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73章 我要去揍死他   
  
第73章 我要去揍死他

g,更新快,無彈窗,!

"送他進去!"面對薄鈺的哭喊聲,薄云岫沒有絲毫動容.

黍離行禮,這麼多年,外人瞧著王爺極是疼愛魏側妃母子,可黍離寸步不離的跟著王爺,卻是再明白不過,王爺與魏側妃最多是相敬如賓,說疼愛還真的是算不上.

自從那把大火燒毀了倚梅閣,王爺眼睛里的光便也隨之消失得徹徹底底.

王爺甚少踏進後院,尤其是執掌大權之後,便是連問都不曾問過半句,估計後院里有什麼人,王爺都不知道.管家和魏側妃只負責收人,多少花轎抬進來,多少女人住在後院,都只出現在後院的花名冊上.

而從始至終,沒有一個女人,被允准踏入過問夏閣!

吵鬧聲終于停下,問夏閣安靜如初.

春秀領著沈郅回房休息,阿落跟著去伺候.

花廊里,沈木兮和薄云岫面對面坐在欄杆處,明明只隔著一條道,卻如同隔著千山萬水.

"理由!"他面無表情.

沈木兮涼涼的瞥他一眼,干脆側了身子靠在廊柱上,扭頭望著院子里盛放的花卉,"這還需要理由嗎?離王殿下為何執著與他人婦?沈木兮已為人婦,已為人母,饒是現在夫死為寡,亦從未想過要改嫁他人.何況,離王殿下何患無妻?"

"還有呢?"薄云岫耐著心聽著,各種理由都有,但沒有一個是能說服他的.他不著急,雙手搭在雙膝上,正襟危坐之態,儼如與群臣商議國事似的一絲不苟.

"還不夠嗎?"沈木兮冷笑,"離王要娶一個寡婦,也得問問皇室宗族答不答應?沈木兮自問沒有這樣的福分,能與王爺舉案齊眉,王爺真是高看我了!"

薄云岫斂眸,思慮片刻,"然後呢?"

沈木兮忽然覺得,自己好似跟個木頭樁子在說話,七年前如此,如今還是如此,不死不活,不溫不火,簡直……忍著胸腔里的一口氣,扯了唇角冷哼道,"我喪夫,帶子,王爺難道要當個便宜父親不成?這般風,流韻事,若是傳揚出去,怕是要貽笑天下!"

"天下就在這里,你要嗎?"他攤開手,幽邃的瞳仁里唯有她一人的音容笑貌,"要就給你!"

沈木兮猛地站起身,與話不投機的人說話,真的能氣死當場.

"你聽不進去,我懶得與你廢話!"她抬步就走.

"你不是自詡講理嗎?"薄云岫擋住去路.

不得不承認,有時候身高是個極好的優勢,尤其是跟人講理的時候,在氣勢上就足以壓人一頭,眼下沈木兮就是這樣吃了虧,奈何……只能擱在心頭羨慕嫉妒.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她嗤之以鼻,這條路不通,不走花廊過便是.

"本王不介意當沈郅的養父."薄云岫說.

沈木兮憤然轉身,"可我不願意!"

他目色冷冽,冷不丁邁開腿,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饒是那個男人已經死了,你還是舍不得放下?"

"是!"沈木兮狠狠甩開他的手,"我只為他一人守寡,此生絕不二嫁,這就是答案,也是真相,王爺滿意了嗎?若王爺那麼想娶妻,魏側妃是個很好的人選,打理得整個離王府井井有條,又膝下孕有一子,算是勞苦功高.若是王爺真的不喜歡,想必後院里多得是花容玉貌的女子,您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薄云岫站在那里,望著她轉身欲去的背影,眉心緊蹙,"你就那麼喜歡他嗎?"

她側過臉,斂了所有的神色,陌生得宛若路人,"是!"

風過,人去.

花香,四溢.

