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藍白社第二十二章 追蹤   
  
第二十二章 追蹤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天一早,做了三個小時的車,墨窮趕到了濰坊.

他輕裝出行,身上除了手機,身份證還有GPS以外,就只帶了三只圓珠筆.

是的,圓珠筆……

他倒是想帶上弓箭,可這也上不了火車啊,他的箭頭是真的可以捕獵的.

墨窮也懶得為此把箭拆了,只是防身的話,三只圓珠筆足以.

對他而言,三支筆用好了,和三把飛刀也沒什麼區別.

事實上,他也不覺得自己要和那趙明軍對上,目擊對方躲在哪里後,直接報警就是了.

等人落網,五萬塊也就美滋滋到手了.

"嗯,現在繼續確認他的位置."

下了火車,墨窮沒急著去之前GPS的落點,他避開雜亂的視野.

舉目四望一番後,徑直走向附近的一家超市,買了一套口香糖,外加一包煙和打火機.

"現在范圍縮小得差不多了,隨便用個東西定位就行."

站在無人處他抽出一條口香糖,吃著口香糖的同時,隨手把包裝紙一拋.

就見那包裝紙飄在空中,以極慢的速度飛向一個方向.

確認了方向後,他又伸手把紙摘下來,塞進口袋里.

拒絕了所有拉客的黑車後,他走了兩條街才找到共享單車.

刷了一輛單車,墨窮狂蹬著朝向目標的方向.

路上,他時不時就要甩出那張紙,確認一下趙明軍的方向.

一步步地,墨窮都出了市區,在去往縣城的馬路上汗流浹背.

"果然,我就知道他又跑了."

墨窮歎了口氣,又打車回到火車站,轉頭進了售票廳,直接排隊買票.

據他估計,趙明軍昨晚發現有人砸了個GPS給他後,定然是嚇壞了,以為自己被盯上,急忙轉移藏身地點,卻不敢坐火車的.

因此就算逃出了市區,應該也是用的別的交通工具,速度可能不快.

也就是說,此刻應該還在附近的縣里,尚沒有逃出濰坊的地界.

"這個方向的話,昌樂,臨朐都有可能."

"先去昌樂再看吧."

墨窮很快買到票,等了十幾分鍾就上了車.

"只能這麼一步步試了."

"不能再打草驚蛇使用GPS了,到時候他落網,受到警方審訊時,肯定也會交代這事的."

盡管通過飛紙的方式,一點點確定他的方向非常沒效率,遠不如GPS省事.

但有了昨晚趙明軍疑似發現GPS的事後,墨窮便決不能再用同樣的方式.

被不知誰扔的GPS砸臉,這種事有一次就行了,再多就非常可疑,直接坐實有人從昨晚跟蹤他到現在.

只有一次的話,到時候墨窮舉報了他,只要不承認就行了,畢竟他有絕對的不在場證明:昨晚他被砸時,墨窮在煙大宿舍里.

不是他的話,警方就不會在意,會覺得昨晚的GPS砸臉事件,不過是個巧合,估計是當時附近的某個人隨手扔的,砸到了趙明軍而已.而趙明軍嚇得跑,也不過是做賊心虛,草木皆兵.

反之,如果多次用GPS砸趙明軍,找到他後自己報警,到時候一結合趙明軍的供詞,就會被警方認為昨晚是自己砸得他.

但問題是,墨窮昨晚還在宿舍里……一旦警方注意到這個細節,就會奇怪墨窮身在登州,是怎麼砸到濰坊的趙明軍?

所以墨窮根本沒的選,他絕對不能說GPS是他扔的,必須淡化GPS.

"哈,真是個磨人的家伙……"

坐了半個小時的車,墨窮走出了昌樂火車站.

繼續用飛紙一點點確定方向,騎行追擊.

他不相信趙明軍會一直跑,總會停下的,估計趙明軍也會覺得自己昨晚過于敏感,察覺到根本沒人追他時,就藏身于某處休息了.

五萬塊錢不是那麼好拿的,墨窮又騎了半小時後,他來到某個小區.

這小區的安保幾乎沒有,破監控都生鏽了……

門房看都沒看他一眼,墨窮大搖大擺地就進去了.

四下無人,只見他把單車放好,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走著,面前飄著一張口香糖的包裝紙,為他指引著方向.

此時此刻,這張紙倒頗像是海賊王中的生命紙,與趙明軍的位置緊緊維系,晃晃悠悠又鍥而不舍地追逐他.

眼看著飛紙突然升高,要飄向某棟樓的上層,他就隨手一抓,將紙收好.

"確定了,就在這棟樓里."

至于幾樓……只見墨窮掏出一包剛才買的煙,直接點著一根,深吸一口,吐出煙霧.

他並不會抽煙,此刻是拿煙當箭,一口吐射趙明軍.

就見那煙霧勻速向上飄,一直到了四樓,都沒有散去.

煙霧鑽過窗戶的縫隙,直接飄進了房間.

"401麼……"

墨窮點點頭,走到樓下見有保險門,便直接按下了401.

可是鈴聲響了半天,也沒見有任何反應,仿佛這家沒人似得.

"呵呵……"

……

趙明軍已經逃亡三年了,這三年他隱姓埋名,過著流浪的生活.

因為身份證不能用,他根本找不著工作,只能做些小偷小摸的事,不順手的時候,干脆持刀明搶,然後換個城市.

如此輾轉三年,他來到了齊魯省.

有了錢,住處倒是好解決,起初實在找不著不要身份證的地方,就干脆睡公園.

