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藍白社第兩百九十六章 拜見巨子   
  
第兩百九十六章 拜見巨子

g,更新快,無彈窗,!

藍白社長,從未有令牌這種東西.

別說社長令了,就連社長之位現在都空懸著呢.

毫無疑問,這就是個樣子貨,僅用于此次任務……可以理解成一種收容措施的道具……

明白了此次認親任務的意義後,墨窮在研究員的期盼中進入了木甲人的居所,會見一眾老祖……

當得知墨窮就是自己後人,墨家當代繼承人時,墨犁腦袋都氣飛了!

是真的飛過來砸墨窮,好在墨窮皮糙肉厚,被木甲砸幾下倒是無礙.

最後還是孟勝攔住了他,用藍白社送給他們的發聲器說道:"墨子尚同,全文背誦."

"啊?"墨窮一怔,沒想到上來就讓自己背書.

"汝不知?"兩百個木頭腦袋咔咔轉過來,朝向他.

墨窮連忙背道:"子墨子言曰:古者民始生,未有刑政之時,蓋其語,人異義……"

尚同篇講得是世上每個人都有自己認為的義,人的行為受思想意識支配,沒有思想的統一,便不能有行動的一致.

所以墨子提倡"一同天下之義",把天下人的思想統一起來,尚同共義.

墨窮背完《尚同》,又讓他背《兼愛》.

背完《兼愛》,又背《天志》,《天志》背完,又背《貴義》.

點名讓墨窮背出這些後,墨犁等人還算滿意.

若是藍白社找來的後人,連墨家經義都不熟,那他們是絕對不會認的.

好在,作為社員,從極限島特訓回來,諸子百家皆以爛熟.

墨子七十一篇都不是什麼偏門的東西,墨窮自然全都會背,甚至能說得頭頭是道.

這四經背完之後,墨窮也略有所悟,尚同,兼愛,天志,貴義,合起來簡直是在告訴他:天下人當信念一致,天下人當兼相愛,交相利.為行天志,妥協于義,不算妥協.

墨者可貴義輕生,為了夢想,又何懼傳位于當代繼承人那巨子令呢?哪怕眼前這當代繼承人,有可能只是藍白社哄他們好玩的.

但凡是以大義為先,藍白社做得到位,不是不能托付.

要說變通,墨家本身從來不是死板的學派.

墨犁拿著墨方說道:"墨方沒有問題……"

孟勝點點頭說道:"墨窮……倒是個好名字,可有族譜?"

墨窮拿出自家族譜,孟勝看了一下……不認字,交給了墨犁.

墨犁仔細看過後氣憤道:"哼,棄墨從儒了?"

"那也是古時的事了,現在已無儒墨之分."墨窮連忙道.

"但你入那藍白社,屠青龍,掃墨宮,卻還敢來見我?"墨犁怒道,竟又要把腦袋砸過來.

孟勝急忙攔住,說道:"你退出藍白社,可掌巨子令."

墨窮心說果然如此,于是拿出藍白令牌道:"不必,藍白社為我所創,乃當代新墨."

"我,墨窮,即是藍白社長!"

這話說得理直氣壯,魄力十足,好像他真的是藍白社長一般.

聽了這話,諸位木頭人舒服了,紛紛點頭道:"嗯……原來如此."

其實他們與墨窮,都心里有數,墨窮真的是社長?怕是未必,但這些墨者都沒有去刨根問底,萬一是真的呢?

破解木頭人思想鋼壁的方法,就是騙.不是我變了,是我被騙了.

當然,前提是內心有崇高的信念,讓他們甘于不追究.

"請巨子令!"墨犁喊道.

立刻就有木甲人端著木甲之輪走過來.

與此同時,所有木甲人都跪坐在地,圍了墨窮半圈.

墨窮也如此,正襟危坐,看著那木甲之輪交到墨犁手中,墨犁再交給自己.

這木甲之輪是藍白社故意又交給他們的,便是等今日由他們親自傳于墨窮.

墨窮當著眾人面接過巨子令,他就是當代巨子了,如此禮成,沒有繁文縟節.

當初孟勝傳于田襄子,可是連面都沒見,墨家不實興多麼花里胡哨的儀式,可有可無.

"自此以往,汝為墨家巨子,當興利除害,識天志,行大義……"

交接過後,木甲人紛紛站起來,孟勝等曆代巨子就開始圍著墨窮絮絮叨叨,囑咐他墨家巨子的責任.

渾然把他當做墨家新人一般教導,誰都來囑托兩句,足足說了半個小時.

墨窮認真聽著教誨,還一一回應,總算等到孟勝開始談關于收容物的情報了.

"咔咔咔……"

可這時,墨犁閑得沒事在一旁扭著那九階墨方,六面雖然同色,但木頭本身是有紋路的,六面對上正確的圖案,就可以解開這個墨方.

藍白社除了暴力拆除,還真很難解開,因為他們不知道這六面的紋路原本該是怎樣的.

再加上,解開這墨方,跟其他墨方不一樣,乃是有特殊手法的,哪一面先解,哪一面後解,是有順序的.

如果先後順序不同,強行以窮舉法破解,墨方里面的一個小機關會被鎖死,它就真的只是變成一個普通的魔方了.

