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95章 藏在罐子里的東西   
  
第95章 藏在罐子里的東西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木兮一覺睡醒,仍是在藥廬,不過對面坐了個人,驚得她快速直起身,也不知昨夜是何時睡著的?!低眉發現自己伏在了柔軟的枕墊上,難怪睡得這麼熟.

"可是夢到本王?"薄云岫將手中的折子"吧嗒"合上,"口水都流出來了!"

心下一驚,沈木兮慌忙去擦嘴,須臾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為何會在這里?"

"這是離王府,本王不坐這兒,難不成要上房?"說這話的時候,他執筆蘸墨,連眼皮子都沒抬一下,口吻嫻熟至極.

但見他劍眉橫挑,似有不悅,俄而又是奮筆疾書,神情格外專注.

沈木兮忽然有些恍惚,依稀好似回到了昔年,他在旁提筆書寫,她安安靜靜的坐在看他,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必說,卻極盡歲月靜好.

久久未聽到她的絮叨,薄云岫終是頓筆抬頭,正好見著她半垂著眉眼,略顯遲滯的模樣,心頭微動,"為什麼不說話?"

沈木兮起身,揉了揉肩膀,伸個懶腰,扭頭望著外頭的日頭,"王爺喜歡在這兒待著,那便待著吧,我不打擾王爺做事,告辭!"

語罷,她抬步就走.

卻在經過他身邊時,被他猛地拽住了手腕,"去哪?"

"回房!"她沒好聲好氣的翻個白眼,順便拂開他的手,"給郅兒做早飯!"

直到沈木兮離開,黍離才敢從外面進來,"王……"

"收拾一下!"薄云岫抬步就走,"本王餓了!"

"卑職這就去傳早膳!"黍離忙道.

誰知薄云岫旋即涼颼颼的橫他一眼,驚得黍離滿心驚顫,又是怎麼了嘛?想起背上的鞭痕,黍離喉間滾動,王爺愈發的喜怒無常,這可怎麼好?

因為起得晚,沈郅急著進宮,沈木兮只做了幾碗梅花湯餅.如今薄鈺不在宮中,那些人也不再欺負沈郅,午飯自然不用沈木兮日日做好,只偶爾做些點心給孩子帶去,與幾個小家伙分甘同味.

黍離站在廚房外頭直愣愣的搖頭,王爺果然是餓慘了,往日里吃得這樣少,但凡沈大夫下廚,一准吃得面色紅潤才肯罷休.

送走了沈郅,阿落開始收拾.

沈木兮回房去換衣裳,然則一出門,某人竟在回廊里坐著.

瞧了瞧簷外的日頭,沈木兮皺眉打量著一身簡裝的薄云岫,"王爺今日不忙?"

"不忙!"

沈木兮點點頭,抬步往外走,卻發現薄云岫竟也跟上了,不禁回頭發問,"王爺要出府?"

薄云岫面不改色,"是!"

呵,今日這麼乖?有問必答.

不再理他,沈木兮捋了捋袖口,大步流星的朝著府外走去,然則今天真是邪了門,薄云岫還跟著她,她走快,他也跟著快,她放慢腳步,他便也慢了下來,始終與她保持著一定距離,如同甩不掉的尾巴.

無奈的輕歎,沈木兮站在街邊看他,"你到底想干什麼?"

"去醫館!"薄云岫率先走在她前頭.

沈木兮皺眉,他素來不去醫館湊熱鬧,平素忙得腳跟不著地,今日竟有這般空閑?真是稀罕.轉念一想,難道是擔心陸歸舟傷愈之後會來醫館,所以這厮……

待回神,沈木兮冷著臉疾追而去.

薄云岫真的進了醫館,如進王府般,絲毫不拿自己當外人.進去之後,大咧咧的往問診台前一坐,只等著沈木兮進門.

掌櫃趕緊去沏茶,伙計和小藥童戰戰兢兢的站在邊上.

這陣勢,看得沈木兮面黑如墨,"都去干活,不必杵在這兒."

