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6章 娘,你在哪?   
  
第26章 娘,你在哪?

g,更新快,無彈窗,!

好在王爺無恙,縣太爺才算稍稍放心,否則薄云岫在這里出事,他這個縣太爺腦袋搬家不說,連一家老小都得在閻王殿團聚.

"沈大夫,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劉捕頭的神色最凝重,等王爺醒來,怕是要治一個辦事不利之罪了.畢竟剿蛇穴是他帶的頭,結果事兒沒辦好,還讓王爺身陷險境.

沈木兮點頭,緩步朝著後院走去,"我知道!"

劉捕頭追上來,"沈大夫,你能解蛇毒,是否可以將解藥……"

"我正有此意."沈木兮開始在後院里翻找,"幫我找找看,是不是有個丹爐,這丹爐是師父……"提起師父的時候,沈木兮眼睛里的光明顯暗淡下去.

劉捕頭當然知道,他們師徒的關系有多好,不敢多問,趕緊幫忙找.在一堆藥材底下,有一個紫金銅的丹爐,模樣很是精致,但內容並不大,拿這個煉丹似乎也太小了點,瞧著像是香爐.

"沈大夫,這要做什麼?"劉捕頭將丹爐遞過去,"煉丹嗎?"

"我又不是方士,哪會煉丹?這玩意做藥丸都嫌小."沈木兮神神秘秘的笑著,"你很快就會知道!對了,那條被離王扯斷的蛇還在嗎?"

劉捕頭點頭,"還在,我不敢隨便丟,怕萬一這蛇沒死完,又把人給咬了便糟了."

"你給我找個乾淨的房間,帶上那蛇的尸體,不許告訴任何人."沈木兮抱緊了懷中的丹爐,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

"沈大夫,你這是要做什麼?"劉捕頭不放心,"此事皆是我不小心,未能趕盡殺絕,但若是太過危險,我並不贊成你冒險.來日離王府若是問起你來,你……"

沈木兮抬步就走,夜色沉沉,此事宜早不宜遲,"你趕緊照辦就好,我不會有事."

劉捕頭一聲歎,終是應了她.

後院的僻靜處有一個小院子,平時就沒什麼人,到了夜里更是安靜得連鬼影子都沒有半個.

劉捕頭領著沈木兮進去,將瓷罐擱在桌上,"此處原是柴房,後來縣太爺嫌此處潮濕,就把柴房挪了位置,這里便空置了,不會有人過來,你且放心便是."

沈木兮環顧四周,除了一張桌子四條板凳,屋子里什麼都沒有,雖然空蕩蕩的,但也足夠寬敞,"行吧,劉捕頭你先出去,如果天亮之前,不管屋子里有什麼動靜,都不許進來."

聞言,劉捕頭還想說點什麼,奈何沈木兮已把他趕了出去,快速關上了房門.

至于里頭會發生什麼,劉捕頭委實猜不到,也想不到.不過,既然沈木兮這麼說了,他自然要相信她,畢竟所有大夫都解不開的蛇毒,只有沈木兮能解.

如果能一勞永逸,自然是最好不過.

屋子里的燈點了一夜,劉捕頭在門外守了一夜.

事實上,春秀陪著沈郅,也在房門口坐了一夜,這孩子倔得很,母親沒回來,死活不肯閉眼.春秀一晚上都在小雞啄米,腦門磕在門框上不知多少次.

"郅兒,你娘怎麼還沒回來?"春秀打著哈欠,軟綿綿的靠在門框上,"天都亮了."

沈郅再也坐不住了,撒腿就往外跑.

驚得春秀一臉懵逼,待醒過神來,瞌睡蟲當即跑得沒影.當然,沈郅也跑得沒影了!狠狠一拍大腿,春秀抬腿就追,別看她長得胖,但跑起路來還是很利索的.

沈郅喘著氣沖向薄云岫的院子,侍衛都認得這是沈大夫的兒子,在攔與不攔之間掙紮了一會,孩子已經從他們眼皮底下溜了進去.

"郅兒!"春秀扯著嗓門大喊,"你別亂來!"

"娘!"沈郅站在院子里喊,"娘!"

侍衛攔不住沈郅,自然得攔住春秀,否則上頭怪罪下來,誰都吃罪不起.

可春秀不好惹,二話不說就拔出了別在腰後的殺豬刀,平地一聲大吼,"都給老娘滾開,誰要是敢動我,動郅兒一下,老娘就把他當豬一樣卸咯!"

"春秀姑姑,我娘,我娘為什麼不回答我?"沈郅急了,聲音里帶著恐懼,誰知道他們把他母親怎樣了?一夜了,若真的出什麼事,只怕……只怕為時已晚.

思及此處,沈郅眼眶發紅,更是扯了嗓子喊,"娘,你在哪?娘,我是郅兒,你應我一聲,娘……"

春秀一聽沈郅情緒不對,當即跟著沈郅大喊,"沈大夫,你吭一聲啊!我是春秀!"

"吵什麼?"一聲低喝,四下驟然寂靜無聲.

上篇:第25章 沈氏掐掐樂    下篇:第27章 老娘是殺豬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