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藍白社第五百九十三章 神將   
  
第五百九十三章 神將

g,更新快,無彈窗,!

最終張世傑拗不過墨窮,只得開倉放糧,救濟流民.

然後拒絕鄉勇的加入,僅有七十余騎,打著大宋皇旗,一路靠近到贛南地區.

發現這里已經被張弘范構築了堅固的防線,他們一路的行軍,都被零散的蒙軍斥候看在眼中.

張弘范也知道上頭要怪罪他,所以想盡辦法想不戰而勝,故意在一些斥候的身上干糧里下毒.

在距離蒙軍營盤不足四十里時,張世傑部遇到了五處毒井,一處疫泉,還有零零散散的陷阱數不勝數.

還別說,剛開始給墨窮他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差點栽在這群古人手中.

"我的乖乖,竟然給他們逼出了收容思維,想盡辦法繞過神劍的特性,弄死我們……"苟爺大笑著嘔吐,這家伙喝了毒井水.

姜龍一頭黑線地給他排毒,弄得苟爺上吐下瀉才把毒吐乾淨了.

至于殘留的少許毒素,無關緊要,對普通人有害,但苟爺的免疫力可以抵抗.

"附近所有的水源都有毒,這可如何是好?"張世傑說道.

墨窮一邊掩埋這些毒井,一邊凝重道:"我們可以一走了之,但這里水源被汙染,不知會死多少人,這都是崖山出現收容物的蝴蝶效應."

因為都屬于收容事件導致的危機,他們有義務給這里的民眾解決這些困難,所以之前作弊運糧.

沒想到張世傑不敢對付他們,卻直接用這種無差別禍害人的方式.

"苟爺,我們得拉仇恨了."墨窮說道.

"是啊,他以為我們還有神劍,根本不敢正面交鋒,淨搞些小手段."苟爺笑道.

"那就告訴他們,我們什麼都沒有!"墨窮說道.

聽聞墨窮要帶人直沖張弘范構築的營關,張世傑一代名將,也覺得這特麼是在胡鬧.

"孤軍深入,以少打多,強攻關隘,一無天時,二無地利,官家又在軍中,這是連犯兵家大忌,自尋死路."張世傑說道.

墨窮說道:"兵家有沒有告訴你,什麼叫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

張世傑一怔,只覺得跟這群人無話可說.

就見苟爺一馬當先,直取敵營,姜龍緊隨其後.

墨窮在後面,彎弓放箭,射殺了一直跟他們玩躲迷藏的四名斥候.

他沒有用絕對命中,只需要降落點設在箭本身上,那麼箭會以自然形式飛出.

可惜即便如此,他的射術依舊驚人,四名斥候一個也沒跑脫.

"車芸,你留下!"說著,墨窮挺槍跟著苟爺.

他們三騎直挺挺地朝蒙軍營地沖去,直接把蒙軍看傻了.

這番氣勢洶洶的沖陣,一度讓他們回想起了崖山時被神劍支配的恐懼.

還以為他們又有蒼天相助,才這般肆無忌憚,當即士氣就有點崩了.

不過這回,率軍的是左副都元帥李,他沒見識過崖山的可怕,見這群人手上沒有劍,立刻下令放箭.

一時間箭攢如雨,烏泱泱劈頭蓋臉地就朝三人射來.

隨後他們看到了顛覆戰爭常識的一幕,掃箭.

苟爺和墨窮的長杆兵器舞得水潑不進,硬是把射向他們的飛箭都給掃開了!

這在後世電視劇里,倒是很常見,但實際上非常不可思議.蒙宋時期的弓弩十分強勁,又急又快,一些勁弩威力不亞于子彈.哪里是電視劇里那種軟綿綿的箭?那不是射箭,而是扔箭.

當時的軍人,能用長杆兵器掃到就是運氣,往往是一通亂舞操作,還是被射死.

可墨窮等人,卻好像是真正地在操作.

此刻戰場上,飛箭如雨,一般情況下,就算是千軍萬馬在這,有所防范,也得死掉幾十上百人.

更何況墨窮三騎,連個盾都沒有,僅憑一杆花槍,把箭凌空掃落了.

那幾十斤的槍戟在手上,跟沒有重量似得,仿佛只是拿著一把輕巧的蘆葦杆,就嘩嘩地舞出殘影.

