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52章 你就是沈木兮?   
  
第52章 你就是沈木兮?

g,更新快,無彈窗,!

沈郅被嚇了一跳,手都來不及縮回來,第一反應是退後,盡可能的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在薄云岫投來狠戾目光之時,他無辜的眨了兩下眼睛,這傷又不是他造成的,他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

"你不是來報恩的,你是來試探的."薄云岫起身,骨節分明的指尖以最快的速度系好衣扣,"你娘讓你來的?"之前沈木兮眼神閃爍,似乎是瞧見了,如今著兒子過來一探究竟?定然是這樣.

沈郅把小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沒有沒有沒有!"

"你娘為什麼不自己來看?"他長腿一邁.

沈郅撒腿就跑,哪知背後一緊,已被薄云岫揪住了後領子,直接逮起來擱在桌上.

"哪只腳出去就剁哪只腳!"薄云岫素來言出必踐.

沈郅立刻端正做好,識時務者為俊傑,無謂在這些事情上做出犧牲,不值得!腦子轉得飛快,他得想清楚,如何能把這話給圓過去,既全了娘的顏面,又不至于讓娘覺得寒心,以為是他出賣了她.可他年紀尚小,想來想去也想不出兩全其美的法子.

反觀薄云岫,面上無悲無喜,眸中幽暗深邃,似乎就等著他開口.

沈郅不敢對上他的眼睛,畢竟他年紀小,很多東西不能像成年人那樣很好的收斂,容易被看穿心思,尤其是薄云岫這樣老謀深算之人.雙手絞著衣袖,沈郅眉心皺起,想得有些入神.

薄云岫看得也入神,這小動作像極了某人當年.須臾,他開了口,"想讓本王幫你把袖子撕下來嗎?"

"嗯?"沈郅一愣,愕然盯著自己不安分的小手,趕緊雙手背後,然後歪著腦袋盯著他,腮幫子微微鼓起,"你想干什麼?我是來報恩的,你不能對我怎樣,否則你就是仗勢欺人的壞人!我是來報恩的,救命之恩,但如果你太過分,那你我便算是兩清."

他反複的強調自己來報恩的,借此來提醒薄云岫,不要欺人太甚,否則這恩就不作數了.

可沈郅這點小心思,豈能瞞過薄云岫的眼睛,成年人的世界里,小孩子的把戲是很幼稚的,哪怕他自覺演技精湛,聰慧過人,但對上有經驗的長者,就會顯得格外滑稽.

故而薄云岫真的沒忍住,忍俊不禁的輕嗤,"吵吵嚷嚷得,叫得比誰都響,也算是報恩?"

沈郅理虧,扁扁嘴盯著他.

"回去吧!"薄云岫抬步往外走,跟一個孩子計較委實無趣,他也沒這閑工夫.

"你別為難我娘!"沈郅急了,從桌上跳下來,因為有些著急,落下的時候直接趴在了地上.小臉吃痛的擰起,他邊揉著膝蓋邊跑出門,"我的恩我自己來報,無需我娘替我."

"本王會考慮!"這是薄云岫的答複.

沈郅撇撇嘴,這厮就是不肯放過娘親,真是氣人!

黍離已經開始指揮眾人收拾物件,好在當時很多東西都沒有從車上卸下,眼下只要清點一番便可啟程離開.可王爺這意思,似乎還在猶豫,黍離亦不敢去問,免得王爺臉上掛不住,非得責罰他一頓不可.

時值正午,薄云岫都沒有啟程的意思,反而讓黍離去一趟隔壁,讓沈木兮把孩子的隨身之物收拾起來.黍離詫異,可又不敢問,只能趕緊去辦.

沈木兮黑著臉,說什麼都不答應,薄云岫此舉擺明了是要他們母子分離.子別母,母別子,朝暮不得相見,此心宛如刀割,豈能容忍?