黍離回來的時候,乍見著王爺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花廊里,面色微白,神情遲滯,也不知在想什麼?可有些東西還是得上稟啊!

心里糾結了片刻,黍離壓著腳步聲上前,躬身行禮,"王爺,臨城那頭來消息了!"

薄云岫回過神,當即起身.

…………

藥鋪.

"你再不抓緊點,人可就跑了!那薄云岫不就是生得好看點嗎?"步棠懷中抱劍,說這話的時候,還不忘回頭打量著陸歸舟,"其實你也長得不賴,至少人模狗樣的還能看得過去!"

"啪"的一聲響,陸歸舟手中的筆杆子重重擱在了筆架上.

驚得步棠身子一抖,"作甚?"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陸歸舟合上賬簿,連眼皮都沒抬一下,便端起了手邊的杯盞,淺淺喝上兩口,"出了這麼大的事,你也不同我商量,直接跑進了宮里,還敢……若是被抓住,你可想過後果?難不成,還等著兮兒舍身去救你?胡鬧!"

步棠嗤之以鼻,"饒是宮禁又如何?一幫酒囊飯袋,我幾進幾出都沒人發現,好在沈家小子沒什麼事,否則就不是揍一頓這麼簡單!"

"有你這樣的人瞎攪合,兮兒的日子怕是太平不了!"陸歸舟放下杯盞,繼續翻閱賬目,"我警告你,不許擅自行動,不許恃強行凶,若是殃及兮兒,看我怎麼收拾你!"

步棠翻個白眼,"懶得同你廢話,我去沈氏醫館!哼!"

那天夜里她收到阿落留下的消息,說是沈郅被扣在了宮里,生死不明,步棠自不敢猶豫,心里很清楚若是沈郅有什麼三長兩短,沈木兮一定不會苟活.

所以步棠一刻都不敢耽擱,二話不說就進了宮.

皇宮那麼大,沒找到沈郅之前又不好抓個人就問,萬一泄露了行跡便不太好.好在她輕功夠高,繞著皇宮多跑幾圈便罷!幸運的是,後來薄云岫進了宮,她跟著便找到了春秀和沈郅.

步棠沒有驚動春秀和沈郅,但聽得是皇帝留了沈郅在宮里,于是便把賬都算在了薄云崇的頭上.

薄云崇那幾次並非是鬧脾氣,是被步棠給嚇得,大半夜的"呼啦呼啦"一黑影在你床前晃悠,可不得喊"抓刺客"嗎?

最後那次,是步棠玩膩了,干脆動手揍了不薄云崇一頓.

讓你丫喊得那麼起勁,不揍你揍誰? 眼下沈郅安然無恙,沈木兮不想呆在問夏閣,自然領著這幫人離開夜王府,倒不如醫館里舒服自在.

今兒看病的人不多,阿落陪著沈郅在樓上看書,春秀上街閑逛,美其名曰:熟悉路徑,方便進出.

然則春秀出去沒多久,便吭哧吭哧的跑回來,手里還捏著一個糖人,"沈大夫,趕緊上樓,我有事同你說!"說完,砰砰砰的上了二樓.

沈木兮不解,掌櫃的撓頭,"沈大夫,春秀姑娘這是怎麼了?"

"估計是吃噎著了!"沈木兮搪塞,抬步上樓.

她前腳進門,春秀隨後便關上了門.

沈郅手里捏著春秀塞過來的糖人,和阿落面面相覷,委實沒鬧明白,春秀姑姑今兒是怎麼了?這一驚一乍的,好像真的出了什麼大事.

"看看!"春秀將一張皺巴巴的紙在桌案上鋪開,"我剛剛逛到街尾的時候,聽到老百姓在議論昨晚皇上被打的事情,還說皇宮里出了通緝榜文,我看不懂字,就悄悄的揭了一張回來.你們不知道,這榜文貼得滿大街都是,現在城門口都戒嚴了!"

紙張攤開,眾人上前一看.

嗯??

