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64章 蹲在牆下等截胡 為端午節加更!   
  
第64章 蹲在牆下等截胡 為端午節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永安茶樓門前圍滿了人,到處都是官軍,隨處是看熱鬧的百姓.

老百姓不知情,不曉得其中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能出動這麼多的官軍,必定是永安茶樓里的人干了什麼壞事.

待沈木兮趕到時,永安茶樓里的掌櫃,伙計並雜役,全部被官軍押住,站在門口的位置,能清晰的看到大堂里跪著的所有人.

官軍似乎是在搜查什麼,不多時便見著有人與為首的交頭接耳一番,為首的官軍面色驟變,旋即一揮手,許是下令,將所有人都押上了車,看樣子是去府衙方向.

臨走前,官軍用封條徹底封了永安茶樓.

這前前後後,最多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

"這到底是怎麼了?"春秀趕緊去打聽,旁人不知道這永安茶樓有多重要,春秀卻是心知肚明,"老大哥,敢問一句,這永安茶樓犯什麼事兒了,怎麼連鍋端了?"

一旁那婦人湊過來,"你不知道啊?一大早的說是什麼通敵?"

"哎呦,你不知道就別亂說,一個婦道人家知道什麼?"中年男人一臉嫌惡,回頭便沖春秀說,"不是什麼通敵,若是通敵哪能這麼大張旗鼓,肯定悄悄的就給辦了.我當時挨得近,聽見那頭頭說了一句,好像是跟什麼逆黨有關,也沒有什麼真憑實據,這不還在搜查嗎?" "逆黨?"春秀撓撓頭,逆黨是什麼東西?當下又問,"那這樣抓走了,會怎麼樣?"

那婦人又湊過來,"還能怎樣?嚴刑拷打,死不了就出來唄!"

"啊?"春秀扯了扯唇角,"萬一死在里頭,豈不是冤得慌?"

"可不是嗎?那永安茶樓的掌櫃是個實誠人,平素為人也和氣,這街坊領居的都知道."婦人搖搖頭,"誰知道禍從天降,攤上這麼個殺頭的大事?"

"你少說兩句吧,到時候倒黴的就是你!"中年男人搖著頭離開.

春秀趕緊回到沈木兮身邊,"沈大夫,問過了,說是跟什麼逆黨有關?對了,什麼是逆黨?"

阿落倒是知道一些,趕緊捂住了春秀的嘴,惶然環顧四周,"別說了!"

"兮兒,先回去再說!"陸歸舟當下陪著沈木兮轉回醫館.

大街上人多眼雜,有些事是絕對不能宣之于口的,否則禍從口出,可能會殃及性命.

醫館二樓.

沈木兮始終沒說話,關于逆黨的事情,她也沒往心里去.旁人興許不了解,可她卻是再清楚不過,夏家因為忤逆等莫須有的罪名,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夏問卿即便恨朝廷,卻也不會去做謀逆之事.文人傲骨,那是夏家的傳承,就算是死,夏問卿也絕不敢忘.

此番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牽連到永安茶樓?

這里頭,很是蹊蹺.

"你在想什麼?"陸歸舟問,輕輕的坐在她對面,面色格外擔慮.

阿落,春秀和沈郅三人則遠遠的坐在窗口位置,不敢上前打擾,更不敢插嘴.

"為什麼會查一個茶樓?"沈木兮不解.

陸歸舟懂她的意思,"你是說,有人刻意誣陷?"

一聲歎,沈木兮顧自倒了杯水,若有所思的喝著,"事出必有因,有因必有果."如今這東都,官府唯一要緊的應該就是關傲天的下落,而不是抓逆黨.

除非關傲天失蹤和逆黨有關,逆黨……逆!

眉睫駭然揚起,沈木兮猛地捏緊了手中杯盞,"難道是……"

"你想到了什麼?"陸歸舟忙問.

"如果能進永安茶樓看看,倒是極好的."沈木兮顧自呢喃.

春秀忙道,"你進不去,那里都被封了,就你這般細胳膊細腿的,爬牆也難啊!若是大半夜的扛著梯子在街上走,估計你也會被抓起來,當成什麼逆黨一流!"

阿落道,"永安茶樓我倒是去過,官軍封鎖了前院,可能也封鎖了後門,但是在後院那棵老槐樹旁邊的位置,是可以爬進去的,只要能爬上牆頭,下去就是假山,絕對不會有問題."

"你怎麼知道?"春秀撓撓頭,"你很熟嗎?"

"不是很熟,但是之前……"阿落不知該如何解釋,面色微恙的偷瞄了沈木兮一眼.

"春秀,你別插話,讓阿落把話說完."沈木兮及時為阿落解圍.

春秀點點頭,當即閉了嘴.

阿落繼續道,"那個位置得掐准一點,不是那麼好找,因為底下就是一方小荷塘,得踩著石塊下假山,不然容易摔荷塘里去."

"你能領路嗎?"沈木兮問.

阿落點頭,"可以!"

"但是娘!"沈郅舉手,"若是天黑了你還沒回王府,王爺估計得拆了醫館,你可要想清楚說辭!"