"你回去告訴你家王爺,想要把我和兒子分開,簡直是癡人說夢!"沈木兮一口回絕,"我不會讓郅兒跟著他走,什麼恩不恩的,有本事他來跟我算,為難一個孩子還算什麼?"

黍離有苦不能言,王爺自個不來說,沈木兮自個不去回,他夾在中間,這日子不好過啊!得,又得跑回去挨王爺的罵!

若是如此便也罷了,偏生得這館驛里還有個不安生的.

孫道賢站在院門外往里頭張望,黍離把身子一橫,堵在門口,"世子,您不怕春秀從病床上掙紮著爬起來,拎著殺豬刀便沖出來?"

一聽春秀,孫道賢縮了縮脖子,"你少唬我,我是來找沈大夫要方子的."

黍離不解,"什麼方子?"

德勝忙道,"昨兒個我家世子犯了病,多虧沈大夫,讓世子在地上貼了一會,接了接地氣,這才緩過勁來.沈大夫說了,身子好些便來拿方子,多吃幾副藥就沒事,否則來日若是再犯,年輕輕的血氣上湧,怕是要出大事."

"犯病?"黍離心頭一琢磨,估摸著是好,色的老毛病吧?什麼血氣上湧,聽都沒聽過,氣急攻心倒是略有耳聞,"沈大夫現在心情不好,你們還是遲些再來,否則沈大夫一手抖開錯了方子,世子可就倒黴了!"

可孫道賢又不是真的為了藥方而來,醉翁之意不在酒,在美人而已!

"哦對了!"黍離又道,"卑職的意思,其實是因為春秀醒了,此刻沈大夫正忙著照顧她,人一忙起來難免心情不好,不過世子身份尊貴,若是要求方子,還是越早越好,畢竟世子的身子康健勝過一切!"

"那凶女人醒了?"孫道賢眨了眨眼睛,"我遲點再來唄!不急不急!"

打發了孫道賢,黍離如釋重負的送口氣,眼下是王爺坐鎮,孫道賢不敢肆意妄為,這事不好辦哦!

回到薄云岫這兒,黍離將沈木兮的話一字不漏的回稟,王爺的臉色瞬時沉了一半;待黍離把遇見孫道賢的事兒說了說,王爺的整張臉都黑了.

黍離喉間滾動,壓著腳步聲退到一旁,連一句"王爺有何打算"都不敢問.

黑云壓城城欲摧!

山雨欲來風滿樓!

"去通知孫道賢,讓他收拾東西滾蛋!"薄云岫黑著臉吩咐.

黍離為難,"可甯侯府不屬于離王府管轄,這要是世子不肯走……"

"由不得他!"薄云岫冷然佇立.

"是!"黍離行禮.

王爺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可都這個點了,還沒出行,難不成是要摸黑上路?黍離想想都覺得頭疼,這一個兩個的都不按常理出牌,他這當奴才的很難做啊!

事兒是不能耽擱的,越耽擱越了不得,倒不是錢初陽的命有多精貴,只是他留在這里,萬一再來一波刺客,難免會傷及無辜.

薄云岫顧及太多,甯可自己帶著錢初陽趕回東都,也不願把這變成危險之地.但他的顧慮太多,對自己想要的又那麼執著,自然不敢冒險.既是如此,免不得要用些特殊手段!

午後時分,春秀吃了藥繼續睡著,沈木兮靠坐在回廊的欄杆處,沈郅躺在欄杆上,枕著母親的腿,眼皮子上下打架,已然昏昏欲睡.

手里輕輕搖著蒲扇,沈木兮背靠著廊柱,面上淡然從容,尤其是這一低頭的溫柔淺笑,足以叫人挪不開眼.望著懂事的兒子,她總是滿心滿肺的虧欠,小時候不能給他一個完整的家,現在又要隨她顛沛流離,去面對那些危險,怎不讓她發愁?

