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70章 戲精得主,薄云崇小公舉!   
  
第70章 戲精得主,薄云崇小公舉!

g,更新快,無彈窗,!

人群人開兩旁,走出一名音容陌生的女子,沈木兮不記得自己得罪過這樣的女子,思來想去,腦子里空空如也,的確不認識她.

"敢問,姑娘是何人,為何攔住我去路?"先禮後兵的道理,沈木兮還是懂的.

燈火中,女子身著嬌豔的粉色羅裙,一對吊梢眉,杏眸圓睜,乍一看頗有幾分尖酸刻薄之相.聲音還算清亮,可這清亮之中總透著顯而易見的高高在上,還有倨傲無禮的輕慢.

"很不巧,你來的時候我不在."女子冷笑著打量沈木兮,"原以為王爺從鄉野帶回來的,必定是驚為天人的女子,如今這麼一看,也不過如此!"

"你想作甚?"沈木兮問.

"聽說你還帶著一個父不詳的兒子,王爺待你待這野種甚是關心,還把這野種送進了南苑閣."女子一口一個野種,說得那樣輕蔑,"可這孽種卻打了小公子,這筆賬該怎麼算?"

沈木兮沒想到,魏仙兒自己不來興師問罪,卻讓人替她出頭,這手段何其了得?!

"冤有頭債有主,既是我兒子闖的禍,我作為母親理該承擔,但薄鈺非你所生非你所育,你憑什麼來討債?我沈木兮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但也不會任人欺負!"沈木兮擔心兒子,原就是火燒眉毛,如今還跑出個要討債的,簡直是莫名其妙.

"你!"女子咬牙切齒,目光狠戾,"你教出這樣一個兒子,敢動離王府的小公子,還敢在這里大聲嚷嚷?沈木兮,你可真是不要臉!霸占著王爺不說,無名無分還能這樣理直氣壯,簡直讓人歎為觀止."

"有本事你也去霸占,能哄得薄云岫去你房內,那就是你的本事!"沈木兮懶得同她廢話,抬步就想走.

"來人!"女子冷喝,"把她給我抓起來!"

"誰敢?"沈木兮憤然,"我饒是無名無分,那也是離王殿下的貴客,誰敢動問夏閣的貴客,怕是嫌命太長,活膩歪了!"

眾人面面相覷,這話倒是真的.

問夏閣的人,是誰都能動的?

整個離王府,當屬問夏閣的人最尊貴,那是距離王爺最近的地方,連最得寵的魏側妃都未能踏入問夏閣半步,而這位沈大夫一來便住在了問夏閣,可見在王爺心中,此女的地位絕非一般!

"干什麼?"女子冷喝,"難道我的話,都不中用了嗎?她一介無名無分之人,你們還指望她在離王府待多久?再過些時日,王爺玩膩了,一腳踹出去,恐怕……就得成為東都街頭的笑話,淪為人盡可夫的賤人."

"都說,一個人什麼德行,言語之間必見真章.如今看來,誠然如此!"沈木兮不溫不火,"用最惡毒的話語咒罵別人,何嘗不是在自輕自賤.凡是自尊自重之人,未見如此!"

女子勃然大怒,抬手就要去打沈木兮的耳光.

可沈木兮是誰?

若是欠了你的,她必定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可她不欠你,你敢動她一下,她就能把你紮成刺猬!

牛毛針入肌,無知無覺,卻讓人驟覺劇痛席卷.女子砰的一聲倒地,刹那間握著手腕在地上打滾哀嚎,可誰也瞧不出什麼問題.

是了,這黑燈瞎火的,若沒有一定的功底,想瞧出牛毛針的位置著實不易,何況沈木兮也沒這麼大方,紮上一針之後又悄悄拔了,讓你自個在地上滾著玩,她可沒時間陪著不相干的人.

