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離凰第99章 努力學習的離王殿下   
  
第99章 努力學習的離王殿下

g,更新快,無彈窗,!

唇上被碾得生疼,腦子里也嗡嗡的,沈木兮聽得有些不太明白,不是他的兒子,那是誰的兒子?不是他的兒子,為什麼如珠如寶?為什麼稱其為離王府唯一的孩子?

她不知道還能不能相信,也不明白現在說出來,意義何在?

若是很多年前,她一定會滿心歡喜,但是現在……要捂熱一顆早已涼卻多年的心,是這麼容易的事兒嗎?

沈木兮的漠然,讓薄云岫沒敢繼續,耳鬢厮磨了一會,他便攬著她的腰肢,于她眉心輕輕落吻,如同哄著孩子一般,盡量的壓低聲音,不至于聽起來太過涼薄,"以後,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再生氣?"

她一愣,有些迷茫.

薄云岫從來不懂得如何去哄人,薄家五個兄弟,每個都是巧舌如簧,獨獨出了他這一朵奇葩,是以別人在他這個年紀早已妻妾成群,兒女繞膝,他卻憑實力單身.

這大概,跟他母妃早逝有關.

聽說當年薄云岫的母妃,容貌冠絕六宮,先帝寵愛至極,後來薄云岫的母妃難產而死,先帝卻是到死都念念不忘.若是薄云岫的母妃能活著,許是就沒當今太後什麼事了!

"薄云岫,你這算什麼?"沈木兮想推開他,奈何沒能推動他,只得面色沉沉的干笑兩聲,"你覺得我會稀罕聽你這些事?"

"問柳山莊的奴才都已准備妥當,隨時都可以去住."他音色沙啞,低頭又吻在她眉眼上.

沈木兮趕蒼蠅似的揮著手,"你別碰我!"

"碰了會怎樣?"他認真的問.

沈木兮瞪大眼睛看他,"登徒子!"

薄云岫皺眉,好似在想什麼,罵幾句也不會掉層皮,反而心里暖暖的,那東西的確挺寫實的,說得格外有道理.再看眼前的女子,嬌眉微蹙,倒不像是生氣,像是嬌嗔?

是在撒嬌?

于是乎,他快速摁住她不安分的手,冷不丁欺上她的唇.許是不敢直視她這睜大的眼眸,他干脆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雙眼.

眼前一黑,沈木兮懵得摸不著北.

什麼情況?

這人還來勁了?!

她想推開他,奈何這人用鐵甲般的身子,將她抵在牆壁上,還制住了她的手,饒是她想掙紮,亦是力有不逮.

她想喊他的名字,卻被他吃得死死的.

"唔……薄……唔……"

薄云岫也不傻,此前又是紮針又是提腿的,他吃過虧自然不會給她第三次機會.若說此前是淺嘗輒止,那麼現在就是深,入交流.

一直到沈木兮快要窒息,險些喘不上氣來,他才意猶未盡的松開她,極為滿意的看著她被碾紅的唇瓣,就像是給她印個章似的,瞧得他滿心舒暢.

甚好!

沈木兮總算可以痛快的換氣,差點沒被他給憋死.七年前的大火沒把她燒死,如今反而被他給憋死,真是要多冤屈有多冤屈.

"放開!"她咬著後槽牙.

薄云岫抓著她的雙手,想了想,先退開兩步,然後才快速撒手.隔了一段距離,她就算是想給他幾耳光,也得有個緩沖的過程,比如說……往前走幾步.

沈木兮眉心突突的跳,瞧著他方才的舉動,愈發覺得他失蹤的那幾日,定被人往腦子里灌了水.揉著手腕,她打消了給他一巴掌的念頭,心里只有一個想法:絕對不能跟腦子進水的人玩,否則自己也會變成傻子的.

默默的拎起藥箱,沈木兮一步步後退,這厮腿太長,隨時可能再襲擊她,所以她得防著他再做出什麼傻子行徑,終于,她退到了門口.

