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32章 狠毒的孩子 為 Silvia 馬車加更1!   
  
第32章 狠毒的孩子 為 Silvia 馬車加更1!

g,更新快,無彈窗,!

沈郅也想知道,那個壞人去哪了?門外的親隨攔著,壞女人和壞孩子似乎也不是裝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忽然間發生這麼多事,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從師公的醫館被燒開始的.

托腮蹲在牆角,沈郅摸了摸脖子上的繩子,難道那些人綁走娘親,是沖這東西來的?如果是這樣反而好辦,只要他護住這東西,娘就不會有事.

可是,娘到底在哪?

"郅兒!"一聲悶哼,沈木兮睜開眼,眼前的遮眼布不知何時已經被人揭開,她極不適應的環顧四周,到處都是黑漆漆的,唯有窗戶上漏進來一點微光,應該是晚上了!

身邊傳來異動,驚得沈木兮忙眯起眼睛去看,黑暗中有人影靠在角落里,那痛苦的低吟便是從那人嘴里發出來的.聽聲音應該是個男人,而且這聲音有點熟悉,好像是……

"陸大哥?"沈木兮試探著喊了聲.

"兮兒……"

是陸歸舟沒錯.

沈木兮心頭百轉,知書是假的,那陸歸舟……想起之前劉捕頭說的那些話,他們當初掉下石窟的位置很隱秘,劉捕頭和眾衙役根本沒找到洞口,可見當時的陸歸舟極有可能也是他人假扮.

真假難辨,細思極恐.

"兮兒,你怎麼會在這里?"陸歸舟呼吸沉重,但他好像受了傷,幾乎是手腳並用從那頭爬過來的.一直爬到了沈木兮身邊,無力的挨著她坐起來,"他們把你也抓起來了?這幫畜生,到底想干什麼?"

"陸大哥,知書是假的."沈木兮道,"你可曉得?"

陸歸舟苦笑,"自然曉得,否則我也不會落到他們的手里."

"他們抓你,到底是為什麼?"沈木兮在黑暗中捏了捏掌心,身上的余毒業已化解,酥軟的感覺徹底消失.礙于身上有傷,貿貿然行動容易功虧一簣,她只能暫時按捺不動.

"他們要我交出地契房契,還有鋪子,應該是求財."陸歸舟歎息,"如今也不知道,知書怎樣了?落在他們的手里,不定會受怎樣的折磨.兮兒,那你為何會被抓起來?莫非是因為我的緣故?"

沈木兮想了想,黑暗中吃力的挪動身子,奈何只能挪動分毫,"我使不上勁,說話都沒力氣,你靠過來點!"

陸歸舟似乎力有不逮,費了老大勁才靠到身邊.

然則下一刻,沈木兮忽然身子一歪,直挺挺的撞進了他的懷里,直撞得陸歸舟猝不及防,身子重重撞在牆壁處.

頂上傳來吃痛的悶哼,沈木兮喘著粗氣,無力的撐起身子,仿佛累到了極點,溫熱的呼吸悉數噴薄在他胸前,"對不起,我身子使不上勁,沒坐穩.陸大哥,你沒事吧?"

"無妨!"陸歸舟呼吸沉重,伸手將她圈在懷里,"別怕!我們都會沒事的."

驀地,陸歸舟忽然身子僵直,如同泥塑木雕般坐在那里,竟是一動也不能動.

沈木兮笑了笑,慢慢推開他圈在自己腰上的胳膊,"動不了了?別擔心,我只是用牛毛針封了你的奇經八脈.你身上有傷,脈象虛浮,牛毛針進入身體的速度自然更快."

就在方才,她撲在他懷里的那一瞬,她出手了!

"兮兒,你這是干什麼?"陸歸舟不能動,口吻有些著急,"你快把牛毛針取出來!現在我們都在別人手里,若是你再輕舉妄動,豈非遂了歹人的心意?"

"你背上有傷,是那天跟我一起掉下石窟,故意而為之的,為的就是不讓我懷疑你."沈木兮冷笑,"劉捕頭的一番話,讓你有些慌了神,但你並未露出馬腳,虛虛假假的瞞過了所有人.當時你們以為蛇出現了問題,因為蛇毒被我解了,所以那些蛇被殺並不足以惹來你們的驚慌失措.可沒想到,你們的虎狼之藥失效了!"

陸歸舟掙紮著,氣息奄奄,"兮兒,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你快點松開我,我是陸歸舟,你陸大哥啊!"

"陸大哥從不趁人之危,是個正人君子,可不是你這樣的."沈木兮深吸一口氣,"你若不承認也無妨,我撕開你的衣裳看看你的脊背,便可知真假!"

"你!"陸歸舟切齒,然則下一刻,喉間驟痛,竟是再也說不出話來.

沈木兮站起身來,"我懶得同你廢話,問來問去都是那麼幾句,真是沒意思!既然你得不到我的答案,我也得不到你的答案,那便不必再說!"