"你對我家主子做了什麼?她可是桓主子,你若敢對她動手,仔細王爺扒了你的皮!"一旁的小妮子倒是隨了她的主子,著實潑辣,指著沈木兮便是破口大罵,"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個什麼東西,敢在離王府內這般放肆,等主子一狀告到太後娘娘那兒,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管家急急忙忙的趕來,乍見此情此景,慌忙上前查看,"桓主子?哎呦,這可如何是好?"

想了想,管家當下沖著沈木兮拱手,"沈大夫,您高抬貴手,桓主子素來心直口快,若有得罪之處,您看在王爺的面上就過了吧?"

沈木兮不搭理,不過是半個時辰的疼痛罷了,"既然有本事橫,就得有本事兜著!"語罷,她作勢要走.

管家急了,"沈大夫,桓姬主子乃是太後娘娘所賜,與魏側妃更是閨中好友,想來此次也是因為小公子的事所以憤憤不平,您看在桓主子並無惡意的份上,暫時放過這一次吧!"

旁人不知道,管家卻是清楚,這問夏閣里的恩寵,可不是誰都能得到的.他一直在府內伺候,還從未見過王爺如此珍而重之的對待過一個女人.

沈木兮,是頭一份兒!

"太後娘娘所賜?"這是沈木兮最值得琢磨的幾個字,其他的她都不在乎. 太後不好對付,而且……不待見她和郅兒,現在郅兒出了事,若是太後再插一杠子,到時候郅兒的性命定然難保.眼下這關口,還是別招惹太後為妙!

管家翹首期盼,連連點頭,"是,桓主子是太後娘娘身邊的人,也是禮部侍郎家的,沈大夫您看……"

沈木兮深吸一口氣,"我不與你為難."

拽過桓姬的手腕,沈木兮在她的虎口處推了兩把,瞧著方才甚是尖銳的女子,此刻疼得面色發白,全然沒了銳氣,心頭暗道一句:活該!

起身,沈木兮抬步就走,哪知下一刻,腳踝頹然一緊,若不是管家趕緊攙了一把,她非得重重摔在地上.背上驚出冷汗,沈木兮呼吸微促的看著,桓姬咬牙切齒的從地上爬起來.

"余芝,給我把她抓起來!"桓姬目色猩紅,"我一定要打斷她的手,看她以後還拿什麼本事行醫!"

"桓主子!"管家擋在跟前,忙不迭行禮,"王爺特意交代過,誰都不能動問夏閣的人,請桓主子三思!"

"王爺不在!"桓姬憤然,扯著嗓子就像發狂的母老虎,"今日我不扒了她的皮,我就不叫林桓!余芝,還愣著干什麼,你們都是死人嗎?"

王爺不在,黍離也不在,這里有身份有地位的,也就是這位桓主子.

"你!"沈木兮被摁住的時候,面色鐵青,她是真的沒想到,人可以這麼無恥.狼就是狼,怎麼都改變不了凶殘的本性,你所謂的心軟,不過是給她反咬一口的機會.

"帶走!"桓姬一聲令下,沈木兮被強行帶走.

沈木兮只有一個人,饒是你有銀針在手,可不會武功,再快的出針速度,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主子,魏側妃心善,這麼押著去,只怕魏側妃不會對她怎樣."余芝低低的說.

桓姬點頭,"魏姐姐素來心慈手軟,沈木兮詭計多端,連王爺都被她迷得七顛八倒,若是真的到了魏姐姐的院子里,免不得要哭著求饒,到時候魏姐姐一時心軟就把人給放了,那我豈非白折騰?"

"魏側妃吃了那麼多的苦頭,都是因為這個沈木兮."余芝憤憤不平,"主子您和魏側妃交情匪淺,斷然不能坐視不管."

"那是自然!"桓姬冷笑,"把沈木兮帶去刑房!"

"主子?"余芝駭然,"您要擅自動刑?萬一王爺……"

"放心,我有的是法子治她!"桓姬眸光狠戾.

沈木兮被推進了刑房,綁在了木架上,完全無法動彈,"你們擅自動刑,就不怕王爺回來怪罪?"

