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62章 到底誰更惡毒?   
  
第62章 到底誰更惡毒?

g,更新快,無彈窗,!

"主子主子!"念秋驚呼,"焦了焦了!"

關毓青叫了一聲,趕緊扒開火堆,"快點快點的,都拿出來,否則全焦了就沒法吃!小郅,你快點吃,吃完了我再跟你說."

沈郅一口咬下去,燙得猛地站起身,在回廊仰著頭張著嘴,直蹦跶!

別看紅薯外頭不怎麼燙,中間卻是要燙死人的!

看著沈郅狼狽不堪的蹦跶,關毓青和念秋笑得不能自制,"你慢點吃,吃烤紅薯最是急不得,否則是要燙爛舌頭的!"

沈郅張著嘴,燙得眼淚都出來了,舌頭發麻,口腔發麻,這會什麼味兒都嘗不出來了.

"莫著急!"念秋趕緊去倒了杯溫水,"漱漱口再說!"

沈郅紅著眼眶漱口,比起吃紅薯,他更想知道,問夏閣的事情.

三人齊刷刷坐在欄杆處,關毓青摸了摸鼻子,這才娓娓道來,"當時我是從老家剛來東都,聽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夏家有關,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問夏閣的那個夏姑娘,權當是戲言聽聽."

"彼時大學士夏禮安,因為忤逆犯上而被下獄,後來滿門株連,聽說後來滿朝文武求情,才得以寬恕,只斬夏禮安一人,其子夏問卿被發配邊疆服苦役.可憐這夏問卿才學八斗,就這麼受了牽連!"

說到這兒,念秋忙不迭道,"當時還聽說,這夏問卿生得一表人才,儀表堂堂,當時連公主都瞧上了,可惜出了事兒,哪里還有人敢照顧他,就這麼被押走了!"

沈郅皺眉,苦著臉問,"可這不是只有一個兒子,你們怎麼說跟問夏閣有關?"

"奇就奇在這里,這夏大人有一兒一女,兒子為長,女兒為幼,但是在事發之前,夏家的姑娘忽然就投湖自盡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尸的."關毓青低頭吃著紅薯.

"若只是這樣,那也沒什麼可奇怪的,人死了,隨波逐流,許是被魚吃了也不一定."沈郅撇撇嘴,"毓青姐姐,你是蒙我吧?"

關毓青脖子一梗,"我比你大那麼多,蒙你個小屁孩作甚?"

"那為何和問夏閣扯上關系?"沈郅追問.

念秋拍拍胸脯,"這個,我來告訴你,我當年那可是包打聽!聽說夏姑娘投湖之後,夏問卿曾經跑到離王府門前大鬧過一場,說什麼要離王償命,害死了他妹妹.可離王始終是離王,不知用了什麼法子,直接給擺平了,東都的老百姓後來也沒敢提及此事,所以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沈郅點點頭,"夏家的姑娘,詐死嗎?"

"誰知道呢?許是巧合也不一定."念秋說,"後來王府的後院里的確多了個女人,無名無分的跟著離王,一直關在倚梅閣里."

"哦,倚梅閣就是現在的問夏閣!"關毓青解釋.

沈郅點點頭,"那後來呢?"

"還有後來?"關毓青翻個白眼,"後來離王府著了火唄!"

"那火可大了!"念秋言辭鑿鑿,"哎呦,當時整個東都的人都看到了,大火熊熊燃起,把整個倚梅閣燒得面目全非."

沈郅愕然,"那夏姑娘呢?"

"死了唄!"念秋撇撇嘴,"那麼大的火,除非你是神仙,否則誰都跑不出來."

說起這個,關毓青歎口氣,倒是頗為惋惜,"後來離王府的奴才換了一撥又一撥,知道夏姑娘的就沒幾個了,老百姓也沒敢提,尤其是現在離王執掌大權,哪個嫌命太長敢亂嚼舌頭?也就是我相信你,才跟你叨叨這麼一嘴.可惜了,沒能親眼見一見這位夏姑娘."

"所以說,你們也不知道這位夏姑娘,和學士府的夏姑娘是不是同一個人?"這是沈郅得出的結論.

"重要嗎?"關毓青挑眉問,"不管是哪個夏姑娘,投完胎都有你這麼大了,還有爭論的意義嗎?"

著實沒有!

"沈公子,聽說你娘來了,什麼時候能帶來見見?我很好奇,能生出你這麼討人喜歡的孩子,她該有多美?"念秋笑嘻嘻的說.

沈郅點頭,"我娘忙著開醫館的事兒,等她忙完了,我一定讓她過來.毓青姐姐,我娘做的東西可好吃了,你有機會一定要嘗嘗."