沈郅說,薄云岫背上是燒傷,指尖摸上去能感覺到,是陳年舊傷.至于燒傷的面積,沈郅說不清楚,因為當時薄云岫並未解開全部衣衫,只是露出了半邊,但那半邊基本上都是凹凸不平的,有深有淺,好在顏色業已淡去,所以才沒那麼嚇人.

燒傷?

沈木兮一聲歎,下意識的撫上面頰,心里有些說不出來的酸澀滋味.

外頭傳來嘈雜之音,沈木兮當即扭頭望去,身子赫然繃直,只見黍離領著人進了院子,似乎就是沖著他們母子來的,至少黍離的眼神正……

沈木兮二話不說便抱住了兒子,她想跑,可不知道往哪兒跑,現在春秀傷著,壓根沒人能幫她,"你們干什麼?放開我兒子!"

黍離知道沈木兮抱著兒子肯定不敢隨便動,免得傷著孩子,每個做母親的都是這樣的心思,是以他猛地身形一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了沈郅在懷.

沈郅睡得迷迷糊糊,方才還以為是娘要抱著他回屋睡,哪知一睜眼竟對上黍離的臉,沈郅登時懵了.還沒睡醒的孩子,反應慢一拍,等他明白過來,聽得母親的嘶喊,黍離已經抱著他走出了院子.

"娘!"沈郅大喊,"娘!娘!放開我,我要娘,娘……"

"沈公子不是要報恩嗎?"黍離直接抱著他走向馬車,"眼下只要你跟著王爺回東都,你娘便能留下來照顧春秀,這是王爺的讓步,如果把王爺逼急了,你春秀姑姑怕是要活不成的."

沈郅猛地一驚,腦子清醒了些許.

黍離繼續道,"這不是你的交換條件嗎?王爺答應了."

"真的?"沈郅抿唇,"那我能不能跟娘說幾句?"

"不能!"黍離已經將他推上了馬車,快速合上了馬車的車門.

"薄云岫,你把兒子還給我!"沈木兮被侍衛攔著,壓根無法上前.

"你最好別輕舉妄動!"在沈木兮取針的那一瞬,骨節分明的手輕輕挑開了車窗一角,露出了某人完美的側顏,他淡淡然的瞥她一眼,帶著極為不屑的嘲冷,"孩子在本王手里."

沈木兮捏緊手中的銀針,呼吸微促,狠狠的盯著他,"你到底想怎樣?"

"你不是要留下來照顧春秀嗎?"薄云岫輕哼,"本王成全你,你反倒怨恨本王,這又是什麼道理?沈木兮,本王會帶著你的兒子,在東都的城門口迎你."

車窗簾子放下,那意思自然是再明顯不過,他執意要帶走她的兒子,斷了她逃跑的念頭,也算是對她的要挾,讓她生不出別的心思.

薄云岫太清楚,孩子就是她的軟肋,留在此處真的不如他帶在身邊,來得安全!

"薄云岫!"沈木兮自知爭不過他,可眼睜睜看著兒子被帶走,她又豈能甘心?那是她的命根子!

"娘!"沈郅探出頭來,看著娘親發怒的容色,他登時鼻尖酸澀,想哭又不敢哭,怕娘會受不了.想了想,沈郅掏出懷中的油紙包,沖著沈木兮晃了晃,"娘,我帶著你給我炒的豆子呢!"

那是她早上炒的,剛好廚房里有新鮮的豆子,所以她便想著給兒子弄點炒豆吃.

原本情緒激動的沈木兮,頃刻間安靜下來,定定的望著趴在車窗口的兒子,鼻尖酸澀難忍.

沈郅笑道,"娘莫要擔心郅兒,郅兒會照顧好自己,娘好好照顧春秀姑姑便是.郅兒到了東都,會乖乖的等著娘,娘和春秀姑姑一定要快點來,我會想你們的."

說到最後,沈郅的聲音已經哽咽,"娘,我困了,先睡會!"

