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44章 你爹是誰? 為蘭懷恩 馬車加更2   
  
第44章 你爹是誰? 為蘭懷恩 馬車加更2

g,更新快,無彈窗,!

挨打的是阿落,從長凳滾落下來,渾身上下不是鞭痕就是板子所傷之痕,不只是一種傷.

宜珠冷冷的站在一旁,沖著底下人冷喝,"都看清楚了吧?以後誰敢偷竊主子之物,不把主子放在眼里,這便是下場."

底下人沒敢吭聲,只聽說阿落偷吃了魏側妃的糕點,而這糕點早前是為沈木兮准備的,誰知沈木兮沒吃,阿落竟悄悄的獨吞了,一大早的被宜珠發現,于是便有了眼前這一幕.

當然,施刑是避開了魏仙兒的院子,畢竟誰都知道魏側妃宅心仁厚,寬待下人,絕對不會為了這些糕點而計較,但宜珠身為芳時閣的掌事姑姑,自然是要秉持家法,否則亂了章法,又將置王府的規矩于何地?

阿落渾身是汗,疼得已經說不出話來,伏在地上只剩下無聲的喘氣.

薄云岫趕來的時候,宜珠是詫異的,旋即上前施禮,"王爺!"

瞧著渾身血淋淋的阿落,薄云岫的眉心不經意的擰起,目光無溫的掃過宜珠,"鬧什麼?"

"婢子貪嘴,吃了主子給沈大夫准備的糕點,所以受了責罰!"宜珠一言以概之.

黍離快速上前查看,阿落已經奄奄一息,好在當下並無性命之憂,但若是不好好診治,那就不一定了,"王爺,傷得有些重!"

薄云岫冷然,"阿落,屬實嗎?"

阿落掙紮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但卻沒有力氣,伏在地上張了張嘴,"回王爺的話,奴婢……"

還不待她說完,宜珠狠狠瞪了她一眼.

"奴婢……知罪!"阿落垂下眼簾,視線愈發模糊.

"王爺?"魏仙兒輕聲低喚,被人攙著出現在回廊里,"怎麼了?我怎麼聽著這里吵得厲害?發生何事?"

"你給沈木兮准備糕點?"薄云岫意味不明的問,視線上下打量著她.

魏仙兒先是一愣,轉而輕輕點頭,"沈大夫一個人在牢里,妾身怕她吃不好,所以給准備了糕點,想著既是誤會,解開便罷,無謂再因為妾身一人,鬧得王爺左右為難."

話里話外,何其溫恭柔和,處處為薄云岫著想.

周遭沒有動靜,魏仙兒扶著廊柱的手微微用力,她努力的嘗試著,用耳朵去聽聲辯位,想要聽清楚屬于薄云岫的動靜.

事實證明,若是薄云岫不想讓你聽到,你便什麼都聽不到.即便他此刻已經站在她面前,她仍是一無所獲,盲目的側著耳朵去聽.

薄云岫靠近她,眼皮微斂,斂盡眼底鋒芒,用只有她能聽到的聲音伏在她耳畔低語,"你怕是忘了,本王對你的警告!"

魏仙兒的身子猛地僵直,面上掠過一閃即逝的慌亂.不用看也知道,周遭肯定有很多人盯著,否則薄云岫不會說得這麼輕聲.論反應能力,魏仙兒算得上拔尖,慌亂過後浮現在臉上的微微靦腆,看上去就像是兩人說了什麼親昵的話語,惹得她這般嬌羞.

"妾身,明白!"魏仙兒躬身行禮.

"別讓她死了!"薄云岫冷著臉吩咐.

黍離會意,當下讓人抬著幾近暈厥的阿落離開.

傷在背部,又是女兒家,府衙內唯有沈木兮一個女大夫,自然是要把阿落抬進大牢里的.當然,黍離還自作主張的將春秀捎上,讓春秀去給沈木兮幫忙,特別吩咐底下侍衛,允許春秀和沈郅隨時進出大牢.

薄云岫本來就沉默寡言,在離王府的時候,魏仙兒跟他幾乎說不上話,沒想到來了這兒,三句不離沈木兮,若說魏仙兒不吃醋,那是不可能的.即便她大致上肯定,沈木兮不是當年那個女人,但……只要是個女人,早晚都會成為自己的威脅.

沈郅從大牢里回來,母親和春秀姑姑在照顧阿落,他一個男孩子站在里頭合適,所以便退出了大牢,也免得給母親幫倒忙.捏著草編螞蚱,沈郅等在薄云岫的院子外頭,沒想好要不要進去.

"你坐在這里作甚?"黍離受命去看看大牢里的情況,誰知一出門便看到小家伙坐在台階上,"你是來找王爺的?"

沈郅不動聲色的將手背在了身後,緊咬著下唇不說話.

黍離蹲下身子,"王爺其實沒你想的那麼可怕,你之前冤枉了王爺,他不也沒把你怎麼樣嗎?臨了還被沈大夫一頓吼.換做是你,你受了冤枉,會不會生氣?"