"真的?"

"真的?"

主仆兩,異口同聲,活脫脫的吃貨本尊.

"真的真的!"沈郅連連點頭.

關毓青和念秋,一提吃的就精神百倍,竟然開始凱凱而談,從東都街頭的美食,談到了宮里的禦膳,順便吐槽吐槽離王府里的飯菜.

沈郅仔細的聽著,從未有過不耐的情緒.

到了夜里,雨終于停了.

藥鋪二樓.

"陸大哥,我得趕回去了!"沈木兮起身,瞧了眼窗外,將靠在窗口的傘拾起,"你莫要擔心我,我在離王府很好,郅兒也很好."

"真的很好嗎?"陸歸舟眉眼溫柔,"可你不能時常出來."

沈木兮笑了笑,"你這副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我有什麼事呢?以後有事,我讓春秀來這兒找你便罷,你莫要擔心.至于方才說的醫館位置,容我好好斟酌再定."

"都隨你!"陸歸舟與她並肩走下樓梯,緩步朝著門外走去.

王掌櫃和伙計見著,皆躬身示敬,算是打了招呼.

"好好照顧自己."陸歸舟沖她微笑.

沈木兮點頭,"放心,我懂的!"

一回頭,黍離已經等在了門口,馬車就在他身後停著.也不知他等了多久,竟沒叫人來喊一聲,就這麼站在大街上,堵住藥鋪門口,等著她出來.

沈木兮面色微沉,如此一來,豈非所有人都知道她住在離王府?畢竟黍離這張臉,離王殿下的親隨,怕是半個東都城的人都認得!

"沈大夫,請!"黍離畢恭畢敬.

沈木兮看了陸歸舟一眼,黑著臉上車,須臾又探出頭來,若有所思的望著陸歸舟,"陸大哥?"

"郅兒還在等你,自己小心!"陸歸舟豈會不知她內心的不安,只得無奈的笑笑,"別想太多了!"

馬車漸行漸遠,陸歸舟面上的笑靨漸漸散去,終是化作一抹愁緒凝于眉眼之間.

"公子,離王府的馬車堵在咱們家門口這麼久,你說是不是故意的?故意告訴整個東都的人,沈大夫是他離王府的人?"知書問.

陸歸舟沒回答,面色沉沉的望著馬車消失的方向.

"公子,你為何不說話?其實你跟沈大夫說兩句,回頭沈大夫就能跟離王鬧架,到時候……"

"到時候吃虧的還是她!"陸歸舟橫了知書一眼,"以後多做事,少說話,沒一句在理."

知書撇撇嘴,他這還是不擔心公子嗎?公子也老大不小了,是該成家了.雖說沈大夫帶著一個孩子,可沈郅還算聰慧懂事,倒不算拖累.

眼看著到嘴的鴨子飛了,知書能不著急嗎?

奈何,皇帝不急太監急!

馬車停在離王府門前,沈木兮下車的時候微微一怔,按照她的脾氣,出入都是走後門的,可現在呢……薄云岫回回都把她擱在離王府的正大門前,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不走後門?"沈木兮冷然望著黍離,"問夏閣離後門比較近,那兒才方便!"

"王爺說,先讓沈大夫混個眼熟,免得以後萬一有個不長眼的,惹了沈大夫不高興,眼下盡量讓沈大夫走正門!"黍離躬身,"沈大夫,請吧!"

正門正門正門!

當年怎麼沒見他如此?

把她擱在倚梅閣,不就是因為後門近,她若要進出不必過眾人眼前?不會被人看見?如今倒是大方了.

還敢說什麼眼熟?

恨不能戳他這雙眼!

"告訴薄云岫,以後不必做什麼無謂之事,我不稀罕也不喜歡!"她抬步往府內走.

黍離無奈的歎氣,緊隨其後.

府門口的守衛面面相覷,一時半會的還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何事?不過這麼一來,所有人都明白了一個道理,離王府怕是要有離王妃了,畢竟從未見過王爺如此待過一個女子.

饒是之前得寵的魏側妃,王爺也不曾讓黍離親自接送.

消息很快就傳到了主院.

薄鈺狠狠將桌上的杯盞都摜碎在地,"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他們母子一來,我與娘就什麼都不是了?她到底下了什麼毒,讓爹被迷得團團轉?"

"鈺兒!"魏仙兒無力的靠在床邊輕咳,"不許胡說,那是你爹的選擇,與沈大夫母子並無關系.鈺兒,你過來,娘跟你說幾句話,你得仔細聽著!"