可王爺在這兒坐著,誰敢輕慢?

"薄云岫,如果你不是來看病的,煩請上樓可好?"沈木兮冷著臉.

薄云岫起身就往樓上走,掌櫃緊趕著上樓奉茶,合上房門,眾人一口心總算回落,接下來屋子里會發生什麼事,全看沈大夫自己的造化.

"薄云岫,你想干什麼?"沈木兮皺眉看他.

"醫館是離王府幫著籌備的,來視察一下,並不過分吧?"薄云岫端起杯盞淺呷,似乎心情甚好,眉眼間凝著淡淡的笑意,但這笑意也只是對她一人,"沈大夫不歡迎?"

"歡迎!"沈木兮行得正坐得端,豈會怕他.左不過今兒阿落會去尋找釘子的出處,若是有了消息,她免不得要出門一趟.

罷了,走一步算一步.

及至晌午,阿落都沒來,沈木兮不免有些擔心,別是出什麼事.

街上人不多,今兒天氣燥熱難耐,頂著毒辣辣的太陽,任是鐵做的也得化了水.

薄鈺已經找了一上午,蹲在街角的陰涼處,口干舌燥的喘著氣,平素宜珠會去的地方,他都一一找遍,然則全無宜珠蹤跡,也不知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若是依著往日,人丟了,肯定要報東都府衙門,但是現在……薄鈺什麼都不是,曾經的驕傲不可一世,如今都成了旁人眼里的笑話.

縮了縮身子,外頭酷暑難耐,薄鈺卻連一碗水都沒有.

唇上干涸,腹中饑餓難耐.

時至今日,薄鈺才知道當初的日子有多舒服,他未有珍惜,如今想再回去也是不可能了.從巔峰墜落的初始,他恨不能撕碎了沈木兮和沈郅,可現在呢?

你不得不認命,認識到命如草芥的事實!

一碗涼糕輕輕的擱在薄鈺腳邊,阿落蹲下身子,低低的喊了聲,"小公子!"

薄鈺駭然抬頭,眼神里的躲閃,讓他愈顯狼狽,"我不認識你!"

"不認識沒關系,餓了吧?"阿落將涼糕端起,"這是你之前喜歡吃的那家店里買的,解解暑吧!"

阿落是偶爾看到薄鈺的,小家伙滿頭是汗,垂頭喪氣的走在街邊,偶爾捂著肚子輕輕揉著,那是薄鈺肚子餓的習慣動作.阿落在主院里伺候了那麼多年,還算熟悉薄鈺的習慣,往日里有什麼跑腿的差遣,宜珠都是讓阿落去做的,是以阿落曉得薄鈺的一些喜好.

薄鈺定定的看著阿落,之前沈郅給的小籠包,早已消化殆盡,這會饑腸轆轆,連喘氣都覺得疲憊不堪,何況這大熱天的,著實中了點暑氣,小臉都有些青白交加.

"吃吧!"阿落遞上前,"沒人會知道的,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薄鈺呼吸越發急促,也不知哪來的氣力,冷不丁拂開阿落的手,"你是沈木兮的人,不用你假好心,回去告訴她,就算我薄鈺餓死在外頭,我也不會吃她一粒米!"

涼糕打翻在地,瓷碗碎得四分五裂.

阿落心下一驚,想喊住薄鈺,可這小子撒腿就跑,只瞧著他狼狽不堪的背影,阿落便不敢再開口.薄鈺對沈木兮的成見太深,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釋清楚的.

瞧著腳邊散落一地的涼糕,阿落輕歎著起身,無奈的搖頭.

薄鈺一眨眼就沒了人影,阿落也不好去追,免得到時候魏仙兒和宜珠會對自己不利.思及此處,阿落趕緊去醫館,沒成想,王爺竟然會在醫館.已然進了門,再退出去會惹王爺疑心,倒不如大大方方的進去.

阿落行了禮,"王爺!"

"這般著急,有何要事?"薄云岫翻著手中醫書.

