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36章 距離太近,以便下手 為 納蘭雪兒 馬車加更1   
  
第36章 距離太近,以便下手 為 納蘭雪兒 馬車加更1

g,更新快,無彈窗,!

魏仙兒震住,仿佛是有些發懵,竟也沒有阻止,只是愣愣站在原地,急喊了一聲,"鈺兒!"

薄鈺冷笑,愈發得意,看著沈郅以肉眼可見,快速紅腫起來的半邊臉,"我只是讓你看清楚,別以為你娘耍了手段,你就會飛上枝頭.你不過是個野孩子,別太把自己當回事!我才是離王府的小公子,只要我一句話,誰都救不了你!"

"小……"孫賢張了張嘴,又生生壓住了,沒敢開口勸阻.側妃都不開口,他一個奴才又有什麼資格攔阻?只怕把小公子惹急了,那才是真的害了沈郅.

"呸!"沈郅忽然一口血水吐在薄鈺臉上.

驚得薄鈺登時吱哇亂叫,"啊!好髒!娘!娘!這賤人吐我口水,快殺了他……"

魏仙兒慌忙上前,宜珠遞了帕子過來.

血腥味刺得薄鈺很不舒服,尤其是看著沈郅吐過來,薄鈺只覺得腑內作嘔,當下彎著腰"哇"的吐了.這下,可把魏仙兒給惹急了,早上吃的中午吃的,薄鈺皆吐得乾淨,再抬頭時,一張小臉慘白失色.

"放肆!"宜珠厲斥,"你敢吐小公子口水,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還不快把他……"

"你們干什麼?"春秀一聲吼,驚得所有人皆是條件反射的抖了抖.

春秀是被劉捕頭帶回來的,之前被離王府的人扣在了醫館里,哪知剛到府衙門口,就看到一幫人指著沈郅開口大罵,這心里的邪火蹭蹭蹭的就往腦門上沖,春秀撒丫子沖上去.

嚇得宜珠趕緊靠邊,哪敢惹這鄉野潑婦.

魏仙兒護著薄鈺連連後退,一旁的侍衛見狀,緊忙上前護著側妃和小公子.

"郅兒?"春秀瞪大眼睛,鼻子一酸,滿臉難過,"你的臉是怎麼回事?怎麼還流血了?"

想了想,春秀好似明白了,她雖然不聰明,但也不至于蠢到什麼都不懂的地步,剛才這幫人凶神惡煞的,沈郅臉上的傷一定是他們搞的鬼!

"誰干的!"春秀拎著殺豬刀,咬著牙怒喝,"敢作敢當,給我老娘站出來!"

薄鈺嚇得直往魏仙兒懷里鑽,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沈郅,生怕沈郅把他供出來,呼吸都跟著急促起來,畢竟這女人好凶好可怕,眼神好似要殺人!

劉捕頭緊跟著上前行禮,"側妃,小公子!"

"把她弄走!"魏仙兒能不怕嗎?這些人沒有教養,不懂尊卑,若是真的動手,吃虧的是他們母子.萬一磕著碰著,更劃不來!

"春秀,別鬧了!"劉捕頭抱起沈郅,"郅兒,我們先回去再說."

春秀是不管不顧的性格,但沈郅小小年紀卻分得清輕重,這一巴掌他遲早會要回來,但不是現在.眼下人那麼多,如果真的打起來,春秀姑姑一定會吃虧,得不償失!

"春秀姑姑!"沈郅聲音哽咽,"你去給我煮個雞蛋消消腫,萬一待會娘看到了,會心疼死的."

春秀乖乖收刀,"行,劉捕頭,你幫忙照看郅兒,我去廚房給他煮個雞蛋."回頭又沖著魏仙兒母子惡狠狠的瞪一眼,"讓我知道是誰干的,老娘一准卸了他!"

眼見著三人離開,薄鈺還窩在母親的懷里瑟瑟發抖,打人的時候不覺得害怕,這會倒是嚇個半死.

"孫賢,看好小公子,我去看看王爺那頭!"魏仙兒不顧兒子的瑟瑟發抖,快速推開薄鈺,頭也不回的離開.

"娘?"薄鈺張了張嘴,自知留不住母親.

娘的心里,只有爹!

沈木兮有些高熱,她此前吃了藥,原是已經壓住,但又急著離開,這才導致傷勢反複,不過並沒什麼大礙,略有些急怒攻心而已.

薄云岫坐在床沿,看著床榻上的沈木兮,雙眸緊閉,聽她呼吸勻成,仿佛睡得很熟,想來昨夜根本沒休息好.什麼急怒攻心,分明是累的!

送走了大夫,黍離進門行禮,"王爺!"

薄云岫抬手,示意他禁聲,遂起身走到了門外,"何事?"

