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60章 你活膩了?   
  
第60章 你活膩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木兮還在發愣,但清清楚楚的聽到,這聲音是從身後傳來的,應該說,是個太監的聲音,畢竟尋常男子不會掐著這把嗓子,喊得陰陽怪氣的.

果不其然,有身影晃晃悠悠的到了沈木兮身邊,沈木兮豈敢正視,趕緊將頭低了回去,乖乖跪在那里,免得到時候太後再想出什麼招對付自己.

"兒子給母後請安!"薄云崇躬身行禮.

還不等太後開口說勉力,他自個就免了,竟是衣擺一甩,快速蹲在了沈木兮身邊,直接伸手捏起了沈木兮的下顎.

這可把在場所有人都給驚愣住了,誰都沒料到皇帝忽然來這一招,皆是大眼瞪小眼沒回過神.

好在沈木兮速度快,她可不管你是不是皇帝,但凡動手動腳,都是登徒子!尤其是姓薄的皇室一族,上至太後,下至君王,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壞東西.

"哎呀呀呀……"薄云崇厲聲尖叫.

這下,所有人都慌了,攙扶的攙扶,喊叫的喊叫,旋即有侍衛沖進來要控制沈木兮,卻被薄云崇哭喪著吼了一聲,"死進來干什麼,滾!"

侍衛們趕緊退下,一個個面面相覷,嗷嗷叫的是皇帝,怒斥他們不該多管閑事的還是皇帝,最後埋怨他們不護駕的估計還是皇帝!

這種戲碼,一年到頭不知道要上演多少回,侍衛們皆是滿臉無奈.

薄云崇癟著嘴,哭喪著臉,萬般委屈的盯著自己手背上明晃晃的銀針,"你行刺朕?"

"皇帝!"太後氣不打一處來,"你干什麼?"

"母後,她對朕動手動腳還動針!"薄云崇可不敢隨便拔針,聽說這沈木兮是大夫,這一針萬一紮在什麼要緊的位置上,貿貿然拔下會死吧?

沈木兮磕頭,"皇上,是您自個把手伸過來的,民女是鄉野大夫,這麼多年都養成了習慣,出針速度快了點,您忍著點,民女這就幫您拔了!"

"趕緊的!"薄云崇臉都白了,"疼死朕了!"

沈木兮深吸一口氣,神情專注的拔了針,又畢恭畢敬的跪在原地,保持原狀,好似什麼都沒發生過.

薄云崇揉著自個的手背,"呀,竟然沒出血?"

"請皇上寬恕民女."沈木兮低低的說.

"朕呢……也不是故意要摸你,朕也是這麼多年養成了習慣,看到漂亮姑娘總是忍不住!一時忍不住,你別忘心里去!"薄云崇站起身來,"母後,這沈木兮還挺好玩的,要不把她交給朕?朕玩兩天再送回來?"

方才皇帝伸出手,太後臉色都變了,如今聽得這話,更是差點氣厥過去,"你,你是皇帝,成日沒個正形,像什麼話?她是什麼身份,你是什麼身份,你……"

"母後母後!"薄云崇忙不迭上前,"您消消氣,女人一生氣容易長皺紋,您看看您這眼角,嗤,好像就這麼會功夫,長出了點細紋!母後,您平素保養得宜,怎麼能因為這一介民女,功虧一簣呢?"

太後愣了愣,沒吭聲,下意識的伸手撫上自己的眼角,轉而扭頭望著墨玉.

墨玉一臉擔慮,竟也跟著細細觀察.

薄云崇繼續一本正經的忽悠,"母後,您是什麼身份呢?想當初父皇還在世,您身為貴妃獨寵後宮,那是何等榮耀光鮮,且不說您的聰明才智讓人仰望,就您這傾城國色,足以讓後宮粉黛顏色盡失去!"