但凡沈木兮的房間,總有幾本醫書,薄云岫閑來無事,便也隨手翻翻,誰讓那家伙說,要了解一個人的現在,就不能用陳舊的眼光去看,得看她現在的所作所為,一言一行.

沈木兮如今喜歡吃什麼,喜歡做什麼,遇事如何處置,都是需要好生記著的.

"說吧!"沈木兮正在書寫方子,"就算你不說,王爺早晚也會查出來,與其彎彎繞繞,不如省去這遮掩的功夫更好."

"是!"阿落頷首,將帕子取出放在桌案上,"依著沈大夫給的線索,奴婢去找了,東都城內一共兩家棺材鋪,一家在西,一家在北,不過北邊這家近來出了點事,所以暫時歇業,是以阿落覺得這釘子可能是西邊這家棺材鋪所出."

沈木兮點點頭,剛放下手中筆杆,匍一抬頭,驟見薄云岫印堂發黑,如烏云蓋頂,忙不迭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

"找棺材鋪?"薄云岫冷眼睨她,"你找棺材鋪作甚?"

說這話的時候,他就差用眼神將她內外刮個遍.

"我沒病!"沈木兮義正辭嚴,這厮不會以為,她想給自個買棺材吧?思及此處,還是說明白為好,萬一他又亂鬧一通,不定要出什麼幺蛾子,"我是在查牡丹姑娘的死,不是想自己找死!"

薄云岫面色稍緩,"就這個?"

阿落快速打開帕子,露出里頭的棺材釘.

"還記得胭脂樓的芍藥姑娘嗎?"沈木兮托腮看他,"就是靠近王爺身邊,同王爺喂酒的那位,美若天仙的姑娘!王爺閱人無數,怕是不記得了?"

薄云岫默不作聲的飲茶.

"她來找我,然後留下了一把團扇!"沈木兮起身,從櫃上取了團扇,湊到鼻尖輕嗅,"王爺不若嗅一嗅,還帶著芍藥姑娘留下的脂粉香味呢!"

說著,她將團扇遞給他.

薄云岫狠狠剜了她一眼,面黑如墨的伸手接過.可這女人的物件,他哪里懂得分辨,捏在手里看一眼,隨手便丟在了桌案上,"繼續往下說."

"她留下的線索,我自然得見招拆招.扇柄里藏著一根棺材釘,所以我讓阿落悄悄的去打聽,東都城內到底有多少棺材鋪."沈木兮伸手去拿棺材釘,卻被薄云岫猛地握住了手腕.

眉心微蹙,沈木兮不解的望著他.

"這麼大的事,也敢瞞著?"他力道微沉,捏得她有些發疼.

"疼!"

他立馬松手.

"接下來想干什麼?"薄云岫問.

沈木兮詫異,他什麼時候學會商量了?七年後再遇,倒是改變了不少.左不過此前在湖里村的時候,可沒見他這般好說話,一慣盛氣凌人,打定主意便絕無更改.

輕歎一聲,沈木兮苦笑,"我打算去一趟……"

"本王陪你去!"薄云岫起身,抓著她的手就往外走.

"薄,薄云岫,我沒說要帶你去,我……"沈木兮想推開他,成日里不是這邊捏一下,就是那邊拽一下,哪里還是曾經高冷不可攀的離王殿下,簡直就是街頭的地痞流氓,活脫脫的占便宜成了癮.

薄云岫頓住腳步,"興許要扛著你去!"

下一刻,沈木兮駭然瞪大眼睛,幾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吧唧"一口親上臉.

果然,這招最管用.

腕上一松,沈木兮拎著裙擺便"叭叭叭"的下了樓.

薄云岫忽然紅了臉,伸手摸了摸面上的痕跡,眉眼間的冷冽瞬時化作繞指柔.他深吸一口氣,默默的搓著手,緩步走下樓梯.

最詫異的莫過于黍離,就這麼見了鬼一般盯著自家王爺,看著王爺不慍不惱,踩著沉穩的步子走下樓梯,未見任何責罰之意,好似……還頗為享受?