打開殿門的那一瞬,沈木兮瘋似的跑出去.

黍離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看沈木兮那逃命似的背影,心里十萬個為什麼?再看優雅走出大門,頗為神清氣爽,瞧著心情大好的王爺,黍離尋思著,沈大夫大概是吃虧了?!

"王爺!"黍離行禮,"丁公公來傳話,說是待王爺出來,立刻去覲見皇上?"

"走吧!"薄云岫心情好,什麼都好說.

可是呢……

偏殿內.

薄云崇攤著手,傲嬌的翻個小白眼,"拿回來!"

"何物?"薄云岫冷哼.

"哎,那可是朕的心血巨作,你怎麼能占為己有呢?快點,三十六計!"薄云崇抖著腿,"朕可告訴你,要是你再不還,朕就去告訴小兮兮,或者呢把她請進宮來,反正朕這三宮六院空得很,她可以隨便挑著住.若然她喜歡住在朕的承甯宮,朕也會答應!"

"休想!"薄云岫負手而立.

薄云崇雙手叉腰,這下是真的發了性子,"你到底還不還?知不知道有借有還再借不難?那東西原就是朕的手筆,你不是不屑一顧嗎?現在私藏著作甚?作甚?"

薄云岫冷然不語,態度強硬.

一旁的黍離垂著眼皮子,權當沒聽到. "出去看著."薄云岫道.

"是!"黍離忙不迭出門.

沈木兮拎著藥箱等在門口,"什麼時候能回去?再不回去天都要亮了,郅兒就要起來了!"

"沈大夫稍安勿躁,皇上和王爺有要事相商,很快的!很快的!"黍離可不敢說,是王爺拿了皇上的東西,這兩兄弟如今正臉紅脖子粗的吵架呢!

沈木兮干脆坐在欄杆處,無奈的歎口氣,宮里四四方方的牆,圍攏著黎明前的黑,像個囚籠一般,讓人渾身不自在.

"沈大夫!"有人一聲喊,沈木兮愕然抬頭.

墨玉在回廊那頭站著,畢恭畢敬的朝著沈木兮躬了身,"方便說幾句嗎?"

沈木兮下意識的看了眼黍離,然後點點頭,放下藥箱走過去,"您是太後身邊姑姑,沈木兮這廂有理了!"

"沈大夫不必客氣,我在宮里伺候了那麼多年,也就是白長了這麼些歲數罷了,委實沒什麼大能耐,不過看人呢……倒還是有些眼光的."墨玉音色慈柔,"此前魏側妃母子所做之事,我也有所聽聞,沈大夫不計前嫌給小公子瞧病,委實仁善."

"行醫救人乃是醫者本分."沈木兮俯首,"沈木兮分內之事,不敢居功."

墨玉點點頭,"其實我是有事相求,不知沈大夫能不能幫幫忙?"

沈木兮心里一合計,怕是太後讓她來的,如今自己給薄鈺治病,太後要擔心的只有魏仙兒.墨玉姑姑如此開口,免不得是要來討方子.

"若是沈木兮能力所及,一定竭盡全力."沈木兮抿唇.

"我想問問,若是利器所傷,是否有什麼方子能讓傷口快點愈合,不至于繼續潰爛?後續能不能去掉這疤痕?沈大夫也知道,萬一傷及面部……"墨玉頓了頓,面有難色,沒有繼續往下說.

沈木兮猶豫了半晌,這不就是魏仙兒的傷勢嗎?

"宮里太醫的醫術精湛,頗有些美顏之功的藥物,姑姑為何不去求一求?"沈木兮含笑回答,"姑姑您也知道的,沈木兮是個鄉野大夫,很多方子都是偏方草頭方,老百姓用著倒也罷了,達官貴人素來養尊處優的,若是用得不好,怕是要出大亂子."

墨玉張了張嘴,不得不佩服沈木兮的心思,明明是回絕的話,說得卻是合情合理.

