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38章 不要臉的蹭吃 為 納蘭雪兒 馬車加更2   
  
第38章 不要臉的蹭吃 為 納蘭雪兒 馬車加更2

g,更新快,無彈窗,!

信鴿傳遞了什麼消息,誰都不知道,不過薄鈺知道,能讓娘如此高興,定然是好消息.至于是什麼好消息,宜珠倒是清楚,只是事關重大,不敢開口罷了!

房內.

黍離蹙眉望著王爺脖頸上的抓痕,不由的提了一口氣,慎慎的低問,"王爺,要不要卑職去問沈大夫拿點藥?您這傷……"

薄云岫一個眼刀子橫過來,驚得黍離當下閉嘴不敢言,只道還好沒傷在臉上,畢竟臉還腫著,再來點抓痕,那可就熱鬧了!

"你真是愈發出息了!"薄云岫冷然,"長生門的事查出來了?"

黍離撲通跪地,滿心委屈,"請王爺恕罪."

"那還杵著作甚?"饒是最貼身的親隨,薄云岫若是翻起臉來,亦是不留情面.

"卑職這就去!"黍離慌忙退出去.

房門合上,薄云岫摸了摸自個脖頸上的傷,這女人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臉上的傷還沒好,脖子上又添三道血痕,再下去估計要把他撓成篩子了.從袖中掏出一個小瓷瓶,倒了一枚藥丸塞進嘴里,雖然不能消痕,但不至于讓傷口發炎紅腫,能好得更快點.

不然他一介王爺,讓人看見身上帶傷,來日如何律下?

只是有件事,他應該早作防范了!

一屋子,除了春秀,皆是身上帶傷.

"還疼嗎?"沈木兮摸著兒子的小臉,心疼得眼眶都紅了,趕緊取了膏藥輕輕擦著,"這膏藥清涼止痛,過會就徹底消腫了,你莫怕!"

"有娘和春秀姑姑在,郅兒什麼都不怕!"沈郅吃吃的笑著,"娘,你剛才好威武!"

"霸氣!"春秀笑道,"對了,陸公子呢?"

"不知道!"沈木兮搖搖頭,隨手放下膏藥,"我被抓回來的時候,薄云岫沒有對陸大哥下手,不過以我對陸大哥的了解,他不會甘休的,一定會回來.只希望他不要再來找我,離王府這深坑,我一人墜入便罷,無謂再添他受連累!"

這話剛說完,門外就傳來了劉捕頭的聲音,"沈大夫,沈大夫!"

春秀趕緊去開門,愕然愣在原地,怔怔的回望著沈木兮,"來不及了!"她身子一閃,陸歸舟一瘸一拐的進門,瞧著這副風塵仆仆的樣子,怕是一路瘸著腿追回來的.

"你怎麼回來了?"沈木兮駭然,"不知道這是龍潭虎穴嗎?那些人可能還在找你,你這不是自投羅網?"

"你都能回來,我為何不能?"陸歸舟坐下,"請我喝杯水吧,我走得急,渴了!"

沈郅忙不迭倒了杯水遞上,"陸叔叔,你的腳……"

陸歸舟眉眼溫和,"無妨,只要你們能安然無恙,就算廢了我這雙腿又能如何?"

他腳上有傷,回來的路上不敢停留,早已傷口開裂,鮮血染紅了鞋襪,此刻真真是觸目驚心.可即便如此,迎上沈木兮微紅的眸,他依舊滿是溫暖之色,如清風朗月,如春風和煦,沒有半點陳雜,"男人身上帶點傷是很正常的事,出門在外的,哪能沒有磕著碰著?小事!"

"劉捕頭,幫個忙!"陸歸舟笑了笑,身上的衣衫早被冷汗浸濕,他伸手撣去額頭的汗,"幫我打盆水,我洗一洗再上點藥.兮兒和春秀都是女兒家,恐多有不便!"

"好!"劉捕頭點頭,"我讓人把知書給你叫回來,晚上你就住隔壁,也能跟沈大夫有個照應!"

"多謝!"陸歸舟抱拳作謝,無論何時,禮數不可廢.

一盆溫水洗腳,鮮血在水中蔓延開來,陸歸舟疼得眼睛都紅了,身子繃得生緊,緊抓著雙膝的指關節泛著駭然的青白之色.他低著頭,不敢去看沈木兮,生怕自己忽然會疼得叫出來,只能死死的撐著.