"少拿王爺當借口,王爺若真的疼你愛你,為何你入府這麼久,連個名分都不給你?沈木兮,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玩什麼花樣?"桓姬手里挑著烙鐵.

燒得發紅的三角形烙鐵,冒著一縷縷青煙,只要往人身上這麼一摁,"滋"的一聲響,就會讓人疼得想死.

沈木兮倒吸一口冷氣,面色瞬時慘白如紙,"你,你別亂來!"

"我控制不住我的手啊!"桓姬笑得何其得意,那雙杏眸里,染著鮮血的顏色,"不過你放心,這種東西最多傷及皮肉,而且好得太快,到時候皮肉長回來,又跟沒事兒人一樣,不值得我把玩!"

一旁的刑架上,擱著各式各樣的刑具.

沈木兮看得心驚肉跳,這里的刑具,不管哪一種都能讓她皮開肉綻,生不如死.她不想遍體鱗傷,努力的掙紮著,可綁帶死死的纏繞在手,腳腕上.

"別白費力氣了!"桓姬的手,輕輕撫過邊上的鞭子,"沾了辣椒水的鞭子,喜歡嗎?"

沈木兮冷汗涔涔,緊咬著唇瓣不敢吭聲.

"又或者,你想試試別的?"桓姬走近,瞧著無法動彈的沈木兮,笑靨愈發濃烈.

冷不丁一記響亮的耳光,沈木兮滿嘴都是咸腥味,臉被打得偏向一邊,"你……"

桓姬反手又是一記耳光,打得沈木兮耳朵里嗡嗡作響,有那麼一瞬,只覺得腦子都是懵的,意識緊跟著恍惚了片刻.

"打得可真痛快!"桓姬冷笑,"這是你欠了魏姐姐的,接下來,我們就算算鈺兒的賬.你兒子不懂禮數,賤皮賤肉還敢登堂入室,欺負主人家的孩子,骨子里就是個混賬東西."

"你不能侮辱我兒子!"沈木兮怒目圓睜,那是她的軟肋和底線.

"侮辱又怎麼了?"桓姬笑得何其刻薄,"我不止要侮辱,哪日等我瞧見了,我還得好好教訓他.既然他母親教不好他,我來替你教育,否則這樣的孩子長大了,也只是個禍害.沈木兮,你是個廢物,你兒子也是!"

沈木兮掙紮著,脖頸處青筋微起,她咬著後槽牙,恨不能撕碎了眼前的桓姬.

"我呢,得在你身上留點東西,否則到了魏姐姐那里,你又得逃了!"桓姬撫過手邊的棍子,似乎是在挑揀,這棍子有粗有細,她找了一根最粗的,"就這個吧!"

說著,桓姬將棍子丟給一旁的刑奴,"打斷沈大夫的胳膊,算是鈺兒的賬,和方才我受的屈辱!"

她妖嬈淺笑,"沈大夫,你忍著點!刑奴都很有經驗,速度會很快的!還愣著干什麼,行刑!"

音落,刑奴高高舉起了棍子.

…………

承甯宮.

丁全哎呦呦的尖叫著,連滾帶爬的跑進了春風殿,"哎呦媽呀,皇上,可嚇死奴才了,離王殿下殺進來了,您趕緊准備!"

從善擺擺手,"一邊去,沒瞧見皇上忙著嗎?"

薄云崇是挺忙的,一個蛐蛐罐,一大一小湊著腦袋,半個身子都趴在了小方桌上,哪有空管得了其他.這兩人全神貫注,誰也不肯相讓.

"唉,咬啊!咬它!咬它!哎呦這廢物,趕緊咬,去你大爺的,丁全,看你抓的蛐蛐,全隨了你了."薄云崇頹敗的把手中的東西一丟,"果然,不能讓太監給你找蛐蛐,全是這德行!"

沈郅不說話,老老實實的坐著,抬頭望著這個不像皇帝的皇帝.

