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51章 脊背上的舊傷   
  
第51章 脊背上的舊傷

g,更新快,無彈窗,!

劍刃嵌入肩頭,鮮血湧現,染紅衣襟.

春秀眼一閉,怦然倒地,眼前的黑衣人亦然.

沈郅疾呼,快速撲上去,"春秀姑姑!"

"春秀?"黍離快速收劍,忙不迭上前將春秀拖到了牆角靠著,"春秀?春秀?"

然則黍離連喊兩聲,春秀都沒有反應,仍是雙眼緊閉,可見此番著實傷得不輕.

好在府尹已經帶著城中守備軍快速趕來,以里應外合之勢快速控制了局面,黑衣人要麼逃散,要麼被當即斬殺,除了當時黍離擒下的黑衣人活口,再無一個喘氣的.

"如何?"沈郅紅著眼,哭著問.

"傷著筋肉,好在未傷及骨頭,止血療傷便沒什麼大礙!"沈木兮松了口氣,感激的望著黍離,"多謝你那一劍,否則春秀怕是難逃一死."

好在黍離來得出劍快,來得及時,一劍穿胸殺了那黑衣人,這才讓春秀撿回一條命.傷著肩頭養養便罷,若是傷及性命,沈木兮不知自己該如何面對.

"理所當然之事,無需言謝."黍離找了幾個身強力壯的,將春秀抬下去療傷.皮外傷,用沈木兮的特制金瘡藥就好.

再回頭,薄云岫站在院子里,冷眼看著被摁在腳下的黑衣人.這是唯一一個活口,早已被黍離挑斷了手筋和腳筋,就算他想跑也是不能了.

"王爺恕罪!"府尹嚇得魂不附體,跪地磕頭,身子抖如篩糠.管轄境地,出現了刺客行刺離王殿下,就算薄云岫安然無恙,一旦追究下來,他這個府尹也得扒掉幾層皮.

薄云岫冷睨著腳下的活口,眼角余光卻落在一旁的沈木兮身上.不由的,身上戾氣更甚,眼神愈發冷冽,"查!"

只一個字,足以令人心驚膽戰.

"是!"府尹如獲開釋,當即行禮退下.

沈木兮想起自身是從屋子里出來的,悄悄的退出人群,重新回到了廊簷下站著,方才春秀出事,她自然顧不上其他.眼下事態平息,春秀也被抬下去療傷,她當然要回屋里去照顧病患.

只是,她剛走到門口,某人猛地轉身盯著她,看得她驟然心中發毛,幾乎要邁入門檻的腿,又慎慎的縮了回來,安安靜靜的站在門外候著.

如此,薄云岫才收回視線,冷冷的環顧四周,"世子何在?"

這麼一問,黍離才想起來,這原就是孫道賢的院子,但是事發到現在,好像真的沒看到孫道賢的蹤影.心頭微駭,難道世子出事了?甯侯府就這麼一個後嗣,若是出了什麼事,甯侯爺不定會鬧出什麼.思及此處,黍離趕緊帶著人去找.

馬棚里.

孫道賢和隨扈德勝鑽在草料堆里,蜷得跟刺猬一樣,瑟瑟發抖.馬廄中養著不少良駒,長年累月的,馬糞以及草料等等氣味混雜,尋常人一靠近便覺得膻得慌,何況是鑽進馬棚里.

"人走了沒?"孫道賢戰戰兢兢的問.

德勝哪敢往外看,"奴才不知道,世子,別說話,保命要緊!保命要緊!"

聞言,孫道賢慌忙閉嘴,再也不敢多言,都這個時候了管他什麼身份不身份,能活下來最好,這幫黑衣人凶神惡煞,他哪里敢在外頭躲藏.反正又離王府的人在外處置,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世子爺,還是安安分分紮在草料堆里求生吧!

"世子!"黍離掀開草料的時候,一股子臭味撲鼻而來,熏得他忍不住皺眉,快速捂住了口鼻.老侯爺年輕的時候好歹征戰四方,威風八面,怎麼就生了這麼不成器的?不說建功立業,好歹得有氣魄,誰知竟慫成這樣.

"都走了?"孫道賢呸一口嘴角的稻草,惶然急問.

黍離頷首,"世子放心,外頭安全了."

聽得這話,孫道賢快速鑽出草料堆,走出馬棚的時候還小心翼翼的四處張望,直到真的確定安全,這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回頭便擰眉踹了德勝一腳,"什麼味?"

德勝滾在地上,揉著生疼的屁股,"世子?你又踹奴才作甚?"

