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74章 嚇著她了?   
  
第74章 嚇著她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屋子里一片死寂,詭異的氣息在蔓延.

終是陸歸舟低沉的歎息聲,打破了沉靜,"長生門!"

"是!"暗影點頭,"蠢蠢欲動的狗東西,終歸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有人極力遮掩真相,有人恨不能掘地三尺,把真相剖得血淋淋!你要護她,得拿出你的本事來!看離王的那副樣子,怕是不會放手了."

陸歸舟沉默,不語.

"罷了,該說的我都說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到底不是我能管的."暗影起身.

"這就要走了嗎?"陸歸舟問.

"不走?等著喝你喜酒?"

音落瞬間,人去無蹤,燭火自燃.

屋子里有恢複了光亮,陸歸舟站在燭光里,目色晦暗不明,若有所思的望著左右搖晃的窗戶,幽幽的吐出一口氣,"喜酒?我倒是想啊!"

只能想想罷了!

桌案上擱著一本書冊,陸歸舟無奈的笑了笑,"刀子嘴,豆腐心."

清光月影,回廊里波光嶙峋.

沈木兮帶著兒子,並春秀和阿落一起坐在院子里賞月,每每她做飯,這幫人總是胃口大開,最後吃得撐了又怨她做得太好吃.

為避免眾人吃飽了就睡,到時候滿院子養得圓滾滾,沈木兮便帶著他們溜食.

阿落推著沈郅蕩秋千,孩子的笑聲響徹整個院子.

"郅兒好久沒有這麼高興過了."沈木兮搖著蒲扇,笑盈盈的靠坐在花廊里,瞧著兒子那歡喜的模樣,眸中滿是寵溺.

春秀伸個懶腰,"這個年紀,就該是活潑好動的時候,成日繃著臉跟個小老人似的,有什麼好?你看看那混小子,再看看咱郅兒,簡直是天上地下.所以說,上梁不正下梁肯定歪!"

沈木兮笑著白了她一眼,"背後不可說人閑話,別人心思不純,咱們難道還要學著她嗎?怎麼教那是她的事,咱們管好郅兒便罷,莫要生事!"

"是是是,不生事也不怕事!"春秀吃著花生米,整個人懶洋洋的躺在欄杆處,"按我說,這離王府住著也挺舒服,有吃有喝的,有什麼事還能拿黑面神做擋箭牌!你看這幾次,要不是靠著離王府,估計都慘咯!"

沈木兮搖著蒲扇的動作稍稍一滯,美眸微斂.

許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春秀慌忙坐直,"沈大夫,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說離王好,我是說這里吃得好,就是吃得好而已,你知道的,春秀我有點貪嘴有點懶,別的沒啥毛病,你,你……"

"行了,我還不知道你!"沈木兮淺笑,瞧著廊外的月光,"日子總歸要過一過,才知道其中滋味.好與不好,自在人心!春秀,這些日子多虧了你,郅兒才能安然無恙."

"看你說的,咱們誰跟誰."春秀吃吃的笑著,"好了,我去陪郅兒玩!"

春秀一走,沈木兮便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眼睛發直的某人.蒲扇輕搖,她站起身朝著他走去,這人素來目的性極強,不會無緣無故的站在這里.

黍離隔了一段距離,事實上王爺已經站了很久,只不過春秀那個礙事的,一直拽著沈木兮扯犢子,王爺便一直沒上去打擾.

說實話,黍離從未見過,王爺對一個女人如此容忍,連此前的魏側妃也不曾有過這般待遇.當年魏側妃因為小公子的事直闖,王爺說責罰便責罰,連眉頭都未曾皺過.

可現在呢?

黍離搖搖頭,又想起了書房里的空碟子,原是以為東西被王爺丟了,誰知找了一遍也沒找到半點痕跡,如此他才敢悄悄的肯定,定是被王爺吃了!一口都沒剩下.

"你站在這里多久了?"沈木兮今兒素衣白裳,頗為閑適,眉眼間染著月色,極是清爽,"別告訴我,一直在等著!"

薄云岫涼涼的橫她一眼,不語.

"今晚的月色倒是不錯,王爺這是出來賞月,還是消食?"沈木兮搖著蒲扇,難得對著他面帶笑容.

但不知道為何,薄云岫看慣了她的冷臉,習慣了她的冷言冷語,忽然間有些心里發怵,負手而立,下意識的挪開半步,眉心擰得生緊,目不轉睛的看她.

"啞巴了?"她問.

黍離想了想,還是再退得遠點吧!干脆連退幾步,將自個隱于暗中.