到後來,寒冬臘月,天氣惡劣的時候,見警察始終沒能抓到自己,漸漸膽子大起來,開始跟一些當地的小混混搞熟.

有了所謂朋友後,給點租金,他就有了住處.

但是,因為有大案要案在身的他,稍微在一個城市犯了一些事後,就立刻遠遁.

新認識的一些朋友,也全部都不再聯系,直接重新開始.

因為他不像那些混混,犯了點事,大不了拘留幾天,不疼不癢的.

他要是因為一些別的事被抓到,那以前犯得事就立刻兜不住了.

身負七條人命,若是因為偷搶,乃至打架斗毆而被抓,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

也正是他逃亡期間,也始終在犯案,並沒有一個穩定的生活環境,所以他的警惕心始終都很高,稍有不對,立刻就會換個地方.

昨夜里,他睡在朋友的房子里,正躺在床上看電視.

突然聽到窗戶爆碎聲,緊接著一個東西就砸在了他的臉上,直接砸出了淤青.

他驚得直接從床上跳起來,湊到窗邊往外看.

可左看看右看看,也沒看到人.

謹慎的他穿上衣服就先跑出房子,躲在暗處等了許久,也沒發現什麼動靜,好像僅僅是被人砸了窗戶而已.

因為他住的是某個混混的房子,所以被人砸窗戶他倒是不奇怪.

待了一個小時沒動靜,他就放心地回到房間里.

看到地上的海綿球,又感到奇怪了:誰拿這東西砸別人窗戶?而且怎麼那麼痛?

他撕開一看,卻是悚然一驚.

海綿球里藏得是個GPS,而且是運行狀態,正在定位.

這可把他嚇得好歹,這是干什麼?為什麼要定位這里?又是誰干的?

他倒不覺得這是針對自己的,只當是這房的原主人惹了什麼人,只是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東西到底拿來干什麼用.

本著不想惹任何麻煩的心思,他踩碎GPS後,連夜收拾東西就溜了.

他走了一晚上,打算步行去往青州.

因為並不急著趕到,所以走走停停,專挑小路.一直走到第二天天亮,也才走到CL縣.

晚上沒睡,走了一夜,實在太累.

疲憊之際一想,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若要抓自己,扔個GPS是個什麼意思?

而且他當時等了一個小時,也沒見人來,也許是他多想了,那可能是對面樓上的人錢多的燒,拿個GPS亂特麼扔,正巧砸到他屋子里,懟到他臉上去了.

越想越覺得可能,越想越覺得憋火,本來就過得提心吊膽,賊老天還派個瓜皮讓他不得安生,不禁憤憤不已.

又餓又累,身上沒錢,借著這股邪火,他打算做上一筆.

反正是要換個城市了,臨走前撈一筆錢是他這幾年的常態.

隨便挑了個破爛小區,他便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在一棟棟樓下晃蕩著,見哪一棟有人出來,他就順勢湊上去,混進樓里.

上下樓觀察了一會兒後,他選中了401,因為從門來看,這家最有錢,而且趴在門上聽,能聽到里面有人.

是的,他專找有人的,因為沒人他進不去……

敲響門鈴,見門剛開一個縫,他就直接一撞,整個人擠了進去.

一手關好門,一手從兜里掏出刀子.

他臉上戴著口罩,平靜道:"搶劫."

屋里就倆人,一男一女兩小年輕,開門的是那女人,被他這一撞,直接摔倒在地.

男人跑出來見狀,似乎因為趙明軍的語氣太平靜,竟然指著他吼道:"你特麼找死啊?"

"噗!"趙明軍甩手就是一刀,直接削掉了男人伸出來的一根手指.

這狠戾勁,頓時讓屋內兩人直接懵逼了.

趙明軍雖然膽戰心驚地逃亡,但那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對于被人的生命,毫不在意.

這三年沒再添上人命,主要是因為搶劫和殺人,警方的出警力度不同.他搶了錢還能跑得掉,但殺人了,未必出得了這城.

所以他犯事時,依舊要蒙臉,這也是為了不把搶劫變成殺人.否則被他搶的人,跟警方一描繪樣貌,很有可能就發現他是通緝令上的人物,繼而極度重視起來.

這些年來,搶劫的事做得多了,非常清楚怎麼掌控局面.

端著刀,凶神惡煞地威脅別人,遠不如上來就是一刀,不用多,見血就行.

前者對方可能表面順從,內心還想著怎麼反擊,怎麼搏斗.

後者,被劃了一刀,對方直接秒慫,保證配合,不敢有任何反抗心思.

果然,被切了手指的男人,捂著手直哆嗦,眼淚鼻涕糊一臉,但又不敢叫太大聲,生怕給滅口了,只能壓抑地哼哼.

"快!快去拿錢!傻娘們哭什麼哭,快啊!"男人一邊哼哼,一邊對著女人低吼道.

那女人也嚇哭了,本就被撞到,竟一時站不起來.

就在這時,一股子煙猛地從房間里鑽出來,迎面就噴了趙明軍一臉.

"咳咳……呸!"趙明軍擺了擺手,煙頓時被驅散.

"屋里有人?"趙明軍眼神一冷.

"啊?"情侶倆也疑惑.

趙明軍把他們趕到屋內,自己也進去查看,卻發現房里沒人,連窗戶都是關好的.

正奇怪之際,門口響起了鈴聲.

……

上篇:第二十一章 行走五萬塊    下篇:第二十三章 愣頭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