"臭死了,別過來!"孫道賢終于意識到自己不太對,在自己身上猛地輕嗅兩下,差點扭頭吐了,哇哇直跳腳,"本世子要沐浴更衣,臭……嘔……來人,快來人!"

黍離一個勁搖頭,有子如斯,若是老侯爺在這兒,不知該作何感想?

幸好,眾人皆無恙.

此番薄云岫遇刺,著實誰都沒防備,當時大部分的兵力都被調入了沈郅的院中,以至于薄云岫這頭防守空虛,若換做是在離王府,斷然不會出現這樣的失誤.

找到了孫道賢,黍離趕緊帶著人回院子里向薄云岫彙報.

眼下被擒的刺客就在院子里,薄云岫未動,沈木兮亦沒有回房,干脆在回廊里坐下,聽聽審案倒也不錯.

刺客伏在地上,遮臉布已經被掀開,是一張陌生的臉,平淡無奇.

"誰讓你們來刺殺本王?"薄云岫負手而立,居高臨下的問.

刺客沒有回答,嘴里一直哼哼唧唧的,不知道是因為痛苦還是抗議.

"王爺問話,快點回答!"黍離冷喝,一腳踩在那人的背上,"快說!"

然則刺客依舊沒有開口,許是覺得不對勁,黍離當下俯身捏住了刺客的下顎,這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還好不是無舌死士,否則還真是沒法審問.

敢來行刺,就沒打算活著回去,是以就算上刑也沒用,唯一的結果便是死!

"我來試試!"沈木兮忽然站起身.

"沈大夫?"黍離仲怔,見王爺沒有反對,便躬身退到一旁,任由沈木兮做主.

銀針在手,沈木兮的腦子里浮現出春秀方才血淋淋的模樣,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她慢慢悠悠的蹲下身子,瞧了一眼死咬著嘴唇不吭聲的刺客,"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不然你會生不如死."

刺客不吃這一套,總覺得不過是個女人而已,能起什麼用?離王殿下尚且奈何不得他,大不了就是一死.

可他不知,沈木兮是個大夫,對于人身上所有的穴位了如指掌,一針下去,血脈逆流,第二針下去內髒絞痛,再來一針,瀕死而又不能死的痛苦快速席卷全身.

"這叫三針定穴,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沈木兮起身,淡淡然的說,"每隔半個時辰我就幫你拔針再施針,如此反複,反複如斯,你不會死,但會生不如死.眼下,可信我的話了?"

這一時半會的,人還能忍得住,但是時間久了,如同周身骨裂,從內往外疼得抓心撓肺,血液逆流,整個人腫脹得不成樣子,偏偏又死不了.如此反複,饒是意志堅定之人,亦難耐此等痛楚!

沈木兮不是凶殘之人,若非他們動了她的底線,她是絕對不會用這等殘忍的手段去逼人吐實.

黍離亦是詫異,一慣性子平和的沈大夫,竟也有這般手段.

刺客連第二波都沒捱不住,直接吐了話,"我們只是奉命行事,其他的一概不問."

既然開了口,沈木兮便取了一根針,但還留了兩根,疼痛稍減能讓他有足夠的氣力繼續往下說.

"你們得到的命令是什麼?"黍離問.

刺客喘著氣,奄奄一息的開口,"殺掉那個負傷逃走的男子,把知情人全部滅口."

"為什麼?"黍離又問.

刺客搖頭,仿佛已經喘不上氣來了.

見狀,沈木兮又取了一根針,"你們是在哪兒給他下毒的?還有這毒是怎麼弄來的,如此陰狠毒辣,不像是中原之物."

"不知!"刺客閉上眼睛,渾身上下除了血便是冷汗.

見狀,沈木兮沖著薄云岫搖頭,這種情況下還能忍住,可見著實不知.取下最後一根針,沈木兮起身往屋內走去,這兒沒她什麼事兒了.

"站住!"薄云岫忽然開口.

別說沈木兮,饒是黍離也愣住,"王爺?"

"准備一下,速回東都!"薄云岫下令.

沈木兮愕然回頭看他,"春秀受了重傷,必定受不住路上顛簸,你如此決定會要了她的命.要回去,你便自己回,誰敢拿春秀的命開玩笑,就別怪我不客氣!"

"沈大夫,有事好商量!"黍離忙勸慰.

"這事沒有商量的余地."她這脾氣一旦上來,一點都不遜薄云岫,軸得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薄云岫盯著她,眸光比月色更清冷,"你不走也得走!"