沈大夫直呼王爺名諱便也罷了,偶爾還得罵上幾句,可王爺好似很受用.然而他們做奴才的,聽得心慌慌啊!這要是被人聽到,傳了出去,他們這些隨行的便會吃不了兜著走.

"出去走走?"沈木兮搖著蒲扇,轉身朝著問夏閣外頭走去,"來了離王府這麼久,我還沒好好逛一圈,來日迷了路可怎麼得了?"

問夏閣里,笑聲不斷,她不忍亂了這樣美好的局面.

知道她定是有話要說,又不想被院子里的人聽到,薄云岫便跟在她身後,隨她走出了問夏閣.

沈木兮走在前頭,薄云岫跟在後面,她回頭看他一眼,只覺得這人不吵不鬧,安安靜靜的跟著,這麼一看,悶葫蘆倒也乖巧.

"你不打算問點什麼?"風吹著回廊里的燈籠左右搖晃,她背對著他,緩步走在前頭,一襲白衣隨風翩然.蒲扇輕搖,偶爾撲著飛來的小蟲子,姿態優雅而輕緩.

身後沒動靜,沈木兮不由的站住腳步,回頭望著略顯癡愣的某人,"問你話呢!"

薄云岫輕咳一聲,站在光影之下看她,"你若要說,自然會說,本王何必多問?"

"跟你說話真能氣死!"她嘀咕,轉而一聲歎,"我要同說的,是那日胭脂樓的事!"

眸,陡然冷冽,薄云岫面色沉沉的盯著她,"說!"

"我知道你在懷疑什麼,回頭我想了想,許是我上次解開了蛇毒,你便想……"她意味深長的笑著,"我有法子,你想聽嗎?"

薄云岫眸色微恙,"你要談條件?"

"這不是離王殿下一慣的作風?"她反唇相譏.

薄云岫最喜歡談條件,否則她怎會被他,一步步的誆到了離王府,住進了問夏閣,最後跑都跑不了.別忘了,她的醫館都是這樣從他手里換來的!

她不能吃虧,不能白白忙活,他喜歡算賬,那她就跟他算,橫豎拗不過他,鐵定要出手去做的,為什麼不撈點好處.跟薄云岫,就是不能太客氣,否則吃虧的是她!

"說!"薄云岫目不轉瞬的盯著她.

沈木兮張了張嘴,可話到了嘴邊又生生咽下.永安茶樓的事兒一說破,他一定會問,那是你什麼人?你為何要救?對你那麼重要?重要到什麼程度?

她還沒想好拿什麼理由去誆他,便只得暫且不提.

"等我想好再說,但絕對不會違背道義,不違背律法."沈木兮只得先把話說在前頭,生怕他不答應,又或者來日後悔,"你且說,答不答應吧?"

"好!"他沒有猶豫.

反倒是這毫不猶豫,讓沈木兮覺得不太真實,好歹也得防著點吧?可他沒有!她說完,他便答應,著實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都應你了,還不相信?"他面色黢冷,忽然長腿一邁,冷不丁近前.

驚得沈木兮撒腿就想跑,事實上並非她真的想跑,只是這些日子被他養成的條件反射,本能的轉身,抬腿,邁開,因為動作一氣呵成,讓人看著就像是開溜.

腰間頹然一緊,沈木兮業已被薄云岫撈起.他的掌心貼在她的後腦勺,將她抵在廊柱上,目光灼灼,看得沈木兮渾身發毛. 薄云岫喉間滾動,擱在她腰間的手正在逐漸收緊.

"疼!"沈木兮吃痛.

這人是鐵打的?

胳膊硬得跟什麼似的,硌得人生疼.

"知道疼,還敢跑?"他似是懲罰,並未松手,口吻倒是輕快很多,不像方才的生硬木訥,"條件應了你,你還懷疑本王?本王就這麼不值得你信任?"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她問.

薄云岫別開頭,呼吸沉重的歎口氣,忽然將她拽進懷里.

突如其來的懷抱,燙得灼人,驚得沈木兮下意識的做出了本能反應.女子被輕薄,第一反應是耳刮子,可沈木兮不一樣,她是個拿慣了銀針的人.

"嗤……"

手一松,人一跳.

沈木兮面色發青的跳出了他的懷抱,呼吸微促的瞧著印堂發黑的薄云岫.

一聲長歎,薄云岫慢慢低下頭,瞧著胸膛上紮的幾根針,昏黃的燭光下,銀針散著幽幽寒色,風一吹還輕輕的晃了晃.再抬頭,瞧著面色發青的女人,脖頸處青筋微起.