"皇上好興致,這個時候還能斗蛐蛐."薄云岫黑著臉從外頭進來,行動處衣袂翻飛,可見速度之快.

駐足桌案前,薄云岫眸光狠戾的掠過眼前兩人,這般盛氣凌人之態,讓整個春風殿的人,悉數大氣不敢出.

沈郅眨了眨眼睛,想起了白日里發生的事,微微垂下了小腦袋,理虧得沒敢再看薄云岫.離王到底是薄鈺的父親,想必是來興師問罪的. "那麼凶干什麼?看把孩子嚇的."薄云崇拍拍沈郅的肩膀.

哪知下一刻,手背上猛地挨了一巴掌,疼得他趕緊縮了手,"來人啊,行刺!"

門外的侍衛探出頭,再習以為常的把腦袋縮了回去,皇上的老毛病又犯了!

薄云岫面黑如墨,"你到底想干什麼?"

"他打了你兒子,你該問的不應該是他嗎?怎麼反過來問朕?"薄云崇撇撇嘴,猛地一拍大腿,"哎呀,難道沈木兮……嘖嘖嘖!"

丁全和從善面面相覷,悄悄的退後幾步,瞧好吧,皇上又開始作死了!

果不其然,薄云崇滿臉感激的沖到薄云岫跟前,一把握住了薄云岫的手,卻被他狠狠甩開.

"老二啊,朕知道你用心良苦,原來朕和沈木兮一定有過感天動地的愛情,說不定沈郅就是朕的兒子,感謝你幫朕找了回來,朕一定會洗心革面,好好做人!"說著,薄云崇瞧了一眼沈郅.

這小子一臉哀怨的盯著他,看得他渾身發毛.

可薄云崇是戲精附體,又怎麼會就此罷休,"這樣吧,明兒朕就把沈木兮接進宮,朕封她為妃,然後……沈郅就是朕的兒子,朕可以傳位給他,然後安安心心做朕的太上皇!"

一拍手,薄云崇為自己的奇思妙想而感動,"朕簡直就是個天才!好了,就這麼辦,朕馬上去寫傳位詔書,馬上昭告天下!"

薄云岫印堂發黑,目光發狠,真想把皇帝的嘴縫上.

"鬧夠沒有?"薄云岫音色狠戾,周身殺氣騰騰.

沈郅喉間滾動,下意識的縮了縮身子,這樣的薄云岫讓人看著很害怕,如斯模樣,好似要吃人一般.他是真的怕薄云岫忽然掉頭,就把自己給吃了.

薄云崇不屑的翻個白眼,"薄云岫,你大爺,就不能附和一下,哄朕高興點?朕好歹為沈木兮保住了沈郅,若不是朕留他在承甯宮,太後早就把他的頭擰下來了!若是如此,你現在進宮,只能來收尸!"

聞言,沈郅下意識的摸著脖子,面色瞬白.

把他的頭……擰下來?!

"不必勞煩皇上,這是臣的家務事,臣自己會處理!"說著,薄云岫作勢要抱起沈郅.

沈郅驚呼,"我自己可以走!"

"瞧,你這人……"薄云崇滿臉嘲諷,"孩子都怕你,還說什麼自己會處理?嘖嘖嘖,這叫自欺欺人.還是留在宮里吧,朕一定會待他如珠如寶,你只管讓沈木兮進宮來看孩子,朕不是給她個令牌嗎,朕……"

"啪"的一聲響,令牌被砸在薄云崇的臉上.

丁全趕緊捂住自己的眼,權當沒看見.

從善默默的側開身子,權當自己沒注意.

"薄云岫,你大爺!"薄云崇厲喝,"這是朕給沈木兮的,為什麼在你手里?"

"與你何干!"薄云岫冷著臉,視線卻直勾勾的盯著沈郅,字字如刃,句句狠戾,"你傷了人,以為躲在宮里,有皇上庇護,便能安然無虞?可想過你的母親,會因你而受到牽連?可想過你身邊的其他人,興許會因為這件事而付出代價?"