"娘!"薄鈺扯著嗓子.

"噓!"魏仙兒做了個禁聲的動作.

宜珠心領神會,當下行禮退下,守在門外.

"娘!"薄鈺哽咽,"為什麼您要忍氣吞聲,明明皇祖母是幫著您的,您卻從不肯去求她.娘,為什麼,為什麼我要受這氣?明明是離王府唯一的小公子,可眼見著這位置就要被他人奪了去,屬于我的父愛,也變成了別人的.娘,我不甘心!"

"鈺兒!"魏仙兒一聲歎,"娘知道你不甘心,可你能換個角度嗎?其實有個兄弟姐妹也是挺好的.皇上是你爹的哥哥,現在手足相互扶持,不是很好嗎?若是你能跟沈郅打好關系,那麼以後爹還是你爹,你說呢?"

"不!"薄鈺梗著脖子,氣呼呼道,"我絕對不要跟個野孩子做什麼兄弟!"

魏仙兒皺眉,音色微戾,"鈺兒,你不可任性!"

"娘!"薄鈺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心思和主意,"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我要爹只做我一個人的爹,我要娘跟爹白首偕老,而不是和沈木兮那個賤人!"

"放肆!"魏仙兒訓斥,大概是氣急了,不慎扯動了傷口,頓時扶著床沿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額頭有冷汗涔涔而下.

"沈木兮就是個賤人!"薄鈺咬牙切齒,"我恨不得殺了她!殺了他們母子,從此一了百了!"

"啪"的一聲脆響,魏仙兒一個巴掌落在薄鈺臉上,"混賬!殺人這種事是你可以隨便胡謅的?你要知道,你是什麼身份,離王府的小世子,你……"

"娘!"薄鈺忽然沉靜下來,眼中噙著淚,"你為了他們打我?當日那野種打我,爹不肯為我做主,你又挨了打,最後連皇祖母都被氣走了,你可知道我有多無助?沒有人能幫我,沒人會疼我,現在連娘都不要我了,那我還留在這里干什麼?"

最後那一句,薄鈺是吼出來的.

孩子瘋似的沖出房間,魏仙兒急了,"宜珠,快攔住他!"

宜珠反應不及,薄鈺跑得那麼快,一晃眼已經跑得沒影了.

至此,宜珠只能趕緊進來,驟見危險而入已經下了床,慌忙上前攙扶,"主子?主子您仔細身子!您的傷還沒好,這要是再傷口開裂,是要留疤的!"

"馬上派人去找小公子,多派點人去找,千萬不能讓鈺兒有任何的閃失,否則……我還要我這副身子作甚?"魏仙兒泣不成聲,"還愣著干什麼,快去啊!"

宜珠行禮,轉身就跑,在院子里便扯著嗓子招呼道,"你們,快去找小公子,快!"

刹那間,主院的人全體出動,管家聞訊也跟著查找.

魏仙兒平素便厚待下人,雖然小公子私底下有些胡鬧,但終究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魏側妃的面上,所有人都不遺余力的去找薄鈺.

然則,翻遍了整個離王府,都沒有找到薄鈺的蹤跡,也不知這孩子躲到哪兒去了.眾人思來想去,似乎也只有問夏閣還沒找過.

可問夏閣……

連魏側妃闖問夏閣都挨了打,何況他們這些下人.

"主子,這可如何是好?"宜珠已經六神無主.

魏仙兒咬咬牙,"實在不行,我便不要這副身子了,大不了被活活打死.若是鈺兒又什麼三長兩短,我亦是活不成的."

"主子!"宜珠撲通跪地.

管家在外頭道,"側妃,不如去……求求沈大夫吧?"

四下頓時一片死寂,誰不知道這個時候提沈大夫,無疑是火上澆油.

魏側妃動手,不就是因為小公子對沈木兮母子不敬?如今還要側妃去求沈木兮,這不是……紮魏側妃的心嗎?可最後,誰都沒敢吭聲,畢竟也只剩下這麼個法子了.

"主子?"宜珠駭然,"不能去!"

"我唯有鈺兒這麼一個孩子,身為母親,顏面哪里及得上孩子的安全來得重要?"魏仙兒面色慘白,失魂落魄的走出去,"你們且去為我悄悄的通稟一聲,就說我有事相求!"

臨了,她又加上一句,"若是她不肯相見,我便在門外跪到她願意見我為止!"

管家輕歎,掉頭就走.

然則此刻的沈木兮正在生悶氣,自打回了問夏閣便是一句話都不說,若不是阿落面色慘白的出現在門口,她大抵會一直生氣下去.