沈木兮低頭,眼淚在眼眶里徘徊,終是沒有落下,顧自呢喃了一句,"娘很快就會趕來."

馬車漸行漸遠,沈木兮一直跟在馬車後面,可她走不快,眼看著馬車離開了城門,消失在自己眼前.她走不了,春秀還需要人照顧,但她知道他們母子很快就會見面的.

東都之行,勢在必行.

平穩的馬車內,一大一小,相隔甚遠.

薄云岫始終沒說話,沈郅則趴在窗口悄悄往外看,保持著姿勢很久,一直到出了城門,確定沈木兮無法再跟著,才極是懊喪的貼著車窗壁靠著,直勾勾的盯著懷中揣著的這包炒豆子.

若說薄鈺是嬌生慣養的花,那沈郅便是隨遇而安的狗尾巴草,只要找著機會就會堅強的活下去.

打開油紙包,炒豆的香氣瞬時蔓延開來,爆香金黃的豆子顆顆均勻,沈郅眸色晦暗的塞一顆在嘴里,牙齒輕輕一磕便發出"咯嘣脆"的聲響,滿嘴留香.

"車內不許吃東西."薄云岫說.

沈郅沒理他,轉個身背對著他,攏了攏油紙包,生怕薄云岫偷吃一般,小心翼翼而又嚴加防備.

見狀,薄云岫面色微沉,"沒聽到嗎?"

"你若想吃,我可以分你一點!"沈郅背對著他,小心護著炒豆,"但你別想全部拿走,娘給的東西誰都不能動,是我一人的."

薄云岫扶額,"幼稚!"坐在這豪華無比的馬車內,這小子卻只想著吃,該笑孩子沒有眼見,還是暗自喟歎沈木兮的兒子,小小年紀便是個重情之人?至少若換做薄鈺,他的表達方式絕對不是這樣的.

用眼角余光睨著沈郅,薄云岫愈發覺得,母子兩個秉性何其相似,對于身外物幾乎沒什麼可眷戀的,唯一拿得起放不下的是情分.就好像現在的沈郅,護著那包豆子就像護著母親似的,誰都不能碰更不能奪走,就連吃個豆子,都讓人覺得滿心不忍.

他是看著薄鈺長大的,但是從小到大,薄鈺沒有過這樣的情愫,大概是所有的東西都太容易得到了,甚至于沒有珍惜的意識,以至于前些日子犯下樁樁錯事.

離王府的馬車,前行時平穩至極.

沈郅原就是要睡的,是被黍離從睡夢中搶走的,最後腦袋一歪便靠在車壁上睡著了.

幸好薄云岫眼疾手快,在孩子滑下的時候快速伸手托了一下,否則沈郅的腦袋就會磕在桌角.即便如此,沈郅還死死抱著油紙包,薄云岫不知該氣還是該笑,把孩子抱起來的時候,炒豆的香氣撲鼻而來,饒是他已將沈郅放在了軟榻上,鼻間的那股味兒依舊揮之不去.

沈郅睡得很沉,馬車里溫度適宜,軟榻又格外的柔軟.

到了驛站,黍離請禮,驟見馬車內的情景,不由的微微仲怔,沈郅這待遇都趕得上小公子了.至少在黍離的記憶里,唯有小公子睡過王爺的床榻,當然……就是此番小公子悄悄跟著來,才有了這機會.往常就算出行,小公子也是跟魏側妃一輛馬車,無人敢與王爺並乘.

"王爺,歇一歇吧!"黍離低低的開口,一直趕路,人會吃不消,何況那頭……

孫道賢蹲在樹下吐得那叫一個慘烈,早中飯都吐了個乾淨,再這樣下去,估計苦膽水都要吐出來了.

薄云岫皺眉,"怎麼回事?"