四目相對,兩個人誰都沒吭聲,就這麼靜靜的站著.

因為血液逆流,薄云岫的面色愈發難看.

黍離遠遠的站著,奈何卻不敢過來,王爺生氣了,自個再往前湊,怕是要被一巴掌拍死?!

"你莫碰我,我也不至于這般待你!"沈木兮近前,面上帶了些許懼色,生怕他再動手動腳,可這針不拔了,他怕是要血液逆流而死.

這會,應該渾身疼吧?

可薄云岫習慣了面無表情,疼與痛,不會表露在臉上.此前被她紮過的,都疼得滿地打滾,他卻穩如泰山,依舊巋然不動的立在那里.

她小心翼翼的拔針,他竟冷不丁握住了她的手腕,"你的心是什麼做的?為什麼這麼狠?"

沈木兮狠狠拔出最後一根針,冷眼看著冷汗從他額角滑落,"到底是誰心狠?"

當年那些爛賬,是誰丟她在後院自生自滅?就算沒有送過紅花又如何?那些作祟之人,死得不明不白,他可有查過?那場滔天大火之後,他可想過她承受的剝皮之痛?

樁樁件件,夏家的債,她自己的債.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熬了一日又一日,熬了一夜又一夜,守著兒子守著對家人的思念,抱著遙遙無期的希望,絕望的活下去.

那日日夜夜,終成了一道過不去的溝壑,橫亙在他們之間.她從未想過會有救贖的那一天,過往種種,不是你說一聲對不起,我就會說沒關系.

風吹著燭影搖動,薄云岫站在原地,冷汗沿著面頰滑落,靜靜的望著她奔走的背影.

黍離趕緊跑過來,剛行了禮還來不及說話,便見著王爺彎腰撿起了地上的蒲扇.

"王,王爺?"黍離不知該說什麼.

蒲扇輕搖,不氣不惱,薄云岫學著她的樣子,緩步朝著問夏閣走回去.

黍離瞧著自家王爺額頭上的冷汗,原是想幫著擦一擦,可如今看著……還算算了吧!閉上嘴,黍離默默的跟在王爺身後,唯心中喟歎:這沈大夫,真厲害!

遠處,魏仙兒站在精致的雕花小窗後,將方才的一切悉數看在眼里. "主子,這沈木兮就是個成了精的狐狸,若是繼續留她在離王府,只怕王爺的魂兒都要被她勾著走了."宜珠憤憤不平.

魏仙兒垂下眉眼,"宜珠,我是不是老了?"

宜珠一愣,"主子容顏依舊,一如往昔."

"你說,他怎麼就不願多看我一眼呢?"魏仙兒苦笑著,抬步走到了光亮處,月色清冷,落在身上,那麼涼那麼冷.

"主子,王爺是被迷了心竅,待清醒過來,定然能待您如往昔!"宜珠寬慰.

魏仙兒深吸一口氣,"原來人和人真的會不一樣!"

"主子,您被氣糊塗了?"宜珠攙著魏仙兒往回走,"王爺始終是王爺,您始終是側妃,只要王爺一日無妻,誰都不能拿您怎樣!"

撫過掌心里的鴛鴦佩,魏仙兒目光沉沉如刃.

抬頭望月,轉瞬間,眉眼溫柔.

晨起.

沈木兮熬了點小米粥,倒騰了幾樣小點心,阿落幫著打下手,日子過得倒也歡快,有親人朋友在身邊,什麼難關都能過去.

趁著大家吃早飯的時間,她回屋換了身衣裳.胸口的位置,那道傷已經愈合,如今只剩下一條淡淡的淺色痕跡,很快就會消失不見.

合上衣襟,沈木兮幽然輕歎,永安茶樓的人在牢里……是否安好?是否受了刑?待查出了那件事之後,薄云岫會答應她放人嗎?

心事重重,五內陳雜.

因著薄鈺受了傷,近段時間去不的南苑閣,所以沈郅便可放心的進宮.哪怕之前鬧得沸沸揚揚,此刻見著沈郅安然無恙,那些孩子都是人精,自然曉得沈郅不好惹,便也不敢輕易動他.

沈木兮剛進醫館,掌櫃的就遞了一封信過來,說是步棠送來的.

信上的意思很明了,陸歸舟有了那兩味藥的下落,連夜出城去找,少則七八日,多則半個月,肯定能趕得回來,讓她莫要著急. "親自去了?"沈木兮眉心微蹙,這兩味藥不好找,陸歸舟未提半個難字,要麼胸有成竹,要麼凶險異常.估計這會人早就走遠了,她趕到藥鋪亦是太晚.

