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39章 論心計,她不是對手   
  
第39章 論心計,她不是對手

g,更新快,無彈窗,!

"哇,我都餓了!"知書不明所以,畢竟沈大夫此前去小廚房,原就是為公子做點飯食,往日里沈大夫也會多做幾份,給知書留一份.

是以今日,知書亦是未想太多,緊趕著便去端.哪知他的手還沒碰到面碗,便有一雙手快于他,快速端走了一碗.

"王爺!"黍離將面碗放在桌案上,安然站在一旁,因著方才那麼一鬧,王爺壓根沒進晚膳,如今沈大夫都做好了,自然得王爺優先.

薄云岫面色黢冷,一言不發的坐在那里.

氛圍有些尷尬,一桌兩人,一個冷若霜寒,一個溫潤如玉.仿佛是兩種極致,卻又因為沈木兮而保持了平和,各自忍耐.

知書的肚子咕嚕嚕的叫,可面碗都端到了離王殿下面前,自個哪敢再去要回來,只得乖乖的把另一碗端到陸歸舟跟前,"公子,你快趁熱吃."

陸歸舟也不著急,抬眼望著面色黢冷的薄云岫,"沒想到王爺竟也喜歡這等鄉野之食?聽說王爺的愛子似乎不怎麼喜歡這山水鄉野之地,尤其是鄉野之人."

對于此前種種,薄鈺如何欺負沈郅的,陸歸舟也聽得一二,關于薄鈺那孩子的品行,他自不必多說,別人的孩子,他管不著.但是對于沈郅,陸歸舟是看著沈郅長大的,當初沈木兮是怎樣一口飯一口水照顧孩子長大的,他也都在眼里.

捧在手心里的東西被人任意踐踏,脾氣再好的人,也有忍耐的極限.

薄云岫不是傻子,陸歸舟的言外之意,他聽得真切,眼睛里淬了刀子,從陸歸舟到沈木兮,皆無放過,"你過來!"

這話,是沖著沈木兮說的.

陸歸舟正要開口,卻見沈木兮二話不說,疾步朝著薄云岫走去,見此情形,陸歸舟話到了嘴邊,也只能生生壓住,她有她自己的主見,他甚少干涉.

然則沈木兮卻不是沖著薄云岫去的,而是……

"知書,吃!"沈木兮將面碗從薄云岫的跟前端走,直接擱在了知書面前,"這兩碗面本來就是為你們做的,有人山珍海味伺候著,不稀罕這些鄉野之物,怕是吃了會爛舌頭."

知書求之不得,可又礙于薄云岫的身份,憋著笑慎慎的問,"我真的可以吃嗎?"

"吃!"沈木兮抱著托盤,"這是我做的,我有資格決定給誰吃!何況我又不是開飯館的,不打招呼就想蹭飯吃,門兒都沒有!"

"沈大夫!"黍離急了,"今兒沈公子動手掌摑小公子,王爺未加懲處已然是寬厚以待,為此還誤了晚膳時分,您怎麼可以這樣說王爺?"

再者,王爺還受傷了呢!

當然,這話黍離可不敢說出口,敢當眾揭王爺的短,王爺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想吃是嗎?行,等著!別走哈!"沈木兮掉頭就走.

薄云岫眉心微皺,隱約覺得大事不好.

陸歸舟不吭聲,沖著知書使了個眼色,主仆兩個當著薄云岫的面,默不作聲的吃面,不得不說沈木兮的手藝真的是極好的,饒是最簡單的素面,也能做得色香味俱全.

廚房里的春秀正在撈面,准備開吃第二碗,卻見著沈木兮風風火火的進門,二話不說就撈了半碗面,然後拼命的用筷子攪拌成糊糊,最後還撈了一把花椒撒在面糊上,看得春秀一愣一愣.

"沈大夫,你這是干啥呢?"春秀咽了口口水,萬分不解的問,"陸歸舟的口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了?"

沈郅"呼啦"吸了一口面,"娘,這能吃嗎?"

"不能吃!喂狗!"沈木兮端著面碗就走.

"喂狗?"春秀眨了眨眼睛,"喂狗也別糟蹋這面嘛,這小半碗留給我吃多好!"

房內.

"砰"的一聲響,半碗花椒半碗面糊糊擺在了薄云岫面前,某人的臉瞬時黑得能擰出墨來,抬頭看她的眼神帶槍夾棍,如有雷霆之怒,要將周遭的一切悉數焚滅.