左副都元帥李,眼皮子直跳,見到這驚悚一幕,還揉了一下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

沒看錯,三人騎馬,蕩開了兩波攢射,沖到了營前.

"嘭!"

苟爺一戟就砸飛了拒馬,隨後違反發力准則,以極快的速度揮砍大戟,在蒙軍之中沖殺出一條血路.

他的戰斗節奏,都和別人不同.

別人用長杆武器,多是捅,因為省力.

若是揮砍,一揮之後,力道用老,沒有那麼快揮第二下,若鼓足一口氣連斬兩三擊,手臂發酸,會握不住兵器.

如果兩個將領長杆武器對拼,就會看到兩人幾乎是回合制.

可偏偏苟爺不是,這沉重的大戟在他手中,似乎只是握著晾衣杆似得.

對方回合內,他就搶攻把對方給秒了.不僅如此,是周圍數名蒙軍,在極短地時間內被一同斬殺,仿佛永遠是苟爺的回合.

墨窮和姜龍,護住他的身後,三人成錐形沖破了蒙軍陣型.

姜龍的流星錘用得賊溜,也不知道他怎麼操作的,加長的鎖鏈帶著流星錘在周身飛舞,卻不傷到自己和友軍.

墨窮更是槍花點點,一戳一個.

三人的表現,完全顛覆了李琲漕F場經驗,他從未見過有如此勇猛的神將,還一口氣三個!

無論是小兵,還是將校,只要敢上去阻擋,不是被苟爺劈飛,就是被墨窮戳個透心涼,要麼就被姜龍砸破腦袋.

"宋軍竟有此神將……"

李琤是震驚,隨後大喜.

他笑宋主愚昧,宋帥庸碌,竟派如此絕世猛將們來孤騎送死.

若是帶了千軍萬馬,那恐怕是心腹大患,但如今就三個人,困在軍里,就算神勇至極,也是血肉之軀.

"放暗箭!"李琱j喊道,立刻有人持勁弩,射向三人.

然而墨窮三人不光可以高效率地殺敵,還能騰出手來掃掉暗箭.

連續數十發暗箭下來,有的無傷大雅,苟爺都懶得當,任由弩矢射中他.

就見很快,苟爺的胸口和手臂就插著七八根弩矢,這些勁弩威力雖然大,但經過鎧甲的緩沖,以及他堅韌的表皮,竟直接被他卡在了肌肉里.

他就這麼插著箭,如一根鑽頭般,殺到李琱˙歲B.

"怎麼會……竟如此悍不畏死!"李琤i以看到,苟爺在流血,但也沒流多少,似乎肌肉一緊就止住了.

仿佛如牲口一般的苟爺,便這麼浴血連斬五六十人,瞪向李.

"不好!"李皕P覺到自己仿佛被凶獸盯上,連忙上馬想要離開.

他已經感覺這上千人都保不住自己了.

"張弘范在哪!"苟爺大喝道.

李琱ㄤ,拍馬就走.

苟爺追上去,先斬斷帥旗,隨後喊道:"問你話呢!"

墨窮跟上來,隨手從苟爺胸口拔下一支箭,瞬間彎弓射出,直取李.

李琱j驚,好在這時幾名親兵舍命擋上去.飛箭洞穿一名親兵後,去勢不減,還是把李痧{下馬來.這真不是絕對命中,此乃三石弓,墨窮瞬間拉了滿弦,這個距離足以洞穿鋼甲.

到了這時,李琤i算是知道這三人的厲害了,瘋了一般逃跑.

可是蒙軍根本擋不住三人,尤其是此時絕大多數士卒,已經被嚇破了膽子.

他們打了這麼多年仗,滅金伐宋,就沒遇見過這麼恐怖的將領,看裝束似乎只是小將,可這本事,卻是如神將下凡一般.

武力上的強大,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其實是那份戰斗意志.

苟爺渾身浴血,還插著許多箭,有的傷口在流血,竟然不管不顧,狂野如常.

姜龍斷了一臂,馬都死了,身上插了四支箭,竟然都淡定地用牙齒叼著自己的手臂,勇猛如初.