沈木兮瞪大眼睛,"這就是榜文?"

春秀連連點頭,"對啊對啊,我看官兵手里拿著的,也是這個樣子的."她是不識字,可她認得這畫像啊,每張都是一模一樣的.

"春秀姑姑,這……"沈郅撓著頭,"這真的是榜文?"

連阿落也是忍不住,問了一樣的話,"這是榜文嗎?" 春秀點點頭,"不像嗎?"

三人齊刷刷搖頭,幾乎異口同聲,"不像!"

"你們都在!"步棠一腳踹開房門,大大咧咧的從外面進來,就跟自己家里一樣.然則下一刻,卻見四人見鬼般的盯著自己,心頭一震,趕緊把房門合上,"力氣大了點,天生的,沒法子!"

四人瞧了瞧步棠,又看看桌上的通緝榜文,皆無奈的長歎一聲.

"你們干什麼,看到我便這副樣子,唉聲歎氣的作甚?"步棠極是不悅,將劍往桌上一放,"咦,這是什麼?通緝……通緝榜文?"

"小棠,昨晚……"沈木兮有些猶豫.

"阿落都說了.小棠,你真的揍了皇帝?"春秀低低的問.

步棠嘬了一下嘴,除了她,還能有誰進出皇宮,如入無人之境?

等會,這個……

眉心陡然蹙起,步棠猛地站起,勃然大怒,"這畫的是我嗎?"

四人不約而同的點頭.

"這是我嗎?"步棠手拿通緝榜文,擱在自己的臉頰邊上,"看看,看看,一樣嗎?哪里一樣了?這大圓臉,這大鼻子,還有這遮臉布……我,我壓根沒帶遮臉布!真是蠢死了,把我畫成這副鬼樣子,我非得進宮撕了那狗皇帝不可!"

"哎哎哎!"春秀慌忙從背後抱住了步棠的腰,"別亂來,別亂來,要是被人知道我們窩藏欽犯,沈大夫是要吃牢飯的!你別再禍害了."

這麼一說,步棠登時冷靜下來,的確不能連累沈木兮.

可這畫像……

圓形的大餅臉,大小不一的一對大眼睛,然後是胡亂勾畫的鼻子,發髻寥寥數筆,形如沖天狀,大概是畫師的手生得營養不良,畫不出刺客的嘴型,干脆塗黑了下半張臉,權當是戴了遮臉布.

上書:昨夜刺客入宮,行不軌之事,傷及帝王龍體,實屬罪大惡極,特令各部緝拿歸案.凡窩藏欽犯者,一律以同罪論處!

只是眾人不知,這般鬼畫符一般的畫功,出自咱們這位靈魂畫手--帝王薄云崇.

薄云崇對宮中畫師的畫技很不滿意,故而親自上手,非要親自畫,丁全在一旁可勁的誇贊,誇得皇帝飄飄然,從善則是在暗處直搖頭,靠著皇帝這畫像,猴年馬月才能抓住刺客?

"你從陸大哥那兒過來的?"沈木兮收了通緝榜文,阿落和春秀去泡茶備點心.

"我臉上寫著嗎?"步棠問.

沈木兮輕笑,瞧著沈郅滿心歡喜的把玩糖人,微微的歎息道,"你身上沾著藥味,一進門我就聞到了.我瞧著你身康體健,哪里像是生病了,無病而一身藥味,自然是從陸大哥處沾來的."

步棠點頭,"那榆木疙瘩近來忙著收賬,也不知道來看看你."

"他是怕打擾我."她還不知道陸歸舟的心思嗎?近來離王府多事,她忙得不可開交,操心的事兒太多,奈何陸歸舟幫不上忙,必盡量不來打擾,免得她再生煩惱.

"好歹也要幫忙,吭個聲吧?"步棠輕歎,"這般無動于衷,像個榆木疙瘩似的,以後怎麼娶媳婦?"

估計娶了媳婦也會跟人跑了!