"那我去給他道歉,他會接受嗎?"沈郅問.

黍離笑了笑,"會不會接受我不知道,但你若是能進去道歉,至少不會心存愧疚.現在我要去娘那里看看情況,你可以自己進去,王爺不是一直在等你的故事嗎?"

說著,黍離拍拍沈郅的肩膀,"男子漢大丈夫,得堂堂正正的."

沈郅點點頭,一溜煙的跑進了院子.

見狀,黍離抬步離開.

遠遠的,薄鈺目光狠戾,"死野種!"

孫賢愕然,"小公子,沈公子他……"

"你給我閉嘴!"薄鈺氣不打一處來,"就是因為他們母子,才惹得我娘受盡委屈,爹都越來越不喜歡我了!再這樣下去,離王府哪里還有我們母子的立足之處?"

"小公子多慮了,您到底是王爺唯一的子嗣,怎麼可能……"孫賢提著心,"您別這麼想,王爺還是很疼您的,對于沈公子,王爺不過是愛屋及烏罷了!王爺是愛才之人,絕非好色之徒!"

"你不必跟著,我自己一個人去."薄鈺緩緩朝著院子走去,他倒要看看沈郅想干什麼?八成是想挑撥離間.他不會允許沈郅破壞爹娘的感情,更不會允許爹接受這麼一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野孩子!

孫賢有些擔心,可主子有命,他一個當奴才的豈能不遵從?只得看著薄鈺一人,快速進了院子.

沈郅進的是書房,他並不曉得離王府的規矩,更不知道薄云岫的習慣,門是虛掩著,他直接推門進去.刹那間,薄云岫猛地抬頭,那一瞬的眼神冰冷如刃,驚得沈郅猛地縮了一下身子,手中的草螞蚱"吧嗒"落在腳邊.

"我,我是來道歉的!"沈郅回過神來,慌忙撿起地上的草螞蚱,心疼的吹了吹,又在衣角輕輕擦著,這才戰戰兢兢的抬頭.

薄云岫沒說話,眼睛里的光當下柔和了些許.他沒想到來的會是沈郅,畢竟離王府的人都知道他的習慣,無人敢闖他的辦公之處.沈郅,是個意外!

見薄云岫陰測測的盯著自己,沈郅心里發虛,只覺得這人的眼神好可怕,尤其是獨處的時候,讓人有種掉進陷阱隨時都會被狼吃了恐怖感覺,"我冤枉了你,對,對不起!"

"我都說了對不起了,你就不能應我一聲?"沈郅半晌沒收到薄云岫的"沒關系",心里不確定薄云岫是不是接受了自己的道歉,"要不……我跟你說個秘密,就當是我道歉的誠意?"

"什麼秘密?"薄云岫終于開口,手中的筆輕輕擱在一旁,幽幽的盯著沈郅.

沈郅嘟囔,"雞賊!"

薄云岫其實聽到了,但並未同沈郅計較,他要聽的是沈郅口中的秘密.

"我不是娘撿來的孩子."沈郅說,"師公對外說我是撿來的,其實是怕有人問我娘,關于我的身世,更怕有人追問娘,我爹是誰.娘不會撒謊,干脆避而不談!" 薄云岫眉心突突的跳,"你爹是誰?"

沈郅狠狠瞪了他一眼,"看吧,你都會這麼問!"

"他現在在哪?"薄云岫又問.

在沈郅聽來,這口吻像極了大堂上,縣太爺審問犯人.心里不太痛快,沈郅站在原地,扭捏的翻個白眼,回他一句,"不知道!"

薄云岫印堂發黑,"你跟著你娘姓!"

"有問題嗎?"沈郅回敬.

薄云岫面色發沉,"你的真實年紀是幾歲?"

沈郅橫了他一眼,淡淡然開口,"這是另一個秘密!"那一刻,他似乎看到薄云岫腦門上有火光騰起,那凶狠的眼神似要吃人.

最怕的是四周忽然安靜下來,空氣里流淌著令人窒息的詭異.

一大一小四目相對,各自較勁.

忽然,薄云岫起身朝著沈郅走來,驚得沈郅撒丫子跑到圓桌對面,梗著脖子盯著這樣喜怒無常的男人,"你想干什麼?"

薄云岫用食指輕點著唇瓣,做了個"噓"的動作.

沈郅瞪大眼睛,會意的捂住了嘴.

說時遲那時快,薄云岫猛地打開房門.

只聽得"哎呦"一聲,一道黑影毫無防備的從門外摔進來,直挺挺的撲在了薄云岫的腳下,簡直就是標准的狗啃泥.

沈郅,"……"

薄鈺疼得齜牙咧嘴,只覺得五髒六腑都被摔裂了,頂上驟然響起涼薄之音,"不要命了?"心頭一窒,薄鈺駭然抬頭,滿面驚恐.

上篇:第43章 故人不相識    下篇:第45章 沈大夫窮得叮當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