不過墨犁自然知道怎麼解,咔咔咔很快就把這墨方解開了.

內有機關,可以藏一些小東西,還是完好的,說明並沒有被人暴力破解過.

解開之後,竟掉出一張帛書.

撿起一看,赫然是一份家譜,密密麻麻有無數小字,從宋代起一直記錄到明末.

上面有無數種不同的筆跡,似乎是十幾代人慢慢記錄的.

"這有耜兒的筆跡,耜兒終究沒有數典忘祖……"只看了個開頭前言,墨犁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這上面有墨耜的筆跡,他自然認識,後面的筆跡應該都是他後人陸續寫下的.

敬拜祖宗是根深蒂固的傳統,墨家也不例外,墨耜雖然叛逃墨宮,但不代表他連祖宗都要忘了.

他忤逆父親已然不孝,內心想必十分煎熬,祖宗斷不敢忘,年年都祭祖請求原諒.

這藏于墨方里的,是墨耜自己親自開頭記錄的族譜,並交給後人慢慢傳錄.

最開頭是個叫墨矩的人,正是墨犁的祖父!在之後也有墨犁的名字,然後是墨耜自己,並一直繼續記了下去.

毫無疑問,這是真正的族譜!

"嘩!"墨犁愣愣地只看了個開頭,孟勝就一把抓住帛書,打斷了墨犁.

"何至于此!"孟勝無語了,你開這個干什麼!現在好了,你開了個真族譜出來!

墨犁一滯,也意識到這份真正的族譜意味著什麼……它會推翻墨窮的身份!

一時間,所有木甲人都沉默了,僵在那也不知道該不該看.

墨窮帶來的族譜就在這,如今墨方里又開出一個族譜……只需要兩相對照,就可知真假.

帶來的這份族譜,是真是假,不好說,可能是真的,可能是假的.

反正過去這麼多年,也沒法印證了.

可現在墨方里開出真族譜,難道視而不見,強行不對照?做不到,木甲人沒辦法也就罷了,如今有辦法,是一定要驗明正身的.

但是,萬一對不上呢?墨窮帶來的族譜是藍白社瞎編的呢?這就尷尬了呀!

巨子令也要收回的,在鐵證面前,他們不能認墨窮為巨子,因為這已經是明騙.

眾墨沉寂片刻,突然一個木甲人大步上前,直接從墨窮手中取回了巨子令,交還于墨犁.

"這……"墨犁僵硬.

墨窮歎道:"你們也不對照一下,就覺得我不是嗎?"

那木甲人說道:"汝既為藍白社長,又為墨拘一脈後人,恕我難以相信.還請社長回去,按圖索驥,找出真正後人,再來授巨子令."

他的話很明白了,其實他就是不信墨窮真的是後人,只是之前沒證據,難得糊塗吧.

但現在證據出來了,與藍白社的默契已然被打破,那還是別演了吧,對出來大家都難堪.

趕緊回去找真正的後人來,如今有了正經的家譜,按圖索驥,還是大概率能找到的.

然而墨窮說道:"還是對照一下吧,我誠意十足,可沒有糊弄你們."

"嗯?"

孟勝松開了帛書,墨犁立刻往下看去,同時對照墨窮的族譜.

前面的不必說,墨窮的家譜根本沒寫.但從明代永樂年一個叫墨鏵的人開始,竟全對上了.

墨鏵,墨鐮,再到之後一應族人全部對上,直至明末甲申年才驟然斷絕.

帛書從那一年開始,就沒有後續了,倒是墨窮帶來的這本有,一直記錄到墨橋生墨窮.

總之在明朝這一段,完全接續上了.

墨窮就是墨拘一脈的最新繼承人.

"什麼!我真是你祖宗?"墨犁都驚了.

墨窮無語道:"感情你們都不信啊."

"孽畜!"墨犁沖過來狠狠地打了墨窮一拳,比之前更加氣憤.

墨窮穩穩受住,就見一眾墨者開懷不已:"好哇,好哇,墨窮,好名字,你真是藍白社長?"

"我就是藍白社長!今日亦是墨家巨子!"墨窮沉聲道.

墨犁聽了這話,再次將巨子令交給他.

而這回,所有木甲人都躬身道:"拜見巨子."

這句話是他們之前沒說的,如今總算名正言順了.

墨窮左手藍白社長令,右手墨家巨子令,坦然受了這一拜,然後躬身回禮道:"我持巨子令,當行墨者義,昔日未竟之事業,請盡托于我,拘之以墨."

"祝融之羽及往日諸多非理者,可有無能為力的?還請祖宗教我."

四個小時後,墨窮走出房間,請墨家先賢們好好休息,他們已成木人,不好行走人世間,所以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他了.

在門口,幾個守衛也恭敬道:"社長."

"嗯……好好招待老祖宗們,有什麼要求盡量滿足."墨窮緊繃著臉說道.

"是,社長."守衛們低著頭看不到臉.

至此,墨窮退出限制區,才長舒一口氣.

融合墨家的任務,完成.

……

上篇:第兩百九十五章 藍白社長令    下篇:第兩百九十七章 雷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