"您說您這般容色,難道要因為一個沈木兮,毀于一旦嗎?這細紋皺紋,那都是不可逆的存在,您可千萬千萬別生氣,怒傷肝,對肝髒也不好,肝髒不好容易臉上長斑點!"

說到這兒,薄云崇干脆在太後身邊坐下,"就朕後宮那麗貴人您還記得吧?前陣子,一直鬧脾氣,這下好了,昨兒個朕見著她滿臉麻點子,可嚇人了!"

太後面色驟變,"你莫胡言亂語!"

"母後跟前,兒子怎麼敢胡言亂語呢!"薄云崇言辭鑿鑿,"好在朕讓劉妃專門調香,給麗貴人弄了個法子,也不知道好不好使,只能盡力一試!母後,女人的臉可是很重要的,您說是不是?"

太後深吸一口氣,想要辯駁兩句,然則又擔心臉上真的長皺紋,只得生生咽了話茬,伸手在自個眼角悄悄撫著,"你那麗貴人,早前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又生氣了?"

"打麻掉輸了唄!還不是棋妃惹的,這兩日大殺四方,後宮的金銀財帛在她宮里,都快堆積如山了."薄云崇隨口道.

沈木兮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這皇帝的後宮,怎麼跟她想的不太一樣啊?

"你!"太後剛要發火.

一旁的墨玉趕緊寬慰,"太後,冷靜!細紋!細紋!"

太後喘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好好一個後宮,被你弄得烏煙瘴氣,後妃不去誕育皇嗣,一個個的盡胡鬧!依著哀家看,你這是未立後,沒人替你打理後宮之故,改明兒,哀家給你選個人,好好管管你!"

"要不就棋妃吧!"薄云崇隨口道.

太後舉起杯盞就砸了過去,所幸被薄云崇快速避開.

"你是要讓後宮變成賭坊嗎?"太後恨鐵不成鋼,"哀家怎麼生了你這麼個不成器的玩意?放著好好的朝政不管,成日游手好閑.後宮佳麗三千,你連個蛋都沒給哀家下一個,還有臉在這里跟哀家扯什麼,什麼大殺四方!"

薄云崇眨了眨眼睛,"母後,公雞它也不下蛋呢!"

"哎呦墨玉,快,快扶哀家回寢殿休息,哀家,哀家快被他氣死了……"太後只覺得頭暈眼花,這要是再跟皇帝扯皮下去,她這太後娘娘滿臉長皺紋不說,還得被活活氣死.

眼下,太後也顧不上什麼沈木兮了,她也不是傻子,皇帝來長福宮一趟,只怕又是薄云岫那小子的主意.自個不來,就派個先鋒官,奈何太後拿皇帝沒辦法,更不好駁了皇帝的面子,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薄云岫雖然不是她親生的,可薄云崇卻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何況……她也就這麼一個兒子了!

太後一走,薄云崇便沖著丁全使了眼色,丁全趕緊去把沈木兮攙了起來.

"哎呦媽呀,沈大夫,可別給跪壞了!"丁全笑道.

沈木兮愣了半晌,這皇帝教出來的太監,哄人都是一套一套的?尤其是哄女人?

"是,這一次是太後派人去找你,不過咱皇上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讓劉得安務必照顧好沈大夫,不得有誤!"丁全翹著蘭花指笑說,"您呢可真得感謝咱們皇上!" 感謝?

那混在侍衛堆里的殺手,算誰的?

"謝皇上!"沈木兮躬身.

"怎麼謝?"薄云崇追問.

這話問得沈木兮當下沒反應過來,薄家的男人果然都是狐狸窩里鑽出來的,一言一行,皆帶著滿腹算計.

看吧,和薄云岫一個德行,能占便宜的時候,堅決不放過!

"民女……"沈木兮深吸一口氣,"民女身無長物,不知皇上要什麼?"

"要你呢?"薄云崇負手走到她跟前,眯著眼睛壞壞笑著,忽然握住了沈木兮的雙手,在她措手不及的驚詫里,深情款款的說,"留在朕的後宮,朕封你為沈妃,如何?"