"我也知道,這是強人所難."墨玉歎口氣,"如此,謝過沈大夫."

望著墨玉轉身離去的背影,沈木兮緊了緊袖中的手.

不是不救,是被蛇咬怕了,不管這蛇是否被拔了毒牙,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雖有不忍,卻不想做農夫與蛇,轉身回到原位坐著.

黍離剛剛都聽到了,但是對于沈木兮的決定,他表示支持.

"你覺得我心狠?"沈木兮看了一眼發愣的黍離.

黍離搖頭,"沒遇見沈大夫之前,卑職覺得魏側妃溫柔賢淑,對待底下人更是親厚至極,可沒想到溫柔的背後是刀子,親厚的背後是不擇手段.真的沒想到!"

沈木兮不說話.

黍離繼續道,"卑職原以為,王爺心里有根刺,即便跟魏側妃相敬如賓,也沒有絲毫的進展.如今知曉,王爺看得比誰都清楚!奈何小公子為魏側妃所出,王府再無子嗣,王爺只得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小公子年紀尚小,需要生母在側!"

如果不是魏仙兒得寸進尺,教唆薄鈺,把好好的一個孩子教得這般戾氣,王爺是絕對不會動他們母子的.說起來,也是魏仙兒自作自受.

只可憐了薄鈺,受母親牽累,落得如斯下場.

沈木兮眉心微蹙,如此說來,黍離怕也不知道,薄鈺與薄云岫的真實關系?

呵,瞞得可真夠嚴實的.

但魏仙兒身為生母,不可能不知道兒子是誰的種!

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

魏仙兒在湖里村的時候試探過,可她沒想到夏問曦真的回來了,于是乎她此前所有的招數,在薄云岫身上都失效了.

薄云岫是真的拿薄鈺當兒子,所以薄鈺一鬧,薄云岫就會服軟,為了薄鈺的父母雙全,薄云岫盡量在人前做好父親和丈夫的模樣.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讓魏仙兒產生了幻覺,以為真的可以掌控薄云岫.

"沈大夫?"黍離輕喚.

沈木兮垂眸,"你不必再說,他們的事情我不想去了解,我等他出來便是!"

黍離抿唇,沈木兮都這麼說了,他一個當奴才的還能怎樣?

罷了罷了!

殿內,爭吵依舊.

"你還不還?"薄云崇捏著丁全的拂塵,直指薄云岫,"再不給朕,朕可就要施展真功夫了!哇呀呀……小子,你個兔崽子,龜孫子,薄云岫你大爺的……"

"咱兩一個大爺!"薄云岫說.

薄云崇一愣,丁全忙點頭,"皇上,是這個理兒."

"滾!"薄云崇翻個白眼,"你站哪邊?"

丁全撇撇嘴,"奴才自然是站皇上這邊的,王爺,您行行好,把那冊子還給皇上吧!您這廂有沈大夫在側,皇上不一樣,就指著那本冊子打發時間呢!"

"可不!"從善緊趕著規勸,"王爺有所不知,近來後宮妃嬪們迷上了打馬吊,這一個個沒日沒夜的玩得興起,誰都沒空搭理皇上."

"咳咳咳!"薄云崇皺眉,說什麼大實話?他是皇帝,不要面子的?在薄云岫面前這般詆毀他的英明神武,簡直是豬隊友.

丁全趕緊用手肘抵了從善一下,"說什麼胡話,那是沒空搭理嗎?那只是諸位娘娘廢寢忘食,不願打擾皇上休息,一番好意想讓皇上修身養性."

瞧,還是太監會說話.

薄云崇又挺起了男人的腰杆子,雙手叉腰的冷笑,"薄云岫,你要是再不把冊子還給朕,朕可就要出絕招了,到時候你別後悔?"

瞧一眼這一唱一和的三人,儼然可以上戲台子唱一出了,薄云岫不緊不慢的從懷中取出一本黑皮的冊子,什麼三十六計,說白了等于《泡妞大全》.

