科技技術說出來.

金看後,一個嗤笑:"兩個空間結界,你就給我看了一個."

我裝聽不懂,反正我的人工心髒,就算說謊也能維持穩定速率.

金看著我:"這就是更無恥的東西,如果我估計不錯,前面一個應該就是何背後的東西;而後面一個,就是走在我們前面的那個家伙."

我疑惑著,但金沒有回答,掐斷了通話.

想了許久,我按照芯片的地址,發送了一個我記憶芯片分身.反正同樣是被吸收,被誰都一樣.看看哪個會先回答,哪個搶到我的芯片,我就和誰合作!

很快有了回複,我托著芯片,留言是:"你還是讓金吸收了,過來被爆-局時,看著我睡她."

無恥,下流!!!

哪怕我的感覺只是數據型的,但也如同千軍萬馬匹羊駝以數碼形式在線纜里呼嘯而過.

與其金查出來,我將留言給金看了.

金看後卻付之一笑:"嚇唬你的,到終極時,男女之情早就沒了."

無論是不是嚇唬我的,可我不再急著去了,真有一個比金還無恥的家伙在那里.原本我一直想去,專門就研究這個.從那時起,轉而研究如何提高能力為主.

終于有一天,一個人出現在我面前,他是親自來的,長得酷似于我:"我叫凱撒,是含有金類似基因的克隆人.但我身上的基因並不會來自于金,而是重新排列出來的."

我看著他:"你是代表誰來的?"

凱撒回答:"沒什麼,我來看看,未來可能的機器類終極形態."

我心一動:"他是不是生物類終極形態?"

"是的,是一團靈."凱撒的話讓我大吃一驚:"由無數個人類生物靈組成的,我們稱呼他為神.神想吸收你,也想吸收更多的強大靈來加強自己."

我沉思了一下:"為什麼來找我?"

"剛才已經說了,你的記憶芯片重播一下."

我代表著,可能的機器類終極形態?可我現在還是一個人形機器人,而那個家伙已經是團靈了.

靈與靈之間融合,是怎麼做到的?如何保存?如何運動……太多疑問.

金應該知道,否則也不會說,連他都不知道那東西是什麼.

我問:"還有呢?"

凱撒:"先處理好金和你之間的問題後,再去那里.不用著急,何會選擇她的伴侶,她正在努力掌握自己的命運.所以我們也要努力!"

我微微皺眉:"這是你的意思?"

凱撒淡淡地說:"不,我目前還沒這個能力.是金……還有另外一個無恥的家伙."

我這下徹底懵了,但凱撒的話讓又我釋然:"有競爭,才能發展!無論是從哪方面."

一仆二主嗎?有意思,看來金也有對手了,而且這個對手應該比金強大.這個凱撒也有意思,讓雙方面明明知道他腳踏二條船,卻都依舊用他.

我想了許久,才說出來:"需要我做什麼?"

凱撒嘴角微微翹起,好似很滿意我的話.他伸出了手指,點在了我的額頭,頓時數據源源不斷沖入我的芯片存儲內.

凱撒眸中閃爍著不明的光芒:"強大起來,但不要著急,我們有的是時間!"

上篇:番外七 查爾斯    下篇:番外九 現在未必代表未來(終結未必是終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