"沈大夫!"小藥童在樓下喊.

沈木兮將書信小心收好擱在抽屜里,起身朝著外頭走,小藥童喊她,估計是來了病患.

果不其然,問診台前站著一名男子.男兒一襲墨綠色長衣,于案前負手而立,見著沈木兮過來,當下抱拳作揖,算是全了禮數.

沈木兮一笑,這人生得眉眼周正,禮數齊全,一舉一動皆屬沉穩,觀其衣著頗為貴重,顯然非富即貴,並非尋常百姓之流.

"沈大夫!"男子開口.

"我看閣下面色紅潤,氣定神閑,並不像身染疾病之態."沈木兮坐定.

男子輕歎,徐徐落座,"在下洛南琛,祖上經商,卻並非東都人士.在下近來頗感身子不適,然而整個東都的大夫我都看遍了,始終查不出所以然.聽聞這醫館乃是離王府所盤,坐診大夫必然醫術高明,這才慕名而來,請沈大夫務必救救我."

"整個東都的大夫,你都看遍了?"沈木兮有些詫異,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上前奉茶的阿落.

掌櫃在邊上站著,眉心微微皺起,隱約覺得這是個硬茬.

"我先給你把把脈!"既然人家來看病,自然得先看看,一面之詞不可信,自己探脈最清楚.

洛南琛伸出手,擱在脈枕上,眸中略顯晦暗,"事情還是前兩月開始的,總覺得心慌意亂,偶爾還能聽到別人的聲音繚繞耳畔.可周遭又不見人影,讓人真假難辨!"

眉心微微擰起,羽睫微揚,沈木兮若有所思的盯著洛南琛,"前兩個月開始的?那你之前可有什麼征兆?或者異常事情發生?"

"倒是救過一名女子,其後便開始出現了異常."洛南琛說這話的時候,眼神略有閃爍,笑得有些尷尬,"初時有些精神恍惚,後來便總能聽到別人的聲音,整個人都是慌亂的.瞧著面色紅潤,大夫也診不出個所以然,安神湯喝了一碗又一碗,什麼法子都試過,就是不頂用!"

沈木兮幽然吐出一口氣,"沒什麼大事,不過是勞累多思,以至六神無主.我給你開一副安神藥,你且回去吃著,若是不奏效,三日後再來!"

說著,她提筆寫了個方子.

掌櫃的伸手接過,轉回藥櫃前,遞給小藥童抓藥.這方子,掌櫃的也瞄了幾眼,不過是尋常的安神湯,沒什麼稀奇之處.

"多謝!"洛南琛行拱手,付了診金和藥錢便拎著藥離開.

待人走後,掌櫃才低低的問道,"沈大夫,這分明就是普通的安神湯,您怎麼……"

方才洛南琛說得很清楚,安神湯喝了不少,就是不管用,可沈木兮卻照樣開了兩副方子,這不是很奇怪嗎?

沈木兮起身,將針包收起,擱在自個的隨身小包里,快速走到了門口,看准了洛南琛離去的方向,"掌櫃的,如果我去了半個時辰還沒回來,你就派人通知離王府.我會沿途做點標記,你且記住了!"

還不待掌櫃的問及原因,沈木兮已沖了出去.

阿落心急,拿起藥櫃上的搗藥小杵,緊跟著追去.

"哎哎哎……"小藥童疾呼,"搗藥杵!阿落姑娘,搗藥杵……"

"別喊了,姑娘家帶著防身呢!"掌櫃的心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落跑得快,終是追上了沈木兮,"沈大夫,怎麼回事?"

"那人有問題!"沈木兮掌心里捏著片藥的鋒利小刀,關鍵時候,刀子比銀針更具有威脅,"我探他的脈,壓根不像是久病成疾的樣子,而且他所說的並非是病症,而是毒發之症.尋常大夫診不出來,是因為不經常接觸毒物,但師父一直以來教我的,皆是煉毒和解毒."

洛南琛走得很快,眨眼的功夫就閃進了巷子里.

沈木兮在巷子口,用手摸了一把,緊跟著疾步往里追,奇怪的是,這壓根就是一條死巷,終點是洛南琛剛剛拿走的那包藥.

"藥在這里!"阿落快速提起,"人呢?"

環顧四周,高牆圍攏,除了她們兩個,哪里還有其他人的蹤影.

"跑了!"沈木兮面色凝重,是自己太心急了,怕人跑了,所以才會打草驚蛇.

洛南琛?

只怕這名字也是假的!

狠狠一跺腳,沈木兮咬著後槽牙,"該死!"