"不是捂著臉牙疼嗎?來,花椒止疼,面糊糊正好,吃起來都不用費勁!"沈木兮冷笑,"王爺,請用吧!招待不周,還請見諒!" 薄云岫起身就往外走,冷風過境,沈木兮止不住打了個寒顫,在他經過自己身邊的時候,她宛若躲瘟疫一般快速閃到了一旁門邊.

在薄云岫看來,她巴不得他快點滾出去.許是氣惱,薄云岫忽然不走了,冷不丁朝她邁了一步,驚得沈木兮登時退撞在門板上.

陸歸舟忙不迭站起身,知書快速抱住了自己的面碗.

周圍突然安靜下來,氛圍越漸尷尬.

"你就是這樣對待病人的?"薄云岫咬著牙,仿佛要吃人,"沈大夫!"

最後那三個字,是從他的齒縫間蹦出來的,似乎只要她略加反駁,他便會做出了不得的事.事實上,她還沒來得及反駁,他的手已經抵在了門面上,摁在她的面頰旁,居高臨下的睨著她.

那意思,就等著她服軟!

沈木兮矮了身子,快速從他腋下鑽出,疾步站在了陸歸舟身邊.

見狀,陸歸舟極為自然的擋在她跟前,"王爺,強扭的瓜不甜!"

"那就把藤拔了!"薄云岫狠狠剜了二人一眼,眼神格外冷戾,恨不能扒陸歸舟幾層皮.

即便躲在陸歸舟身後,沈木兮猶能感覺到來自于某人的灼灼目光,就像是刀子,隔著千山萬水也能刺穿人心,好在她這顆心早在多年前就已經焚為灰燼,麻木得不會再有重活的那一日.

拂袖而去,薄云岫沒有再回頭.

陸歸舟轉身,"沒事吧?"

沈木兮搖頭.

"其實你何必激怒他?"陸歸舟無奈的笑了笑,"他留或者走,對誰都沒有影響."

沈木兮愕然一怔,眼神略顯閃爍,"吃完了嗎?吃完了我收碗!"

"吃完了!"知書快速將碗筷收拾一番,"沈大夫,我來吧!"

"無妨!"沈木兮端起空碗便走,腳下略顯匆忙.

陸歸舟站在原地,幽幽的吐出一口氣,滲入骨髓的東西,說拔除就能拔除嗎?許是會,又或許終其一生都做不到,至于是前者還是後者,關鍵在于選擇.

長夜漫漫,陸歸舟住在隔壁,聽了一夜的翻身聲.

天剛亮,沈木兮就起了床,進了劉捕頭之前為她安排的那間屋子,趁著四周無人,她從一旁的草垛里扒拉出丹爐.吹去蓋上的灰塵,沈木兮側耳聽著外頭的動靜,確定外頭無人,這才慢慢打開丹爐.

丹爐里裝著早前那條蛇,當然,隔了這麼久,這條斷蛇早就死了.

微光里,斷成兩截的蛇身上竟長出了好多菌類,一株株通體晶瑩,但植株很小,顯然還沒長大.

"長出來就好!"沈木兮輕輕的將蓋子蓋了回去,將丹爐重新塞回草垛里,這才起身往外走.

合上房門,身後驟然響起劉捕頭的聲音,"沈大夫?!"

"你可嚇死我了!"沈木兮捂著砰砰亂跳的心窩,呼吸微促,"你怎麼走路沒聲音?"

"你之前叮囑過,這屋子得小心守著,所以我有空就來這兒守著."劉捕頭詫異,"你干什麼了?嚇成這樣?莫非這屋子里……"

"這幾日,我就能把解毒丹研制出來,這屋子里的東西是藥引,尤為重要,一定要小心看管!"沈木兮細細的叮囑,"藥方我一會再給你,你找個妥當的人去抓藥.對了,郅兒告訴我,廖大夫失蹤了?"

"是!"劉捕頭和她並肩走著,幽然輕歎,"都找遍了,沒找到痕跡,也不知道去哪了?你說若是那幫人所為,這廖大夫又是招他們什麼了?以至于現在,生死不明."

沈木兮想了想,"應該是害怕我的方子,否則不會把方子燒了."

