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96章 孩子 為鑽石過1800加更   
  
第96章 孩子 為鑽石過1800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木兮拂開薄云岫的手,緩步上前查看.

不過薄云岫並未聽之任之,照樣站在她身邊,她邁一步,他比她更進一步.

罐子里黑乎乎的,說不清楚是什麼.

"這里面是什麼?"阿落皺眉,掩著口鼻仍覺得莫名的惡心,"難道是什麼活物?"

薄云岫扭頭,驟見沈木兮的面色漸漸變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呈現出不敢置信的青,當即拽著她連退數步,"可是中毒了?哪里難受?何處不舒服?"

"不是中毒!"沈木兮搖頭,神情略顯慌亂的看他.

這眼神,看得他滿心不安,"那是為何?"

為何臉色全變了.

沈木兮指著陶瓷罐,"里頭裝著的,是嬰兒的骨骸!"

四下驟然安靜得落針可聞,有風掠過滿地的木屑,卷起木屑飄揚,屋子里的原木味愈發濃烈.

饒是月歸與黍離早已無感于生死,也未曾想過竟是這樣的場面,嬰兒的骨骸被放在這罐子里,到底是想做什麼?難怪這般令人作嘔.

"嬰孩?"阿落面色發白,只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心猛地竄起,"為什麼這樣殘忍,把孩子……難怪這棺里全都是孩子的物件!莫非這些都是用來陪,陪……葬?"

"為什麼會這樣?"黍離冷聲厲喝.

老漢輕歎,"受人之托罷了!那女子瞧著很是可憐,來的時候很是神色慌張,只匆忙將一個包袱擱下,說是要打造一副棺木,用來盛放罐子和這些孩兒衣裳.走的時候拿走了我一根釘子,便再也沒來過.如今你們帶著這釘子過來,我便知道,你們定是來看這個的."

"什麼樣的女子?可有說名字?"沈木兮忙問.

老漢搖搖頭,足不出戶的人,哪里曉得什麼胭脂樓,更不識牡丹其人.

"她鬢邊總是簪著一朵牡丹,還有,她眉梢有一顆朱砂痣!"沈木兮盡量去回想牡丹的形容,"生得很是貌美,個頭約莫和我差不多,皮膚很白,瘦瘦的."

老漢想了想,"牡丹?耳鬢倒是簪著一朵花,眉梢的確有一顆朱砂痣,但當時她很是狼狽,像是很慌張似的,出了門還左看右看的,很害怕的樣子."

薄云岫眉心微蹙,扭頭望著沈木兮沉思之狀,她約莫是想到了什麼.

"這些東西,能否由我們帶走?"沈木兮問.

"自然可以,那姑娘臨走前說過,來日以釘子為憑."老漢點頭,"你們都把這些都帶走吧!"

阿落不敢下手,月歸和黍離當即收拾了一番,跟著薄云岫和沈木兮,朝著門口走去.

不知道為何,沈木兮走到了門口又回頭望著老漢,嬌眉不自覺的蹙起,心里隱隱有些異樣.

"怎麼了?"薄云岫問.

沈木兮搖搖頭,抬步出門.

棺材鋪的大門合上,沈木兮面色凝重的望著緊閉的木門,俄而大步流星的離去.

老漢仍是站在門後,聽得外頭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終是開門,門外空無一人.

合上房門,老漢緩步朝著後院走去,在一間破落黑屋內,一名老漢橫躺在血泊里,一動不動之態,約莫是已經死了.

一旁的廊柱處,綁著一人,身上有傷,渾身血淋淋的.

仔細一看,不管是剛進來的,還是死了的,又或者綁在廊柱上的,三人都是一模一樣的面孔.

三人,同臉.

老漢居高臨下,"我不管你是長生門的人,還是其他什麼門路,有些事最好適可而止,否則……你們會知道什麼叫懲罰."

音落,他蹲下身子,隨手撕下這人的皮面.望著這張陌生的容臉,老漢不自覺的勾唇一笑,"就這麼點本事,還敢自稱千面郎君,也不知道洛南琛是怎麼想的,手底下弄出這幫廢物,一個個都來壞千面郎君的名聲,真是要笑死人嗎?"

"皮面做得厚薄有失,已然是敗筆,還找了這麼玩意來裝腔作勢,簡直是敗筆中的敗筆!"老漢捏起這人的下顎,左右查看,仿佛是在看面相一般,"這張臉……差強人意!"

嫌棄的起身,老漢雙手叉腰,"嘖嘖嘖,洛南琛是個真眼瞎無疑."

"你到底是誰?"男人齜牙咧嘴,"知不知道長生門……"

"閉嘴吧!"老漢揉著眉心,"長生門算什麼東西?你們只知道長生門,可知道長生門是從哪兒來的?若不是看在你們老門主的份上,就你們這幫歪瓜裂棗,我能把你們的腦袋,一個個擰下來當球踢!"

"你!啊……我的眼睛,我的……"

刹那間鮮血飛濺,老漢拂袖出門,"睜眼瞎沒資格當千面郎君,現在,你可以去個當名副其實的瞎子了."

因著邊關八百里加急,薄云岫不得不火速趕往六部衙門.