"奉王爺命,務必帶走孫世子,這不卑職就悄悄的問沈大夫拿了點安神的藥.誰知道世子睡了一覺醒來,便成了這般模樣!"黍離聲音漸弱.

"她給的,你也敢給世子吃?"薄云岫低哼,"也不怕毒死孫道賢!"

黍離駭然,"王爺的意思是……"

別看沈木兮文文弱弱,做事皆是有板有眼,實際上是個藏了刺的刺猬.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沈木兮報仇時時刻刻,惹誰都別惹她,否則她什麼時候咬你一口,待你後知後覺,早已著了道.

"那世子他……"黍離有些慌亂,"要不卑職去找大夫?"

"死不了人."薄云岫幽然吐出一口氣,沈木兮不會因為這麼點小事而殺人,最多是小懲大誡.他想著,黍離去拿藥的時候,沈木兮是不是以為這藥是給他吃的,誰知誤傷了孫道賢??

黍離如釋重負,死不了便罷!

可看著孫道賢吐成那樣,黍離面色發青,不由的心頭喟歎:真慘!

"太師家的還沒找到嗎?"薄云岫下了馬車,緩步朝著樹蔭底下走去.未至日薄西山,日頭依舊毒辣,明晃晃的白光刺得眼睛不太舒服.

黍離搖頭,"回王爺的話,眼下還沒回複,景城那頭也派人去找了,最快也得夜里才能得消息.估計東都那邊什麼都不知道,否則太師不會坐視不理."

何止是太師,估計太後也不會就此罷休.

薄云岫沒有說話,黍離行了禮便退下,去後頭的馬車里看了看錢初陽的狀況,好在沒什麼事,只是依舊沒有蘇醒罷了!錢初陽不醒來,誰都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若一直找不到太師家的幼子,只能寄希望于錢初陽.

"到底出了什麼事?"黍離搖搖頭,合上車門.

把人折騰成這樣,又追到館驛來滅口,顯然是因為當中有什麼重大紕漏或者線索.

會是什麼呢?

"我不走了!打死也不走了!"孫道賢坐在樹下,吐得臉色發青,扯著脖子干嚎,"本世子就在這里歇著,待會趕回臨城館驛去!"

德勝趕緊搖著扇子,又著人在旁伺候著喝水,當時世子昏睡了,他這做奴才只能聽從王爺吩咐,否則惹得王爺大怒,豈非自己找死?

黍離悄悄睨了自家王爺一眼,世子要趕回去?哪里是累的,分明是賊心不改.

"你要趕回去?"薄云岫目光冷戾,"孫道賢,此事因你而起,你不負責到底反而要推諉躲避,是要本王上奏帝王,找你爹好好算算賬?"

孫道賢身子一抖,半晌沒敢吭聲.他有今日都是仗著父親的庇佑,若是爹得罪君前,那該如何是好?想了想,干脆閉了嘴,少睡一個沈木兮不會死,但要是惹怒薄云岫,絕對會生不如死!

"本王不想再聽你瞎嚷嚷."言外之意,孫道賢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否則薄云岫有的是辦法,讓孫道賢閉嘴.

默默的捂住嘴,孫道賢憋了一肚子氣,奈何又不敢作妖,只能換得滿臉的委屈.

有鴿子"咕咕"落下,黍離快速取了鴿子腿上的信件,畢恭畢敬的遞呈薄云岫.

紙上唯有四個字:安好!

署名:臨城.

每隔一定的時間,就有信鴿飛來,這是薄云岫此前交代過的,臨城那邊每隔兩個時辰就會有信鴿放飛,彙報臨城的狀況,無需多說,安好便罷!

可是母子連心,如何能安好無虞?

自打沈郅被帶走,沈木兮便有些失神,干什麼都是失魂落魄的,煎個藥還燙了手,吹了半晌又定定的望著天際,等著春秀吃了藥,她便一個人坐在院子里的台階上發呆.

春秀走出門,"沈大夫?"