"若春秀出事,誰擔這責任?你嗎?"沈木兮咬著後槽牙,"我是個大夫,救死扶傷是我的本分,但我也是個活生生的人,會偏心自己想要守護的人.別跟我談什麼家國天下,我沒有野心,壓根不想知道那些所謂的大仁大義!橫豎一句話,春秀不能走,我也不會走!"

許是氣得慌,沈木兮忽然掉頭往外走,"這份氣,誰愛受誰受!"

什麼錢初陽,什麼天下大事,她一個弱女子,擔那麼大的干系作甚?與她有關的不過一個春秀,一個郅兒,其他人……還是交給這位心懷天下的離王殿下為好.

說多錯多,做多錯多,不做不錯!

沒有薄云岫的命令,無人敢攔沈木兮,她直接走出了院子.

出去的時候,孫道賢罵罵咧咧的出來,身上這股子臭味怎麼洗都洗不掉.他一個甯侯府世子,身上怎麼能有如此濃烈的臊氣?若是傳出去,他這甯侯府世子爺,還要怎麼做人?如何再在東都立足?

沈木兮從他跟前走過的那一瞬,孫道賢忽然眼睛一亮,蹭的跳了出去,"沈大夫?落單了?嘖嘖嘖,跟王爺吵架了?"

"滾開!"沈木兮面色黢冷,她心里正不痛快,這小子竟然一頭撞上來,她自然是不高興的.

眼下鬧了這麼一通,館驛里早就沒了女人,孫道賢心里煩躁,正愁沒人作陪,趁著薄云岫和那個胖女人不在,自然要打沈木兮的主意,"本世子可以給你想要的,不如你跟了我?"

沈木兮皺眉,真是個不怕死的!

見沈木兮不說話,孫道賢更是來了勁,"我乃甯侯府世子,只要你跟了我,干什麼大夫?你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享不盡的榮華富貴,想怎樣就怎樣,我還能讓你做人上人.沈大夫意下如何?"

"如何?"沈木兮扯了唇角,笑得涼涼的,"甚好!"

"真的?"孫道賢欣喜若狂,當即撲上去.

撲是撲了,只不過……撲地上了,怎麼都動不了,孫道賢只覺得手腳僵硬,臉貼在地面上,扯著脖子高喊,"怎麼回事?我為什麼動不了?沈大夫,救命啊!救命!"

"世子,你這可能是受驚過度,所以心血上湧所致!"沈木兮蹲下身子,煞有其事的掐著他的腕脈,"都別動!千萬別動,一動可就糟了!"

孫道賢原就是個慫包,之前還以為是沈木兮弄的鬼,如今聽著沈木兮的分析,自然是嚇得臉都白了,"什麼?那我怎麼辦?沈大夫,你得救救我!我不能一直這樣躺著啊!"

"沒事,這是小毛病,主要是平素山珍海味吃多了,偶爾得沾沾地氣,以天地萬物之力好好化解."沈木兮起身,居高臨下的望著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孫道賢,"世子只需在地面上貼上兩個時辰,之後齋戒一月便罷!"

想了想,她又補充道,"此等頑疾需禁忌房事,萬望世子珍而重之,切莫拿自個的性命開玩笑.年紀輕輕的就心血上湧,來日再來一遭,難免是要偏癱的."

一聽偏癱,孫道賢的話到了嘴邊又生生咽下.

德勝在旁磕頭,"多謝沈大夫多謝沈大夫!"

"明兒醒了之後,我給世子開一副方子,吃上幾日便會漸漸好轉."語罷,沈木兮頭也不回的離開,上次春秀攔下,她便沒有出手懲戒,如今這孫道賢還敢往槍口上裝,她豈會客氣!牛毛針很是纖細,只要出針的速度夠快夠准,對方是不會察覺到疼痛的.

"多謝沈大夫!"德勝擦把汗,所幸世子無恙,否則他該如何跟侯爺交代?

孫道賢甚是懊惱,早知道就該省著點用,不然留著這力氣用在她身上該多好?奈何現在只能貼在地上,姿態要多狼狽又多狼狽,眼睜睜看著美人離他而去,真是越想越不甘心.

到嘴的鴨子,怎麼又飛了?

不過方才沈大夫扣他的腕上,指腹涼涼軟軟的,這感覺真是妙不可言.

甚好,甚好!

沈木兮這一走,黍離便犯了難,依著王爺的性子,就算沈木兮不想走,此番也是由不得她的.黑衣人是沖著錢初陽來的,勢必不能在此久留,且王爺從來沒有因為任何人而屈就過,一慣都是說一不二的.

可沈大夫所說並無道理,春秀剛挨了一刀,若是明日便啟程,難免會加重傷勢.此去東都路程尚遠,還需斟酌.