沈郅呼吸急促,小小的人兒被嚇得縮成一團,如同受驚的小鹿.白日里砸得薄鈺滿頭是血,沈郅已經嚇呆了,他的手沒沾過血,如今再被薄云岫這麼一吼,瞬時紅了眼眶,愣是一句解釋都說不出來. 一大一小,四目相對,大概薄云岫也意識到沈郅是個孩子,並非成年人.

斂眸站直身子,薄云岫深吸一口氣,極力平複內心波瀾,"本王去看看薄鈺!"

薄云崇一愣,"你還沒去看過薄鈺,就先跑朕這兒來了?哎哎哎,到底哪個是你親兒子?"

對于某人連珠炮一般的嘮叨,薄云岫壓根沒心思去搭理,太後上回就鬧了一場,雖然被他擺平,但太後始終是太後,若是哪日太後連同群臣再鬧一通,那便是真的焦頭爛額.

"喂,你就這麼走了?"薄云崇喊.

丁全趕緊上前,"哎呦媽呀,皇上,您可別再喊了,回頭離王殿下再鬧一通,您覺得解氣,咱們這些底下伺候的,心肝兒都要被嚇得稀碎!"

薄云崇覺得無趣,插著腰望著縮成一團的沈郅,"就這麼把他留在朕這兒,薄云岫的算盤打得可真好!不過這麼看著,這小子身上的臭毛病,倒是跟他很像!"

"皇上,嘴巴也像!"丁全說.

薄云崇眯了眯眼眸,好像是有點……

宮道上,薄云岫腳步沉重.

"王爺,小公子身上有傷,如今正在太醫院里歇著.太醫說,小公子傷及頭部,不宜搬動,所以太後才沒有帶小公子回長福宮,您看……"

還不等黍離說完,薄云岫冷不丁站住,"春秀呢?"

"春秀性子躁,來接沈公子時聽說出了事,闖宮被人攔下,這會押在了天牢里,不過侍衛認出春秀是坐了離王府車輦來的,便也沒敢為難."黍離解釋.

"把人帶出來,送春風殿去!"薄云岫吩咐.

黍離愕然,"皇上不會答應的."

"只要讓春秀進了春風殿看到沈郅,便由不得皇帝答不答應!"薄云岫太了解春秀的性子,若是沈郅有什麼危險,春秀肯定第一個沖上去.

"是!"黍離行禮,"卑職馬上去天牢提人."

薄云岫步履沉穩,進太醫院的時候免了太醫的行禮.

"小公子吃了藥,睡得很安穩,所以太後娘娘便回了長福宮歇息."太醫低低的說,將薄云岫引至薄鈺的房門前,"王爺,小公子就在里頭,傷勢業已穩定,只待明日再細查便罷."

薄云岫神色凝重,拂袖示意太醫退下,顧自推門進去.

進門的時候,他下意識的壓著腳步聲,緩步走到了薄鈺的床邊,漠然駐足.

薄鈺的腦門上纏著厚厚的繃帶,繃帶上隱隱透著殷紅血色,可見當時場面有多慘烈.事情成了這副樣子,是誰都沒想到的,這中間孰對孰錯,對于成年人來說並不重要,因為這已經是無法更改的結果.

但對于孩子來說,卻是意義深遠,弄不好便是一輩子的坎.

沈郅從小缺失父愛,他所有的安全感皆來自于沈木兮.

而薄鈺不一樣,他是在薄云岫膝下,含著金鑰匙出生,自小榮華富貴享之不盡.興許是因為這樣,薄鈺從小沒受過挫折,也不曾有過失去,沈郅的出現,讓他意識到了威脅,就開始亮出了藏起的爪子.

"爹!"薄鈺睜開眼.

薄云岫站在床前,"醒了?覺得如何?"

"爹,你終于肯來看我了!"薄鈺紅著眼眶,哽咽著盯著他,"我還以為爹不要我了,就算我被人打死,爹也不會再看我一眼.爹……"

薄云岫彎腰為他掖好被角,"好好睡."