劉捕頭點點頭,"對了,我總覺得那個離王府的側妃很是怪異,昨兒我看到有信鴿飛落在府衙屋頂上,就,就悄悄攔了下來."

"你?"沈木兮愕然,劉捕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了?

"我看了!"劉捕頭壓著聲音,說話時悄悄環顧四周,"我是擔心他們對你不利,得未雨綢繆,不過這上面寫的東西好生怪異,我著實沒看懂,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你有關系."

沈木兮不解,"怪異?"

"只有一行小字!"劉捕頭神神秘秘的伏在沈木兮耳畔低語.

心,咯噔一聲,沈木兮羽睫驟揚,"就這五個字?"

"對啊!"劉捕頭點頭,"我沒瞧出什麼問題來,就把信塞回信鴿腿上,把信鴿丟去了側妃的院子.真不知道這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人人都覺得她端莊大度,何以到了你這兒,她就成了魑魅魍魎?"沈木兮笑問.

劉捕頭嗤鼻,"她若真的端莊大度,孩子能教成這樣?那孩子一身戾氣,看誰都像是欠了他似的.你再看看郅兒臉上的傷,說著就來氣."

沈木兮沒說話,只是長長吐出一口氣,誰都看出來了,唯有薄云岫還死命維護,說來還真是可笑.

"沈大夫,你真的要跟他們回東都?"劉捕頭不免有些擔心,"都說強龍不壓地頭蛇,這在咱們地盤上,那小子尚且如此過分,若你去了東都,還不得任人魚肉?你可得想清楚了."

沈木兮點頭,"我心里有數."

"行!"劉捕頭笑了笑,"那我先去干活,那些人一日沒找到,咱們這幫人一日不得松懈."

"好!"沈木兮站在原地,望著劉捕頭疾步離去的背影,腦子里卻是他留給她的五個字,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肘.魏仙兒這是懷疑她了嗎?

她緩步走到回廊盡頭,看著荷缸的水面倒映著自己的臉,指尖輕輕撫過眉眼,哪里還有曾經的影子?曾經的夏問曦,早就死在了大火里,從皮相到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早就不是最初的自己了.

可是薄云岫似乎認出來了,但沒有說破,否則依著他的性子,怎麼可能容忍她肆意妄為?又或者他是真的不肯定,想等著她自己露出馬腳?

然後呢?

還想像當年那樣,趕盡殺絕嗎?

沈木兮不敢肯定,她只是想要過平靜的日子,什麼勾心斗角,什麼爭寵爭權,都跟她沒有任何關系.抬步進了廚房,捋起袖子,她得給孩子做點好吃的,這兩日真是夠鬧心的,孩子都沒好好吃一頓,她這個當娘的很是心疼.

好在縣太爺為了討薄云岫歡心,什麼東西都往廚房里塞,是以廚房里什麼都有,連新鮮的筍和蕨菜亦是每日都備著.如今這個時節,筍已經快過季了,蕨菜也是最後一季,估摸著是最後一批了.

揉綠豆粉皮,切成三角形,備用,挑最嫩的蕨菜,筍剝殼留嫩頭,對半切開,焯水,瀝水放涼;鱖魚抹片切丁,青蝦剝殼挑線切丁,魚蝦肉入鍋蒸;加麻油,生抽,鹽,胡椒末調勻成餡.

一勺餡料一片皮,蒸鍋上桌,配一碟蘸醋.

新鮮美味的"山海兜"便算做好了,每人都有份.雖然數量不多,但材料足夠新鮮,最適合一早起來吃,魚蝦佐鮮,野菜拌之,滿嘴鮮滑.

因為托盤太小,每次只能裝兩碟,沈木兮只能先把沈郅和春秀的份兒送去.

沈郅最愛吃娘做的山海兜,聞著香味就眉開眼笑,來不及蘸醋就往嘴里送,卻因為燙了舌頭滿屋子跳腳,把春秀逗得哈哈大笑.

"你們吃著,我去給隔壁送點!"沈木兮笑道.

"放心,我看著郅兒."春秀塞了一嘴,都快說不出話來了,"好吃!"

可是回到廚房,沈木兮卻愣了一下.

"我的早點呢?"沈木兮快速翻找,長腿跑了?雖然廚房里也有廚娘,但是這些廚娘多數是拿了材料去離王的院子里打理,為的是保證菜肴的新鮮,萬一菜涼了是要吃板子的,所以不太可能會動她的東西.