"好!"這的確是該想好的事兒.

陸歸舟張了張嘴,"我……"

"你在外頭接應我們便罷,我有阿落陪著,不會有事!"沈木兮知道陸歸舟想說什麼,但她沒給他機會.

陸歸舟素來都是順著她,她怎麼說,他便怎麼應,何況她現在也沒有直接拒絕.溫和一笑,陸歸舟頷首,"我會守住外頭,你們要小心."

離王府內,黍離行色匆匆.

是夜,靜謐.

除了花街柳巷最是熱鬧,其他的街上便越趨于安靜.

夜里喝了茶容易睡不著,是以客棧酒肆人滿為患,茶樓的生意便會淡了下來.何況東都城,又不是只有永安茶樓一間茶館,關了一個永安,還有其他的.

春秀力氣大,長得又高又壯,直接把阿落頂過了牆頭,"你找個位置站好,我這就把沈大夫給你遞上來!"

"欸!"阿落找好了位置坐在牆頭,待沈木兮被春秀舉上來,當即拽了沈木兮一把.

兩個姑娘家穩穩坐在牆頭,各自捂著砰砰亂跳的心口.從上往下看,著實有些害怕,牆頭那麼高,如果沒有春秀,還不真不知要怎麼才能上來.

"春秀,你趕緊帶著郅兒回離王府,夜里莫要在街上亂走,最近不太平!"沈木兮坐在牆頭吩咐.

"放心!"春秀還能不知道沈木兮的心思,不讓她一起進去,無外乎是想留著她保護沈郅而已,"你兩自個小心,如果有事就大聲尖叫,陸公子和知書在外頭,好歹是兩男人,多少管點用處!"

知書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哎哎哎,我說春秀,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好歹是兩男的,怎麼,我平素不像是男人嗎?"

"去掉前面那個字!"春秀牽著沈郅離開.

"去掉?"知書掰著手指頭,忽然回過神來,"你說我不是個男的?!公子,她……"

陸歸舟歎口氣,極其無奈的望著他直搖頭.

也不知道,牆里頭是什麼光景?

阿落先下去,她讓沈木兮看清楚自己是如何踩著方位的,免得到時候不慎摔進荷塘里去.沈木兮看的認真,只是黑乎乎的,眼見著阿落已經站在了假山外頭,心下有些著急,"阿落?"

"沈大夫,你慢點下來!"阿落在黑暗中低低的回答.

"好!"沈木兮喘口氣,翻身背對著外頭,沿著牆內的假山,慢慢的往下挪動.她記得阿落是怎麼下去的,瞧著也挺簡單的,可到了自個,不知是因為心慌,還是不熟悉環境的緣故,沒下幾步,她就卡在了半道上.只見她在假山壁上掛著,手中抓著青藤,腳下卻怎麼都找不到落腳點.

心下一緊,沈木兮低低的喊了聲,"阿落,幫我看看落腳點在哪?"

阿落沒有回應.

"阿落?阿落你還在嗎?"她又喊了兩聲.

四下安靜得出奇,什麼聲音的沒有,只剩下牆頭的風呼嘯著刮過老槐樹的樹梢,帶來詭異的嗖嗖聲.

"阿落?"沈木兮胡亂的用腳去探,方才明明看到阿落是這麼下去的,為什麼到了她就沒有落腳點了呢?真是奇了怪了,"阿落你出個聲,我,我下不去了!"

"下來!"

黑暗中忽然傳來薄云岫的聲音,驚得沈木兮猛地僵直了身子,整個人都貼在了沁涼的岩壁上,死死攥緊了手中的青藤.

該死,是她產生幻覺了嗎?她好像聽到了薄云岫的聲音?

"下來,聽到沒有?"

這一次,沈木兮很確定,不是自己的幻覺,是真的!

一回頭,薄云岫就在假山下的荷塘邊站著,胳膊微微探出,作勢要接住她.人從上往下看,不管距離高不高,總會覺得害怕,眼下沈木兮就是這種狀況.

即便距離地面沒多遠,但是她往下看,仍覺得心驚膽戰.

何況,她原就怕高.

"跳下來!"薄云岫冷喝.

"我不要,你把阿落還給我!"她攀著青藤討價還價,"阿落呢?"

阿落緩緩從黑暗中走出,黍離就在她身後站著,是以方才她沒辦法吭聲,"沈,沈大夫?"

"本王數三聲."薄云岫音色冷戾,在這寂靜的黑暗里,讓人聞之心驚膽戰.

黍離的劍咣當出鞘,快速欺上了阿落的脖頸.

鋒芒畢露,殺氣凌冽.

"別!"沈木兮駭然,"跳就跳!"

她看過了,只要跳下去的時候別往石頭邊上靠,絕對摔不死,最多摔半死!但如果她不跳,憑著薄云岫這狠辣的性子,阿落絕對性命難保.

眼一閉,手一放,一二三,跳就跳!

耳畔的風,呼哧過去.

說是跳,其實是撲.

畢竟後腦著地的話,摔死的可能性比較高,但如果……

唔??

眸,駭然瞪大.

上篇:第63章 哥?    下篇:第65章 阿落口中的真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