此前魏側妃稍稍觸碰王爺,王爺的臉就能黑上老半天,現在沈大夫主動襲擊,王爺一副自得其樂的模樣,簡直是讓人歎為觀止!

難道王爺真的著了魔?

此前要娶沈大夫,原來真的不只是說說而已.

"走吧!"薄云岫從樓梯下來,面上已恢複如初.

沈木兮皺眉,"可是你……"

"本王今日沒帶暗衛,只黍離一人,未著華服,不以身份壓勢."薄云岫負手而立,"到底走不走?"

"走,走!"沈木兮連連點頭.

再不走,難道不怕又被他扛肩上?!這厮如今只手遮天,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阿落和月歸遠遠的跟著,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處置?王爺這般粘著沈大夫,委實不像是平素的作風,瞧著有些怪怪的.

沈木兮心里發慌,總覺得這次薄云岫回到王府,各種行為很是耐人尋味.

從她認識他第一天開始,他就一直是這樣冷冰冰的性子,能陪著你胡鬧,能給你收拾殘局,但絕對沒有你想要的溫柔和甜言蜜語.他不會說情話,不會做任何讓你感動的事情,除了陪著你.

有風,他擋.

有雨,他也擋.

哪怕是萬箭襲來,他亦是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將你護在身後.

可後來,為什麼變成了那樣?

腦子里渾渾噩噩的想了太多,臨了臨了的,沈木兮才醒過神來,想起自己不再是夏問曦,是沈木兮了.

匍一抬頭,卻見沈木兮猛地僵在原地.

永安……茶樓?

茶樓竟然開了門重新營業,門口那熟悉的身影,一瘸一拐的拎著水桶,洗刷著門口楹聯,動作緩慢但格外仔細.

沈木兮整顆心絞著疼,腳下沉重得猶如灌了鉛一般,就這麼靜靜的站在街對面,看著那人佝僂著腰,細細擦著楹聯底下的石墩.有淚在眼眶里徘徊,始終沒有落下,她哪里還有哭的資格?

許是察覺一場,夏問卿回頭看了一眼,倒是未見異常,擦完了楹聯,跛著腿往門內走去.

驀地,夏問卿又回頭.

這一次他終是看到了站在街對面,直愣愣盯著永安茶樓門口的女子,陌生的女子,卻有著奇怪的神色,也不知她這是在看什麼?

門口?

夏問卿想了想,轉回門口細看,上看下看,哪里沒擦乾淨?

"阿卿,你在干什麼?還不快進來把這桌子查一下?"掌櫃扯著嗓子喊.

"哎,來了!"夏問卿不再猶豫,提著水桶一瘸一拐的跑進去.

沈木兮苦笑著垂眸,當暗影攏于頭頂,她慢慢抬起頭,面上已恢複了最初的淡然.仰望著他,她想起了斷頭台上的父親,那一刀好似砍在了自己的心上,真疼!

"薄云岫,你有沒有心虛的時候?"她啞著聲音問.

薄云岫定定的看她,未有回答.

"罷了!"沈木兮轉身就走.

他素來理直氣壯,怎麼會心虛?何況,這人真的有心嗎?未見得.

"王爺,沈大夫,就是這里!"阿落直指.

這棺材鋪坐落在偏僻處,是個很是僻靜的小四合院.人的一生,不管是榮華富貴至極,還是跌落塵埃如泥,都將在這"四方城"里塵埃落地,卻還是免不得被嫌晦氣,說來不知是可笑還是可悲.

"就是這里!"阿落去敲門,卻被沈木兮攔住.

月歸頗有眼力見,旋即飛上牆頭,往里頭瞧了個大概,這才沖著外頭的沈木兮點頭.

如此,沈木兮放心的松開阿落,誰知道里面有什麼,萬一有什麼埋伏,或者有什麼暗器之類的,傷著阿落可怎麼好?

阿落敲了許久的門,屋里總算出來一個人.

沈木兮和薄云岫比肩而立,月歸和黍離則一人一邊,生怕有所變數.