"爹,你就要走了嗎?"薄鈺伸了手,想抓住父親.

薄云岫皺眉,快速摁住他,"不要起來,你傷得不輕,太醫說要觀察觀察,明日還得好好診一診."

薄鈺終于抓住了父親的手,仗著自己身上有傷,便死活不肯再松開,"爹,鈺兒好疼,你能不能留下來陪陪我?爹,鈺兒差點死了……"

"別胡說!"薄云岫是愧疚的,尤其是對上孩子稚嫩的容臉,這眉眼這小嘴真是像極了,"明天太醫確診,若是沒什麼事,爹再帶你回府."

薄鈺流著淚,眼巴巴的望著父親,"爹,你留下來好不好?鈺兒好怕!爹……"

孩子生生哀求,誰都耐不過.

薄鈺是薄云岫看著長大的,雖說甚少去關心,可終究是養在自己身邊的.還記得孩子呱呱落地的時候,他心里也是激動的,可激動之余更多的是悲涼.

有些人和東西,你若不去珍惜,便不會有重來的機會.

"爹?"薄鈺哀求.

薄云岫輕歎,慢悠悠的坐了下來.

見著父親心軟,薄鈺滿心歡喜,不枉費自己挨了這一記!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黍離急急忙忙的趕來,站在門口張望.

管家來報,說是沈大夫出了事,桓主子要打斷沈大夫的胳膊,雖然最後說什麼大礙,可……

黍離皺眉,看著王爺關愛小公子的樣子,想來心里是有魏側妃的,思及此處,黍離只好在外頭等著! 夜幕垂沉.

有人提心吊膽,有人安然入睡.

有人身心俱傷,有人意得志滿.

大半夜的,皇帝在承甯宮里喊了好幾回抓刺客.

"皇上,刺客到底在哪?"侍衛垮著臉問.

薄云崇哼哼兩聲,"到底你是侍衛還是朕是侍衛,這種事還要問朕?"

侍衛,"……"

一晚上鬧好幾回的"刺客"游戲,皇帝到底要鬧哪樣?

隔壁偏殿內的春秀,拍拍身邊躺著的沈郅,打了個哈欠翻個身,"郅兒沒事,繼續睡!"

沈郅闔眼,這皇帝真吵.

從善懷中抱劍,和丁全背靠背坐在回廊里,找了個舒適的坐姿繼續睡.

皇帝今兒吃了離王的虧,定然是睡不著了,別人睡不著最多自個折騰,然而他們家的皇帝,一不高興就喜歡折騰侍衛,從善和丁全早就習慣了!

習慣,就好.

寢殿內,又傳出薄云崇的慘叫聲,"啊啊啊,救命啊……有刺客!"

侍衛們齊刷刷搖頭,這回誰都沒再理他.

狼,又來了……

太醫院內.

薄云岫靠著床柱闔眼歇著,忽然間醒轉,竟是一身冷汗,夢里那火光沖天的場景,就像是昨天……那麼真實,那麼刻骨難忘!

呼吸微促,薄云岫快速沖出房間.

"王爺?"黍離正坐在台階上,靠著花壇打盹,聽得動靜當下清醒,疾追薄云岫而去.

天還沒亮,這個點正是人們熟睡的時候.

薄云岫策馬直奔回府,發了瘋似的往離王府去.

進了門,直奔問夏閣.

沈木兮的房間空空蕩蕩,床榻上的被褥疊得整整齊齊,手摸上去,沒有半點余溫,可見她昨晚根本不在問夏閣.

所以--她走了?

連兒子也不要了嗎?

還是如此狠心,當年如此,現在還是這樣?

說走就走,什麼都可以不要,連半點機會都不給!

"人呢?"薄云岫怒喝,眸若染血.

黍離心頭陡沉,完了……

上篇:第69章 求你,放過郅兒!    下篇:第71章 拿雞毛撣子的沈大夫 為鑽石過900加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