府尹滿城找刺客,然則刺客撤離了館驛之後,便快速消失無蹤,可見這幫人訓練有素,絕非泛泛之輩.是了,長生門訓練出來的死士,能是簡單的角色?

薄云岫屋子里的燈,亮了一夜.

沈木兮是吃了藥,沐浴淨身之後才去看的春秀,春秀素來身子不弱,但因為傷在肩頭,這個位置頗為尷尬,是以得小心處置.她靠在床頭,看著伏在自己腿上已經睡著的沈郅,心里沉甸甸的,對于東都的抗拒越來越多.還沒到東都就已經出了這麼多事,若是真的到了東都,那還得了?

黎明時分,沈木兮正欲起身去小廚房給春秀和沈郅做早點,黍離卻突然冒出來,險些把沈木兮嚇著.

"你躲這兒干什麼?"沈木兮喘著氣,"什麼事?"

黍離出現在這里,八成就是薄云岫吩咐的,這厮莫非想強拽著她去東都?哼,休想!

"請沈大夫去看看王爺吧!"黍離躬身,恭敬的開口,"王爺自昨夜開始就沒有踏出房門半步,可王爺身上有傷,若不及時處置,萬一有什麼事,又該如何是好?"

傷?

她的確看到了薄云岫背上的傷,"那只是皮外傷,比起春秀的傷勢,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沈大夫,王爺是離王府的主心骨,若是王爺有什麼閃失,皇上降罪下來,只怕誰都難逃罪責."黍離輕歎,回望著敞開的房門.

沈木兮抿唇,"備兩份早飯,留一份我親自送去王爺房間!"

聽得這話,黍離滿心歡喜,"是!我這就去辦!"

只要是對王爺有利,給沈大夫一個台階又如何?別說一個台階,就是把金鑾殿門前的青石台階都拆了,他黍離必定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房門緊閉,沈木兮端著早膳站在門口,幾番抬手幾番落下,最後一聲歎,轉身便想離開.

"進來!"屋內突然傳出薄云岫的聲音.

沈木兮心下一緊,快速推門而入.

屋子里有些暗,沈木兮將早膳擱在桌案上,視線在屋里逡巡,終于看到了屏風後面剛包紮完傷口,正在套衣服的薄云岫.站在她現在的位置,正好能看到他的後背,雖然他快速套上了衣裳,她也就只看到了一眼.

身心微震,沈木兮猛地皺起眉頭,他的背上……

還不待她多想,薄云岫已經合衣轉身,面無表情的望她.

那一瞬的視線碰撞,她有種被抓包的心虛,快速別開視線,指了指桌案上的早膳,"我來給你送早飯的."語罷,她抬步就走.

"你吃了嗎?"他問.

沈木兮搖頭,可轉念一想,她為什麼這麼老實?當即又點頭,"吃了!"

"坐下,一起!"說話間,薄云岫已經落座,他並未動筷,似乎是等著她落座,這種感覺就好像是給你個眼神,讓你自個體會.明明如同孩子般任性,可臉上沒有半分稚嫩之色,反而多了幾分咄咄逼人的冷戾.

沈木兮想要拒絕,可黍離說薄云岫身上的傷,是為了救沈郅而被刺客所傷.她當時是震驚的,震驚的同時又是害怕至極,若是這刀口落在兒子身上,郅兒那麼小,若是挨上一刀,這樣的後宮,她如何能承受得住?身為母親,這種事幾乎是想都不敢想的.

淡然落座,沈木兮坐在他對面,"王爺的傷……"

"你要報恩嗎?"他忽然問.

沈木兮一愣,按理說,他不是應該回答"無礙"嗎?這才是高高在上的離王殿下,該有的倨傲與不屑姿態.眼下他討人情,她反倒不知該怎麼接這話茬,呼吸略顯凌亂.

"本王等著你報恩!"薄云岫拿起筷子,往她跟前的粥碗里夾了菜,神態依舊清冷矜貴,只是舉止倒是極盡溫柔,"好好想一想,該怎麼報答本王,畢竟子債母償,天經地義!"

沈木兮白了他一眼,"離王殿下的算盤打得可真好!"

"承讓!"他回答,口吻何其理直氣壯.

她早上吃得少,進兩口便吃不下了,他卻還是一個勁的往她碗里夾菜,最後沈木兮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甚至懶得再跟他討論什麼"報恩"不"報恩"的問題.他掐准了她的軟肋,知道兒子是她的底線,所以專門拿孩子做要挾.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會讓春秀冒險.現在回東都,無疑會要了春秀的命,她堅決不會答應.

