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藍白社第一百三十六章 收容丟失   
  
第一百三十六章 收容丟失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大衛,不要挑戰眾生夢魘的忍耐極限."夢魘牛逼哄哄道.

"嗯,記住了."大衛盯著畫說道.

最終,夢魘沒有如它所說的那樣,讓大衛不得安甯,它也只不過是說說而已.

因為類似的情況,已經發生過無數次了,非常了解大衛的夢魘,知道大衛不是會妥協的人.

小的時候都沒有讓他瘋掉,現在就更不會了.

比這更嚴重的收容失效,大衛都經曆過,當時夢魘也添了不少麻煩,但依舊害不死大衛.

如今,夢魘也只是不爽地發泄一下.

見大衛真的有些生氣後,就很識相地借坡下驢了,但依舊神情桀驁凶戾,保持著惡魔的體面.

社員們用關心地眼神看著大衛,大衛沒說話,掛著死魚眼漠然將夢魘塞進嘴巴,一口咽了下去.

隨後才搖頭輕聲表示:沒事.

大衛太了解夢魘了,他知道夢魘不會因為這點事跟他剛硬太久,夢魘也是知道他不可能讓步的.

畫中背影的事解決,一名社員帶著墨窮往底層走,去接替正在那喂養饕餮的社員.

大家都要去各處搜查收容物,以保障所有逃逸的收容物被重新壓制.

似乎是老鬼有所交代,路上墨窮對大衛的一些好奇,得到了滿足.

那社員說,早期的大衛還恐懼于夢魘,可隨著他長大,對于夢魘的懼意越發的小,對于收容事業的重要也越發清楚.

終于在十五歲的時候,大衛徹底做好了一輩子跟夢魘剛到底的覺悟,哪怕無法與人接近,哪怕只能與夢魘互相傷害,一直到死,一輩子只跟這一個收容物耗下去,也絕不會對它有任何妥協.

朝夕相處的夢魘自然知道大衛的覺悟,自那之後,夢魘就妥協了,將逃脫的希望,寄托于人類遲早會死的,那脆弱的生命上.

也正是從那一年開始,大衛正式成為闡道者.

"到底什麼是闡道者?"墨窮問道.

"在藍白社,闡道者最多的時候,也不超過二十個,現在更是只有九個."那社員說道.

"因為人形收容物的稀有嗎?"墨窮問道.

那社員搖頭道:"不不,闡道者中,人型收容物只有三個,另外六個都是正常人.成為闡道者,跟他是不是收容物沒有關系."

"所謂闡道者,本身就是一些收容物的收容措施,他們會用盡一生去壓制收容物.他們是最值得信任與尊重的收容者,是收容信念堅定到不會被任何人質疑的存在.他們每一個都能完美地控制自己,或控制自己所持有的收容物.他們的生命不屬于自己,只屬于全人類."

"他們隨身收容的東西,即是一生之敵,也是他們所掌握的力量之一.但並不是因為他們掌握了收容物的力量,而成為闡道者,恰恰是他們的信念足以成為闡道者,才被大家所認可,信任,放心地把收容物交給他們保管和利用,讓他們用這份力量,去收容更多的異常,作為收容事業中的頂梁柱之一."

"闡道者肩負著重任,要承受常人難以想象的代價,乃至于死亡,以及比死亡更沉重的東西."

墨窮了然,收容物的力量,自然是不能隨便用的,也不是誰都能用的.

即便沒有副作用,掌控收容物力量的人也是不穩定因素.

但是,闡道者除外.

他們不僅是精英中的精英,能掌握收容物的力量,更願意為收容付出一切,忍耐著收容物所帶來的所有痛苦與代價.

能力與信念缺一不可,而要被眾人所認可,就更難了.

畢竟這可不是說說的,是真正的付諸實踐,並永遠堅持下去.

"背負這份重任的人,只有九個嗎?"墨窮思索道.

社員笑道:"背負重任的人有很多,但不一定是闡道者,而闡道者卻一定是最值得尊重的."

"大衛那麼年輕,就被大家認可了嗎?"墨窮想到之前說的,大衛十五歲就成為闡道者.

社員道:"大衛確實是史上最年輕的闡道者,不過他是特殊情況,因為不用睡覺,他比常人要多出接近一倍的清醒時間,每時每刻他都在思考,比別的孩子都早熟的多."

"他十歲就收容了夢魘,十五歲成為闡道者,如今二十五歲,已是藍白社的中流砥柱."

墨窮心想原來如此,他就說大衛那麼小的時候,為何就能耐得住寂寞,頂得住壓力,漫長地鎮壓夢魘,面對諸多危險與死亡,沒有性格扭曲,而成長至今,成為精英中的精英.

卻是忘了,大衛不用睡覺,他一直在思考.

一個相當于比常人多活接近一倍的人,自然是早熟的.十歲的心智怕不是就已經相當于十五六歲的孩子了,而十五六歲的時候,估計就已經不亞于二十多歲的成年人.

而如今二十五歲,經曆了藍白社生涯的風吹雨打,在加上最好的教育資源的培養,想來心智與閱曆上,比同齡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既然有能力,有資格背負重任的社員有很多,為何不多提拔幾個闡道者?"墨窮問道.

闡道者既然是中流砥柱,整個藍白社也才九個,從社員崇敬的語氣來看,想來是地位極高的榮譽或職介.