"這個?"薄云岫眉峰微挑.

"是是是!"薄云崇變臉極快,登時換上姨母笑,"好兄弟,好二弟,還給皇兄如何?來,乖乖的……"

薄云岫瞧著兄長伸出來的手,看著這詭異的笑容,冷不丁將手縮了回來,當著薄云崇的面將冊子收回懷中藏著,"暫時替你保管!"

音落,他轉身就走.

"薄云岫,你大爺!"薄云崇暴跳如雷,"朕的冊子,從善,你快去幫朕搶回來!"

從善委屈,"皇上,卑職不敢跟王爺動手啊!"

"誰讓你動手了,你個蠢東西,摁倒他,朕親自來!"薄云崇直跳腳.

"是!"從善沖上去.

然後薄云岫一個眼刀子過來,從善立馬慫了,快速轉回皇帝身邊,"皇上,卑職打不過王爺,回頭王爺真的生氣了,會把您撂了!"

薄云崇喉間滾動,只能眼睜睜看著薄云岫大搖大擺的走出殿門.

"難道朕就真的沒辦法制住他?"薄云崇委屈,很是委屈,"朕的寶貝啊……不行,朕一定要找到朕心中的高手."

丁全輕歎,"皇上,這宮里的侍衛,就屬從大人武功高點,您要是再挑,可就真找不出人來!"

"朕的美人還沒找到呢!"薄云崇咬咬牙,"通知東都府,不惜一切代價,把美人給朕找到!"

如此,丁全和從善面面相覷.

"皇上,不是美人,是刺客!"丁全提醒.

"反正是個女的!"薄云崇怒喝.

丁全和從善趕緊點頭稱是,皇帝永遠是對的!

不過這找人的活計可真是忙死了東都府,靠著皇帝這張鬼畫符,想找出個女刺客……看誰誰像,瞅誰誰不像.那這到底是像呢?還是不像?

可把府尹給愁死咯!

回去路上,沈木兮和薄云岫都沒說話,兩人安安靜靜的坐著,一個心不在焉的拾掇藥箱,一個眼角余光亂飛地看書!

直到下了車,沈木兮才如釋重負的松口氣,疾步跨入府門.

薄云岫想了想,亦是跟上,兩人一前一後的進了問夏閣.

沈木兮放下藥箱,便閃身進了廚房,一抬頭,這人就跟鬼似的杵在窗外,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她.沈木兮的內心是奔潰的,這人陰魂不散的跟著,尤其是這天未亮時分,陰測測的站在窗口盯著,她的魂兒都快嚇出來了.

"你……不忙?"沈木兮慢慢捋起袖子.

薄云岫想了想,回頭沖黍離道,"把公文拿來!"

"這里?"黍離瞪大眼睛,沒聽說過在廚房里批公文的,王爺這是要鬧哪樣?寸步不離的守著沈大夫?哎呦我的王爺哦,沈大夫又不會長翅膀飛咯……

輕歎一聲,黍離只得照辦.

待黍離離開,薄云岫繼續站在窗外.

沈木兮氣惱,"啪"的合上窗戶,眼不見為淨.

俊眉擰起,薄云岫默默取出懷中的小冊子,借著廊里的光,輕輕的翻了幾頁,看得格外認真,仿佛這冊子里有什麼金山銀山,美人如玉.

"啪"的又一聲,沈木兮開了窗,半晌沒聽到外頭的動靜,還以為薄云岫走了,沒想到這厮如此用功,外頭光線這麼昏暗,他都能捧著書看??

"罷了罷了,外頭光線不好,你進來看書吧!"她說完便不再理他.

薄云岫心肝顫了顫,被,被抓住了?翻看書皮,薄云崇為掩人耳目,外頭寫的是"三十六計"這四個字,如此看來,沈木兮以為他是在兵書?!

見他不為所動,沈木兮眉心緊蹙,極不耐煩的瞪他一眼,"不進來就滾遠點!"