冷著臉回到院子里,沈木兮自覺情緒不對,便在回廊里站著,待平複了心緒再進去不遲.

"娘?"沈郅站在門口.

沈木兮輕歎,干脆坐在欄杆處,沖著沈郅招手,示意他莫要驚擾了屋內的春秀.

沈郅很是懂事,當然明白母親的意思,輕輕走到她身邊,與她挨著坐,"娘是從王爺那里回來的,可是娘不高興,又怕我和春秀姑姑看出來會擔心,所以在這里站著不肯進去."

"郅兒真的長大了!"沈木兮含笑撫著兒子稚嫩的小臉,"娘的確是有心事,更擔心影響春秀,不利于她養傷,所以在這里坐一會再進去."

沈郅點點頭,"娘,王爺救了我!"

"娘知道!"沈木兮牽著兒子的手,"娘也去看過他了,他沒事."

"娘,郅兒的恩,郅兒自己報!"沈郅盯著母親的眼睛.

沈木兮微微一愣,卻聽得兒子又道,"郅兒不會讓娘為難,也不會讓王爺因此而威脅母親,春秀姑姑這個樣子,一時半會肯定不能離開,而王爺那麼急著回去,你們肯定是要吵架的.娘,郅兒長大了,郅兒是個男子漢,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做!"

"郅兒!"沈木兮抱著兒子,既高興有心酸,"是娘沒什麼用,才會逼著兒子不得不成長起來."

在沈郅的這個年紀,理該是無憂無慮的,卻不得不承受一些,不屬于這個年紀的重擔.

"娘,郅兒早晚要長大的,現在早點成長又有什麼不好呢?"沈郅抱著娘,輕輕拭去母親眼角的淚,"娘,你相信郅兒,郅兒會做得很好很好!"

沈木兮心酸一笑,愈發抱緊了兒子,她知道,孩子不是說說而已.沈郅跟薄鈺不同,薄鈺被慣得無法無天,而沈郅從小就跟著母親上山采藥,藥廬里煎藥,知道母親的不容易,從小懂事而獨立.

沈郅,說到就一定會做到.

當沈郅敲開門,端著一碗藥汗涔涔的出現薄云岫面前,薄云岫的面色稍變.

一旁的黍離幾乎愣在了原地,不明所以的盯著孩子問,"沈公子,你怎麼過來了?你這是……這藥是給王爺的嗎?"

"王爺救了我,我自然要感恩圖報!"沈郅將湯藥放在桌案上,這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娘開的方子,我親手熬的藥,你放心,我會一直伺候你到傷口痊愈為止!"

薄云岫眯起眼眸望他,小小年紀,心性過人,頗有擔當.

黍離笑了,"你伺候王爺?"

"是!"沈郅點頭,"王爺要讓我娘一道去東都,可娘要照顧春秀姑姑,一定不會答應的.但是我可以,我隨王爺回東都,如此一來,王爺也不會擔心我娘半路逃跑,我也能還了王爺的救命之恩.這算是一舉兩得的法子,王爺肯與不肯?"

"你是來談判的?"薄云岫冷著臉看他,小小年紀,真是心思縝密,竟然會想到會因此而連累母親受威脅,長大之後那還了得?

"不,我是來報恩的!"沈郅梗著脖子,從袖中取出小瓷瓶,"這是娘給的金瘡藥,以後我來幫你換藥,我來幫你煎藥,盯著你喝藥."

黍離有些腦仁疼,沈大夫執拗倒也罷了,怎麼養個孩子也是這般倔強?還要盯著王爺喝藥,不知道王爺最討厭喝藥?讓王爺喝藥的難度,抵得上--讓沈大夫對王爺溫柔備至.

見薄云岫沒說話,沈郅上前,"我能看一看你的傷嗎?"

黍離駭然,"沈公子,王爺……"

"你出去!"薄云岫橫了黍離一眼,顯然這話是沖著黍離說的.

黍離差點咬到舌頭,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王爺真的接受了沈郅的提議??直到退出房門,黍離還沒回過神來,這沈大夫母子可真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弄得王爺好像變了個人似的?難道王爺真的要讓沈郅檢查傷口?這真的是世人敬畏的離王殿下,他家王爺?

沈郅真的看見了薄云岫脊背上的傷,隔著繃帶,隱約可見血跡斑駁.可他記得娘的吩咐,是以注意力並不在傷口上,小小的指尖輕輕撫過薄云岫脊背上的凹凸不平,"這好像是燒傷."

薄云岫的猛地合上衣衫,面色冷戾無溫.

上篇:第50章 不要死    下篇:第52章 你就是沈木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