"阿,阿落?"沈木兮愣住,下意識的站起身,"你怎麼……"

"王爺讓我來伺候沈大夫."阿落淺淺笑著,一如當年那般,笑靨溫暖.

沈郅從阿落身後探出頭來,"娘,我也回來了!"

"還有我還有我!"春秀氣喘籲籲的跑過來,嚇得沈郅趕緊拽著阿落讓開一條道,春秀雖壯實,但身手還算矯健,閃個身就擠進了屋子,"沈大夫,我回來了!這茶喝得我滿嘴苦味,差點沒被茶水淹死."

"明兒給你五香糕吃!"沈木兮招手,示意阿落和沈郅進來.

沈郅前腳進門,後腳就隨手關門.

一屋子都是自己人,燭光溶溶,這樣的感覺真好!

一聽有吃的,春秀便來了勁兒,"你讓我打聽的,我都打聽到了."

"打聽什麼?"沈郅不解.

沈木兮猶豫了下,"春秀,這事兒明兒再說,今日阿落剛來,我們……"

"沈大夫!"

是問夏閣的奴才在扣門,此處不是誰都能進來的,但若是能進來必定是有些能耐的.

"何事?"沈木兮開門.

奴才行禮,"管家在外頭傳話,說是魏側妃要求見您,此刻人就在大門外頭跪著."

"跪著?"沈木兮以為自己聽錯了.

春秀撓了撓頭,回頭望著沈郅和阿落,"你們摸摸,我是不是發燒了?聽錯了?跪著求見?今兒這雨,敢情是從那女人的腦子里晃出來的?"

阿落皺眉,低眉與沈郅對視一眼,皆沉默不語.

"出了什麼事嗎?"沈木兮問.

不管外頭有多熱鬧,這熱鬧都不會驚動問夏閣,或者說是無人敢驚動問夏閣里的人.否則王爺動怒,那是要送去刑房吃刑的.

奴才俯首,音色沉穩而恭敬,"是小公子丟了,側妃正在滿王府的找,若是沈大夫不願見,奴才這就去回了,沈大夫不必為難!"

"趕緊去回了!"春秀開腔,"成日整那些幺蛾子,打量著咱們都是傻子,好欺負好忽悠?她那兒子若再不管教,早晚闖出禍來,由著他們娘兩作去吧!"

沈郅拽了拽春秀的衣服,輕輕搖頭,示意她別說話,免得母親為難.

春秀閉了嘴,心里對魏仙兒母子幾乎厭惡到了極點.

"沈大夫?"阿落開了口,"這……"

"我去見見!"話音未落,沈木兮業已跨步走出房間,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春秀氣憤,"沈大夫為什麼……"

"娘是不想落人口實."沈郅抬頭看她,"你沒聽到那女子在逼我娘嗎?"

"有,有嗎?"春秀想了想,卻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阿落扶著門框,面色凝重的望著外頭,"方才底下人來報,說是魏側妃就跪在門外,你可知何為人言可畏?若是沈大夫今日不出這道門,來日必定落下惡名!"

春秀駭然,"這該死的女人,好歹毒的心腸,我還以為她是在沒法子了,在這里裝可憐,卻原來……"

"你要知道,這些年一直是魏側妃在打理府內事務."阿落走出房門,面色依舊蒼白,"魏側妃很會做人,不斷的收買人心,所以……"

"那沈大夫豈非要吃虧?"春秀撒腿就跑.

"哎,春秀姑姑!"沈郅慌忙跟著,"阿落姑姑,我們馬上回來!"

阿落張了張嘴,因著身上有傷,著實沒有氣力去看情況,只能虛弱的靠在欄杆處,等著她們回來.

院門外,魏仙兒的確跪在那里,絕世傾城的臉上,掛著淚痕,那雙楚楚動人的眼睛噙著淚,就這麼淒淒切切的仰望著沈木兮.

只一眼,沈木兮便覺得滿心煩躁,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怎麼欺負魏仙兒了!

"你起來!"沈木兮不願多看她一眼,"有話慢慢說."

"沈大夫!"魏仙兒潸然淚下,"之前的事是鈺兒對不住你,是我教子無方,不管你要怎麼罵我責罰我,我都甘願領受.求你,看在同為人母的份上,幫我這一回!我給你磕頭了,可以嗎?"

沈木兮愕然,眼見著魏仙兒就要磕頭.

春秀從院內殺了出來,登時一聲大吼,"打住!"

這猝不及防的大喊,別說是魏仙兒,饒是沈木兮都嚇得身子一顫.

"你干什麼?你干什麼?"春秀可不好惹,身板壯實,嗓門又大.