何況就算要動,也會跟她說一聲,不至于偷偷摸摸的,就是兩碗早點而已!

"真是奇了怪了!"沈木兮不悅,偌大的府衙,還跑出個偷吃的賊?沒奈何,她只能重新做,好在她手腳麻利,倒也不費太多功夫.

劉捕頭午飯後就把藥送來了,叮囑了他們幾句,又急急忙忙的走了,好似是廖氏醫館有了動靜,好像是有人看到廖大夫回來了.

"娘!"沈郅撇撇嘴,"我總覺得有問題,之前我去看過廖氏醫館,里面有打斗的痕跡,但是被人遮掩得很好,所以……"

言外之意,這廖大夫師徒,恐怕早已凶多吉少,如今說人回來了,多半有可疑.

"外頭不安全,咱們沒辦法自保,所以得安安生生的待在這里,要不然大家一邊得保護我們,還得騰出手去對付惡人,會手忙腳亂的."沈木兮拍拍兒子的肩膀.

"郅兒記得!"沈郅點點頭,然則下一刻神情驟變.

順著沈郅的視線看去,沈木兮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宜珠,宜珠含笑往里頭走.

春秀第一時間擋在了沈木兮跟前,這人是那側妃的奴婢,春秀自然是滿心防備,"你來干什麼?我可告訴你,再敢使壞,別怪我不客氣!"

"我家娘娘因為小公子的事情而跟沈大夫有所誤會,是以今日娘娘備了茶點,想請沈大夫過去一敘,大家化解誤會,握手言和!"宜珠行禮,言語間極盡恭敬.

握手言和?

沈木兮仿佛想到了什麼,"沈木兮本不敢拂了側妃娘娘的好意,但鄉野女子不懂什麼禮數,唯恐言語不慎惹怒側妃娘娘,還望姑娘回了你家主子,就說沈木兮多謝她的美意!"

宜珠面上一僵,但還是好言相勸,"沈大夫還是在計較娘娘和小公子之事?大概沈大夫還不知道,娘娘為何會如此激動,尤其是在小公子身上.昔年娘娘身子不好,王爺傾盡全國之力才保住了娘娘腹中骨血,但生產時,娘娘還是血崩了."

心,有些發悶.

沈木兮面色不改的站在原地,聽著宜珠娓娓道來.

"當時娘娘命懸一線,得虧得了天材地寶才救了娘娘性命."宜珠輕歎,"所以小公子是娘娘用命換來的,至此之後,娘娘身子虛弱,再也無法生育,是以王府之內再無子嗣,王爺膝下也唯有這麼一個孩子.奴婢說這些,並非是炫耀,只是請沈大夫能體諒一個母親護根的心思.娘娘這麼做,也是為了整個離王府!"

"她生孩子不容易,關我家郅兒什麼事?她知道護根,難道就能拿別人的命根子出氣?"春秀冷笑,"真是歪理處處有,就你們特別多!"

宜珠瞪了春秀一眼,沖著沈木兮扯了扯唇角,皮笑肉不笑,"沈大夫,去不去是您的自由,但娘娘囑咐過奴婢,若是您去不了,那奴婢也不必回去了!什麼時候請到了您,奴婢就什麼時候回去伺候,否則奴婢就跟在您身後,直到您點頭為止!"

"哎,我這暴脾氣!"春秀氣得直捋袖子,"小丫頭片子欺負人是不是?還威脅上了!"

"春秀!"沈木兮不想把事情鬧大,"我去就是!"

"沈大夫?"

"娘?"

"我不是怕她威脅,只是想把事情說清楚."沈木兮目光微沉,沖宜珠道,"你去門外等我,我換身衣服再去!"

見沈木兮已經答應,宜珠自然高興至極,快速退到了院門外頭.

"沈大夫,真的去啊?"春秀不放心,"我陪你吧!萬一那女人再想出什麼幺蛾子來整你,你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放心吧,幫我照看郅兒便是."沈木兮轉身回屋,換了身衣衫便跟著宜珠走了.

院內.

茶香四溢.

魏仙兒正在沏茶,絕美的臉上,洋溢著溫柔淺笑,目光繾綣,神情專注,微光里一顰一笑皆是風情.這樣的女子,不管擱在哪兒都是最光耀奪目的存在,英雄難過美人關,薄云岫亦不外如是.