沈木兮仲怔,"你怎麼出來了?趕緊回去躺著."

"糙皮糙肉的,受點傷怕什麼?"春秀面色蒼白,說話間有些氣短,可見這次著實是元氣大傷,但也沒到虛弱至極的地步,畢竟她的底子原就勝過常人,"對不起,沈大夫!"

"那是郅兒自己的選擇."沈木兮攙著她坐下來,兩個並排坐在回廊里,"其實是我比較排斥東都,說到底還是我自己的原因."

"沈大夫,你為什麼排斥東都?"春秀問.

沈木兮苦笑兩聲,"東都有我不想見,不敢見的故人,所有人都當我死了,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還會回去.罷了,不說這些,春秀,你去休息吧!"

"成日躺著,我這骨頭都硬了,躺不住!"春秀憨厚的笑著,"沈大夫,我要快點好起來,這樣咱們就能早點去東都,和郅兒在一起.郅兒雖然懂事,可終究是個孩子,孩子離開娘,總歸不讓人放心!"

沈木兮頷首,"好!"

這兩日,春秀拼命的吃飯,藥都是一口不落的喝,只想讓自己快點好起來.沈木兮有時候都看不過去,可春秀的性子倔,決定的事情就會一條道走到黑.

推算行程,薄云岫應是已經到了東都,若是太後肯施以援手,想來錢初陽快要醒了吧!

府衙的人時不時來館驛,府尹說至今未有找到太師家的公子,說這話的時候,府尹總是面露難色,估計是想求沈木兮幫著說兩句好話,免得離王怪罪.奈何沈木兮不願多管閑事,揣著明白裝糊塗,壓根不買府尹的賬,府尹來一次歎息一次,久而久之便再來館驛登門.

今日天氣不大好,未見陽光,風倒是有點大.

沈木兮為春秀重新上藥包紮,"傷口已經愈合結痂,如果你覺得癢一定要告訴我,千萬不要伸手去抓,不然抓壞了傷口,以後鐵定要留疤!我這里有清涼止癢……"

話未說完,外頭響起了亂糟糟的聲音.

沈木兮慌忙扯上春秀的衣裳,抬步就往外走,"我出去看看!""小心點!"春秀忙不迭穿好衣裳,腰帶尚未系好,就聽得沈木兮在外頭厲喝.

"你們是什麼人?想干什麼?"

春秀一聽聲音不對,趕緊系好腰帶,拎著刀就沖出了門,外頭仿佛兩軍對峙.

離王留下的侍衛,和剛剛沖進來的這幫人形成對抗之勢,眾人擋在沈木兮跟前,謹遵王爺留下的死令,無論如何都必須保護沈大夫周全.

"沈大夫,這些是什麼人?"春秀有些慌,"他們想干什麼?"

"奉上頭的命令,請沈大夫立刻啟程前往東都."為首的男子目光森寒,直勾勾的盯著沈木兮,視線一番逡巡之後,從袖中取出了一塊金色令牌,"太後娘娘懿旨,誰敢違抗?"

太後?

眾人駭然,面面相覷.

"你就是沈木兮?"男子高聲問.

沈木兮站在台階上,輕輕拍了拍春秀握刀的手,壓著嗓子低聲吩咐,"若我被帶走,你莫輕舉妄動,立刻讓人通知離王府,唯有王爺能救我!"繼而沖著那人應道,"我是沈木兮."

男人收起令牌,以絕對的命令式口吻冷道,"在下劉得安,乃宮中侍衛統領,奉太後懿旨,請沈大夫馬上啟程入宮,違令者殺無赦!"

來者不善,敵眾我寡.

那一句殺無赦,直接斷了沈木兮的退路.

"沈大夫,請!"劉得安做了個請的手勢.

沈木兮深吸一口氣,身子微微繃直.

上篇:第51章 脊背上的舊傷    下篇:第53章 有人要讓你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