"我看你是活膩了!"薄云岫從外頭進來,腳下匆匆,只一眼薄云崇辦法的手,登時一個巴掌就拍在了薄云崇的手背上.

聲音,格外清脆.

"啪!"

"啊!"

薄云崇厲聲尖叫,"來人,行刺啊!"

侍衛在門外探了探頭,又縮回去,乖乖站好,皇帝的老毛病又犯了……

薄云岫橫了他一眼,"閉嘴!"

嘴一閉,薄云崇頗為委屈的望他,"朕為你得罪了母後,你不說感激朕,竟然還動手打朕!看朕的小手,發紅發痛,真是慘絕人寰!"

"疼才能記住!"薄云岫下意識的將沈木兮遮在身後,面色黑沉的冷睨某人東張西望的神態,一張臉更是黑上加黑,"皇上坐擁後宮三千,想來最近是諸位娘娘太過放縱您了!既是如此,臣弟替您通知一聲,也免得太後娘娘成日擔心,皇上這公雞不下蛋,母雞滿地跑!"

薄云崇瞪大眼,"薄云岫,你大爺的,有你這麼說自己兄長的嗎?"

"那你方才干什麼?"薄云岫問.

心下一虛,薄云崇環顧四周,問從善和丁全,"朕有做什麼嗎?"

二人齊刷刷搖頭,"沒有沒有沒有,皇上什麼都沒做."

"聽見沒!"薄云崇哼哼兩聲,"薄云岫,我告訴你,今兒要不是朕來這麼一趟,你覺得你有這麼容易就把人帶回去?不少塊肉,也得掉層皮.不感激朕也就罷了,還敢動手動口!君子,什麼叫君子懂不懂?"

可他說了一堆,薄云岫壓根沒往心里去,干脆拽著沈木兮的手就往外走.

"哎哎哎,你就這樣把人帶走了?連句謝謝都沒有,你還是不是人?朕還挨了太後罵呢!"薄云崇在後頭喊,"你有沒有人性!"

薄云崇最近沒什麼事兒干,今日下雨,出宮也是麻煩,自然是要胡攪蠻纏的.

薄云岫早就料到皇帝這死脾氣,當然不想廢話,趕緊帶著沈木兮離開皇宮.

哪知……

"等會!"薄云崇攔住沈木兮,"小兮兮,朕會舍不得你的,你先跟他回去,如果他敢欺負你,你就回宮來找朕,朕一定封你為妃!"

二話不說,直接塞了一個東西在沈木兮的手里.

沈木兮愕然,乍見掌心里多了個金閃閃的東西,"這是什麼?"

"進出宮門的令牌,朕特別關照你!"薄云崇瞧著某人滿臉殺氣,更是喜上眉梢,柔情脈脈的盯著沈木兮,"小兮兮啊,你可一定要進宮多走動,朕會想你的!隨時進宮,懂嗎?"

"民女,謝……"

還不等沈木兮開口謝恩,已經被薄云岫連拖帶拽的帶走.

"我還沒謝恩呢!"這點規矩,沈木兮還是知道的,"薄云岫,你別太過分,那是皇上……"

"皇什麼上?"薄云岫冷然.

黍離趕緊撐傘,"王爺!"

薄云岫低頭,瞧著沈木兮濕漉漉的鞋襪,面色愈發黑沉,忽然彎腰將她打橫抱起.

"薄云岫!"沈木兮驚呼,"你干什麼?快放我下來,這是皇宮!"

"那又怎樣?"他邁開步子,黍離趕緊撐傘跟著.

沈木兮氣急,又怕貿貿然跳下來會傷著自個,干脆扯住了薄云岫的衣襟,"你不要臉,我還要臉!你是王爺自然什麼都不怕,可我怕!"

他依舊旁若無人的往前走,"你怕什麼?且說來聽聽."