知道她是為宮里的那件事撒嬌,薄云岫"哦"了一聲,小心翼翼的跨進廚房,用帕子在凳子上擦了數遍,這才安安穩穩的落座.

桌案上燭光明亮,薄云岫老老實實的坐著,認認真真的看著冊子.

須臾,黍離將公文搬了進來,薄云岫這才安分的收了冊子,貼身藏在懷里.

黍離頗為詫異,王爺問皇上借的書,怎麼還沒還?王爺素來記性好,看東西又是一目十行的,按理說這麼一本冊子,應該早就看完了才是.除非王爺愛不釋手,想要多看幾遍!

真是很多年未曾見到,王爺對一本書如此癡迷.

沈木兮沒有理睬這主仆二人,今兒她要做的蛤蜊米脯羹,是以先得將粳米倒入搗臼中,研磨成細細的小顆粒,並不磨成粉.這期間,將蛤蜊泡鹽水催吐,其後刷去蛤蜊外頭的泥沙,入滾水燙撈,即開即撈.

取肉煮粥,動作嫻熟,火候掌握得極好.

薄云岫其實壓根沒心思批公文,捏著筆杆子,一雙眼睛直溜溜的盯著沈木兮.她在灶台前忙忙碌碌的樣子,讓小小的廚房,生出了家的感覺,尤其是米粥的香味漸漸從鍋里散出,一點點的縈繞在廚房內,他覺得一顆心都跟著醉了,生出了些許恍惚.

恍惚,她還是昔年的夏問曦,他們從未分開過.

那些經曆過的生離死別,都只是一夢黃粱,醒了便好! 粥在鍋里,沈木兮還在忙碌,春秀光喝粥是吃不飽的,所以她還得另做點好吃的,順帶給沈郅帶著,午後當小點心分著吃.

玉灌肺類似于核桃糕.

核桃肉去紫皮,研磨成粉;松子去衣,研磨成粉;蒔蘿籽研磨成粉,芝麻入搗臼,搗碎;油餅切碎搗爛.各種大混合之後,摻入綠豆澱粉,邊入清水邊攪合,揉成一團軟面,壓成扁片狀,入蒸鍋.

待糕餅蒸熟,天已亮,阿落和春秀領著沈郅站在了廚房門口.

"娘,什麼好吃的?"沈郅忙問.

"是蛤蜊米脯羹和玉灌肺,你們趕緊坐,可以開飯了!"沈木兮將玉灌肺取出,切成條狀,調了五辣醋為醬汁,"趁熱吃!"

沈郅和春秀一屁股坐下,阿落卻是不敢的.王爺就在跟前坐著,阿落身為奴才,哪敢跟主子同席?何況桌案上擱著那麼多的公文,但凡碰著點,都夠她喝一壺的.

"撤了!"薄云岫道.

黍離趕緊將一字未批的公文,屁顛顛的搬走.

"阿落你坐!"沈木兮一人一碗粥,"如果你不肯坐,那我只好請王爺快點離開!"

"坐吧!"春秀輕輕一拽,阿落就不受控制的落座.

薄云岫臉上不太高興,抬眼看她的時候,眼睛里凝著一股寒意.

"愛吃不吃!"沈木兮將粥碗擱在他面前.

沈郅倒是笑了,"娘,可否給我留點糕餅,回頭我帶著走?"

"給你備下了."沈木兮點頭,"吃完給你毓青姐姐也送過去,都擱食盒里了,你莫要忘記."

沈郅連連點頭,關毓青對他有救命之恩,他豈會忘記.左不過這些日子關毓青正忙著打理府內事務,忙得焦頭爛額,是以少了走動.

"甚好!"薄云岫喝了口粥.

四下驟然靜若寒蟬,眾人齊刷刷扭頭看他.

薄云岫視若無睹,優雅喝粥,但凡沈木兮親手所做,皆未放過.見著薄云岫並不只是嘗嘗而已,春秀加快了進食的速度.