"敲什麼?"開門的是個老頭,花白的頭發束在腦後,瞧著還算精神,"趕著投胎呢?"

阿落躬身,"老大爺,您是這家鋪子的……"

"進來吧!"老頭掃了一眼眾人,轉身就往里頭走.

阿落愣了,她這話還沒說完呢!心里發慌,阿落回頭望著沈木兮,有些拿不定主意.

"來都來了."薄云岫握起沈木兮的手,牽著她往里走.

沈木兮這廂還沒想好要不要進去,愣是被他帶著走,不由的心里一陣慌亂,"你就這樣進去?不讓月歸和黍離去探一探,又或者……"

"開門迎客僧!"薄云岫冷然.

沈木兮聽得云里霧里,但有他在側,倒是心安不少,若是出什麼事,他武功高強還能當個擋箭牌.如此想著,懸著的心慢慢回落.

一扭頭,正好迎上某人滿臉的揶揄之色.

薄云岫仿佛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愈發將她的手握緊,恨不能把她的手腕,嵌進他溫熱的掌心里.

"要做什麼料子的,自己去看!"老頭將人領到了廳內,指了指一旁立在牆角的木材,"選好了再告訴我!"

"這顆釘子是不是你的?"黍離上前,攤開掌心,是那枚被帕子包裹著的釘子.

老頭笑靨詭異,"原來你們是來找那東西的?行,跟著來吧!"

眾人面面相覷,黍離在前開道,月歸殿後.

棺材鋪分前廳和後院,後院里一排老舊的木門,有幾間屋子的窗戶紙貼得嚴嚴實實,也有些門窗年久失修,最後用木片釘子予以封住,雖不美觀倒也牢固. 跟著老頭走在回廊里,風吹著回廊上的木簾子,冷不丁敲擊著廊柱,發出令人驚悚的砰砰聲.所幸是白日,這要是夜里,定是要嚇個半死的. "你們要找的是不是這口棺材?"老頭邁步進門.

陰暗的屋子里,有斑駁的光從破碎的窗戶透進來,但不足以驅趕屋內的陰森之氣.鼻間是濃烈的木香味,分不清楚是多少種木材的氣味混合.

薄云岫陰鷙的眸,快速掃過周遭.

屋子不大,一目了然.

滿地的木屑上,擺著幾副做好的棺木,尚未上漆.

老漢指著最中央的那口棺木,"就在里頭."

"什麼東西?"沈木兮問.

"那個女子說,東西就放在里頭,若是有人拿著釘子來,就讓她把這東西帶走."老漢搖搖頭,"唉,真是造孽啊!"

造孽?

沈木兮不太明白,阿落更是一頭霧水.

"什麼造孽啊?"阿落問.

老漢費力的推開棺材蓋,"你們自己看吧!"

薄云岫拽住沈木兮,月歸率先上前查看,里面是一個陶瓷罐,還有一些奇怪的小物件,比如說虎頭帽,虎頭鞋,還有一些小衣裳.

"這是什麼?"阿落詫異,"怎麼都是孩子的東西?"

一樣樣的取出來,一樣樣的擺在一旁的小方桌上,看的沈木兮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些不都是孩子的東西嗎?"沈木兮獨自帶大沈郅,當然明白誕育一個孩子,需要多少付出.從這些虎頭帽虎頭鞋的針腳來看,都是一針一線小心翼翼繡的,偶有跳針,亦是拆了重來.

"那這個是什麼?"月歸將陶瓷罐取出,抱在懷里有些分量,"好像是水樣的東西,不知道裝的什麼."

陶瓷罐被放在桌面上,黍離示意眾人退後,只身擋在了薄云岫與沈木兮跟前,以帕子去捏瓷罐蓋耳,快速打開罐子.

薄云岫第一反應是將沈木兮藏在身後,目光竣冷的盯著被打開的罐子口.

有一縷白煙,慢慢溢出罐口,稍瞬即逝.

眾人後退,皆屏氣凝神.

這里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上篇:第94章 只要是你,久亦無妨    下篇:第96章 孩子 為鑽石過1800加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