"我怕人言可畏,更怕流言蜚語!"她咬著後槽牙,一字一句格外清晰.那種神情,似要咬下他身上一塊肉方可罷休.

"無妨,本王不懼!"說話間,薄云岫抱著她拐個彎,直接走向了皇宮偏門,那里停著離王府專用馬車.

走在宮道上,底下奴才不免側目偷看,誰不認得薄云岫?這尊貴無比的離王殿下,皇帝連朝廷都交付在其手中,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然則空有一副好皮囊,生得一張雌雄莫辯的容臉,卻是個生人勿近的冰疙瘩.

這些年,入宮出宮的奴才一波又一波,誰都沒見過離王殿下展露笑顏,甚至不怎麼親近女子.

可是現在,離王殿下竟然抱著一個陌生女子,堂而皇之的走在宮道上,不管多少人側目,脊背挺得筆直,毫無遮掩之意.

對宮里的人而言,簡直是天下奇聞. 上了車,沈木兮才松了口,使勁的貼著窗口坐著,防備的斜睨薄云岫一眼.這厮安然靜坐在軟榻,不知從什麼地方摸出一雙鞋,伸腿便踢到了她腳下.

"換上!"薄云岫隨手拿起案頭的書冊,"如果不想讓你兒子擔心的話……"

沈木兮是想拒絕的,然則聽到後半句,只能咬咬牙拾起,繡鞋很是精致,鞋面是上好的蜀錦料子,繡著纏枝梅花,或含苞欲放,或綻放得栩栩如生,梅心用的都是上好的黃玉雕琢點綴,斜邊還綴著細細的米珠,嚴絲合縫的千層底,穿在腳上定是格外舒服.

"太貴重了."她低低的說了聲,下意識的瞧著自己腳上的鞋子.

這些年,從頭到腳都是她自己做的,女工從最初的蹩腳蜈蚣,到現在的堪堪入目,是指尖上紮了千萬針才得來的成果.她的鞋面上,也繡著幾朵梅花,卻遠沒有手中這雙鞋的漂亮精致.

"鞋子就是給人穿的,談什麼貴重不貴重!"薄云岫瞟了她一眼,"換雙鞋子都要考慮,還有沒有什麼事,是你無需猶豫的?"

"救人!"她說.

他輕嗤,不再理她,將她晾在一旁.

雖說是貴重,但如薄云岫所說,鞋子原就是拿來穿的,再貴重也是踩在腳下的東西.

沈木兮微微背過身去,褪下了濕漉漉的鞋襪,因為鞋襪濕透已久,這會腳皮都泡得皺起,眼見著是要脫層皮,腳底心業已涼得厲害.

用掌心捂一會腳心,腳底心涼著,人就容易虛弱生病,待腳心開始回溫,她這才慢慢穿鞋.鞋子不大不小,剛好合腳,甚是舒服!

穿好鞋子,她下意識的踩了兩下,腳感很好,鞋底真的很軟,比她自己做的舒服多了.

將裙擺重新放下捋著褶子,沈木兮如釋重負的松口氣,一扭頭,剛好撞見某人失神的表情,四目相對,車內瞬時尷尬叢生.

她換鞋,他都看到了?

薄云岫若無其事的收回視線,繼續看著他手中的書冊,但不知為何,直到馬車停下,沈木兮都沒見他翻頁.想來這一頁定寫了什麼有趣的東西,以至于他舍不得翻書.

"王爺!"黍離在外撐傘.

薄云岫放下書冊,沖著沈木兮道,"出去!"

沈木兮自然不想與他待在這般狹仄的地方,他這話還沒落地,她已經快速沖出了馬車,奪了黍離手中的傘,直接進了離王府.

許是心中念著兒子的緣故,沈木兮走得飛快,待薄云岫走出馬車,只看到她被風吹起的一片衣角.

"王爺!"黍離仔細撐著傘,"您當心腳下!"

薄云岫也不著急,慢慢悠悠的走在回廊里.