"對了,你往來藥鋪,幫我給他帶個話!"沈木兮道.

步棠一愣,"你說,我一定只字不漏的帶去!"

"讓他幫我打聽兩味藥,一味叫藍錦草,一味是紫念,這兩味藥不常見,也不常用,平素很少有人能接觸到,所以他若是打聽到了,且幫我留意一番,我有大用處!"沈木兮謹慎的叮囑.

步棠頷首,"放心,話我一定會給你帶到!"

"謝謝!"沈木兮面色微沉,幽然輕歎.

"這兩味藥有什麼妙用嗎?既然不常用,你為何要找呢?"步棠有些擔慮的望著她,"莫非是你身子不適?還是說,你身邊的人……"

"都不是!"沈木兮搖頭,"是我發現有人做了手腳,給別人下毒,而且中毒的不止一人!這些人用女子至陰之氣作為引到,讓毒深入骨髓,且尋常以毒物豢養,控制人心."

步棠駭然,"這是什麼玩意?你說的是誰?"

"我給幾個女子把過脈."沈木兮起身,摸了摸兒子的小腦袋,瞧著他一臉迷惑的樣子,心里略顯沉重,"當時只覺得心內詫異,隱隱有些不妥,如今翻閱過師父留下的東西,我倒是有些明白了."

步棠皺眉,"你遇到了!"

"是!"沈木兮臨窗而立,瞧著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潮,愁眉不展,"這種東西陰狠毒辣,委實不該存于人世.可偏有些人,視人命為草芥,簡直是該死!"

步棠沉默,陸歸舟說,自打沈木兮重活了一回,便格外珍惜性命.如今身為大夫,更是看中醫德,素來以救死扶傷為己任,饒是路邊的阿貓阿狗,亦是不忍見死不救.

如今知道有人以性命為代價而作惡,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你打算查?你要知道,事情越嚴重,說明背後的勢力越強大越黑暗,單憑你一人之力,未必成行.何況你只是個大夫,救死扶傷便罷,無謂為此把自己搭進去."步棠規勸.

長生門還在虎視眈眈,離王府又緊盯不放,倒是難為她還有這份胸懷.這都還是其次,畢竟都在明處,可怕的是街頭的那匹瘋馬.一想起那件事,步棠便如鯁在喉,始終寢食難安.

"我知道!"沈木兮頷首,薄云岫喜歡做交易,若是能給他一個交代,許是能把永安茶樓里的人,從大牢里交換出來.

將功抵過,理應可行!

"罷了,知道你脾氣拗!"步棠持劍起身,"我這就去找陸歸舟,有些事情越早處置越好,免得夜長夢多.你且候著,一有消息我便來通知你."

"好!"沈木兮頷首.

"哎,這就走了?"春秀正端著瓜果點心進來,卻見著步棠急急忙忙的離開.

"沈大夫,小棠怎麼走了?"阿落不解的問,快速放下了手中的杯盞,見著春秀遞了一片瓜給沈郅,趕緊去捏了條帕子擱在桌上,方便沈郅擦拭.

沈木兮面色微沉,"我讓她去辦點事."

如此,春秀和阿落便不再多問.

最高興的莫過于沈郅,此番有驚無險,安然回到母親身邊,阿落和春秀姑姑待他如珠如寶,這般幸福的日子,他委實做夢都不敢想.

醫館今兒沒什麼事兒,掌櫃的也能瞧病,簡單的倒也無妨.

沈木兮覺得有些煩躁,便帶著兒子回王府.

"沈大夫,你看什麼呢?"春秀不解,一走三兩步,沈木兮便回頭張望,惹得春秀也跟著回頭看,總覺得心里有些瘆得慌.

"老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沈木兮握緊兒子的手,心里撲通撲通亂跳,腦子里想起當日的那匹馬,這大街上要是再跑出一匹瘋馬來,可怎麼好?