同樣背負重任的人很多,那為何闡道者只有九個?那些同樣有能力,有資格的社員,為何不提拔成闡道者?

對此,那社員皺著眉頭看了墨窮一眼,搖頭道:"提拔?你是這麼想的嗎……那你問這個,只能說你還是沒有理解什麼是闡道者."

他似乎懶得再解釋了,不再多說.

墨窮意識到自己想岔了,但又不知道自己哪想岔了,闡道者難道不是越多越好嗎?

見對方不想再說,墨窮只得沉默.

很快他來到饕餮的坑前,見到饕餮正乖乖地趴在里面,不斷吃著一名社員投喂的食物.

"交給你了."那社員說道.

墨窮看著一桶桶肉食,抓起一大塊肉就精准地扔到饕餮嘴邊,並說道:"明白,我知道該怎麼做."

社員觀察了一番後就走了,臨走前叮囑道:"遭遇了什麼麻煩,一定要第一時間彙報."

墨窮點點頭應答著,一絲不苟地執行著這簡單的任務.

這對他確實簡單,居高臨下地投喂,要簡單省力的多,更何況他還有絕對命中,瞄都不用瞄,隨手一放就是精確制導,這就更省力了.

墨窮故意扔偏了一塊肉,發現只要不太遠,一米內饕餮都會歪著脖子把肉吃掉.

對此,墨窮試了一下把落點定在饕餮背後某處,眼睜睜看到那肉被吃進肚子里了,還帶動著饕餮暴退兩步,停在了落點上.

饕餮沉迷吃肉,對這點推動絲毫不在乎.

"竟然真的可以……"墨窮一笑.

他的箭是不可阻擋的,箭碎了,碎渣渣也會到達落點,碎渣湮滅成粒子了,那些粒子也會到達落點,而如果連粒子都沒了,這一箭的力道也會命中目標.

毫無疑問,當他以饕餮背後的某處地板為目標時,這肉哪怕被饕餮吃了,吃得一干二淨,其作用力也會維持著初始速度到達那里.

饕餮就是吃了墨窮這一射,而被肚子里已經消化了的箭,硬頂得暴退.

有這一手在,哪怕饕餮又暴走,墨窮也能扔一坨肉硬生生把它按回去!

除非饕餮肉經過嘴邊上不去吃,否則上來一次就得摔一次.

不過,面對這鬧出無數亂子的怪物,墨窮還是抱有謹慎,安安穩穩趕緊結束比什麼都好.

然而,墨窮投喂了足足半個小時,警戒封鎖還是沒有結束.

"怎麼回事?不是說處理了饕餮,剩下的很容易就能解決嗎?怎麼還沒結束?"

墨窮四處張望,不確定是不是還會有陌生的收容物突然殺出來.

他為了不打擾其他人,想到老鬼雖然重傷,但還很清醒,現在肯定在休養,于是通過耳垂聯絡器打過去.

老鬼果然有空,直接接通道:"怎麼了墨窮?手酸嗎?再堅持一下,還有最後一個收容物沒有找到."

他以為墨窮累了,畢竟墨窮幾次生死危機,身上又有傷,哪怕心髒兩倍強化,半個小時機械般地扔肉肯定也疲倦不堪了.

"沒事,我可以堅持……呃,最後一個收容物?"墨窮突然心中一動.

"嗯."老鬼道:"β-509,其他的我們早就處理好,全部重新收容了,就剩下它還沒找到.不出意料的話……它應該已經逃離了研究所,大家正在整個萌島進行搜捕,如果還沒找到,只能宣布收容丟失,以後再說了."

墨窮不動聲色,但他知道β-509是什麼,正是撕傷他左胸肌的那個風扇頭.

"這麼多人都找不到?它是很會躲的收容物嗎?"墨窮說道.

"躲?它可以虛化,看不見,摸不著,所以它很可能直接穿越牆壁和土石,離開了研究所.只有當它出手攻擊的時候,才會現身,具有實體.對了,它會攻擊任何帶有武器的生物,你現在身上沒有槍械和冷兵器,它就不會攻擊你,你自可以放心應對饕餮."老鬼說道.

墨窮一愣,難怪當初那風扇頭直接攻擊他了,明明蕭峰離電梯口更近,結果卻先選擇殺他,原來是因為他當時握有卡爾給的手槍.

"虛化?攻擊的時候瞬間現身?它的腦袋是不是個破電風扇?"墨窮說道.

"沒錯,你遇到過?什麼時候?"老鬼急忙道.

墨窮老實道:"收容失效剛剛爆發沒多久,具體時間我也不知道,在負四層樓梯欄杆處,它扯掉了我左側胸肌,我還打到了它,之後它就離開再也沒遇見過了."

感覺到對面停頓了很久後,老鬼才說道:"我找那段錄像了,這不是什麼把它打跑了,只要你還帶著武器,它是不會罷手的.你一定觸發了隱藏生路,讓它放棄了殺死你,否則你早死了,心髒都給抓碎了."

"隱藏生路麼……是不是我打了它一巴掌的緣故?"墨窮說道.

"都說是隱藏生路了,我哪知道?唯有等找到它,把它帶回來測試一下了."老鬼說道.

……

上篇:第一百三十五章 身體即是收容措施    下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危機結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