"王爺,沈大夫她……"薄云岫輕哼,"她會回來的."

的確,沒過一會便見著沈木兮面色微白,喘著氣站在回廊盡處等著.

黍離不解,沈大夫這是怎麼了?方才跑得這麼快,怎麼這會又不走了?

"郅兒住哪兒?"沈木兮問,"在,在哪個院子?"

黍離恍然大悟,原來沈大夫不知道沈郅在哪,自然不能先行一步,難怪要在此等著王爺.

薄云岫也不著急,慢慢悠悠的往前走,渾然不去搭理沈木兮,任由她焦灼的跟在他身後.他走得快,她也得跟得快,他走得慢,她就不得不遷就他的慢.

這忽快忽慢的速度,讓黍離很是感慨,王爺什麼時候也喜歡跟人開玩笑了?低頭卻見沈木兮腳上的鞋,黍離心頭暗暗吃了一驚,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待仔細看幾次,黍離才確定自己真的沒看錯,沈大夫居然穿上了這雙鞋!了不得了不得,原來沈大夫在王爺心中,竟是這般重要?!

王爺不是說,這雙鞋……

漸漸的,沈木兮走得越來越慢,雨點砸在傘面上,嗶嗶啵啵的響聲像極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嘲諷,她撐著傘站在雨里,望著問夏閣的匾額.

這道熟悉至極的圓拱門,就像是一個套子.

佛說,七年是一個輪迴.

七年前,她從這里逃出生天;

七年後,她重新回到這里.

難道真的是在劫難逃?

"沈大夫?"黍離低喚,"你怎麼了?怎麼不進去?"

薄云岫就站在門口,她若不進去,恐怕要露餡吧?最後那層窗戶紙沒有戳破之前,無論如何都得維持現狀.

腳下如同灌了鉛一般,沈木兮再也沒了方才的欣喜與焦灼之色,剩下的只是異于常人的青白.她半垂著眉眼,如同全身氣力都被抽離,走得很慢,腳步很沉.

四下安靜得厲害,沈木兮聽著自己的呼吸聲,腦子里滿滿都是當年那碗紅花,那場大火.

一抬頭,卻是目瞪口呆.

"這里……"沈木兮快速收了傘,站在了花架回廊里,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這里是什麼地方?"

"沈大夫不是都看到了?這是問夏閣!"黍離笑道,"這里都是王爺親手打理的,沈大夫莫要輕易損壞."

想了想,沈木兮抬步就走.

一樣的!

房間位置都是一樣的,不曾改變分毫! 連那棵老梅樹,都還在原來的位置,此刻葉色深沉,可見照顧得很好,旁邊那個秋千架……很多年前她問他要過一個秋千架,他答應了……但是後來他還來不及給她按上,魏仙兒就進了門.

一切,就是從那時候變了模樣.

景物依舊,人非昨日.

有用嗎?

"娘!"沈郅一蹦三尺高,"娘!"

春秀含笑站在回廊里,看著沈郅飛撲進沈木兮的懷中,總算了了一樁心事.

"郅兒!"沈木兮抱著兒子,瞬時紅了眼眶,母子兩個牽著手坐在回廊里,雖然分開時日不長,可對母子而言,卻好似分隔了千年萬年.

"娘!郅兒終于等到你了!郅兒好想娘,白天想,晚上也想,吃飯想,睡覺也想,郅兒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娘,娘……你終于來了!"沈郅伏在母親的懷里低低的啜泣.

喜極而泣,人之常情.

春秀背過身去,默默拭淚.

"郅兒!"沈木兮落淚,"娘也想你,可娘知道,郅兒最乖最懂事,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娘就算不在你身邊,你也可以做到的!"

"是!"沈郅狠狠點頭,"娘不在郅兒身邊,郅兒很小心的保護自己,不讓自己變成對娘的威脅!娘,郅兒長大了,可以照顧自己,也可以照顧娘!"