"如果疼,你就叫出來!"沈木兮不忍,手中拿著膏藥,"我是大夫,我知道……"

"沒事!"陸歸舟打斷她的話,冷汗涔涔而下,笑得唇瓣輕顫,"這點疼,忍得住!我這走南闖北的,什麼沒見過,你不知道,早些年沒遇見的時候,我還摔斷過胳膊,疼了好幾日才找到了鎮子里的大夫,那時候傷口都愈合了,大夫只能重新掰斷骨頭,再重新接續,那滋味才真的終身難忘!眼下,這,這算什麼!"

她知道,他是在刻意讓她分心,也是在讓她放心.

相處這麼多年,陸歸舟是什麼性子,她當然很清楚,從來都是為他人著想,溫潤得如同璞玉,讓人相處起來格外的舒服.

知書從外頭進來,乍見腳盆里的血,"哇"的一聲就哭了.

驚得春秀捂著心肝跳了一下,"哎呦,你要嚇死我啊!哭都不打聲招呼?你家公子沒事,但你這麼一哭,反而弄得大家都不好受,趕緊擦掉眼淚,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你公子都沒哭,你哭個什麼勁兒?"

"就因為公子弄成這樣,我才傷心嘛!"知書蹲在地上,捋起袖子就輕輕擦拭陸歸舟的腳,看著斑駁的血痕,這厮便哭得更加傷心了,眼淚吧嗒吧嗒往腳盆里掉.

"別哭了!"陸歸舟疼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我這不是沒事嗎?你這一哭,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快不行了呢!"

知書愣了愣,狠狠擦去眼淚,"公子會長命百歲!"

陸歸舟面色蒼白的笑了笑,"真是沒出息,動不動就掉眼淚."

"知書,這是膏藥,待會你幫陸大哥上藥,等膏藥干了再纏繃帶固定."沈木兮將膏藥放在桌上,"我去開個方子,到時候內服外敷,能好得更快點.順帶,給你做點吃的!"

陸歸舟喘著氣,"不用麻煩了,弄點饅頭什麼的填一填肚子便罷,你身上也不痛快呢!我不打緊的,別忙了!"

"你歇著吧!"沈木兮掉頭出門.

"陸叔叔,我去給娘搭把手."沈郅道.

陸歸舟點頭,"郅兒長大了,真懂事!快去!"

春秀自然是要跟著沈郅的,轉身也跟著去了,屋子里只留下陸歸舟主仆二人,死里逃生,對他們而言何嘗不是一場曆練.

"公子,他們到底是什麼人?"知書問.

陸歸舟面色微沉,"可能是那些人找來了,都躲到了這兒,竟還是沒能躲過,難道真的時也命也?"

"公子,您在說什麼?"知書不解.

陸歸舟輕歎,"知書,我叮囑你一些事,你務必要記在心里,順便幫我給東都送封信,該交代的該安排的,我都會寫清楚.以目前的情形看,躲是絕對躲不過去了!"

"公子?"知書眨了眨眼睛,"我怎麼覺得有點害怕呢?"

"有什麼好怕的?"陸歸舟將雙腿抬起,咬著牙擱在凳子上.

知書快速取了帕子慢慢擦干水,轉而將膏藥一點點塗抹在陸歸舟的腳踝處,這血淋淋的腳踝,皮開肉綻,有些位置業已血肉模糊,若是要痊愈,怕是得很長一段時間.

"哭什麼?"見著知書又掉眼淚,陸歸舟無奈的搖頭,"腿廢了死不了人,但若是腦子壞了,那才要命!"

知書愣了愣,"公子,你是在說我腦子壞了嗎?"

陸歸舟張了張嘴,一口氣憋在心窩里,上不去也下不來.

過了半晌,門外忽然進來一個人,知書手上一緊,繃帶猛地用力,疼得陸歸舟登時渾身劇顫,差點沒被這小子整死,身上的冷汗旋即又落了下來.

待看清楚來人是誰,陸歸舟只覺得傷口--更疼了!

是真的疼!

廚房里有一鍋鴨湯,沈木兮擇了點香蕈,青菜,下了一把細面,起鍋時給春秀和沈郅一人盛了一碗,"你們在這兒吃吧,趁熱!面涼了就糊了,我先給陸大哥和知書送去!"

"好!"春秀和沈郅端著面碗大口的吃,"沈大夫的廚藝真好,好吃!"

"我待會就回來!"沈木兮將兩碗面擱在木托盤上,快速往回趕.

這會,知書應該給陸歸舟上完藥了,正好能趕上.

哪知她一推門竟愣在了那里,屋子里還多了個人……她下意識的望著自己手中的托盤,只有兩碗面!

上篇:第37章 吵成一鍋粥    下篇:第39章 論心計,她不是對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