魏仙兒哪經得起她這一嚇,險些癱在地上,所幸被宜珠趕緊攙起,主仆兩個貼著牆根站著,面色惶然的死盯著春秀,生怕春秀這蠻橫無禮的女人會發了瘋一般沖過來.

依著春秀的氣力,估計能一手一個把這兩貨甩出去老遠.

"別以為沈大夫脾氣好,你們就可勁兒的欺負,有我春秀在,我看哪個嫌命太長!"春秀現在也學乖了,對付魏仙兒這種人絕對不能動手,否則就是有理說不清,但是嚇唬嚇唬還是可以的.所以她只管站在沈木兮身邊,也不靠近魏仙兒,免得被人拿住把柄.

魏仙兒抽抽兩聲,眼淚說來就來,"沈大夫……"

"號什麼喪?"春秀冷喝,"有話說話,再哭哭啼啼的,滾回你的屋子!"

魏仙兒大氣不敢出,宜珠更是面色發青.

"魏側妃,你愛子心切無可厚非,可你這般三跪九叩的,把我當什麼人了?我若不見你,是不是整個離王府的人都以為我恃寵而驕?都覺得我仗著離王的庇護,做了個心狠手辣的毒婦?我若見了你,你苦苦哀求我卻沒有動容,私底下我又成了冷漠無情之人."沈木兮最恨被人算計.

尤其是魏仙兒!

真以為她沈木兮,還是當年那個善良到蠢死的夏問曦嗎?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鈺兒不見了,整個王府都找遍了,如今只剩下問夏閣無人敢進去找尋,可我……"魏仙兒嚶嚶啜泣,"我這也是沒了法子,求你體諒一個做母親的苦心!沈大夫,你也是有孩子的人,如果你的孩子丟了,難道你不會著急嗎?沈大夫……你可憐可憐我!"

"把自己說得那麼可憐,可你真是這麼想的嗎?"沈木兮覺得累,跟一個戴著面具的女人,在這里斗智斗勇斗嘴皮子,是世上最無趣之事,"你不過是在試探離王對我的底線罷了!你處心積慮的利用孩子,還敢說自己是母親,還敢提什麼苦心?"

魏仙兒淚流滿面,止不住的搖頭,"沈大夫,難道我在你心中便是這般陰狠手辣之人嗎?鈺兒是我十月懷胎,冒死生下,你怎麼能懷疑我對孩子的愛?沈木兮,你太過分了!"

春秀幾乎氣急,若不是被沈木兮拽著,她真想上去撕了魏仙兒這張偽善的臉.沈木兮說得那麼清楚,春秀再傻也聽出了端倪,誰知魏仙兒還要裝……

"你把自己放在受傷的位置,想博誰的同情?府內奴才?離王殿下?要不要給你個鏡子,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有多丑?"沈木兮口吻平靜,面色從容而淡定,"魏仙兒,不是誰都能吃你這一套的."

第一次吃了那杯茶的虧,第一次見到阿落身上的傷,沈木兮便不再相信魏仙兒表面的柔弱.

即便是宜珠下的手,可是……素來寬厚待人的魏側妃,為什麼會有個心狠手辣的隨婢?想來,只有魏仙兒授意,宜珠才敢置阿落于如此悲慘的境地.

魏仙兒淚流滿面,那副柔弱而淒楚的模樣,任誰都不會把她,與城府頗深的狠毒女子聯系在一起,"你,你不幫我便罷,為何要這般汙蔑我?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以至于招你這般嫉恨?王爺都是你的了,你還想怎樣?若是鈺兒出了事,我便也不活了!"

"生死之事,誰又能算得到?"沈木兮嗤冷,這女人真是冥頑不靈,"何況,我為何要幫你?孩子是我的種?是我讓你生的?我讓你養的?我看你真是病得不輕,我既不是你爹又不是你娘更不是你孩子的爹,憑什麼你一句話,我就得施以援手?我欠你了嗎?"

一番責問,問得魏仙兒呆若木雞.

眾人啞口無言!

"這件事,我會轉告你兒子的爹,但請魏側妃以後沒什麼事,別再讓人來找我,我不欠你.你呢,最好也別欠我人情,畢竟我這人錙銖必較,欠了的一定會討回來,我怕你還不起!"沈木兮拂袖轉身.

轉身的那一瞬,她面色陡沉,目中冷冽畢現.

一抬頭,薄云岫就站在院門口.

身後,魏仙兒霎時跪在地上,哭聲淒慘,"王爺!"

上篇:第61章 我娶你    下篇:第63章 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