唯一沒受傷的,是墨窮,他是防止傳染異血人效應,所以一直在以防守為主.

殺穿蒙軍之後,他竟然一塵不染,除了槍頭上以外,渾身上下沒有一滴血!

這三人追擊李,一路殺穿了軍營後,也不過斬殺百余人.

可這份激戰中的從容,對蒙軍士氣的打擊更為沉重.這不是有如神助什麼是?

李畬琤趕k不掉,墨窮與苟爺硬生生追上他,將其活捉.

主將在手,帥旗也倒了,又懾于三人的神勇,蒙軍圍而不攻,一臉茫然.

"別殺我!我不是張弘范!"李痝s忙道.

"那你是誰?"墨窮問道.

"我……我只是個小部將,張弘范不敢跟你們打,躲在大後方."李睇★D.

苟爺笑道:"行,不殺你,你告訴張弘范,軍人的事就在戰場上解決,不要禍害百姓."

"你們有蒼天相助,神威如此,我們豈敢再戰……"李痚Q好道.

墨窮連忙道:"崖山的奇跡可遇不可求,到了岸上,也只能依靠這一身武藝和一腔熱血了."

李畯W笑,你們這武藝離譜了點吧?

古之萬人敵莫過于此了吧?

不待他多想,苟爺就把他提在馬上撤離,墨窮也拉上死了馬的姜龍.

用李瓻薩鉬X軍,三人撤離兩里地,就把李琠韙F,瀟灑離去.

李琩此驚嚇,不敢在這紮營,連忙帶領軍隊撤出數十里,與張弘范合兵一處.

"你怎麼回來了?我不是讓你在那守住關隘嗎?"張弘范驚道,隨後看到蒙軍士氣底下,帥旗也沒了,不禁心里一沉.

"他們打你了?"

聽到張弘范的話,李琱艀釦E悸道:"我算是明白你說的有如神助什麼意思了,神勇無匹啊,原來世上真有萬人敵!"

"我不是說了,不用正面交鋒,看到神劍,拉開距離就行,神劍的實際攻擊范圍,只有三丈."張弘范說道.

李畬薾D:"屁話!什麼神劍?他們一人使一杆大戟,一人使一把長槍,還有一人用流星錘,哪有什麼劍!"

"什麼?你不是說他們有如神助嗎?"張弘范感覺他難道跟自己說得不是一回事?

李皕礂Y把三神劍萬軍之中活捉上將的事一說.

越說越心驚肉跳:"天哪,那人身上插了十幾支箭,猶自剛烈.還有一個,斷了一臂,臉色如常,用牙齒叼著繼續厮殺.最後那個,瞬間就能拉開三石弓,一杆長槍讓人無法接近,殺穿我軍後一塵不染,毫發無損."

怎料張弘范越聽越喜,竟然不是神劍!

聽到後面那小將說崖山的奇跡可遇不可求後,他立刻意識到,張世傑的神劍恐怕只在那一天有效,想來也是,哪怕祖宗顯靈,也不可能天天幫你大宋.

恐怕只是崖山絕境時顯下靈,如今這麼多天,神劍又變回普通劍了.

李琲犖G敗,是被不知道哪冒出來的三名萬人敵陣前活捉了,可以看出那三名萬人敵也是血肉之軀,雖然打敗了李琲滬x隊,但也身受重傷,不足為慮.

"原來是這樣,只是三神將而已."張弘范松了口氣,想著大宋列祖列宗最後的幫助,也許就是弄來了三名猛將給宋主.

換做以前,這已經足以讓他震驚,但面對過神劍後,他覺得這都不算什麼.

見他松口氣,李硠撟D:"什麼叫而已?你知道他們多強嗎?"

"哈哈哈哈!這算什麼有如神助!你真沒見識!"張弘范大笑.

李畬薾D:"你笑什麼!三人沖陣,打敗我五千兵馬,這還不是神助,什麼是神助?難道你在崖山遇到的不是這三人?"

"不算不算,你沒見過真正的天威,你說的這算什麼東西?"張弘范笑道.

他心里已經興起一雪前恥的念頭,他知道阿術要來了,打算在阿術來降罪于他之前,趕緊將功補過.

……

上篇:第五百九十二章 萬夫不當之勇    下篇:第五百九十四章 順其自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