"沈大夫,那到底是什麼人?"回來的路上,阿落心有余悸,那人跑得這麼及時,必定是察覺了什麼.幸好沒有什麼埋伏,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緊了緊手中的搗藥杵,阿落越想越後怕.

這個時候,要是小棠在就好了!

"沈大夫!"掌櫃如釋重負,"你沒事就好!"

事急從權,沈木兮交代了一下,掉頭就往離王府跑.

街邊一角,有人挽唇冷笑.

不過薄云岫今兒不在王府,正在六部衙門跟諸位大人商議國事,尤其是這些日子逆黨作祟,朝廷也該拿出決策,不能聽之任之,否則天下會亂,民心會散,數年前的覆轍將會重蹈! 沈木兮一介女流之輩,自然是進不去,只得在六部衙門外頭徘徊.

一幫大臣其實是躬身駐足,各個瑟瑟發抖,但見離王殿下面黑如墨,也不知這雷霆之怒會落在誰的頭上.

"王爺!"黍離疾步從外進來,行了禮便伏在薄云岫耳畔低語.

薄云岫面色微恙,"本王不問過程只要結果,限爾等明天日落之前拿出妥善的法子,否則,以瀆職論處!"

音落,薄云岫再未多說什麼,拂袖出門.

眾人面面相覷,忽然覺得這幸福來得太突然.往日里議政,一提及長生門的事兒,王爺總要發好大的火,就算不治罪也會好好的訓一頓,惹得六部衙門人人自危.

但是今兒……王爺似乎還來不及發火,怎麼就走了呢?

刑部侍郎錢理正貌似猜到了些許,一抹額頭的冷汗,緊跟著出門,還未至正大門口,便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是見過沈木兮的,錢初陽這條命,都是沈木兮撿回來的,是他錢家的救命恩人.

"錢大人,這人莫非就是那位……沈大夫?"

"聽說沈大夫還救過錢小公子?"

"錢大人,是她嗎?"

眾人七嘴八舌,錢理正點點頭,"犬子性命,得虧了沈大夫!"

不過,看沈木兮的神色似乎有些緊張,也不知跟薄云岫說了什麼,便隨著他一道上了馬車離去.

錢理正不禁犯了嘀咕,這又是出了何事?

車子到了巷子口停下,沈木兮領著薄云岫走進之前的死巷,"我和阿落都親眼看他走進來,可是等我們進來,他就不見蹤影了!"

薄云岫涼颼颼的盯著她,"你和阿落?"

"是!"沈木兮連連點頭,"阿落可以作證."

"就你們兩個?"他步步逼近.

沈木兮不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理直氣壯的站在那里,"我並未說謊,你為何不相信?若是不信,也可找掌櫃的作證,就是我和阿落……"

"不要命了?"薄云岫忽然音色狠戾,冷不丁將她逼退到牆根處,"就憑你們兩個女人,也敢玩跟蹤?怎麼死都不知道!"

他這一吼,登時眸色猩紅,驚得沈木兮大氣不敢出,脊背緊貼著牆壁站著,愣是半晌沒吭聲,就這麼瞪著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

心下一窒,薄云岫喉間滾動,緊繃的身子漸漸松懈下來:嚇著她了?

穿堂風掠過,拍得衣袂獵獵作響.

"這次就算了."他聲音輕緩,身子微微前傾,單手抵在她耳鬢邊的牆上,溫熱的呼吸悉數噴薄在她的額頂,"下次,別犯傻!"

她皺眉,方才他這一吼著實嚇了她一跳,只顧著去解兄長之圍,忘記自己的安危,是很件不明智的事.是她欠考慮,只想著青天白日的,那人絕不敢動手,卻忘了作惡是不分白天黑夜的. 說到最後,她聽得他的聲音好似有些輕微的顫,"你若有事,你若有事,本……你兒子怎麼辦?"

心頭微沉,沈木兮作勢要推開他,然則這人就跟狗皮膏藥似的,忽然就貼了上來.眼前忽然一黑,菲薄的唇,帶著他的灼熱溫度,猝不及防的落在她的眼皮上,驚得她猛地繃緊身子.

黑暗中,她聽見他喉間滾動的吞咽聲,以及略顯紊亂的呼吸聲.

再睜眼,薄云岫已捧起她的臉,作勢……

"嗤……唔……"

巷子口,黍離豈敢往里頭張望,卻見著沈木兮冷著臉若無其事的走出來.

怎麼只有沈大夫一人出來?

王爺呢?

一回頭,黍離駭然疾呼,"王爺!!"

上篇:第73章 我要去揍死他    下篇:第75章 東都第一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