沈木兮這麼一說,阿落也跟著想起那匹瘋馬,緊張的四處張望,"快走快走,我有些害怕!"

直到進了離王府,沈木兮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總算是安全了!

遠處巷子里,有人影一閃即逝.

"娘,真的有人跟著我們嗎?"沈郅仰頭問.

沈木兮不知該如何回答,"郅兒,從小到大,娘有事都會同你商量,所以這件事娘也不瞞你.之前娘和阿落在街上差點被馬踩死,所以娘有些害怕,以後你跟春秀姑姑出門,你們要留個心眼,千萬要謹慎."

春秀狠狠拍著後腰的殺豬刀,"沈大夫,你放心就是!"

"娘?"沈郅小臉擰起,"那你呢?"

"我也會小心,盡量走人多的地方."沈木兮親了親孩子的額頭,"別想太多,你能照顧好自己,保護好自己,娘就沒什麼可顧忌的!郅兒,以後放聰明點,不要上人家的當,吃人家的暗虧,懂嗎?"

對于之前的打架事件,沈郅回過頭來便想明白了,那不過是薄鈺的苦肉計,想在宮里就弄死他,奈何皇帝臨門一腳,斬斷了薄鈺的希望,否則落在太後手里,自己這條小命真的要報銷了.

"娘,郅兒記住了,以後一定三思而行!"沈郅斬釘截鐵.

"真乖!"沈木兮釋然一笑.

四人剛進門,黍離已走到了門外,"喲,都在呢!"

"沈大夫,宮里送了一批柰子過來,王爺著我挑了最大最紅的送過來!"說著,黍離將手中的篾籮放下,挑開上頭的遮布,露出底下黑紅色的大柰子.

"娘,這個是不是可以做耐子糕?"沈郅興奮異常.

沈木兮拿在手里掂了掂,回頭沖著沈郅笑,"可以!"

黍離眸色微恙,略帶不好意思的問了句,"沈大夫可否多做兩個?"

"離叔叔也想嘗嘗我娘的手藝嗎?"沈郅問.

黍離喉間滾動,略帶尷尬的笑了笑.

"可以!"沈木兮應聲,眸中一閃即逝的微瀾.

生吃柰子容易積痰,傷及脾胃,但若是蒸食,正當好處.

把柰子削去皮,取核時從頂部入手,以小勺挖去果核及其周圍一圈果肉,修成可盛物之圓槽.

鍋內放甘草及白梅,倒水煮開,再撚小火煎煮一刻鍾,其後放入柰子焯水,撈起備用.再將碾碎的松子,橄欖加蜂蜜拌勻成餡料,內填,釀在柰子內蒸熟.

加熱後的柰子酸度會升高,而蜂蜜的甜度正好中和了酸度,吃進嘴里,酸甜可口,混合著果仁的清香,是極開胃而別致的一道小點心.

材料尋常可見,自是最好不過!

"這個,給你!"沈木兮將兩個大耐糕擱在精致的小碟上,含笑遞給黍離.

黍離有些為難,"沈大夫,你方才加的是蜂蜜吧?"

"這兩個用的是糖水."說完,沈木兮便不再理他,轉身又取出兩個擱在小碟上,彎腰遞給沈郅.

沈郅欣喜的端著,撒腿就往外跑.

"多謝沈大夫!"黍離趕緊走,趁著這東西還是熱乎的,直奔薄云岫的書房.

春秀皺眉,"郅兒這是作甚?"

阿落笑了笑,"自然是送去落日軒,關側妃就好這一口,小公子自然是有好大家分."

"小小年紀便這般懂得哄女子開心,來日不愁娶媳婦."說話間,春秀已吃完一個,嚷嚷著要吃第二個,嘴饞得不行.

沈木兮含笑望著阿落和春秀吵吵鬧鬧的樣子,好似有了幾分家的溫馨.

書房內.

黍離在門外行禮,"王爺,沈大夫回禮!"