沈木兮很是欣慰,緊緊的抱著兒子,止不住淚流滿面.

這些年,他們母子兩個是怎麼過來的,旁人不知道,春秀卻很清楚,終于母子兩個可以團聚,真是讓人難以忍耐.

狠狠抽了兩下鼻子,春秀"哇"的一聲哭出來,驚得沈木兮和沈郅各自身子一震.

黍離嚇得渾身一哆嗦,猛地扭頭盯著自家王爺,王爺不愧是王爺,饒是這般突如其來,竟也是面不改色.

"把東西放在後院的藥廬里!"薄云岫說.

"是!"黍離趕緊走.

之前王爺早早的將後院清空,並且在沈木兮還在路上之事,連夜讓匠人們趕工,將後院的空地辟出來,竟造了一個同湖里村一模一樣的藥廬,眼下的物件擺設估計也得照著那個藥廬做!

黍離心頭喟歎,王爺什麼時候這般用過心思?對待朝政,怕也沒有如此細致.

聽得"藥廬"二字,沈木兮有半晌癡愣,問夏閣也有藥廬?

"娘,後院的藥廬和咱們家以前一模一樣!"沈郅擦著淚說,"真的,我是眼見著他們造起來的,王爺的記性可真好,做得分毫不差的,到時候娘一定和在家里一樣舒服."

沈木兮撫過兒子稚嫩的小臉,"娘不在的這段時間,可有人欺負你?"

沈郅抬頭看了薄云岫一眼,心里有些不太高興,這人怎麼還賴在這里不走?沒瞧見他們母子要說悄悄話嗎?想了想,他只好趴在母親的耳邊低語,"我把薄鈺打了,太後要責罰我,王爺都幫我擺平了!"

他說得很小聲,沈木兮微微挑眉,不敢置信的望著他,"怎麼能隨便動手打人呢?"

"不,是他先打我的,我還手……結果他自己摔著了,不賴我!"沈郅小聲的嘀咕.

春秀拽過沈郅在懷,"干得好!"

沈木兮略顯無奈,倒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孩子打架,成年人還是少參與為好,否則就會變了味.然而這是離王府,來日與魏仙兒母子必定抬頭不見低頭見,得想個妥善的法子避開.

她抬頭望著薄云岫,卻見他幽然轉身離開,從始至終沒與他們說過半句.

沈郅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著,這些日子發生在離王府的事,沈木兮靜靜的聽著,可不知道為什麼,竟免不得走神,大概是回到舊地方,所以心緒不甯吧?

直到沈郅說累了,說困了,沈木兮才陪著沈郅回房,哄著孩子睡著之後,沈木兮拽著春秀到了一旁僻靜處,"春秀,你還記得咱們進城的路嗎?"

春秀點頭,"我不識字,但我認路是極好的,沈大夫,你要買什麼嗎?"

沈木兮搖頭,"不是,我想讓你幫我個忙,去找永安茶樓."

"沈大夫,你要喝茶嗎?"春秀萬分不解,"離王府不會連茶葉都沒有吧?"

沈木兮環顧四周,湊到春秀耳畔低低道,"幫我在永安茶樓打聽一個人,不要驚動他,他叫……"

"沈大夫!"黍離忽然一聲喊,驚得春秀當下捂著砰砰亂跳的心肝,差點沒背過氣去.

沈木兮亦免不得臉色發青,"什,什麼事?"

"王爺請您去書房一趟!"黍離躬身.

"有,有什麼事嗎?"沈木兮試探著問.

黍離笑了笑,"咱們當奴才的不好打聽主子們的事兒,您去了便會知曉!"

"好!"沈木兮輕輕拍著春秀的手背,旋即跟著黍離離開.

春秀撓撓頭,"永安茶樓?"

完了,沈大夫沒告訴她,那人叫什麼,這如何去找??

沈大夫到底要找誰?

上篇:第59章 小激動    下篇:第61章 我娶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