黍離壓著聲音低低的說了一番,薄云岫的臉色稍變,若有所思的側了一下臉,倒也沒說什麼.

"還有那個廖氏醫館,卑職已經派人徹查,的確有些問題."黍離低著頭,"廖大夫迄今為止沒有回來,連他的小徒弟亦是不知所蹤.不過在炭盆里,卑職找到了奇怪之物!"

說著,黍離將一角白紙遞上,"都被燒毀了,只剩下這麼一角,但上面的字……"

薄云岫伸手接過,眉心蹙得更緊了點.

"卑職瞧著這字跡,跟王爺您的很像,所以沒敢聲張,悄悄撿了回來."黍離道.

"繼續查!"薄云岫轉身回房,臨走前還不忘叮囑一聲,"藥煎好就端來,不許耽擱!"

"是!"黍離行禮.

房門輕輕合上,黍離略有不解,這字跡為何這麼像王爺的親筆呢?

薄云岫站在床前,"要裝到什麼時候?"

他開門的時候,床上的人就睜開了眼,只不過聽他們在門口說話,所以她才繼續假寐.在此之前她是真的睡熟了,然則睡眠很淺,動輒便醒!

沈木兮慢慢坐起身,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你想怎樣?"

"先回答本王,這上面是什麼東西?"他抬手,亮了亮被焚燒得只剩下一角的白紙.

沈木兮接過,赫然睜大眼睛,"你為何有這個?"

"你寫的?"他記得她第一次來府衙,是給薄鈺祛毒,當時寫字用的是左手,字跡工整而娟秀,不知道的人定是以為她是個左撇子.可事實證明,她並不是左撇子,只是那一日刻意用了左手寫字.

至于是為了什麼,現在想想也就明白了.

沈木兮跳過這個問題,轉了話鋒,"你把廖大夫怎麼樣了?"

"你的字跡和本王的親筆很像!"他忽然俯下身,以至她忙不迭躺了回去,快速用被褥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想轉移話題,也得看他願不願意,"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的字是本王親自教的."

"你把廖大夫怎樣了?"她不死心,不想讓他在這個話題上糾纏.

薄云岫在床沿坐下,"廖氏醫館的人說是去出診了,但至今沒回來,至于是生是死,那可就不好說了.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問完了,回答本王之前的問題."

沈木兮銀牙微咬,這人怎麼這麼軸呢?非得咬死在這個問題上嗎?

"人有相似,字跡也有相似,普天之下巧合之事多了去,王爺沒聽過一句話嗎?無巧不成書!"她別開頭,臉向著床內側,打定主意不想糾纏.

他定定的看著她光潔的脖頸,低下頭時能清楚的看到她頸部纖細的靜脈,還有因為呼吸而導致的輕微起伏,有那麼一瞬,讓人想撲上去咬一口.

脖頸上熱熱的,沈木兮縮了縮脖子,往被窩里鑽了鑽,但還是沒回頭.不是不想回頭,是不敢,這男人的眼神太過凌厲毒辣,她素來不太會說謊,若跟他面對面說話,她怕自己會被戳得千瘡百孔.

"你是想讓本王和你,共譜一本書?"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她不吭聲,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大有任憑處置之意.

薄云岫冷著臉,忽然伸手抵在她的臉頰兩側,正好將她圈在自己的懷抱里,但並沒有碰到她,只是將她束縛在自己的范圍內.

沈木兮呼吸一窒,保持不動.

"你曲解本王的意思,刻意跟本王繞彎子,不回答本王的問題,莫非真的對本王動了心思?"他伏在她上方,溫熱的呼吸剛好落在她的耳鬢間,滾燙而撩人,吹得她的鬢發微起微落,"或者,本王可以重申一下方才的問題."

說到這兒,他刻意低下頭,唇瓣距離她的耳朵只有毫厘之距.沒有肌膚相觸,卻比肌膚相觸更讓人血液逆流.磁音繞耳,抑揚頓挫,恰似喁喁私語,"本王問的是,這上面寫了什麼,可你這一門心思都在字跡上,難道是做賊心虛嗎?"

羽睫駭然揚起,沈木兮足足愣了半晌,他問的第一個問題,好像是……上面寫了什麼.蠢呢,她怎麼就自己想偏了呢?否則也不至于在字跡的問題上糾纏半天.

"是解毒方!"她冷不丁轉過頭.

溫熱的唇瓣如同蜻蜓點水般從她臉上劃過,沈木兮頓時僵在當場.

薄云岫也愣了,沖著她微微擰起眉頭,對上她錯愕的目光,心跳略略加快.

四目相對,誰都不敢用力呼吸,就這麼定定的看著對方,而他的雙手還抵在她的面頰兩側,兩人的姿勢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王爺!"魏仙兒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屋內旋即響起一聲清晰的脆響.

上篇:第35章 東都醋王上線    下篇:第37章 吵成一鍋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