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29章 傷得不輕   
  
第29章 傷得不輕

g,更新快,無彈窗,!

待春秀和沈郅急急忙忙推開房門,果然見著沈木兮正靠著床柱坐著,一張臉煞白煞白,額頭上還有細汗微微滲出,整個人好似虛脫了一般.

"娘?"沈郅愣住,一時間竟也不敢上前,"娘,你,你怎麼了?"

"沈大夫,你臉色怎麼……"春秀眨了眨眼睛,"你的嘴唇都發紫了,是不是中毒了?"

她聽人說過,中毒的人都會發青發紫,此前她也見過幾回,如今看著沈木兮的樣子,倒跟中毒症狀有幾分相似,但春秀不懂醫,自然也不知真假.

沈木兮合上眼睛無力的點了一下頭,"是,是有點!"

"娘,你中毒了?"沈郅撲上去,"娘,你……"

"蛇毒!"沈木兮輕輕捂住了沈郅的嘴,"噓,你們不要說出去,我告訴你們,是希望若我出了什麼事,你們能心里有底.我不怕毒,只是需要時間解毒,所以不要擔心!"

春秀駭然,蹲在沈木兮跟前,仰望著奄奄一息的沈木兮,"你昨晚不是去給王爺看病嗎?怎麼自己招了一身的蛇毒?難道你遇見了毒蛇?"

"不是!"沈木兮無力的搖頭,"我是自己心甘情願被咬的,若非如此,煉不出解藥.這只是剛剛開始,你們切莫吱聲,我讓劉捕頭替我保密,也是希望--不要驚動養蛇人."

養蛇人?

沈郅把母親的手從自己的嘴巴上掰開,"娘的意思是,這些蛇……是有人特意飼養的,可是目的何在啊?"

"對啊?目的何在?"春秀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難道是為了吃?"

蛇不就是拿來吃的嗎?除此之外,春秀想不出第二種用途.

"這不是撲通的蛇毒,是蠱!有人給蛇下了蠱毒,所以這蠱毒在蛇體內慢慢的囤積,再一代代的傳下去,到最後遴選出最毒的毒蛇.不過從目前來看,這人並未達到目的."沈木兮捋起自己的袖管,皓腕上兩點清晰的青紫咬痕,顯然是被蛇所咬.

春秀不解,"你如何知道?"

"我昨晚試過了,這些蠱毒都不成熟,顯然蛇和蠱暫時做不到完美融合,甚至還出現了排斥現象,導致有些蛇不能完全聽從于養蛇人的召喚,還保留了蛇的天性."沈木兮低低的咳嗽兩聲,額頭的汗出得更厲害了些.

"娘,那你現在怎麼辦?"沈郅擔慮.

沈木兮深吸一口氣,"我讓劉捕頭幫我煎藥了,待午後時分,蛇毒就會被解,對我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如此,春秀和沈郅才算放了心,兩人一左一右的坐在沈木兮的身邊,雙雙耷拉著肩頭.沒事就好,也不枉費他們冒著生命危險,闖了一次龍潭虎穴.

"你們方才去哪了?"沈木兮問.

春秀張了張嘴,忽然站起身,"我有點餓了!"

沈郅緊跟著起身,"春秀姑姑,我也餓!"

"我們一起去廚房找點吃的."春秀忙不迭牽起沈郅,"沈大夫,你餓不餓?"

沈木兮搖搖頭,二人的臉上分明寫著心虛,卻還要用這麼爛的借口,真拿這一大一小沒辦法.

待二人離去,安靜的屋子里又只剩下了沈木兮一人,她微微坐直了身子,小心翼翼的扯開自己的衣襟,眉心緊蹙的盯著血跡斑駁的繃帶,疼得倒吸一口冷氣,"還好……沒被看出來!"

窗外,忽然傳來一聲貓叫.

沈木兮駭然站起身,卻因站得太著急,登時彎腰扶住了床柱,疼得她死死捂住了胸口,整個人都蜷了起來.她在原地足足站了一盞茶的時間,才稍稍平複下來,慢慢挪動身子走到了窗前.

推開窗,窗外風影搖動,樹木蔥郁,除了一只被打碎在地的花盆,沒有任何異常.

"貓?"沈木兮蹙眉,心中隱隱覺得有些異樣.

暗處,有一雙眼睛正死死盯著她.

上篇:第28章 魏氏阿蓮    下篇:第30章 沈大夫,小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