宜珠悄悄退下,將這份安靜留給這二人.

"來,坐!"魏仙兒熱情的相迎.

沈木兮點頭示敬,兩個人隔著一張茶桌坐著.杯盞凝香,淡雅清新,茶是好茶,只不過一起飲茶的人並非同道中人,甚是索然無味,充其量也只是應付罷了! "沈大夫,小兒無知,此前多有得罪,還望沈大夫莫要計較!"魏仙兒端起杯盞,"我以茶代酒,謝沈大夫救命之恩,也請沈大夫寬宏大量,咱們以後便是要好的姐妹."

義結金蘭?

沈木兮杯盞在手,端起又放下,"我本就不願跟孩子計較,此事也不是發生在我身上,所以要不要握手言和,我得回去跟兒子商量,並非我一人說了算.再者,側妃娘娘的話著實怪異,我母親只生了我一個,沒有像側妃娘娘這般尊貴的姐妹."

面子里子被駁得一干二淨,魏仙兒仍是面帶微笑,縮了手顧自淺呷一口茶,"如此說來,沈大夫還是不願原諒.倒也是我太著急了點,應該先……"

"側妃娘娘這話又錯了,我說了,這件事是兩個孩子的事兒,咱們雖然當母親,但無權替孩子做主.他們不是你我的附屬,是活生生的人,應該有自己的心思和抉擇."沈木兮喝口茶,入口清新,舌尖略澀,但回味甘甜,應是今年的新茶.

出門還不忘帶上今年的新茶,倒是頗有些派頭,也足見魏仙兒在離王府的受寵程度.

魏仙兒似是接受了沈木兮的理論,竟跟著點頭,"沈大夫所言甚是,自古慈母多敗兒,是我太過驕縱孩子.終是頭一回為人母,是以拿得起放不下!對了,沈大夫帶著孩子,怎麼不見你的夫婿?"

沈木兮抿唇,開始問家事了?

"當年師父將他交到我手里的時候,我便當他是至親骨肉."沈木兮神色微暗,她還是不適合說謊,是以說這話的時候,她只能將視線拋向遠方,"不管誰傷他辱他,我必不會放過!"

魏仙兒愕然,"怎麼,沈公子不是你的……"

頓了頓,魏仙兒唇角微揚,眼睛里浮起一絲悅色,"沈大夫宅心仁厚,我佩服至極,真沒想到,沈郅那孩子竟有如此悲慘的身世."

"我不覺得悲慘,郅兒有我疼他,母子兩個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不知道多逍遙自在!"沈木兮最不喜歡別人展露出這般同情的神色,她兒子養得好好的,有什麼好讓外人同情的?!

魏仙兒自覺失言,旋即端起杯盞站立,"是我出言不慎,還望沈大夫莫要計較."

一直讓別人不要計較,卻一直都在失言,沈木兮算是看透她了,果然是個虛偽的女人,偏偏男人都被這張臉迷惑了,竟還覺得這樣的女子端莊大度.

骨子里,也不知是怎樣的滿腹城府!

她沈木兮不想惹,也不屑跟這種人打交道,旋即起身道,"側妃娘娘還有什麼事嗎?若是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沈大夫!"魏仙兒急了,當下邁步想要攔住她.

然則下一刻,手中的杯盞忽然傾瀉,滾燙的茶水,直撲沈木兮而去.

沈木兮早有防備,說時遲那時快,袖子快速甩去,滾燙的茶水傾瀉在她袖子上的同時,也被反潑了一部分的熱水,飛濺回魏仙兒身上.

對于力道的掌控,多年的施針下藥,沈木兮玩得游刃有余.

刹那間,魏仙兒瞬時癱軟在地,捂臉尖叫,"我的眼睛!啊,我的眼睛……"

有風從耳畔掠過,是薄云岫恰當時機的沖進來,抱起了倒地的魏仙兒,直奔房間而去.他腳步匆忙,可見心里焦灼,甚至沒有回頭看沈木兮一眼,"黍離,叫大夫!快!"

沈木兮定定的站在原地,胳膊徐徐垂落,手背上一片猩紅……

上篇:第38章 不要臉的蹭吃 為 納蘭雪兒 馬車加更2    下篇:第40章 怕黑是病,得治! 為◇隱ˇ逸雪〃 水晶鞋加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