薄云岫筆尖一頓,有墨汁落下,暈開些許墨色,"進來!" 酸甜的香氣,隨著黍離一道湧入書房,兩個紅彤彤的大耐糕擱在精致的碟子里,正冒著熱氣,被黍離畢恭畢敬的放在案頭.

"王爺,沈大夫做的大耐糕."黍離笑得有些勉強,總不好告訴王爺,這是他問沈大夫討來的吧?!王爺那麼好面子,只怕……

見著薄云岫拿著筆杆子,目不轉睛的盯著大耐糕,黍離忙解釋,"卑職知道王爺不能沾蜂蜜,刻意問過沈大夫了,沈大夫說獨獨這兩個加的是糖水,所以王爺大可放心食用!"

"糖水?"薄云岫抬了眼皮子,若有所思的睨了黍離一眼,"她是這麼說的?"

"是!"黍離頷首,"其他都拌的蜂蜜,獨獨這兩個是例外."

鼻間輕哼,薄云岫目光微冽的望著黍離,"你什麼時候,學會溜須拍馬了?昨晚挨的鞭子,不疼了?"

一提起昨晚的鞭子,黍離生生咽了口口水,就因為未有及時稟報沈大夫被桓姬欺負之事,王爺回頭就讓他去刑房領了二十鞭,要不是他皮糙肉厚,早就哭爹喊娘了.

"還不退下!"薄云岫壓根不去理睬什麼大耐糕,繼續批閱案前疊成堆的折子.

無奈,黍離只得悻悻退出書房.

王爺近來愈發喜怒無常,原還想著拿了大耐糕能讓王爺高興高興,誰知……還是白忙活一場,若王爺依舊這般,黍離的日子可真的不好過!

後院的藥廬.

沈木兮打開瓷盅,里面的蛇早已被她用藥風干,只剩下一具蛇軀.雖說蠱蟲盡去,但毒性猶存,若是遇見某些特殊情況,興許還會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丹爐被擱在案頭,那麼小小的一個,如同香爐般大小.

只要找到那兩味藥,許是就能解開……

藥廬內外的擺設和當初在湖里村一模一樣,薄云岫真的實現了"搬家"的意義,連門前的瓠瓜棚都搭得相差無幾,瓠瓜已長得老高,開著白花,掛著綠果,再過些日子就能摘下來炒著吃.

門前的院子里什麼都是老樣子,唯一不同的是,以前坐在院子里,看出去的天是無邊無際的,現在……只能看到離王府高高的牆頭.

真懷念,師父還在的時候,那種無憂無慮的日子……

------

夜色漸沉.

陸歸舟端坐在案前,風從窗外吹進來,燈籠里的燭火被吹得左右搖曳,光線時明時暗.手速極快的翻動手中書冊,在他桌上業已疊了書冊,有新的有舊的.

驀地,窗合燭熄. 有暗影落座,悄無聲息.

黑暗中,陸歸舟一聲歎,"兮兒在找藍錦草和紫念,你可知道緣故?"

"你確定是這兩種?"暗影冷冷的反問.

"兮兒托小棠傳話,說是要拿這種藥去解毒.我雖然知道不少藥材,但對于這兩種藥,著實孤陋寡聞,也只在書冊上見過,眼下只好試著去找."陸歸舟合上手中書冊,"你可知她要解什麼毒?"

暗影沉默,不知是在思慮,還是猶豫.

"你若知曉,便同我說一說,無需你出面."陸歸舟起身,音色略顯急促,"此事交給我處理,斷然不會讓人查到你."

"此毒名為美人恩!"暗影音色涼薄,"相比地龍蠱,此毒更為毒辣,把人當做宿主,控制人心為己所用."

陸歸舟忙問,"那兮兒,可解?"

暗影冷哼,"這得看她有沒有這個命,等到解毒的那日!"

陸歸舟猛地繃直身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有人,要她死!"

上篇:第72章 薄云岫有個秘密    下篇:第74章 嚇著她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