東西被擺在桌案上,阿落和月歸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處置.

沈木兮淡然坐定,瞧著桌案上的小衣裳,想起了沈郅剛出生時的樣子,整個紅紅的,皺巴巴的,身上還沾著娘胎里帶出來的血,他捏著小拳頭,在她身邊張牙舞爪.

那一刻她覺得,所有的痛苦和煎熬都是值得的,就算為了孩子拼了命,亦不會有絲毫後悔!

"沈大夫,我來的時候遇見小公子了!"阿落不想瞞著,"不過小公子看起來不太好."

"郅兒見過他."沈木兮回過神,溫柔的整理著案上的衣裳,仔細的包裹在一處,"從高高在上的位置跌落,自然不會太好,但若是能習慣,並且隨遇而安,對他來說何嘗不是一種曆練."

阿落搖頭,"阿落說的不好,不是指身體發膚,是神情不太對."

沈木兮手上一滯,"這是何意?"

"好像很慌張,像是在找什麼."阿落皺著眉,"當時以為他可能是餓了,所以阿落去買了一碗小公子愛吃的涼糕送去,但是被他打翻了,然後他就跑了!"

"你說,他在找什麼?"沈木兮覺得怪異,魏氏母子流落在外,只有一個宜珠相陪,按理說這種狀況下,求溫飽便是最低的要求,還要作什麼妖?想想,似乎有些自不量力.

阿落頷首,"不過他跑了!"

沈木兮面色沉沉,莫要禍害她郅兒便好,其他的……魏仙兒母子想怎樣便怎樣罷!

夏日炎炎的午後,最招人昏昏欲睡,醫館里很是安靜.

阿落伏在桌案上午睡,月歸則是闔眼靠牆小憩.

沈木兮安靜的在伏在窗台處,瞧著街上被曬得反光的青石板,依稀想起當年女扮男裝跑過東都街頭,然後悄悄躲起來,害得兄長滿大街找人.

驀地,她下意識的直起身子,冷眼看著站在街對面的那人.

"關傲天?"沈木兮皺眉.

但見關傲天站在那里沖著她笑,饒是隔著一條街,他的眼神還是那樣的詭異非常.他張了張嘴,不知在說些什麼?聽不見,但是口型……隱約能看出一點.

月歸猛地睜開眼,三步並作兩步,站在了窗前,冷眼望著街對面的男人.

沒錯,的確是關傲天.

"沈大夫,你莫要再看他!"月歸心有余悸,"上次你就是……"

"我沒事."沈木兮報之一笑,上次雖然不知是怎麼了,但她不懼這些,只是覺得關傲天很奇怪,尤其是他說的那些話,以及……

嗯?人呢?

沈木兮猛地站起身,方才關傲天還在街對面,沖著她張嘴,現在竟是毫無蹤影.說時遲那時快,沈木兮撥開月歸,靠近窗口探著身子往外看.

街頭街尾都沒有關傲天的蹤跡,許是這人跑進了哪家鋪子吧?

關傲天方才說什麼來著?

沈木兮眉心微蹙,腦子有些發懵,那是什麼意思?

"沈大夫,王爺交代過,請您離關傲天遠點,他是關太師最寵愛的幼子,平素任性慣了,若是傷著您便不大好,請您見諒!"月歸行禮.

沈木兮點頭,"我自不會讓你難做,你且放心便是."

話是這樣說的,可兩個時辰後,知書跑來說陸歸舟醒了,沈木兮便把自己說過的話都拋在了腦後,頭也不回的就跟著知書跑了.

月歸趕緊讓店里的伙計去一趟六部衙門,盡了本分,王爺未得空,便怨不得他們這些當奴才的不盡心. 陸府.

步棠也在,陸歸舟正虛弱的靠在床柱處,能撿回一條命,實屬不易.

"所幸沈大夫醫術高明,否則你怕是要風光大葬了!"步棠攪動著手中的粥碗,"待她來了,你可想好要怎麼說?總不至于告訴她,你為她拼了多大的力氣,才能弄到這兩種藥材."

"什麼都不用說!"陸歸舟耷拉著眼皮子,目不轉睛的望著門口,"心甘情願之事,同誰都沒關系."

步棠冷笑,"你這麼癡心不改,她知道嗎?"

陸歸舟瞥她一眼.

"得,當我沒問,她知道,但她只當你是朋友,是生死之交,是兄弟手足,就是不可能做夫妻."步棠喂他一口粥.

仿佛賭氣,陸歸舟別開頭,愣是不張嘴.

"行,我做的不好吃,讓她親手給你熬粥."步棠將粥碗往床頭一放,"我且看看,薄云岫那個醋壇子,能把你剁成多少塊?"

驟聽得門外的腳步聲,陸歸舟忙抬了眼皮子,略帶難耐的盯著房門口,好一副翹首期盼之態.

步棠眉心微蹙,除了知書,還有三人的腳步聲.

一個定是沈木兮,一個應該是阿落,還有一個……

眉心微沉,步棠縱身跳出後窗.

"陸大哥!"

上篇:第95章 藏在罐子里的東西    下篇:第97章 讓她身敗名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