一頓早飯,是在極其尷尬的氛圍中吃完的.

好在薄云岫吃完飯便走了,聽說這些日子南邊那頭蠢蠢欲動,免不得要多費點心思.

待春秀帶著沈郅離開,沈木兮便領著阿落去醫館,月歸在側跟著.

沒成想,陸歸舟竟然在醫館里等著.

"陸大哥?"沈木兮一愣,"你怎麼來了?"

"給你送藥材的."陸歸舟面色蒼白,但是精神卻是好多了,見著沈木兮時,眉眼溫和凝笑,"自己的醫館缺了什麼都不知道,你還敢說能照顧好自己?"

沈木兮干笑兩聲,"這些日子忙得厲害,委實忘記了!"

她著實是忙,藥廬里擱著從棺材鋪帶回來的東西,她得費心查驗,那罐子里除了嬰孩的尸體,還有什麼東西,畢竟當時打開罐子的刹那,有白煙滲出.

回過神來,沈木兮請了陸歸舟上來,此處畢竟人多眼雜,不是說話之處.

藥材交給知書和掌櫃的校對,陸歸舟便隨著沈木兮上樓.

阿落轉身去泡茶,卻見著月歸防賊一般的跟著進門,不由得扯了扯唇角,王爺這是給沈大夫的四周,埋了條護城河吧?!

不過,在陸歸舟看來,這不是什麼護城河,這是一座會移動的大山,眼下這座山就堵在他和沈木兮中間,臉皮厚得堪比城牆.

沈木兮揉著眉心,"月歸,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死心眼,如今王爺不在,你出去守著便是,我與陸大哥委實沒有什麼特殊情況會發生,你能不能別杵在這兒?"

讓人好生尷尬.

月歸搖搖頭,"王爺明令禁止,不許陸公子靠近您!卑職身為離王府的暗衛,必須聽從王爺的命令,請沈大夫見諒!"

阿落進門奉茶,尷尬的望著三人行的場面.

陸歸舟尷尬的看了看月歸,幽然歎氣,從懷中掏出一串鑰匙,擱在了桌案上,"沒想到你的處境,這般艱難,他將你看得這麼嚴.這是陸府的鑰匙,哪日你若是無處可去,又或者想來小住,只管來.我在陸府內給你收拾出了一個院子,按照你喜歡的風格,你和郅兒他們一定會很滿意的."

有些話不能當著月歸的面說,尤其是"美人恩"之事.

"我不能要!"沈木兮駭然,"我……"

"收下吧,又不是非讓你來,只是給你留條後路罷了!"陸歸舟笑靨溫和,"想來郅兒也想在東都城好好逛一逛的!"

沈木兮皺眉,瞧著桌案上的鑰匙略略發愣,現在的男子,都喜歡送地契,送鑰匙?

"看樣子,我來得正好!"步棠是從窗外飛進來的.

驟見月歸在場,步棠轉身就想走,可想想又覺得不對,沈木兮和陸歸舟兩人說話,怎麼中間還杵著一根木頭樁子??

"什麼情況?"步棠狐疑的望著三人.

陸歸舟輕歎,"就是你看到的情況!"

步棠一屁股坐下來,"離王府的人都是跟屁蟲嗎?人家說點體己話話,你杵在這兒把自個當佛呢?有這本事,你怎麼不上廟里讓人供著?"

月歸不善言辭,哪里答得上來.

"我告訴你,你們離王府的人再敢欺……"步棠眉心陡蹙,忽然做了個"噓"的手勢,屋內的人當下面面相覷.

一步,兩步,三步.

步棠快速開門,抬腿就是一腳,"讓你偷聽!"

尖銳的驚叫聲,震耳欲聾,"媽呀,皇上!"

沈木兮身心一顫,只聽得樓下一聲悶響,重物落地……

上篇:第98章 他不是我兒子    下篇:第100章 皇帝的心-"刺客"-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