在他錯愕的眼神中,沈木兮走到了窗前,這地方破破爛爛的,外頭竟無人把守.大概是覺得她跑不了,又為了增加她對假"陸歸舟"的信任,所以刻意把人都撤離了.

"你就好好待著吧!"沈木兮推開後窗,小心翼翼的爬出去.

她方才就觀察過了,後窗外頭樹影搖曳,顯然是林子,能遮蔽躲藏的地方最適合逃跑,跑出去的機會也大很多.是以現在,沈木兮捂著疼痛的傷,一刻都不敢停下.哪怕精疲力盡,哪怕眼皮子撐不住了,閉著眼睛也得繼續往前跑.

偌大的山林,她不辨方向,也不知要逃往何處,只知道不能停……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她不斷的回頭,恍惚間看到火光撩亂,是他們追來了!

"郅兒!"沈木兮咬著牙,血已經滲出了指縫,意識越來越淺薄.

天,好黑!

"快,在前面!"

"別讓她跑了!"

"快,快快!"

……

刺眼的光從頭頂上落下,沈郅下意識的伸手去擋,直到慢慢適應了指縫間的微光.沒想到他竟然在牆角蹲了一夜,也不知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糟了!"沈郅撒腿就跑,春秀姑姑若是回來沒找到他,估計會發瘋吧!

誰知房間里空蕩蕩的,春秀姑姑壓根沒回來.

衙役們告訴他,昨天晚上劉捕頭和春秀一直守在醫館里,等著知書醒來,這樣便能第一時間獲得沈大夫和陸歸舟的消息,能及時趕去救人.

聽得這話,沈郅問了醫館的位置,撒丫子往府衙外頭沖.

回廊里,薄鈺負手而立,"一大早就瘋瘋癲癲的,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孫賢躬身,"小公子,沈大夫出了事,側妃娘娘因此而傷了膝蓋正在休息,您可千萬不要再惹……"

"怎麼,還要你來教訓我?"薄鈺黑著臉,提起這事就心中憤懣,娘為了求爹去救人,膝蓋都傷著了,也沒見著爹派人來看看.而沈郅連句謝謝都沒有,如此毫無教養,果然是沒爹娘的野孩子!

"不敢!"孫賢閉嘴.

"去看看!"薄鈺趕緊追上去.

不過沈郅跑得飛快,薄鈺養尊處優慣了,自然追不上,遠遠的就看到沈郅跑到巷子里去了.這鬼地方巷子多,到處都是小路,不認得路的壓根繞不出去.

薄鈺不認得路,孫賢也好不到哪兒去,都是初來乍到,能找到原路返回都算好的.

"真是沒用!"薄鈺瞪了孫賢一眼,小臉氣得鐵青.

孫賢半低著頭,沒敢吭聲.

拐彎處,沈郅心頭冷笑,打從薄鈺跑出來,沈郅就知道了.這小子沒安好心,沈郅當然得防著點,故意繞了一圈,繞到了他們的後頭,看著薄鈺和孫賢像沒頭蒼蠅一樣在巷子里亂轉.

"就你還想跟著我?這地方,你先繞得出去再說吧!"沈郅顧自嘀咕,"今兒沒空陪你們玩!"

他還得趕去醫館,看看是否有娘的下落.

深吸一口氣,沈郅壓著腳步聲,一溜煙的竄進另一條深巷里,打算抄近路離開.

忽然間,腳踝駭然一緊,沈郅猝不及防,身子重重撲在地上.他吃痛的翻個身,仰躺在地面上,驟見腳踝上那只血淋淋的手,竟是從牆角的垃圾筐里伸出來的,瞬時本能的尖叫,"啊……"

尖銳的叫聲,驚得孫賢猛地上前一步擋在了薄鈺跟前,待反應過來,面色驟變,"好像是沈公子的聲音!"

"你去哪!"薄鈺一把拽住他.

孫賢忙道,"沈公子出事,卑職……"

"我說,不許去!"薄鈺冷然,"聽明白了嗎?"

"可是沈公子?"孫賢微微攥緊了袖中拳頭.

"你看清楚,誰才是你的主子.你的職責是保護我的安全,而不是沈郅那個野孩子!"薄鈺狠狠剜了他一眼,"如果因為沈郅而連累了我,你可知後果?"

孫賢退縮了,面色沉沉的立在一旁,身子微微繃直.

薄鈺面帶微笑,負手而立.

哼,沈郅?

沈木兮該死,沈郅更該死,母子兩個要是都死了才算清靜!

孫賢喉間滾動,皺眉望著自家小公子,真的要見死不救?且看他如此神情,貌似是在等著什麼?沈公子,到底遭遇了什麼?

上篇:第31章 丟的不止沈大夫一個    下篇:第33章 看夠了嗎?不夠就靠近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